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秘书笔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杨承华(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09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秘书笔记》编辑推荐:《秘书笔记》是一部揭示机关新人无权、谋权、为民用权内幕的自传体长篇小说。1000万读者共同破解《秘书笔记》,网络连载小说原名《秘书不是人》,引发强烈热议。最犀利好看的官场生存小说。官场小说名家许开祯+洪放+姜宗福青眼有加、重磅推荐!公务员必读,教你掌握谋权、用权明暗规则,参透身份置换玄机。在复杂惊险的政治格局中,如何做到因势而动,顺利脱颖而出?且看秘书起步,五年主政一方!

    名人推荐

    在网上追看这部小说,欲罢不能。作者用诙谐的语言,写尽了小机关和大社会的真实状况。阅读中不断有新鲜信息和精妙言论冲击我的头脑,这是目前同类小说中极度匮乏的。
    ——Solomon_wang 网友

    媒体推荐

    作者是个真性情的官场才子,这种真性情反映到他的文章中,使人读起来特别痛快。
    ——许开祯 代表作《省委班子》
    很欣赏作者的笔致风格,他能把小说写得如此好看,完全跳出了官场文学的窠臼,洗尽陈腐刻板气,但丝毫未离开社会和官场的现实环境。
    ——洪放 代表作《秘书长》系列
    官场远非人们想象,里面也有各种难言的滋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和这部小说的作者是官场中少数敢于坚持真我的异类。
    ——“争议市长”姜宗福 代表作《官路》

    作者简介

    杨承华。现居四川。2010年7月开始在天涯论坛连载自传体长篇小说《秘书不是人》,一个月内点击率突破100万,截至本书上市各连载网站总点击率超过1000万,引起网友极其强烈的热议,也引来十多家出版机构竞购图书版权。经过大半年的精心修改完善,现以《秘书笔记》为名出版。
    作者熟稔各色人物,看惯机关风云。以新生代的价值取向、犀利的审视目光来观照社会各个层面;以略带调侃而不失真诚的文字来演绎特定阶层的现实人生。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初入官场,酸甜苦辣尝个遍
    冯大秘,根据物质能量守恒定律,世界上的包子总数是有限的,你多吃一个,别人就得少吃一个。你的幸福老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一个包子酿成的血案,可是由你引发的。

    第二章 明争暗斗,谁叫男人欲望多
    我坐在办公室里,饶有趣味地看着高副主任和冯大秘的明争暗斗,感觉比看电视剧还喜剧,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官场教科书嘛。我仔细揣摩着他俩的对话,对工作的安排,分析他们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想象这背后是否蕴涵有更深意味的含义,对对手的杀伤力又有几何。

    第三章 驻村扶贫,小秘书有大手笔
    此时我已无须忌讳什么,天天开着车,县上工地的两头跑。村民们看到隋干部原来是有车的,愈加相信我的实力。最近我才想明白,之前我又想做事又要保持低调的想法是错误的,做事情必须高调。前一段没开车下来,村干部们不是对我爱答不理的吗?

    第四章 因人成事,窥破关系辩证法
    我是该好好陪陪于婷,这段时间的确有些冷落她。但我也得讲究策略,要不然她一看我变得这么温存,非得追究我前段时间的行踪不可。连《红楼梦》里不食人间烟火的林妹妹都说,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所以千万别被爱情冲昏头脑。

    第五章 君子美意:投我木桃报之琼瑶
    其实我并不真的需要冯大秘给我提什么好建议,无非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跟他套套近乎。彼此的工作都需要对方的扶持,更何况市委组织部马上要来人考察他了,在这节骨眼上,谁的账他都要买。大家都是明白人,心照不宣。

    第六章 平衡艺术,夹缝求生之道
    应对目前的局面,我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个“拖”字。我吩咐政研室那帮秀才,让一个副主任(政研室副主任)牵头,要他们对县城新区建在七里冲或是渡桥的利弊,作出详细的调查分析。事情我在做,但成果什么时候能出来,与我关系不大。如果你非逼着要,那我就把两个选址都抬出来,两边不得罪,总可以吧?

