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人陈独秀:启蒙的智慧[平装]
  • 共1个商家     21.00元~21.00
  • 作者:石钟扬(作者)
  • 出版社:陕西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5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40703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李锐祝贺《文人陈独秀:启蒙的智慧》再版:
    峻岭崇山独秀峰,潮头敲响启蒙钟。
    苏斯变节严批判,德赛当家世大同。
    鲁迅说陈独秀:
    假若将韬略比作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是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开着的,里面有几支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
    蔡元培说陈独秀:
    二十五年前,我在上海《警钟报》社服务的时候,知道陈仲甫君……我很佩服他的毅力与责任心。
    徐志摩说陈独秀:
    我谛视其貌,发甚高,几在顶中,前额似斜坡。尤异者则其鼻梁之峻直,岐如眉脊,线画分明,若近代表现派仿非洲艺术所雕铜像,异相也。
    邓以蛰(邓稼先之父)说陈独秀:
    他的一副眼睛,最能代表他的为人:钉则表示看重事实。仰则是不断的向他的理想,一睁一闭显示着他遇事有决心。

    媒体推荐

    中国革命史上光焰万丈的大慧星、
      ——傅斯年
    这是一本丝毫没有学究气息的美文论著,是一本出自才子笔下的有趣的才子书。
      ——石楠(著名传记作家)
    一个活生生的现代文人形象。对那些习惯于从政治角度观察这位历史人物的读者来说,书中的不少材料和观点无疑是令人耳目一新的。
      ——淮茗(南京大学教授)
    从别一角度审视陈独秀先生,史有真实,文有丽彩,哲有思辨,确为佳作也。
      ——陈铁健(中国社会科学院控史所研究员)
    在此情况下,十分需要对长期被遮蔽的文化领袖的陈独秀来一番深入、具体、全面的研究。石钟扬教授用自己的一部新著,在这桩陈独秀研究的大事上做了开辟草莱的拓荒工作。
      ——陈辽(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作者简介

    石钟扬,安徽宿松人,1994年获安徽省政府所授“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99年破格晋升为教授。现任南京财经大学新闻系、安庆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在海峡两岸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著有《性格的命运:中国古代小说审美论》《致命的狂欢:解渎潘金莲西门庆》《天下第一刊:新青年研究》《神魔的魅力:<西游记>考论》等书。

    目录

    导言一世兴衰照眼明——陈独秀:一个人与一个时代的故事
    先睹为快:形象篇/先睹为快:逸事篇/一座独秀山,两个陈独秀/“终身的反对派”与不懈的文化追寻/“永远的新青年”与永恒的文化启蒙/“独秀性格”面面观/义门文化与仇父情结/人格魅力与文化评价/悲剧命运与文化悲剧/参不透的删节号
    第一章 站在高耸的塔上眺望——陈独秀与中国小说
    从朋友的小说说起/与《新青年》同人讨论中国小说/“《水浒传》的长处乃是描写个性十分深刻”/《(儒林外史)新叙》与江南乡试/《红楼梦》:“我以为用《石头记》好些”/“神圣施、曹,土芥归、方”的文化意义/为白话小说争正宗地位/为新文化运动做白话教本/为文化新人当思想载体/跨世纪的启迪

    第二章 从《惨世界》到《黑天国》——陈独秀的小说创作
    半部小说的来历/“新小说之意境”/陈独秀与雨果观念之同/陈独秀与雨果观念之异/碎身直蹈虎狼秦/黑天国中的惨故事/小说形式:在传统与变革之间

    第三章 笔底寒潮撼星斗——陈独秀与中国新诗
    《新青年》:中国新诗的圣地/陈独秀:中国新诗的早期尝试者/陈独秀被捕所激起的新诗潮/《答半农的(D——!)诗》与纷纭的解说/历史的失忆与陈氏译诗/陈独秀的“铁窗诗话”

    第四章 幸有艰难能炼骨——陈独秀与中国旧体诗
    “本有冲天志”与“万境妍于未到时”/从“酒旗风暖少年狂”到“垂老文章气益卑”/友情:此去凭君珍重看/爱情:新得佳人字莫愁/亲情:诗化之恋母情结/山水诗:好诗不过近人情/从学宋诗到以杂文人诗/论诗气韵推天宝与丹顿裴伦是我师/余论:台静农所藏陈独秀佚诗及其他

    第五章 男子立身唯一剑——“陈仲甫体”与中国现代杂文
    “随感录”与“陈仲甫体”/呼唤“德、赛两先生”与“偶像破坏论”/“野蛮的军人、腐败的官僚,都是国民的仇敌”/改造“国民性”/过渡与造桥/“陈仲甫体”杂文之异质种种/“陈仲甫体”与“新文体”及“鲁迅风”

    第六章 中国戏曲改革之先声——陈独秀与中国戏曲
    “三爱”论戏曲/“三爱”写戏曲/五四时期的戏曲之争/中国戏曲的现代化进程

    第七章 书法由来见性真——陈独秀与中国书法艺术
    解读吴兴体/快人快语,出语惊人/暮年论书,别具一格/狱中挥毫,气贯长虹/陈独秀书法艺术的被理解与被忽视

    第八章 曼殊善画工虚写——陈独秀与中国绘画艺术
    陈独秀解读下的苏曼殊、刘海粟、潘玉良绘画/仇父情结与美术革命/中国画现代化转型的危机/陈独秀与中国近代的漫画创作

