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迷雾之子2:升华之井(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44.80元~49.20
  • 作者:布兰登?桑德森(作者),丁剑(译者)
  •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3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20004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迷雾之子2:升华之井(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该系列是对著名奇幻史诗“时光之轮”系列的逆写,颠覆你对善恶的理解。布兰登?桑德森试图解构和颠覆传统奇幻故事。“假如邪恶势力赢得最终胜利,世界会变成怎样?”这个命题,连同桑德森对诈欺故事(heist story)的浓厚兴趣,构成了“迷雾之子”三部曲的最初灵感,这也是他自《伊岚翠》初试啼声之后,格局更广、野心更大的成熟之作!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布兰登?桑德森 译者:丁剑

    布兰登?桑德森,1975年12月19日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首府林肯(Lincoln),现居犹他州的欧瑞市(Orem)。作者的首部小说《伊岚翠》,2005年甫一出版即获得《浪漫时代》(Romantic Times)奇幻史诗大奖,更被美国最大连锁书店邦诺(Barnes & Noble)列为头号选书。作者也连续2006、2007年两年入选美国科/奇幻界最高新人奖项──约翰?坎伯新人奖。作者还陆续出版了“迷雾之子”三部曲,均与全球著名的奇幻出版社Tor签约,《出版人周刊》、《轨迹杂志》、《美国图书馆协会志》、《克科斯评论》都给予该系列高度评价。《哈利?波特》在美国的出版社Scholastic以高价买下作者其他所有奇幻作品的版权。2009年10月,桑德森作为已逝奇幻大师罗伯特?乔丹的接班人,出版了“时光之轮”续作《光之回忆1:风起云涌》,甚至打败丹?布朗新书《失落的秘符》,空降纽约时报排行榜冠军!

    目录

    第一部 幸存者的继承人
    第二部 迷雾里的幽灵
    第三部 王者
    第四部 刀子
    第五部 雪和灰
    第六部 钢铁上的词句
    尾声
    专用名词及人物介绍
    万语幻想文学社召集令

    序言

    即将首次阅读我的作品的中国读者们,我要对你们表达格外热烈的欢迎。谢谢你们选中了我的书,愿你们享受在字里行间发现的一切。等了这么久,我的书终于在中国出版了,这让我非常激动。我曾在亚洲地区生活过两年,中国源远流长的神话与文明为我的写作提供了不少灵感。
    我写的书被归类为奇幻。奇幻是我热爱的题材,我已在其中深陷多年。但在我看来.有太多的人只根据简单的类别定位就对书籍作出草率的评判。在我的书中,我不仅营造神奇而令人惊异的气氛,也描绘人类自身所处的状况,竭尽全力将幻想和真实融为一体。对我来说,只有作为科学分支的魔法才最为有趣——只是这门科学并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
    在我接触过的中国民间传说和电影中.我也看到了类似的东西。精彩神奇的情节永远掩盖不了角色命运的意义——那才是故事的核心所在。
    衷心感谢你们抽出时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你们能在这些书页中找到具有深度、值得去爱的事物,发现美好、有趣,但同时又令人深思的东西。