    第七章 红颜之惑,多少男人被出轨
    “我们去数星星。”小雅露齿一笑。谁说欲火难耐,情难自抑,都是骗人的鬼话。没有什么能不能,只有愿不愿。女同胞们,以后若是你的男人出了轨,哄你说他是被诱惑的,一时把持不住。那我告诉你,并非他把持不住,只是他不想坚守而已。

    第八章 登堂入室,级别是道铁门槛
    你能参与什么级别的场合,预示着你将来能爬到什么位置。很想提醒刚刚步入职场的朋友一句,千万别因为你不喜欢不适应某些活动,就拒绝或逃避参加单位组织的任何活动。只要是你有资格加入的,务必积极参与。

    第九章 高层博弈,明眼人占得先机
    冯大秘只要答应去吃饭,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县委办的两大主任,请你公安局长帮点忙,稍微晓事些的,都会掂量掂量吧?这样有两个常委支持,组织部长自然会通过。魏书记要笼络心腹冯大秘,而杨县长呢,若想挑战魏书记的权威,势必不肯多树敌。如此一来,两大权势人物都会投赞成票。OK,搞定!

    第十章 莫逆之交,最牢靠的合作关系
    他说,人之所以能聚在一起,为同一个目标努力开创事业,必然是有某种东西把大家捆绑在一起。不必介意这个东西是理想、情感还是利益,只要我们的最终目的能够实现,其他的,都是小节。

    第十一章 一着不慎,总有些路不能回头
    明知眼前是个陷阱,可在当时的境况下,我也只能闭着眼睛往下跳。我竭力把内心的苦涩转换成脸上的微笑,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信步朝杨县长走过去。事已至此,无可挽回,那就让我的倒下,更坦然、更从容些吧。

    第十二章 临危受命,找回最初的忠诚
    我没有去送她,只站在窗前目送她出院。待她渐行渐远,身影不见,我才把紧攥在手心的字条摊开来看。字条上写着两行娟秀小字:“微微瞬间,你在一秒点穴;漫长永远,我用一生解穴。”我心里轻轻一悸,不自觉地,眼角渗出了泪水。

    第十三章 涉险过关,人生征途起新程
    我想起冯大秘真诚而善意的提醒——“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光明与黑暗也许只是一线之隔,一念之差。有时候我拿自己跟冯大秘对比,一股羞愧之情就会当头袭来。大秘为人正直,洁身自好,身上始终洋溢着理想主义的光彩。心底无私天地宽,才能走好自己的事业和人生之路!

