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1950:香港谍战[精装]
  • 共1个商家     21.90元~21.90
  • 作者:何亮亮(作者)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200892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1950:香港谍战》编辑推荐:一份密图,三方特工,在自由港展开智力较量 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何亮亮钩沉谍战往事,解密朝鲜战争有料,有道,有情,有脉。

    媒体推荐

    《1950:香港谍战》以朝鲜战争为背景,呈现香港作为远东自由港的情报斗争。谈到目前内地谍战小说和电视剧热,何亮亮认为,优秀的作品还不多,有的完全胡编乱造脱离历史,有的走向职场斗争教科书的路子。中国的侦探小说资源很独特,市场也非常大,希望未来会有更多类型和题材出现。
    ——扬子晚报 何亮亮表示,小说里写的人物原型他基本上都接触过,之所以选择这段历史来描写,一是因为他常年研究远东问题和东北亚问题,积累了大量的史料,二是这段历史精彩而少禁区。何亮亮坦陈,香港的谍报故事,有关朝鲜战争以及朝鲜局势的故事,充满了迷局,惊险刺激而富有意味,有很多精彩的素材,如果读者能够从《1950:香港谍战》中读出精彩、读出意味,并由此产生阅读历史、解密历史的兴趣,那完全是真实历史的魅力,历史往往比文学更精彩。
    ——信息时报

    作者简介

    何亮亮,凤凰卫视知名主持人,国际问题专家,侧重研究中国外交、军事、俄罗斯和东北亚事务。2001年加入凤凰卫视,任《新闻今日谈》《时事直通车》《亮亮电灯》的评论员及主持人,现任言论部副总监。

    序言

    引子
    满铁是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的简称,是日本在华最大的垄断经济机构,也是日本侵华的重要工具。它是明治39年(1906年)日本天皇下诏书指令成立的一个机构,总部设在大连。它表面上是一个铁路公司,实际上广泛涉足于政治、经济、军事和情报等领域。名义上是一个半官方的企业,却拥有极为显赫的权势和巨大的影响。在近40年的时间里,满铁始终活跃于日本对华侵略扩张和掠夺的前沿。
    满铁成立时总资本为2亿日元,日本政府投资1亿日元,另一半股份主要来自皇室、贵族、官僚。1907年4月开业,以经办铁路、开发煤矿、移民及发展畜牧业等为其经营方针。
    满铁第一任总裁是后藤新平(1857-1929),武士家庭出身,曾留学德国,先任“台湾总督府民政长官”,主持“台湾旧惯调查”,1905年出任满铁总裁。后藤对满铁成员的要求是“举王道之旗,行霸道之术”。满铁与军方的关系则是“军铁合一”。
    满铁大连总社设有总务部、调查部、运输部、矿业部、地方部。调查部总部在大连,在东北各地、天津、上海、北平均设分支机构;在东京和大阪设立支社和出张所;在纽约和巴黎设事务所;在朝鲜半岛北部的轻津设立北鲜铁路管理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满铁将铁道附属地的行政权移交给伪满洲国。1938年,满铁将昭和制钢所等重化工企业转让给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此后,满铁集中全力于铁路、煤矿及调查情报工作。满铁情报部积极配合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调查人员最多时达两千多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之一。在朝鲜半岛、中国的东北地区、华北地区与内蒙古地区东部以及苏联的远东地区展开密集的情报搜集活动,涉及经济、地理、地质、社会、自然资源等多个领域,完成的有《满蒙旧惯调查报告》9卷、《俄罗斯军事地志》50卷等。在中国整理出版的满铁档案,包括《满铁调查报告》四辑共98册,还有《满铁密档?满铁机构》、《满铁密档?满铁与劳工》、《满铁与移民》、《满铁与侵华日军》等多种。满铁留下的大量情报资料至今尚未完全清理完毕。

