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名人馆?党政班子:官场升迁与权力制衡艺术[平装]
  • 共1个商家     24.50元~24.50
  • 作者:洪放(作者)
  • 出版社:汕头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58067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名人馆?党政班子:官场升迁与权力制衡艺术》由洪放所著,全景式纪实手法剖析官场生态,展现党委与政府两大班子的权力博弈与平衡。堪称最细腻的官场原生态刻画小说,官场知识性、真实性、技术性、趣味性尽在其中。最内行最隐秘的官场知识,最实用的升迁之道,最微妙的官员心态。精彩呈现见招拆招的权力博弈。

    媒体推荐

    《党政班子》讲党委与政府之间的权力博弈与平衡,不在刀光剑影的政治斗争,而是在一次次或微小或重大的事件中,从一步步看似合理却暗藏波澜的升迁中,彰显官场智慧。

    作为官场小说爱好者,看官场小说也有十来年了,洪放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他对官场细节的精准把握,对官场生态的如实呈现,使他的作品一直独树一帜。《党政班子》这个小说,绵里藏针,山雨欲来。掩卷沉思:在波澜壮阔的官场风云中,有智慧懂谋略者方能生存哪!

    读罢《党政班子》,脑海中浮现出小说故事所在地南山的“官场浮世绘”来:

    三大家族各自为政又互相勾连,相互打击又共同排外,彼此猜忌又共同逐利。

    空降干部韬光养晦却用尽阳谋,表面绵软却手段刚强,看似妥协却举重若轻。

    官场哪有那么多的腥风血雨呢?有些小说将官场妖魔化了。《党政班子》也讲斗争,但斗争是为民谋利;也讲手段,但手段是政治智慧的体现。这本书可以说将官场讲透了,有升迁,有落马,有鹬蚌相争。它所彰显的官场智慧,不在天翻地覆,而在无声胜有声,无招胜有招。

    作者简介

    洪放,男,1968年生,安徽桐城人。中国作协会员,桐城市作协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秘书长》系列、《挂职》系列、《领导司机》、《党校》和散文集《南塘》。

    目录

    序章南山班子
    宋雄
    莫大民
    李同
    花木荣
    附:南山部分官员网络图及南山规划
    第一章火烧南山
    南山高速
    组织考察
    一把火
    二把火
    三把火
    第二章各显神通
    挂职干部
    艳照门
    安置房
    放下
    地方戏(上)
    第三章权力分配
    地雷
    断丝
    找路子
    地方戏(下)
    黑甜乡
    第四章委以重任
    太极手
    山雨欲来
    对台戏
    大破产
    一片太平
    附记
    南山概况
    南山官俗
    南山轶事
    南山党政班子一览表

    序言

    写作官场小说多年,也出了十来本书。在官场小说或者叫政经小说的道上,我也算得上是个有些名头的人了。但是,写着写着,便觉得路子越来越窄,能写的东西越来越少,写出来的作品越来越浅,能让读者产生的共鸣越来越薄。为此,我思索过。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小说作家对自己的作品缺乏信心了呢?
    肯定不是作品本身,而是作者本身。
    我们远离真正的官场生活太久了。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都只是表象。在表象的层面上写作,只能是浮光掠影。作家没有信心,读者也不会有信心。
    沉进生活,触摸鲜活的官场律动,可能才是我们必须要走的道路。
    为此,在二○一一年的春天,我通过一些或明或暗的关系,来到了南山市。我的身份是某报驻南山记者站的记者。因此,我能接触到更多我想接触的人,了解到更多我想了解的事。
    到冬天,我离开南山,脑海里已经满满当当地装满了南山的一切了。
    二○一二年初,我开始写作《党政班子》。我极力使自己站在一个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来解析南山官场。两个月后,便有了这本大家将看到的小书了,准确点说是一本长篇调查报告。报告中所出现的部分事件,包括部分人物的所作所为,严重超出一个官场小说作家的想象力,可见官场之复杂。某些情节甚至非常理所能解释,但已发生,即应留存。
    我站在报告之后,报告中的所有人物,因为特殊原因,已经作了处理。
    同时,我愿意声明:报告为我所独自采写,文责自负。
    二○一二年初春于桐城

    文摘

    版权页:



    刚刚进入市级领导班子那会儿,花木荣最不喜欢别人说她的话是:有女人味。那似乎是在同时告诉她:没官味。
    然而现在,花木荣最希望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有女人味。可是,大家说的却都是:越来越有官味了。
    “会议到此为止,一周以后请各部门拿出具体意见,直接给我和高市长汇报。”花木荣丢下这句话,就起身出了会议室。她动作之麻利,活像当年的英雄花木兰。也许早年花政委给女儿取花木荣这个名字,本身就有这个寓意,希望女儿能像花木兰一样,叱咤风云。事实上,在南山政坛上,花木荣就是花木兰。花木兰是女扮男装,后来也有“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时候,而花木荣副市长呢?人们看见的永远都是风风火火的一个粗大的女人。从二十多岁在乡镇当妇联主任开始,一直到现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花木荣官职高了,脾气大了,腰围粗了,女人味却越来越少了。
    很多人说:女人一当官,就不男不女了。连一些著名的官场小说中,女性形象也是男性的,稍好一点的是偏中性。对这一点,笔者是反对的,也是不能同意的。就笔者这么多年与官场官员们的接触,女性官员中也有相当多的柔情女子。她们既是官场能人,也是家庭贤妻良母。在官场角色与女性日常角色中,她们自如穿梭,写就了不平凡的人生。本调查报告中将要提到的另外两位女性:南山市检察院检察长王若男(这也是悬壶王家族,但与王若乐已出五服),共青团南山市委书记都霞,都是一把手,但又都是被人称道的好妻子、好母亲。颠覆官场女性形象,非正直的小说家所为。笔者素描花木荣副市长,也是出于真实,与笔者所主张的官场女性形象无关。
    花木荣是个急性子,昨天给莫大民报告了新城重新启动后,晚上就打了电话给宋雄书记。宋雄说这事得研究下,但前期工作可以做。花木荣说这就好,《南山市“十一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建成南部新城,我们不能因为在新城建设上出了点事,就停止。那么多的地在荒废着,那么多的基础设施停着,那么多的征地农民在看着,甚至全市人民都在看着。“十一五”马上就要结束了,再不重新启动,难道要等到“十二五”?
    下午的会,就是南部新城重新启动协商会,花木荣将城建、发改委、供电、交通、财政等部门的一把手都找来了,简单地通报了她与莫大民市长、宋雄书记磋商的意见。在说这意见时,她自己心里清楚:宋雄和莫大民都还没有明确地表态。南部新城建设,已经出了一次大案了,仿佛一层乌云,笼罩在新城的上空。这层云该不该去拨,该不该去清,还值得怀疑。新城计划投资二十二亿,到上次案发时,已完成投资六个多亿。这也就意味着,新城的土地已基本平整了,部分供水供电项目也正在建设中,三纵三横道路网,也拉出了雏形。可是案发后,新城便一停再停,那些土地上,早已长满了荒草。有些地方,又被当地的农民给开垦了,种上了蔬菜甚至水稻。其中原来计划做新城广场的那一片,竟然成了一户当地养殖大户的临时养殖场。花木荣说:“新城再这样拖下去,我们对不起南山的老百姓。南山经济也会因此陷入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