    文摘

    Chapter 1
    秘书笔记
    第一章
    初入官场,酸甜苦辣尝个遍
    冯大秘,根据物质能量守恒定律,世界上的包子总数是有限的,你多吃一个,别人就得少吃一个。你的幸福老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一个包子酿成的血案,可是由你引发的。
    我一直都搞不懂,为什么人们把高考的省第一名,市第一名,甚至县第一名都叫做状元?天下竟有如此多状元,真是可笑。
    说实话,我认为现实社会中真正堪与古代科举相提并论的,唯有公务员考试。不独因为它考出来,便能步入仕途、平步青云;更因为它考取难度之大,远胜于高考。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真是幸运。全省数万人参加的公务员考试,觊觎我报考的天远县县委办那个职位的应该不下千人,而获得准考资格的也足足有三百多人,最终胜出的,却只有我一个。容易吗,你以为容易吗?但是我考上了!用老爹老妈的话说,这都是托了祖宗的福,咱家祖坟冒了青烟啊。
    我老隋家总算要出人头地了!
    确定我考上县委办之后,兴奋得难以言表的老爹,在我还未去单位报到的那段时间,带着我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回了趟乡下老家,到爷爷奶奶的坟前上香烧纸。作为孙子,我跪在坟头前磕了三个响头,祈求爷爷奶奶在天之灵保佑我升官发财。虽然我并不很信这个,但总得给老爹点面子。再者,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万一冥冥之中确有感应呢?
    第二件事,是跑了趟市里,拜访一位据说是我堂叔的亲家的亲家的亲戚。这关系扯得比较远,但必须得拜拜。为什么呢?因为该亲戚是市委的副书记,在我报考公务员时,老爹托堂叔跟他打了招呼,希望他能帮帮我的忙。虽然咱也不知道,最后这个书记亲戚是否真给帮了忙,但人家堂堂书记,在没收你钱的情况下,并没有驳你的面子,就冲这份情谊,怎么都得感谢感谢吧。再退一万步说,以后我在县上混,有市委副书记这么大块招牌罩着,肯定比什么靠山都没有要强得多。
    到市里跑的这趟,老爹和我当然不会空着手去,我提了几瓶茅台,老爹带了几条中华。虽然这些东西值不了多少钱,但副书记好歹算是自家亲戚,没必要像外人那样送钱吧。真的要送,我们家也送不起。也就是自家亲戚,副书记没有见外,很爽快地把东西收下了,末了还请我和老爹吃饭,嘱咐我几句工作上的事。最后副书记递给老爹一张名片,说亲戚之间有什么事常联系。
    我和老爹都懂。出了门,老爹就把名片转给我。我们家,能有事需要联系副书记的,可不就我一人。
    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我就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尤其是对仕途发展的热望,去天远县县委办报到了。
    县委办有好几间办公室,其中最大的一间是主任办公室,是主任和副主任工作的地方。至于办公室下面的政研室、综合科、机要局等科室,则分布在几间小办公室里。通知上说我是在主任办公室上班,让我既兴奋又有些困惑,我又不是主任副主任,这样的安排是否意味着我将要被重用?
    接待我的是县委办排名第二的高副主任。有一点真是大出我的意料——小小的县委办居然有正副八位主任。天哪,我当然知道自己会从小兵干起,却从未想过上面的头头竟有这么多。个别副主任还兼着县委主要领导的秘书,实力不容小觑。
    我几乎绝望了。现在的状况意味着:我若想爬到正科级别的职务,至少要越过八个人。如果是在其他单位,最多不过三四个人,年龄上的层次差异还比较大。从门口挂着的人员介绍来看,这几个副主任个个都是年富力强,况且在县委办工作的人,几乎都是人精,我还有发展的空间吗?
    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甚至还没有正式上班,便开始考虑此等问题,是不是有些轻狂?不过我天生如此,有事没事就喜欢瞎琢磨。因为胡思乱想,我便没有仔细聆听几位副主任对我发表的一番期待和欢迎之辞。唯唯诺诺中,我只依稀听得,办公室决定让我专为县委魏书记做些服务性质的工作。高副主任开玩笑地说,小隋你可以算是魏书记的生活秘书,虽然一般县委书记并不配生活秘书。
    晕,既然县委书记不配生活秘书,我又算哪门子的生活秘书?高主任真会糊弄人。算了,我就把自己当秘书吧,多少能心理平衡点。我估摸着可能是魏书记手下缺个打杂的,为了有人供他使唤,又不违反政策,才整出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唤我做“生活秘书”,不过是高主任对我的安慰之辞,上不得台面。
    我没精打采地回到家。老爹一见到我,立即凑上来问:“领导具体都安排你干点什么啊?”
    我把随身带的小提包往茶几上一扔,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说:“还能干什么,一个小办事员。不过名义上是给书记当秘书,生活秘书……”
