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吃马铃薯的日子[平装]
  • 共1个商家     6.45元~6.45
  • 作者:刘绍铭(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教育出版社;第1版(2006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43736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吃马铃薯的日子》中的《童年杂忆》,成于八十年代,却可看作《吃马铃薯的日子》的前身。抚今追昔,吃马铃薯的日子,比起童年那段岁月来,并不算是什 折磨。为了达到既定的目标,栉风沐雨、旰食宵衣,也是值得的。
      我想香港一定有不少与我童年经验相似的孩子。我希望他们看了《吃马铃薯的日子》,也会像我当年的决心一样:咬牙,挣下去。

    媒体推荐

    刘绍铭晚饭前总是先静静消受一杯杜松子配苦艾的马提尼鸡尾酒,浅浅一呷,造就了学术和艺术的一场厮磨:敷着薄霜的玻璃杯浮起柠檬黄的满月,荡漾的是英格兰树林的冷香和他笔下索菲亚·罗兰故乡的橄榄梦。那是刘教授吃过马铃薯的日子之后燃点一炉烟火的境界,跟他的文字一样动人,跟他的学问一样清幽。
    ——董桥

    作者简介

    刘绍铭,广东惠阳人,一九三四年生于香港。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一九六一年赴美,一九六六年获印第安纳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同年受聘威斯康辛大学比较文学系。一九六八年回港,任教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英文系。三年后,应新加坡大学英文系之邀,出任高级讲师。后又辗转回美,定居于威州Madison,为威斯康辛大学东亚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现为香港岭南大学翻译系讲座教授、中文系主任。
    主要着、译有:散文集《旧时香港》、《文字岂是东西》、《怎生一个闲字了得》、《情到浓时》,小说《二残游记》,专论《曹禺论》,中译欧维尔《一九八四》、以撒辛尔《 子金宝》、马拉末《伙计》,英文编译《含英咀华:中国古典文学英译》(合编)。

    目录

    1 童年杂忆
    2 吃马铃薯的日子

    文摘

    书摘
    这书店的洋务大致分两种:一是处理外埠顾客的邮购信件,二是到银行
    去办信用状等事宜。这差事要做得愉快,以香港的英文书院水准言之,得有
    高中程度的底子。
    天晓得,我到这家乌有书店上班时,正规的英文教育只有初一那年。即
    使加上“谈生”式的感激夜读心得,仍无把握应付英文的八股文。但接线生
    通宵达旦的生活不能继续了。再说,文书月人二百,虽然以工作时间来说实
    在是因加得减,因为旧式生意人经营的店铺抱的都是这种宗旨——薄利多销
    ,将勤补拙,所以铺面早上9时开始营业,晚上9时打烊,一年中除了农历大
    年夜至初三那四天可以休息外,其余时间都是老板的。
    我仍是硬着头皮去了。至少做梦的时间可以在晚上。至于能力是否胜任
    ,决定走着瞧,一切兵来将挡。
    这一步走对了。
    且说我上班后第一个月,时间全花在查字典上。我买了好些“模范商业
    尺牍”之类的八股英文手册,晚上同事鼾声大作时,自己挑灯揣摩。起先看
    了,真是心惊肉跳,因为每隔一行,必出现一两个生字。
    可是过了两三个月后,我对自己的信心大增。原来天下的八股文都一样
    ,视之巍巍,就之藐藐,起承转合都有一定的公式。今天香港书信英文用的
    是哪一套八股,已无缘得知,但在我当文书的时代,以“亲爱的”落款以后
    ,动不动就要“抱拳奉告”一番(we beg to inform you that…)。
    如果今天我回头再到乌有书店当文书,说不定我受不了八股之余,会做
    些出人意表的事。记得当日有一北婆罗洲顾客以英文来信购买小学教科书,
    信末附言竟有三个中文字:肉蒲团。原来他要我们趁货运之便,夹带一本天
    下奇书给他。
    当时我大概是以“小号缺货”作答的。今天如能让时光倒流三十年,复
    件大概不会这么“等因奉此”,说不定会加一句:“已向南华寺代查,容后
    奉告。”
    商业信札和文件中,经常使用的生字实在有限。开始时我每天翻数十遍
    字典,以后渐入佳境,举一反三。我学历不足,贸贸然地替人家办起洋务来
    ,确是滥竽充数。但当时在香港政府搞“华务”的人,其学历虽然合格,其
    文字却成为后人笑柄,“行人沿步路过”和“如要停车乃可在此”就是政府
    文员的手笔。 在乌有书店拿了两年薪水,我觉得非常心安理得。
    两年的文书工作使我悟出一个道理:求学也要背水一战。如果我因自己
    失学而失去信心,做事畏首畏尾,可能会在计程车公司终此一生。如果不是
    为了要吃饭而不得不苦修实用英语,我日后绝不可能以自修生资格通过甄别
    考试进入香港建智英专的第一届会考班,而如果会考落榜的话,就没资格投
    考台大。
    P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