    第九章 骤雨旋风声满堂——陈独秀与“桐城谬种”
    “桐城谬种”与“十八妖魔”/重估一切价值与“一点人味儿”/林纾的进攻与“新青年”派的反攻/“荆生”大闹陶然亭/师生携手,首战告败/林纾心中的“伟丈夫”有何作为/1919年3月26日:北大之夜/“只要对于白话来加以谋害者,都应该灭亡”/历史的启迪

    第十章 既开风气亦为师——陈独秀与胡适
    胡适与陈独秀及《新青年》的结缘/“切实作一改良文学论文”/“今日中国文界之雷音”/“窃喜所见不孤”/五四时代文学革命宣言/以“文学独立”论驱逐“文以载道”说/“不容他人之匡正”与学术自由/蔡元培“三顾茅庐”礼聘陈独秀/陈独秀力荐胡适执教北大/陈、胡之优势互补于文学革命发难之后/陈、胡分歧与《新青年》之南迁/陈、胡交友之道/陈、胡反思五四新文化运动/陈、胡角色之自我认定

    第十一章 谁是五四时代的狂人——陈独秀与《狂人日记》及其他
    从审美第一印象说起/俱往矣,数疯狂人物唯我独秀/鲁迅的小说创作与《新青年》/鲁迅心中的陈独秀/陈独秀眼中的鲁迅
    附录一实庵自传
    附录二注释
    自跋书的故事
    再版后记

    后记

    拙著印行以来,屡承相知师友谬夸*;而吴永坤,林修敏两先生则为
    之匡正误字多处。高情雅意,尤感于心。
    此次再版,得李锐、冯其庸、陈铁健、叶尚志等著名学者赠诗相贺,
    更令拙著添彩。
    李锐先生诗云:
    峻岭崇山独秀峰,潮头敲响启蒙钟;
    苏斯变节严批判,德赛当家世大同。
    冯其庸先生诗云:
    独秀当时一代雄,千秋史笔结终公;
    何人获得无瑕璧,不见长城属祖龙。
    陈铁健先生诗云:
    拙著自2005年初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以来,有书评多篇见诸报刊:陈辽《陈独秀:被遮蔽的文化领袖》(《中华读书报》2005.10.19)、伯林《十年不辍的“陈独秀研究”》(《光明日报》2006.3.23)、石楠《一本才子笔下的才子书——喜读石钟扬新著《文人陈独秀)》(《新安晚报》2005.5.6)、任建树《陈独秀首先是文化领袖抑或政治领袖一一读石钟扬新著<文人陈独秀:启蒙的智慧>》(《安庆师院学报》2006.1)、淮茗《铮铮铁骨,文人本色——从石钟扬先生<文人陈独秀>一书说起》(台湾《古今艺文》第31卷第4期)、陈协《站在高耸的塔上眺望——读石钟扬教授<文人陈独秀>》(台湾《古今艺文》第31卷第4期)。江苏陈独秀研究会以此为话题,请来数十位学者在南京财经大学举行了一次研讨会,此外拙著还获得了北方十五省、市、自治区第21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图书奖。

    文摘

    插图:


    这一疑问直到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我才有了解答。第一个解答是人有好群性,就是抽大烟,也得集体的抽起来才有趣;然而这一解答还不免浅薄,更精微奥妙的解答,是烧烟泡的艺术之相互欣赏,大家的全意识都沉没在相互欣赏这一艺术的世界,这一艺术世界之外的一切一切都忘怀了。我这样的解答,别人或者都以为我在说笑话,恐怕只有我的朋友刘叔雅才懂得这个哲学。
    我从六岁到八九岁,都是这位祖父教我读书。我从小有点小聪明,可是这点小聪明却害苦了我。我大哥读书,他从来不大注意,独独看中了我,恨不得我一年之中把“四书”、“五经”都读完,他才称意,“四书”、《诗经》还罢了,我最怕的是《左传》,幸亏这位祖父或者还不知道“三礼”的重要,否则会送掉我的小性命。我背书背不出,使他生气动手打,还是小事;使他最生气,气得怒目切齿几乎发狂令人可怕的,是我无论挨了如何毒打,总一声不哭,他不止一次愤怒而伤感的骂道:“这个小东西,将来长大成人,必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恶强盗,真是家门不幸!”我的母亲为此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可是母亲对我并不像祖父那样悲观,总是用好言劝勉我,说道: “小儿,你务必好好用心读书,将来书读好了,中个举人替你父亲争口气,你的父亲读书一生,未曾考中举人,是他生前一桩恨事!”我见了母亲流泪,倒哭出来了,母亲一面替我揩眼泪,一面责备我道: “你这孩子真淘气,爹爹那样打你,你不哭,现在倒无端的哭了!”母亲的眼泪,比祖父的板子,着实有威权,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怕打,不怕杀,只怕人对我哭,尤其妇人哭。母亲的眼泪,是叫我用功读书之强有力的命令。我们知道打着不哭的孩子很多,后来虽不定有出息,也不定做强盗。祖父对我的预料,显然不符合,我后来并没有做强盗,并且最厌恶杀人。我以为现时代还不能免的战争,即令是革命战争中的杀人,也是残忍的野蛮的事,然而战争还有进步的作用;其余的杀人,如政治的暗杀,法律的宣告死刑,只有助长人们的残忍与野蛮性,没有一点好影响,别的杀人更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