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志?葵花.苍之静谧[平装]
  • 共2个商家     9.46元~15.00
  • 作者:江南(作者),桂圆八宝(作者),鱼离泉(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54149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州志·葵花.苍之静谧》:历史并不是由英雄的事迹组成
    当群星都已陨落
    血葵王朝的灰烬里,显露出那些已经干涸的血迹
    这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如此普通,如此惊心动魄
    江南 小椴 萧如瑟 唐缺暗 桂圆八宝 唐七公子
    倾力打造血葵花王朝七年!
    大胤圣王七年至十四年阴寒七年,颓美七年,烈血七年辰月君临天罗拔剑。
    九州历史上最黑暗诡丽的时代
    《葵花义上传》
    白北五独力撰写,血葵花王朝义士血泪。
    《葵花白发抄.叶染青》
    他掉转马头再次驰人茫茫雨幕中,那匹马的马蹄显然裹了什么,蹄声完全被雨声掩盖了。
    叶染青蹲下身解开那只皮囊,露出一铤铤的赤金,每根金铤上都铸着蜘蛛花纹。
    天罗的黄金。叶染青心里战栗。
    《十八层.莲花狱》
    从始至终他都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即便是他为她死了,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声嗤笑。
    《颜七夜.牵丝》这个时候的益虫,其实早已死去,剩下的不过是一股怨念,对生命,对世间的怨念。所以,蛊是怨虫,
    经释放,若害不了人,便只有害己。
    《槿花乱》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他小时候,元日的早晨起了床,床边摆放着新做的棉袄,晒了一个冬天太阳的新棉花
    带着蓬松的甜香,闻着就觉得饿……
    久远得像是上辈子的事。

    名人推荐

    九州历史上最黑暗诡丽的时代。
    《葵花义士传》《葵花白发抄·叶染青》《十八层·莲花狱》《颜七夜·牵丝》《槿花乱》,大胤圣王七年至十四年,阴寒七年,颓美七年,烈血七年。辰月君临,天罗拔剑!

    媒体推荐

    等《槿花乱》好久了。
    当初在作者的博客上看见此文的片花:“阳光直白炽烈,似乎能将铺路的青石板烤出盐花来。如果碰巧前一天晚上下过雨,走在路上仿佛泡在一大桶温水里,心情也会无端漂浮起来,一直浮到绵延成荫的树顶。”
    “原映雪啜了口新泡的蔷薇茶,有些遗憾地想,果然这种娇艳的东西就应该在百转千回的琵琶声中由一双红酥手端上来才应景。”
    总觉得有惊艳的感觉,就只凭那一小段的描写,就喜欢原映雪无意中流露出的倾世风流。拿到书读完后觉得小原果然很萌,小闲也讨人喜欢,整一个活脱脱的浊世佳人,也有种自然的风流态度。相比之下就对敖谨很没有爱了。
    总之期待下篇的雪焚城!!

    作者简介

    江南,男,畅销书作家。70后,现居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和WashlngtorlUniverslty1nst.L0uis,他是“九州”帝国的缔造者,凭《此间的少年》风靡网络,因“九州·缥缈录”系列被誉为“新武侠主义掌门人”。已出版作品:《九州·缥缈录》系列:《蛮荒》《苍云古齿》《天下名将》《辰月之征》《一生之盟》《豹魂》及《此间的少年》《光明皇帝》《死神的一千零一夜》《蝴蝶风暴》《上海堡垒》《涿鹿》《中间人》《茧》等。
    桂圆八宝,2005年以小周123的名字在网上开始写作,后改名桂圆八宝为时尚青春类杂志供稿,小说多次被《青年文摘》《格言》《小说选刊》等选登。至今出版小说《十大酷刑》《公主无敌乱长安》《殿下是盗窃狂》《将军大人等等我》等。
    鱼离泉,男,82年生,供职于某个传说中有许多美女的B寸尚杂志。以未能完成当一名幻想文学编辑的梦想而耿耿于怀,只好转当一枚作者,曾获“新浪第四届奇幻武侠大赛优秀奖”,著有《月魂传说》系列、《镜蛊》《印魂》等。
    原鸢,女,北大人,习性如猫,难得勤奋,偶尔写字,代表作长篇《韶音若逝》,发表多部时尚类短篇《浅浅甘蓝》《电影ABCD》《我亲爱的劳伦斯》等。

    目录

    九州天穹之律
    葵花义士传
    葵花白发抄叶染青
    十八层·莲花狱
    槿花乱
    颜七夜·牵丝
    谢娉婷
    商野衫
    远渡·征尘豪杰归去
    原映雪
    葵花白发抄·叶染青插图
    十八层莲花狱插图
    懂花乱插图
    颜七夜·牵丝插图

    文摘

    这是云中城最好的季节,城东凌云山的半山上,野山桃盛放,大雪一样的粉色花瓣飘落在青衣江的水面上,清澈的江水带着花瓣流进云中城,浮花荡漾在琼液池上,鲤鱼顶破浮着花瓣的水面跃起在空中,对着日光舒展金鳞。 这是叶染青等待的季节,哥哥说,桃花再开的时候,他就回来找一个合适的人家把叶染青嫁掉。 叶染青不想嫁人,云中城里世家年少十个有八个知道她叶大小姐的威名,仰慕俯拜尤恐不及,叶染青却不知道谁有资格凑上来亲亲她的面颊。但是她很期待,因为那样哥哥就会回来了,佩着家传长剑,穿着皇室大臣的礼服,车驾会迎到城门外,整个叶家都会为了他而觉得骄傲。而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叶染青就相信有这么一天,她哥哥会堂堂皇皇地站在叶家祠堂里拜祭祖宗,让世上的人都知道他的荣光。
    哥哥曾向她许诺过的,那是在一个冷湿的季节,在只有黑白两色的寂静大屋里,在父母的棺木前,哥哥把她怀抱在怀里,拿面颊贴着她的面颊,说: “阿青别怕,有哥哥在,不会叫你吃苦的。”
    这话混杂在淅沥沥的雨声里,模糊不清,多年以后记忆滤去了雨声,叶染青只记得哥哥的话。
    她带着一帮小弟兄去凌云山踏青,站在瀑布脚下看那片有如种在云深处的野山桃林,一个小弟说大姐你遥看瀑布沉吟良久,莫不是想吟诗?叶染青一巴掌拍在小弟的头顶,什么都不说。
    她在等着花开,花开的时候,哥哥就回来了。
    她又给骏马加上了一鞭,扭头回看后面几辆车被落得越来越远,放声大笑。这是去接她的哥哥,那些人跟着凑什么热闹?当初把他们兄妹接进叶家的时候,那些人中有几个不是面露嫌恶?
    骏马通人性似的撒起欢来,仰头长嘶,阳光照在路旁的琼液池里,花瓣随着水波荡漾,风筝飞在天外,隔岸李花洁白如雪,行人商贩们慌慌张张地躲避这辆喜气洋洋的车子,叶染青觉得自己好似一条大船划开海水。那些人、那些阳光、那些桃李花开、那些水光荡漾、那些过去的辰光,都如浮光掠影被她冲破。
    有人在车后惊叹地说:“这是接皇室大臣叶赫辉的车驾啊!”
    “这就是接皇室大臣叶赫辉的车驾?”
    “原来是接皇室大臣叶赫辉的车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