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励耘学刊[精装]
  • 共1个商家     13.50元~13.50
  • 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编者)
  • 出版社:学苑出版社;第1版(2005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6023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励耘学刊》是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的学术性刊物,创刊于2005年,分《语言卷》和《文学卷》,由学苑出版社出版。《励耘学刊》刊发国内外具有原创性的文学论著,旨在交流学术信息,展示学术精品,维护学术规范,推动汉语言文字学健康发展。

    目录

    发刊词
    励耘特稿
    我的学术著作
    百家言
    文学和文学研究会终结吗?
    为中国的读者写作
    “国民性神话”的神话
    经典的由来与命运
    新思维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与中国现代文学教育
    论当代中国文艺学建设中的古典文论之维
    文学教育之路径
    文学史专题
    中国现代小说的奇篇——谈鲁迅的《铸剑》
    方志所见《诗经》评论文章辑存
    论初唐诗歌沿袭齐梁陈隋诗风及其具体表现
    王安石与变法时期的汴京诗坛
    明清文学主潮中的吴江沈氏文学世家
    文化研究
    师道与师门——关于明清之际一种文化现象的分析
    民间叙事的表演(上)——以兄妹婚神话的口头表演为例,兼谈中国民间叙事研究的方法问题
    明清时代的神灵信仰(上)
    青年园地
    传奇概念的界定和传奇与南戏的历史分界问题
    论胡适的清末民初小说观及其历史意义
    成长小说:回归“成人式”及其他
    品书录
    文体学研究的新范式
    报刊研究的范例
    阿尔都塞的零度追寻
    新书架
    稿约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我最初所写的几篇学术论文都是在陈校长的直接帮助与过问下完成的,这对我走上学术研究的道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他的治学精神和方法,如一定要竭泽而渔地搜集第一手材料的严肃态度,对我一生的学术研究都起到了指导作用。这里我把某些论文和专著的写作背景、情况、心得向大家作一些简要的说明。
    五十年代我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程乙本《红楼梦》作过注,这是解放后第一部注释本。由于我对满族的历史文化、风俗掌故比较熟悉,因此被认为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我认为程甲本更符合曹雪芹原意,程乙本在程甲本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改动,把很多原来说得含混的地方都坐实了,自以为得意,殊不知曹雪芹本来就是有意写得含混,所以我又向出版社推荐程甲本,为此我又写过《读红楼梦札记》和《红楼梦注释序》等研究红学的文章,承蒙学术界,特别是红学界的谬赏,这些文章直到现在还经常被人提及并引用。我在这些文章中提到了以下几个主要观点:
    在《红楼梦注释序》中,我指出读《红楼梦》特别要注意的几个问题,这也正是注《红楼梦》所要解决的问题,计俗语、服装、器物、官职、诗词、习俗、社会关系、虚实辨别。同时提出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如我认为:“《红楼梦》里的诗和旧小说中那些‘赞’或‘有诗为证’的诗都有所不同。同一个题目的几首诗,如海棠诗、菊花诗,宝玉作的表现宝玉的身份、感情;黛玉、宝钗作的,则表现她们每个人的身份、感情,是书中人物自作的,而不是曹雪芹作的诗。换言之,每首诗都是人物形象的组成部分。”这是就如何全面理解人物形象提出的见解。又如:“宝玉的婚姻既由王夫人做主,那么宝钗中选,自然是必然的结果。这可以近代史中一事为例:慈禧太后找继承人,在她妹妹家中选择(宝钗之母为王夫人之妹),还延续到下一代。这种关系之强而且固,不是非常明显的吗?另外从前习惯‘中表不婚’尤其是姑姑、舅舅的子女不婚。如果姑姑的女儿嫁给舅舅的儿子,叫做‘骨肉还家’更犯大忌……本书的作者赋予书中的情节,又岂能例外!”这就是对《红楼梦》爱情悲剧主题的解释,而且我认为这种解释是最能切中要害的。
    在《读红楼梦札记》一文中,具体分析了《红楼梦》中“所写的生活事物,究竟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虚构”。如对《红楼梦》所写的年代及地点的扑朔迷离进行了具体的考辨;对《红楼梦》官职中既有虚构的,也有真实的,还有半真半假的进行了梳理;对《红楼梦》中的服装描写进行了研究,指出哪些是实写的,哪些是虚写的:大体看来,男子的多虚写,女子的多实写;女子中少女、少妇的更多实写。并结合对辫式、小衣、鞋子以及称呼、请安、行礼的描写分析了当时的风俗。最后对《红楼梦》为什么要“这样费尽苦心来运真实于虚构”进行了分析。
    后来我很少再写红学的文章了,这里面有些复杂的原因。一是1957年我母亲和姑姑先后去世,我没有任何积蓄,办后事的钱都是用《红楼梦》注释的稿费,所以一提起《红楼梦》我就老联想起这段伤心的往事。二来我觉得后来的某些红学研究有点不靠谱,仅以七十年代中期发现所谓的曹雪芹故居来说,依我看就属子虚乌有,我在给学生讲课时曾开玩笑说:“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为此我曾写过一首《南乡子》“友人访‘曹雪芹故居’余未克往”:
    友人联袂至西郊访“曹雪芹故居”,余因病未克偕往。佳什联翩,余亦愧难继作。
    一代大文豪。晚境凄凉不自聊。闻道故居犹可觅,西郊。仿佛门前剩小桥。访古客相邀。发现诗篇壁上抄。愧我无从参议论,没瞧。“自作新词韵最娇”。
    我以为与其费劲炒作这种没意义的发现,还不如好好读读《红楼梦》本身,体会一下书中丰富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