    文摘

    伊兰德想:好在萨奇德不是那样,如果他也那样的话,御主大帝大概还掌管着一切。事实上,纹和我也许都死于非命了,萨奇德才是当纹被审判官囚禁时真正营救她的人,而不是我。
    他不喜欢想那件事。他那次鲁莽的营救行动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所有他做错的那些事情的一个象征。他一直是充满善意的,但却很少能把这种善意传达出去。这一点一定得改改。
    “看这个怎么样,陛下?”说话的是屋里唯一的一个外人,一个名叫诺登的学者。伊兰德极力不去看他眼睛周围错综复杂的纹身,那些纹身表明诺登从前的身份是圣务官。他戴着大眼镜来遮挡那些纹身,从前他在钢铁教团地位不低。他能放弃他的信仰,但那纹身是去不掉了。
    “你有什么发现?”伊兰德问。
    “一些关于赛特领主的信息,陛下,”诺登说,“我是在你从御主大帝宫殿里带出来的一本账册上发现的。看来赛特对卢萨岱尔的政治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漠不关心。”诺登一边说着自己的发现,一边咯咯地笑了几声。
    伊兰德还没遇见过像他这么快活的圣务官。也许这就是诺登没有像他的大多数同类那样离开卢萨岱尔的原因:他确实看上去不像他们那个阶层的人。他是伊兰德找到的人里唯一能在他的新王国里担当书记员和官吏的人物。
    伊兰德浏览了诺登的发现。尽管那页书上都是数字而非文字,但他很快梳理出了其中的信息。赛特曾经和卢萨岱尔有庞大的贸易往来。他的大部分生意是利用小家族做幌子进行的。那也许能瞒过卢萨岱尔的贵族,却逃不脱圣务官的法眼。
    诺登把账册递给萨奇德,后者也浏览了上面的数字。
    “所以,”诺登说,“赛特领主想表现出一副和卢萨岱尔毫无瓜葛的样子,他那副胡子和蛮横的态度只是为了加强这种印象。然而,他一直暗中操纵着这里的事情。”
    伊兰德点点头。“也许他意识到,假装和他们划清界限并不能避免政治争夺。他不可能在没有牢固的政治关系的情况下取得足够的权力。”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呢?”萨奇德问。
    “在这场游戏里,赛特比他希望人们认为的有能力得多,”伊兰德站起来说,然后他跨过一堆书,回到自己的椅子旁,“不过,我认为从他昨天对付我和议会的方式来看,那已经很明显了。”
    诺登咯咯地笑起来。“你该看看你们昨天的表情,陛下。在赛特表明自己身份时,事实上有几个贵族议员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我认为你们这些没跳起来的,只是因为震惊了,所以……”
    “诺登?”伊兰德说。
    “是,陛下?”
    “请不要跑题。”
    “嗯,好的,陛下。”
    “萨奇德?”伊兰德问,“你怎么想?”
    萨奇德从手里的书上抬起了头,他正看着一本伊兰德编著的城市法典的注解版。他摇了摇头。“我想,你这本法典编得很完善。假如议会选他的话,我看能阻止对他任命的办法很少。”
    “你太尽职了,以至于无法为自己争取利益。”诺登说。
    “不幸的是,我很少能做到,这次却做到了。”伊兰德坐下来,揉着眼睛说。
    这就是纹一直以来的感觉吗?他想。她睡得比他还少,而且她一直没有消停过,奔跑、搏斗、刺探。然而,她又一直显得精力充沛,而自己仅仅做了几天辛苦的研究,就开始萎靡不振了。
    集中精力,他告诫自己。他必须了解你的敌人,这样才能和他们斗争下去。一定有摆脱这种局面的办法。 道克森还在撰写给其他议员的信件。伊兰德想和那些愿意和他会面的议员进行会谈。不幸的是,他的预感告诉他这样的人可能为数不多。他们已经把他选下去了,而且现在他们得到了选择,一个似乎能够摆脱困境的简单的途径。
    “陛下……”诺登慢吞吞地说,“我们让赛特得到王位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他能有多糟糕?”
    伊兰德愣住了。他雇用这个前圣务官的原因之一是诺登与众不同的视角。他不是斯卡人,也不是贵族,而且他不是窃贼。他只是个学者型的小人物,他进入政府部门的原因是为了不去做商人。
    对他来说,御主大帝的死是毁掉他生活道路的大灾难。他不是坏人,但他没有真正意识到斯卡人的困境。
    “你对我制定的法律怎么看,诺登?”伊兰德问。
    “非常好,陛下,”诺登说,“极好地继承了古典哲学的思想,并增加了现代现实主义的强大元素。”
    “赛特会尊重这些法律吗?”伊兰德问。
    “我不知道,我还没跟这个人见过面。”
    “以你的直觉来看呢?”
    诺登犹豫了一下。“不会,”他说,“他不是那种依照法律进行统治的人。他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他只会带来混乱,”伊兰德说,“看看我们从他老家和那些被他占领的地方得到的情报,那里都是一片混乱。他给了我们结盟的承诺,还有入侵的威胁,很难说是威胁,他已经包围了我们。把这些结合起来看,让他在卢萨岱尔掌权只会给我们造成另一次崩溃。”
    诺登抓了抓脸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继续进行阅读。
    我能说服他,但愿我同样能说服那些议员,伊兰德想。
    但诺登是个学者,他的思考方式和伊兰德是一样的。合乎逻辑的事实对他来说就够了,而对富人而言,稳定的承诺则更有吸引力。议会完全是另一种怪物。贵族希望回到他们从前所熟悉的一切;商人们则看到了他们取得一直羡慕的爵位的机会;而斯卡人只是担心一场凶残的屠杀。P374-P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