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侯卫东官场笔记7(随时“埋伏笔”,多多益善!一部逐层讲透村、镇、县、市、省官场现状的自传体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20.60元~20.60
  • 作者:小桥老树(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2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6048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侯卫东官场笔记7》编辑推荐:教您随时“埋伏笔”,多多益善!今天你刚认识的这个人,可能明天就会成为你的贵人,也可能十年后的关键时刻救你一命。随时留下伏笔,留下善意,留下人情,留下合作的各种可能。即使你没有读过《侯卫东官场笔记1》《侯卫东官场笔记2》《侯卫东官场笔记3》《侯卫东官场笔记4》《侯卫东官场笔记5》和《侯卫东官场笔记6》,依然不影响你直接读《侯卫东官场笔记7》!
    《侯卫东官场笔记7》的故事独立又精彩!公务员必读!
    一部逐层讲透村、镇、县、市、省官场现状的自传体小说。
    23次微妙的调动与升迁,66个党政部门,84起官场风波,304位各级别官员,交织进1个普通公务员的命运——侯卫东的这本笔记,将带您深深潜入中国公务员系统庞大、复杂而精彩的内部世界,从村、镇、县、市一直到省,随着主人公侯卫东的10年升迁之路,逐层剥开茫茫官场的现状与秘密。
    读完本书,官场对于您将不再是一个模糊、杂乱的概念,而是一张张清晰、熟悉的面孔;那些粉墨登场的芸芸百官,那些表情背后的心思,看似突如其来的话语,都在小说的跌宕起伏中,一一露出了他们的本来面目。
    23次微妙的调动与升迁:一个人的调动,牵连着一群人的利益与命运;一个人的升迁,维系着更多人的命运与悲欢。全书涉及详解的23次调动与升迁,繁复微妙,各异其趣,有的看似水到渠成,有的看似异峰突起,有的机缘巧合,有的命中注定,但无一不是严格地遵循着官场上的规则和规矩,往往让人若有所思,常常让人若有所得。
    66个党政部门:从省政府到镇党委、到人大、政协四大班子、组织部、公安局、财政局、开发区、驻京办等等、等等;跟随主人公侯卫东的调动与升迁,你将在中国公务员系统内进行一场既有深度、又有广度的旅行,了解各个部门的职能、运作及相互关系。
    84起官场风波:农村计划生育、乡镇换届选举、干部经商、国企改革、招商引资、群众上访、权钱交易……从最基层的乡村执法到高层的反腐风暴,每一件看似平常的公务背后,突起官场无尽风波,一波接着一波,一波覆盖一波,相互重叠,彼此湮灭,却又生生不息。
    304位各级别官员:从村级干部到省市领导,304个官员陆续登场,主要人物亦多达107个,有人正直廉洁、有人阴险狡诈、有人刚正不阿、有人左右逢源,芸芸百官,千姿百态,光明磊落,阴阳怪气,活脱脱一幅官场浮世绘在您眼前徐徐展开。

    作者简介

    小桥老树,男,40岁,某省某市某局局长。

    目录

    第一章 被暗算
    第二章 得罪一次,要弥补无数次
    第三章 对方在低谷的时候,是结盟的最佳时机
    第四章 成为副市长候选人
    第五章 选举前侯卫东遭人举报
    第六章 换届选举突生变故
    第七章 借市委书记之手敲打“老同志”
    第八章 和市委书记一起搓澡

