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式秘书(3)[平装]
  • 共1个商家     25.30元~25.30
  • 作者:丁邦文(作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700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式秘书(3)》:
    有时候,不作为,倒是官场的大作为。
    被千万读者誉为最真实的官场教科书。
    官场中人互相馈赠的晋升宝典:“领导都在看,你呢?”
    秘书三部曲,最精彩的竟是大结局。
    被网友推崇为新时代的《官场现形记》
    黄一平。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背景,只有利用“秘书”这一跳板,一步一步往上爬。如何赢得领导的信任,如何打造自己的关系圈子。如何应对政治对手的挑战。每一步都是艰险,每一步都暗藏着玄机。

    作者简介

    丁邦文,1961年9月生于江苏如皋。做过农民,穿过军装,当过警察。曾经在军队和省、市领导机关从事过多年秘书工作。最终选择记者为职业,现为江苏省南通日报社编委。以新闻谋衣食之余,喜欢操弄杂文、散文、小说等,其作品获得包括中国新闻奖在内的多个全国奖项,出版散文随笔集《自言自语》等两部。近年有中篇小说多部,分别在《清明》、《青年作家》、《作品与争鸣》、《作家文摘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刊物上发表、转载、连载,有作品入选《2007年中国争鸣小说精选》。

    目录

    第一章 面前站着廖书记,话筒那边是马处长,恭维过度了会伤及前者自尊,不及又会令后者觉得不过瘾。这种对话,最好是一对一,话说过头些无所谓。当然,这个电话事涉匿名举报信,又不能让廖志国接听,甚至也不便明示马处长当事人就在旁边。官场中人与事,敏感、微妙之处多多。

    第二章 可是,黄一平明白,此时于树奎越是主动公开挑衅,廖志国越是不能马上仓促应战,更不宜以简单、粗暴的方式以牙还牙,否则,一定会上了反对派的圈套,坏了自己的大事。如何才能既巧妙控制海北局势,又化解掉廖志国炽热的火气,成为摆在黄一平眼前的最大难题。试想,为领导排忧解难分担重负,不正是一个秘书的职责所系么?

    第三章 像廖志国这样的市委书记谋人,仰仗和依靠的主要部门是市委组织部。试想,全市那么多官员的升降进退,从推荐、考核、测评到最后的公示、任免,包括离退休之后的慰问、治病、解难、帮困,及至最终亡故的祭奠追悼,哪一样不需要组织部的操办、介人或过问?若是主政此部的要员三心二意、甚至离心离德,那自己这个书记还怎么将人事谋好谋顺?

    第四章 因此,越是上层关系微妙、敏感,廖志国倒是越应当主动贴近关省长,尽量解除其误会。浸润政界十几年,黄一平深知,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利益才位列第一且至高无上。那种认准了死理不回头的所谓“忠臣”,其实不过是愚蠢的代名词,最终都会吃大亏倒大霉。

    第五章 赵瑞星心里非常明白,廖志国突然起用他这个老朽之人,绝非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毫无缘故之爱。一切皆因为“三剑客”的存在,更因为那个贾大雄在组织部把持太过严密。回头想想倒也有趣,当初自己被闲置、暗算,就是缘于上述因素,而今重新执掌组织部大权却也基于同样的原因,同一原因导致出完全不同的结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

    文摘

    版权页:



    廖志国接过电话,眉头立即纠结成两颗小核桃。听得出,电话那边的哭声更响亮了。过了好一阵,廖志国才长长叹息一声,劝慰道:“知道你在那边日子不好过,我在这边也不得安心哪。再忍忍吧,等到一年后市委党代会开了,一切都安定下来了,你就回来。这段时间,有再大困难也只好先克服一下嘛。唔?”
    说罢,廖志国将话筒交到黄一平手上,说:“你来劝劝你婧姐。”
    “婧姐,我是一平。”黄一平赶紧招呼。那边闻言,哭泣也渐渐止住了。
    “一平弟弟,你也不是外人,我在这边的日子,简直比坐牢还要难熬啊!”苏婧婧诉苦道。“住在这个人迹稀少的郊区,语言不通,行动不便,孤独寂寞,整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电视节目除了中央四套别的全看不懂。还有,我们这个宝贝儿子正处在青春叛逆期,既不好好学习,也不听话,接受了美国自由独立这一套,我一个人根本就管不住。”
    黄一平也不是第一次接这样的电话了,不便对廖公子之事妄加评论,只有好言安慰,说:“婧姐刚到那儿时间不长,肯定需要有个适应过程,往后慢慢就会好了。你到美国治病,实际上是对廖书记工作的最大支持,也是对阳城六百万人民做出了牺牲。你放心,阳城这边只要有人到美洲,我就一定安排他们去看你!”
    其实,在她出国这半年时间内,黄一平已经利用出差机会,专程与现任文化局长的徐晓凡前去探望过。同时,经过黄一平的精心安排,阳城市级机关和下边县区官员出访,但凡路线、人色合适,大多安排捎带过东西,或是绕道拜访。还有些阳城在美国的关系人,也都悉数请托给予关照。当然啦,黄一平也清楚,像苏婧婧这样的女子,从小在国内的官宦之家长大,嫁的又是官员丈夫廖志国,长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哪里受过半点孤独与艰苦?如今,不远万里去往异国他乡,孤身一人饱受寂寞,难免太多委屈与抱怨。何况,美国社会不同于中国,金钱至上、人情淡漠,一切唯利益之马首是瞻,人家才不管你什么市长、书记夫人哩。
    如此闲拉慢扯近一个小时,苏婧婧那边总算安静下来,挂了电话。
    这边电话才放,黄一平的手机又响了。
    看到廖志国脸色阴沉,黄一平本想掐了来电,关掉手机,却不料上面那个号码止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