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奇幻文学精选(幽默卷)[平装]
  • 共3个商家     20.40元~22.96
  • 作者:雷文(作者),今何在(作者),七格(作者),唐缺(作者),等(作者),骑桶人(编者)
  •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第1版(2012年6月1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00855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奇幻文学精选(幽默卷)》编辑推荐:2011年的1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奇幻文学十年精选?纯真卷》。里面选入的奇幻小说,包括乌雷诺斯的《蝴蝶法师》和《布丁》、燕垒生的《猫梦街》、王文浩的《壮志凌云》、潘海天的《大角,快跑》等等,风格偏向童话。2010年以后,也还有不少的奇幻新作,于是就把这一套书的名字,改为《中国奇幻文学精选》,分为“古典卷”、“浪漫卷”、“幽默卷”和“纯真卷”四册,于2012年出齐……
    目前的分类,纯真卷、古典卷、浪漫卷和幽默卷,若从分类学的角度去分析,纯真者未尝不浪漫,幽默者未尝不纯真,而无论是纯真、浪漫还是幽默,其实也还都可能被归入古典一类之中。因此这所谓的分类,纯粹是编者自己图方便之用,亦是给读者购书时方便之用,因为或许有不少读者,并不想四册全部购齐,因此就可以根据这分类来单册购买。纯真者近于童话,或许还可以给孩子看;古典者近于传奇和笔记,所以嗜古小说者可以入手;浪漫者偏于言情,那女生看了或会喜欢;幽默者当然是搞笑的了,想轻松一下的读者看了或会满意;所谓的分类,也就是不过如此罢了……
    但这样的分类可能也难免会让人产生误会,以为这篇为什么会选入这一卷而没有选入其他卷呢。比如“浪漫”这一个词,可以是爱情之浪漫,却也可以是浪漫主义之浪漫,以爱情之浪漫而言,小说必以言情为主,以浪漫主义之浪漫而言,小说里面却可能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情。因此,“浪漫卷”中会有《第七颗头骨》《再见悟空》这样催人泪下的言情佳作,却也有《黄金草原》《归墟》《风月先生传》这样以奇情奇境见长的小说。“幽默卷”亦如是,既有许多纯是幽默没有讽刺意味的作品,比如《碧空雄鹰》《蜜蜂失踪案》等等,同时也有《高桥乡的魈》《高桥乡夜话》和《殷商时代玛雅征服史》这样讽刺意味浓厚的作品。再加上这四种分类原本就不严谨,因此其中一些作品,即便收入其他卷中,亦无不可,比如於意云的《石用伶》,若不收入“古典卷”而是收入“浪漫卷”中,亦是佳作。
    这林林总总地说下来,只是希望读者和作者们,都只把这个分类当做权宜之计,随时可以被推翻或遗忘的即可,毕竟好的小说,本无需分类,亦无法分类,因为每一篇好小说,既有其源流,亦自成一体,圆融自足,无有挂碍。

    目录

    中国式青春——今何在
    中国式青春Ⅱ?麦田里的终结者——今何在
    高桥乡的魈 ——雷文
    高桥乡夜话——雷文
    九州?英雄——唐缺
    暴雨即将来临——骆灵左
    鼠市——李多
    蜜蜂失踪案——Bruceyew
    一百棵翡翠白菜——Bruceyew
    碧空雄鹰——cOMMANDO
    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Ⅰ——马伯庸