    老爹一听,两眼放光,紧贴着我坐下,很有些激动地说:“书记秘书好啊,跟着书记干,干好了,以后他还不得提拔你?”
    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懂不懂啊,美其名曰生活秘书!你以为是那种跟在书记屁股后面混的大秘啊,我充其量就是个跑腿的勤务员。”
    老爹兴致不减,面有得意之色,说:“生活秘书就生活秘书,反正你跟的是县委书记,谁不得高看你一眼?”
    代沟啊,没办法交流了。我掏出手机给在派出所当警察的表弟打电话,约他出来喝酒。虽然是我的表弟,因为他念的是大专,反倒比我早一年参加工作,只一年便混得风生水起。在所有亲戚里面,唯有他能跟我沟通沟通。
    一个电话,表弟便出来了。他开着警车,带着我来到护城河边。河堤上,有精明的店家竖起几把遮阳大伞,伞下放几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一个喝酒休闲的去处就整出来了。
    我和表弟要了一打啤酒和几十串烧烤,便开始胡吃海喝起来。
    “哥,你今天去报到,组织上安排你干啥?”表弟边吃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喝一口酒,顿了顿,回他道:“还能安排啥,给书记跑腿而已。”
    “给书记跑腿?做秘书?”表弟犹疑地问我。得到我的确认后,他兴奋地一拍大腿,嚷道:“哥,这下你安逸咯。我们家终于要出个当官的了。哥,以后你当了官,可别忘了我。来,来,我们兄弟两个干一杯。”
    我自嘲地笑笑,不想跟他解释我其实就是个跑腿的。所谓生活秘书,自慰而已,跟他想的那种秘书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我抬了抬酒杯,对他说:“干!”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办公室里居然坐满了人,来得都还挺早的嘛。我环视一周,没发现哪里有空桌。我跟主任们不熟,也就没人理我。
    真后悔昨天没问清楚,我该坐哪儿办公。我迟疑着,鼓起勇气,朝一个看起来年轻点的人走过去。
    恰在这时,高副主任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我,随口说了声:“嗯,小隋来了。”
    我赶紧回转身,招呼道:“高主任早。”
    高主任点点头,就要从我身边走过去。我急忙压低声音道:“高主任,你看我……在哪儿办公呢?”
    高主任停下脚步,冲我笑笑,说:“是这样,咱们室的办公条件有限。你看看,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再摆张桌子进来,是不是太挤了点?领导上考虑呢,你的工作情况非常特殊,主要给县委领导服务,总要跑来跑去的,所以呢,干脆就不安排你固定的工作地点了,这样你也比较方便。你就坐到沙发那儿,领导有什么事叫你,你就去,行不行?”
    我的道行有点浅,没等高副主任说完,我已经张大了嘴巴。太出乎意料了,所谓的生活秘书连张办公桌都没有,跟打杂的还真没什么区别。
    高副主任看出我有些不高兴,靠近我拍拍我的肩膀,说:“这都是领导的安排,也是从工作需要出发,小隋你千万别多想。本来我也跟领导说了,怎么着都得给人家小隋安张桌子啊,但实在是没办法,办公室条件确实有限,领导就只好这么安排了。小隋,你可不能闹情绪啊。”
    我无奈地笑笑:“没事,高主任。我早想好了,我这工作跑腿的事情少不了,整张办公桌也用不上。回头人家来看,我那儿老是没人,不知道的肯定以为我老旷工呢。”
    高副主任哈哈一笑,说:“你能这样想就好。”
    听到笑声,坐在前面的年轻人不禁抬起头来,看了我们一眼。
    高副主任冲他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再对着我说:“小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冯副主任,魏书记的专职秘书,你们一文一……武,是魏书记的左膀右臂,以后多接触接触。”
    原来这小子就是魏书记的专职秘书,还挂了个办公室副主任的头衔,跟我这生活秘书的待遇真是天壤之别啊。
    我伸出手,故作谦卑地说:“原来你就是冯主任啊,没想到这么年轻。以后请你多多关照。”
    冯副主任接过我的手,轻轻地握了握:“莫听高主任乱讲,我这副主任也就挂个名,在县委办里排最后一号,跟你没啥区别。以后就叫我冯秘,听着还顺耳些。”
    旁边一个在办公室负责打印文件的姑娘凑过来打趣道:“你们俩都是魏书记的秘书,冯主任是大秘,隋秘书是小……”
    高副主任拊掌大笑,“小隋是魏书记的小秘。”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不禁爆笑起来。
    我小你娘的秘。我在心里暗骂一声,不给老子安排办公桌就算了,还拿我来取笑逗乐。我狠狠地瞪那姑娘一眼,恨她开这种没水平的玩笑。
    那姑娘冲我吐吐舌头走开了。高副主任也跟着走了。
    我往旁边沙发上一坐,等待领导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