    文摘

    岭西省,沙州市,农机水电局。
    2001年3月下旬,原成津县委书记侯卫东被任命为沙州市农机水电
    局党组书记。
    任职文件发出以后,侯卫东没有立刻到市农机水电局上任,他请了
    四天公休假,带着小佳去了海南岛。
    结婚以后,侯卫东和小佳总体来说是分多聚少。在市委办工作的
    那一段时间,虽然生活在沙州,可是跟着周昌全,天天忙得脚跟翻到脚
    背,几乎把家当成了旅馆。这一次调回沙州,侯卫东有意让自己的脚步
    慢下来,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
    到达亚龙湾以后,两人在半山腰租了别墅,在宽大的阳台上可以看
    到美丽的海景,将亚龙湾美景尽收眼底。吹海风、看大海、吃海鲜,两
    人似乎找到了恋爱时的感觉,暂时将沙州的人和事忘在脑后。
    偶尔独处时,成津的点点滴滴总是在侯卫东脑中闪现。
    这一次调到市农机水电局,主要原因是与胜宝集团的谈判结果触
    怒了市委书记朱民生,“退一步海阔天空”既是主动选择,也是无奈选
    择。可是,仔细回想县长曾昭强在谈判过程中的表现,侯卫东总觉得如
    鲠在喉。当然,如鲠在喉只是一种感觉,他身在海南,暂时无法印证自
    己的疑惑。
    在农机水电局里,多数普通干部并不在意谁来当一把手,因为谁来
    当一把手,并不能影响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只有少数有想法的骨干,才
    会在意此事。
    文件到达当天,下班以后,常务副局长沈东峰和副局长周小红分别
    来到了西城的一所茶楼。
    这座茶楼远离东城区,很少有熟人到这里喝茶。
    在茶楼小房间里,副局长周小红道:“走了一个‘南霸天’,没有
    想到,来了一个更狠的。”
    沈东峰深以为然,点头道:“侯卫东这么年轻就能当一把手,不仅
    是背后有靠山,手段也了得。我们是副职,干好本职工作就行了,管他
    是谁来当一把手。”
    周小红将头靠在沈东峰肩头,道:“我们不能在一个局里,若是有
    机会,我调到别的单位去,单位差一些也无所谓。”
    沈东峰扭头亲了亲周小红的脸颊,道:“你是搞水电专业的,最好
    别离开水电局,真的要离开,我走。”他沉吟着道:“侯卫东能力强、背
    景深,这是好事,我们两人主动和他配合,我的调动说不定可以通过他
    来搞定。”
    周小红朝沈东峰的怀里靠了靠,道:“现在说这话还早,要等到侯
    卫东被人大任命为局长以后,再听其言、观其行,才能把人看透。话又
    说回来,侯卫东来当局长,不懂业务,若是我们都跟他唱反调,他的日
    子也不好过。”
    沈东峰轻轻抚摸着周小红的腰肢,道:“对抗始终是下策,团结才
    能出生产力。”
    沈东峰和周小红是高中同学,两人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是同
    学中的金童玉女,有着朦胧的感情。高中毕业后,两人一南一北读着大
    学,渐渐断了联系。毕业以后,周小红分到市农机水电局工作,从一般
    干部成长为副局长。沈东峰则分到临江县工作,当上了副县长。他们各
    自成立了家庭,高中时代从未挑破的感情成为两人心底的回忆。命运有
    时很奇怪,总在令人想不到的情况下拐了个弯。多年以后,副县长沈东
    峰遭遇婚姻问题,在县里过得不如意,阴差阳错调到了市农机水电局,
    当了常务副局长。
    于是,两人重结前缘。由于都是局里班子成员,这一场迟到的恋情
    只能以地下工作者的方式进行。
    4月1日,侯卫东正式走马上任。
    4月18日,沙州市人大正式任命侯卫东为市农机水电局局长。
    4月19日,星期四,侯卫东才召开了市农机水电局第一次班子会。
    侯卫东和上一任“南霸天”局长完全是两种风格。
    “南霸天”原名为南光荣,长着橘皮脸,当局长时总是威严有加,
    开会喜欢发火,被市农机水电局戏称为“南霸天”。
    新任的侯卫东根本没有传说中的王霸之气,相貌英俊且和气。第一
    次开班子会,他穿了一件夹克衫,手握着茶杯,道:“……今天是第一
    次开会,我不谈业务,先务虚……我记得朱书记第一次与市委委员见面
    时,提出了沙州重新学习民主集中制……对于我个人来说,希望能带头
    执行民主集中制,不搞一言堂,希望大家能监督……”
    第一次班子会,四十多分钟就结束了。前任“南霸天”局长开班
    子会,四五个钟头是常事,班子成员习惯于马拉松式会议,等到散会以
    后,沈东峰、周小红和唐正清三位副局长都觉得很不正常。
    周小红办公室与沈东峰办公室是门对门,周小红是女同志,到底沉
    不住气,等到侯卫东离开办公楼,溜过来串门,轻声道:“办公会是咋回
    事?刚开始就结束了。”
    沈东峰下意识地看了看门,道:“他才来,对基本情况不了解,这
    样的会能开多久。从今天的感觉来看,盛名之下无虚士,当过县委书记
    的人,办事老练。”
    “我没有看出他老练。”周小红见新局长与老局长风格迥异,不禁
    犯嘀咕,她在沈东峰面前自然是口没遮拦。
    沈东峰告诫道:“咬人的狗不叫,相信我的眼光,好好配合他。”
    周小红带着感情道:“以前南局长要求严格,但是现在回想起来,
    这么多年来,他基本上没有整人、害人,是个好人。”
    沈东峰回想着侯卫东讲话时的表情,道:“新人新政,我们两人都
    要适应。从今天的班子会来看,侯卫东算是爽快之人。”
    在市农机水电局机关干部的关注下,侯卫东执政的第一个月转眼即
    逝。第一个月,侯卫东基本上没有做任何决定,跟班子成员和主要科室
    负责人谈了话,春风化雨地开始了“侯氏风格”的简政放权。
    上一任局长将权力抓得极牢,钱、财、事都握在手中,事无巨细
    都要了解,副局长们几乎成了傀儡,一来二去,副局长们都不愿主动参
    与,将一副大担子压在了一把手身上。“南霸天”多次荣获“岭西省劳
    模”、 “先进工作者”等称号,荣誉是货真价实,他也累得如狗一样。
    侯卫东当过县委书记,心态不同,不想揽具体事情,他开始逐步
    放权。5月,局班子研究并通过了《农机水电局重要事项议事制度》和
    ((农机水电局机关管理制度》两个重要制度,同时,局班子重新分工。
    水电局所有主要业务全部分给手下的三位副局长,连办公室和财务室两
    个重点科室都交由沈东峰来管理,侯卫东的分工上只有“负责全面工
    作”,如此安排在沙州局行里显得很不寻常。
    周小红与沈东峰单独相处时,道:“东峰,我有些糊涂了,侯卫东
    到底在想什么,其他局长害怕大权旁落,都是一个劲抓权,他恨不得一
    点事都不管。”
    这一段时间,沈东峰天天都在琢磨侯卫东,已经有所心得,道:
    “侯卫东胸有大志,农机水电局是小庙,容不下这尊大神,他只是一个
    过客,迟早要走的。”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