    序言

    大约是在2010年的秋天吧,我对四川人民出版社的唐海涛编辑说:“编一套中国奇幻文学的十年选吧,从新世纪以来的奇幻文学作品中精选出几十篇,分成几册,结集成书,也算是一个小总结。”唐编辑觉得可行,但又担心销量问题,最后是决定先做一本,试试看,于是在2011年的1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奇幻文学十年精选?纯真卷》。里面选入的奇幻小说,包括乌雷诺斯的《蝴蝶法师》和《布丁》、燕垒生的《猫梦街》、王文浩的《壮志凌云》、潘海天的《大角,快跑!》等等,风格偏向童话。这本小书出版之后,销量还不错,好评亦不少,于是在2011年的年末,唐海涛编辑跟我说,把其他的几册都一起编出来吧。他又担心定名为“十年精选”不好选文,因为新世纪之前的两年,已有一些奇幻作品出来,2010年以后,也还有不少的奇幻新作,于是就把这一套书的名字,改为《中国奇幻文学精选》,增加了《古典卷》《浪漫卷》《幽默卷》三册,一并在2012年出齐。
    说起来,十余年的时间,在历史中,可能连一瞬都算不上,但中国新世纪以来这十余年所发生的事情,因为网络的出现和发展,真可以说是瞬息万变了。如果用“浩如烟海”来形容这十余年来出现在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上的奇幻小说,相信没有人会反对。如何从这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遴选出数十篇,结集成册,对我来说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或者不如说,索性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所占的一点点优势,不过是因为这十余年来,我曾经以及现在也还在做着奇幻小说编辑的工作,另外从2007年以来,也一直与阿豚一起,在编选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所以对奇幻小说这个门类,略略比别人多一些了解;但要说仅凭这样多一点点的了解,就能编选出权威的、可以让大多数人信服的十余年以来的奇幻文学的精选,则未免大言不惭了。我目前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在我所接触到的奇幻小说的集合内(主要是十余年来各奇幻文学杂志上发表的作品,以及一部分网络上的作品和出版成书的作品),选出我所认为可以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其足迹的小说,结集成册,以飨读者,至于读者是不是都能认同,则不是我所敢奢望的了。
    至于各卷如何分类,也让我犹豫了很久。目前的分类,纯真卷、古典卷、浪漫卷和幽默卷,若从分类学的角度去分析,必定是很不科学的,因为纯真者未尝不浪漫,幽默者未尝不纯真,而无论是纯真、浪漫还是幽默,其实也还都可能被归入古典一类之中。因此这所谓的分类,纯粹是编者自己图方便之用,亦是给读者购书时方便之用,因为或许有不少读者,并不想四册全部购齐,因此就可以根据这分类来单册购买。纯真者近于童话,或许还可以给孩子看;古典者近于传奇和笔记,所以嗜古小说者可以入手;浪漫者偏于言情,那女生看了或会喜欢;幽默者当然是搞笑的了,想轻松一下的读者看了或会满意。所谓的分类,也就是不过如此罢了。
    但这分类也绝不是我自己硬性地分出来的。编这套书,首先是有了无数的小说,在我的脑海里回转,使我有要把它们结集成册出版的想法和欲望,而最后如何结集,一开始我委实并没有详细的想法,只是在一篇一篇地整理、重阅,与作者联系的过程中,逐渐地明晰起来,而最终形成了这样的分类。因此世.可以说,这四种分类,是这十余年来的中国奇幻小说自然地形成的分类。当然,换一个编者,因为关注的点不一样,角度亦不一样,因此形成的分类也必会不一样,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这样的事情,本也不是我所能决定甚至置喙的。
    但这样的分类可能也难免会让人产生误会,疑惑于这篇为什么会选入这一卷而没有选入其他卷呢。比如“浪漫”这一个词,可以是爱情之浪漫,却也可以是浪漫主义之浪漫。以爱情之浪漫而言,小说必以言情为主;以浪漫主义之浪漫而言,小说里面却可能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情。因此,《浪漫卷》中会有《第七颗头骨》《再见悟空》这样催人泪下的言情佳作,却也有《黄金草原》《归墟》《风月先生》这样以奇情奇境见长的小说。《幽默卷》亦如是,既有许多纯是幽默没有讽刺意味的作品,比如《碧空雄鹰》《蜜蜂失踪案》等等,同时也有《高桥乡的魈》《高桥乡夜话》和《殷商时代玛雅征服史》这样讽刺意味浓厚的作品。再加上这四种分类原本就不严谨,因此其中一些作品,即便收入其他卷中,亦无不可,比如於意云的《石用伶》,若不收入《古典卷》而是收入《浪漫卷》中,亦是佳作。
    这林林总总地说下来,只是希望读者和作者们,都只把这个分类当做权宜之计,随时可以被推翻或遗忘的即可,毕竟好的小说,本无须分类,亦无法分类,因为每一篇好小说,既有其源流,亦自成一体,圆融自足,无有挂碍。