    后记

    自由港谍影

    ……我对侦探小说和间谍小说的兴趣由来已久,读的多,想的多,也跃跃欲试。
    我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由内地移居香港,侦探小说和间谍小说大部分的阅读经验是在来到香港之后,因为无论是购买台湾出版的中文译本,还是英美出版的原版作品,香港都最方便,二十多年来,我的书架上也有了数百本中英文的这类小说,不过我没有刻意搜集,更没有收藏,有些书读完就扔了,每次搬家要放弃一部分书,其中也包括侦探小说。
    直接刺激我想写间谍小说的,是内地近年来风起云涌的谍战剧。国共之间的谍战,我看过一些史料,明白其中大有可供写作的资源。如果事涉当代,太敏感,而且相关的资料两边都没有解密。但是几十年前的前尘往事,无关现在,禁区自已不存。看到其他“玩家”的作品,不禁手痒,以自己在香港生活多年和阅读侦探—间谍小说的体验,似乎也可一试。但真正拿起笔来发现,真实的历史比小说更为精彩,我所能做的,唯有将自己了解的历史变成故事,让读者更容易走进这段历史,更容易体会谍战的魅力。至于里面的惊险、精彩,则全都属于真实的历史本身。
    内地谍战作品以影视剧为主,小说较少。但这些作品都没有将故事地点设置在香港,偶有涉及香港的,也只是带过而已。香港和台湾原创的间谍小说几乎没有,只有李欧梵教授的《东方猎手》的故事以香港为起点,然而并不涉及真正发生在香港的谍战。
    香港从1841年被英国侵占,成为大英帝国在远东最重要的港口,这个自由港也一直在中国的政治风云中占有一席之地。老谋深算的英国殖民地官员,从大清到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对于来自中国内地的具有各种不同政治背景的人士,在他们不影响香港社会治安的情况下,是不予干涉的,香港因此从清末开始一直是中国各派政治势力的重要基地,无论是经费的筹集、人员的往来还是情报的搜集与媒体的宣传,香港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
    香港作为自由港,在历史上除了1926年的省港大罢工与1941年12月至1945年8月这3年8个月被日军占领之外,一直处于稳定的状态,各国的人员、资金和货物都可以自由进出。各方因而得以在香港从事谍战。冷战时期,因为英国属于西方阵营,因此港英禁止苏联、东欧的人员进入,苏联东欧海员、商人等有需要在香港停留的,都会受到严密监视。但两岸官方人员在香港虽然受限,但仍可正常进出。西方国家的各种人员当然更可以自由进出香港。从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在南越的美军官兵可以轮流到香港度假,这也是美国大兵们最盼望的日子。在中国内地对外开放之前,香港既是内地进出口的最重要基地和转口港,是搜集各种情报的基地,也是西方国家了解和观察中国最直接的窗口,为各方所重视和利用,其重要性大概只在西柏林和维也纳之后。
    读者看到的这部作品,将时代背景设置在1950年10月的香港,具有历史的真实性,当时朝鲜的南进战争攻势因联合国军的登陆而受阻。中国最高领导层决定出兵朝鲜,中国大军即将跨过鸭绿江。一份由满铁绘制的朝鲜秘图,流落在香港,成为各方争夺的对象,北京、台北、莫斯科、华盛顿、伦敦的情报机构都介入了,在几天时间里展开了激烈争夺。所有这些机构都是真实的,当时也都在香港活动。1950年的香港社会风貌,我也都一一做了考证,力求符合历史的真实。我个人比较钟情《自由港谍影》这个名字,但出版社建议改成《1950:香港谍战》,几经商量,我只有同意。
    关于满铁,我在书中交代了其简史与资料情报搜集的特点。满铁绘制的地图,在上个世纪20年代前期,是比较先进的,其涵盖的范围包括中国的东北部、内蒙古的一部分、华北、朝鲜半岛以及苏联的远东地区。有关满铁的研究在日本史学界一直是显学,在中国也逐渐引起学者的重视。广西师大出版社对满铁档案的整理和出版,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年前我在该社出版物陈列室看到数以百计的满铁档案出版物,不觉对该出版社肃然起敬。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是世界上拥有外国领事馆数量仅次于纽约的大城市。今日香港,各种场合、各种机构、各色人等之中,是否也隐藏谍影,不难判断,但更难证实。
    本书结尾时,主人公程其之化名李洵,在曼谷落脚。从时间进程而言,十几年后越南战争进入高潮,两大阵营在印支半岛的争斗如火如荼,曼谷此时是东南亚的谍战中心,李洵这枚“棋子”或许在大博弈的棋盘中,又要得到运用了。

    文摘

    版权页:



    朝鲜东北部的港口城市轻津笼罩在慌乱的气氛中。一座在当地算是最好的三层西式建筑的院子里冒出阵阵焚烧纸张的浓烟,但很快就被一阵秋雨浇散了。“北鲜铁道管理局”的日文汉字招牌已经被摘下,放在地上,象征这个机构,也象征着这块土地的统治者的命运。这里是“满铁”(“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简称)在日据朝鲜半岛的分支。在建筑物的二楼,挂着“东亚经济调查局”牌子的办公室几乎已经人去楼空。房间有些空荡,只剩一些写字台。
    墙上的日历显示着昭和20(1945)年9月7日。
    角落里的两个人正在密谈。
    “滨本君,帝国已经战败,我们只能各奔东西了。这份《满鲜地理调查》虽没正式完成,但已经可以使用了,而且是一个孤本。我实在不愿意把它烧毁,但是以我的身份根本无法保存它。”说话的是五十岁出头的秋吉考平,满铁调查部朝鲜分部的部长。这个分部就以“东亚经济调查局”的名义,附设在北鲜铁道管理局之内。
    秋吉矮个子,瘦削,此刻显得形容更为憔悴。他是满铁的老人儿。东京帝大地质科毕业之后就被招募到满铁,先在大连的总部办公室工作了一年,之后就一直在北鲜、满洲、内外蒙古从事地质和地理调查。“满洲国”成立之后,又曾经在靠近苏联远东的吉林和黑龙江边境地区从事情报工作,专门刺探远东的地理和经济情报。1943年因为肺病无法继续田野调查,被派到满铁的北鲜铁路管理局当副局长,并主持秘图的绘制。
    秋吉接着说:“有关满洲和朝鲜半岛的地理调查,这肯定是最详细最权威的,特别是在军事用途方面。当年满铁调查部决定展开这个调查的时候,军方还表示过反对。关东军总部认为,既然帝国已经控制了朝鲜半岛和满洲,那再花费力气和资源去编制一份地图毫无必要。但他们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今天的变化。”秋吉的神色更为凝重。
    “现在,天皇已经宣布帝国投降,苏军进攻满洲和北鲜只是时间问题。我身体不好,无法再待待在这里了,明天要赶到釜山,从那里回国。你父母在哈尔滨,你还是先到哈尔滨与他们团聚,再想办法回你的故乡蔚山。这份《满鲜地理调查》,特别是里面的秘密地图,是无价之宝。它的现实价值只有几年的时间,一旦满洲和朝鲜半岛重新开始建设,建起新的道路和新的铁路,一切都将改变,那时这份《调查》就只有历史的价值了。”秋吉的脸上写满了落寞和哀伤,“我不知道大日本帝国什么时候能够东山再起,也许我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了,但即使是那样,我也希望这份文件能够保存下来,让我们的后辈能够看到,满铁调查部曾经创造怎样光辉的业绩。”
    秋吉将一个书本大小的防水油布包裹交给坐在对面的滨本良一。三十来岁的滨本站起来。他比秋吉高,也比较壮实。他恭恭敬敬、诚惶诚恐地接过包裹。他没有说话,眼光中透着疑惑和探询的意味。
    秋吉说:“一定要保管好,定居下来之后,就要找最可靠的地方保存。以后没有我的指令和消息,就只能靠你好自为之了。如果不是我本人找你,那么凭这个暗号,你可以交出这份文件。”他向滨本出示一张小纸条。滨本看了几遍,还给秋吉,说:“我知道了。”
    秋吉又给了滨本一张纸条,“这是我在仙台乡下的地址,你安定下来之后,就写信寄到仙台,我会收到的。”秋吉随即起身,疾步走出办公室。稍后,滨本也提着一个陈旧的旅行箱,急匆匆离开了这个地方。一阵秋雨打来,滨本心中的寒意更浓了。他知道他不可能再回到这里了,但是他不知道命运之舟将载着自己漂向何方,也不知道秋吉交待给自己的文件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滨本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住在日本的朝鲜人,二人在20年代移居哈尔滨,滨本就在哈尔滨出生,在东亚三种主要文化交汇的环境中成长。他在哈尔滨的日本学校读完高中,然后到日本的大阪大学读经济学,毕业后又回到哈尔滨,被满铁招募。在满铁调查部,他还算是新人,本来在满铁的上海办事处工作,调到轻津还不到半年。如今面临大变局,前途一下子变得渺茫起来。他没有秋吉那种老特工对帝国和情报事业的忠诚,面对如此巨大的变局,他更多的是无奈和迷茫。
    新中国第一个国庆日的喜庆气氛还没有完全消失,北京的大街小巷还处处可以看到各种庆祝国庆的标语。西城区的一个四合院,大门关着,偶尔有吉普车或小轿车进出,大门打开马上又关上。门口没有警卫,然而从门上的小窗,有警惕的目光注视着门前的动静。
    院子最深处的一个房间里正在举行一个会议,窗帘低垂,开着电灯。出席会议的有七个人,神情都很严肃。
    说话的是中央社会部的副部长彭辉年,在情报战线人称“彭先生”。彭先生是江南人,早年投身革命之后就在周恩来手下的隐蔽战线工作,多年来出生入死,功勋卓著。他长期在南京、上海、香港工作,足迹遍及东京、西贡、新加坡,也曾经多次到过莫斯科,与共产国际情报局交道。彭先生平时都是以商人的身份出现,出入或丝绸长衫,或西装革履。他温文尔雅,思虑敏捷,反应极快,深得周恩来的信任。1949年8月,彭先生护送一批民主人士从香港秘密来到北平之后,就留在新生的共和国的首都,成为我党执政后隐蔽战线的负责人之一。
    此时,面容清癯,戴着眼镜的彭辉年,身着合身的中山装,正向对面的四个人介绍自己身旁一左一右两个人:“这位是阿同,也叫程其之,我把他从香港叫来的。这位是我从哈尔滨调来的小王。
    他接着又向阿同与小王介绍对面的四位,他们分别来自南方局社会部、军委情报部海外处、东北军区情报部与中南军区情报部。他们在开一个重要的碰头会。
    彭先生做开场白:“前天中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准备开赴朝鲜。目前朝鲜战局危急,美军在仁川登陆之后,朝鲜人民军节节败退,已经退守到朝中边界了。金日成在国庆那天给毛主席写信求援,斯大林也在催促中国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