    文摘

    深蓝色大幕上,一颗流星划过。几秒钟后,巨响震动了大地。
    高粱地里,一个黑汉子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照亮半个天穹的红光。他愣了愣,然后大喊:“帝国主义用导弹进攻了!他们空袭了公社的猪圈!”
    “当当当”的锣声响起,社员们从四面八方迎向那火光熊熊之处。
    忙乱的现场,大家一边悲愤地抢救着集体的猪,一边唾骂着帝国主义们一看到公社盖了新猪圈就嫉妒到无法容忍的疯狂心态。二十二岁的社员王二丫却好奇地走向了那爆炸的中心,浓雾与尘烟包裹之处。
    透过尘雾,她看见自己正站在一个直径十数米、深六米的大坑边上,坑中心的岩石似乎仍没有凝固,像许多道长长血痕正闪烁着怪异的光芒。
    王二丫有些害怕,紧捏了捏自己的衣角,但她是妇女民兵队的骨干,这姑娘心里想着,要是捡到帝国主义的导弹弹片,然后献给国家大炼钢铁那该多好啊。于是她鼓起勇气,顶着炽热,磕磕碰碰走向那大坑的中心。
    焦土的中央突然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像是什么弹了起来,王二丫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在滚烫的地面上。这时,随着“嘶——一”的长声,像是什么漏气了似的响动,在王二丫的前方,泥土中几片巨大的金属片缓缓展开,如巨大的暗色花朵绽放。
    王二丫吓得转身就跑,但刚跑几步她又停住了。
    因为她听见了婴儿的哭声。
    很快,所有的村民都聚到村委会,围在了这个婴孩身边。
    “你说这是从那个铁东西里出来的?这帝国主义太可恶了,没有炸药,把小孩都扔下来了。”村宣传干事鲁大嘴说。
    村长于得草说:“这也许是帝国主义派来的间谍,想从小就让他偷偷潜伏在我们周围。”
    “把他送到县委去审讯吧,如果……他会说话的话。”武装干事杨育才说。
    那小东西看看这帮人,眨眨眼,“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妇女同志们,请速把你们家这些二百五领回家去教管!”王二丫把那婴孩抱了起来,“这可怜的小家伙,他只是饿了,只是饿了。对不对,小家伙?”
    王二丫把孩子抱回了家,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看热闹大队,还有大嘴婆姨向全村进行现场直播。
    “看啊,王二丫把孩子抱回家咧,王二丫她男人瞧见咧,她男人举鞋底子想抽王二丫……双方激烈搏斗……现在王二丫她男人跪在炕下头求饶咧……王二丫挤了羊奶把那小外国崽子喂饱咧,然后还打算给他起名字咧。”
    王二丫她男人姓李,于是从村长到猪倌,都开动脑筋。
    “叫李为红。”“李跃进!”李拥军!”“李全忠!”“李抗美!”“李向阳!”
    “嗯,嗯,李向阳好!”所有人都点头,“就是有点耳熟。”
    有人在吗,有谁来找?
    我说你好,你说打扰。
    不晚不早,千里迢迢,来得正好。——王菲《新房客》
    那天,王二丫背着刚牙牙学语的小向阳去田里劳动,听科技员讲解亩产万斤的方法。
    “火车跑得快,全靠铁轨道;植物长得快,基本靠灯泡。经科学实验证明,保证二十四小时光照是亩产万斤的重要原因。另外光的谱系也很重要,这就是县科学站发明的高频谱灯,只要从晚上照到天明,产量就能几十倍地增长。”
    于是那夜吃过晚饭,所有人都没回家,全在田里忙着拉电灯架灯泡。为了保证麦田照明,全村的照明电都掐了,连村长那大收音机的电池都捐出来了。 王二丫一直忙到天蒙蒙亮,灯终于灭了。她擦擦汗,望着天边的一丝微红,清凉的风吹来,把刚才灯照的高热驱走,可王二丫恨不得太阳快一点出来,这样庄稼才能接着快长啊。王二丫仔细看看麦苗,好像是比下午长得大些了的样子,看来科学这东西就是管用啊。
    突然,她想起孩子还在田边放着呢,虽说高频谱灯下连蚊子都跑光了,可快十个小时没喂奶了,这还不饿得哭都没力气了啊。她心痛地跑到田边,突然呆站在那不动了。
    眼前,一岁大的小向阳正在田边小道上踱步,你说这么屁大点小孩,踱步就踱步吧,头上还顶着一拖拉机。小家伙晃晃悠悠来到田边,哗地把拖拉机箱斗里不知啥时装的水倒进地里。
    王二丫一直呆到小向阳顶了三趟水了,才重新想起中国话咋说。“小……向阳……你这是在做啥啊?” 小向阳转过头,嘴一张,吃力地说:“它……它们……说……渴……我……我……浇水……”
    王二丫往地上一蹲,哇一下就哭了。这什么孩子啊,才一岁大就知道给公社的地浇水,这是什么觉悟啊,自己怎么比啊,还当人家妈呢,这太羞愧了。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