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侯海洋基层风云[平装]
  • 共1个商家     20.30元~20.30
  • 作者:小桥老树(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3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06137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侯海洋基层风云》编辑推荐:翻开《侯海洋基层风云》,深入基层,层层深入,读懂中国。带您到中国的最基层,新闻报道的背面,体制改革的现场,去看一个公务员摸爬滚打的命运。翻开本书,深入基层,发现个人命运与体制改革相纠缠的中国逻辑。《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最新厚重之作,全国震撼上市!
    侯卫东推荐!
    侯卫东说:我堂弟侯海洋的奋斗故事比我的更跌宕曲折、惊心动魄!
    《侯卫东官场笔记》为《巴国侯氏》大系第一部作品。
    《侯海洋基层风云》为《巴国侯氏》大系第二部作品。
    小桥老树《巴国侯氏》大系:一群草根演绎的时代传奇!
    《巴国侯氏》:讲述一个盘根错节地生长在巴国的侯氏家族,他们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与领域,他们是从各行各业涌现出来的草根英雄,他们身上寄托着我们不同人的不同欲望与梦想,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平凡的写照。

    作者简介

    小桥老树,男,某省某市某局局长。2010年出版《巴国侯氏》大系第一部作品《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长篇小说,畅销至今。《侯海洋基层风云》为《巴国侯氏》大系第二部作品。

    目录

    第一章 一份肥肠火锅鱼毁了分配
    第二章 新人报到遭刁难
    第三章 成为镇小学老师
    第四章 走访农村失学儿童
    第五章 错失借调镇政府的机会
    第六章 挑战新乡镇地痞恶霸刘老七
    第七章 第一次见识县城黑道大哥
    第八章 聚众看色情录像带被抓
    第九章 借调县公安局的事黄了
    第十章 痛打仇人刘清德

    文摘

    版权页:



    母亲杜小花在墙角的菜园子忙碌着,父亲侯厚德拿着粉笔在斑驳的通知栏上写着什么,猪圈里传来哼哧哼哧的猪叫声。“二娃,你分到哪里?”母亲杜小花最先看见娃儿,赶紧丢掉粪桶,走了过来。
    侯海洋眼中有些怨气,看了父亲一眼,没有马上回答母亲的询问。侯厚德喜读古书,做事讲究风度,扶了扶缠着灰白胶布的眼镜,又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这才放下粉笔,拍了拍手掌,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我分到新乡镇,全班只有我一人分到新乡。”侯海洋沮丧地道,“今天我遇到两个人,他们说,门前巴山到秋池的公路就要重新修,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分到柳河镇。”
    侯厚德听到“新乡镇”三个字,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说好把你分到东城小学,怎么会到新乡?”他头上沾了些粉笔灰,星星点点,让原本花白的头发更显斑驳。
    新乡镇是巴山县最穷最远的一个镇,客车从县城出发到新乡,至少要两个半小时。从这个角度说,师范毕业后分到新乡工作,是最糟糕的发配。若侯海洋本身是新乡镇户口,按照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原则,他无话可说。可是,他的户口在柳河,还是市级三好生,却被分到新乡,这让侯海洋欲哭无泪。
    “爸,彭家振是你的同事,怎么还把我分到新乡?”侯海洋话语中很有些情绪。
    侯厚德把老花镜取下来,小心翼翼放回边角被磨损的盒子。他有些失神,喃喃地道:“当初,在吃饭时遇到彭家振,我就感觉不妙。彭家振才从学校毕业时,就在柳河小学,学校组织教师听他的公开课,然后请大家谈意见,我当着很多人的面说了几句实话。这人心胸狭窄,从此记恨上我。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他还没有忘记。”
    杜小花开始抹起了眼泪,道:“那次公开课,别人都说好话,就你一个人提好多梭镖意见,把彭家振弄得下不了台。那时他正追求柴老师,公开课后,柴老师就不和彭家振好,难怪别人要记恨你。”
    侯厚德争辩道:“我说的是实话,彭家振讲课不用普通话,板书写得像狗爬,读了四五个错别字,他是语文老师,我不指出来,难道让他误人子弟?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我不能不讲真话。还有,才毕业就谈恋爱,他没有一点进取心。”他不等杜小花说话,接着又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二娃分到新乡,我们也没有搞清楚,说不定和彭家振没有任何关系,是我错怪了他。没有任何根据就责怪彭家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我们别把事情扯到彭家振身上。”
    杜小花气得捶胸跺足,道:“你这人高傲了一辈子,当了一辈子正人君子,说彭家振这不行那不行,不行的人怎么当了教育局长?你这行的人怎么还是民办教师?还有,你行得很,怎么不能让儿子分配到好点的地方?我儿成绩这么好,本来可以读大学的。”
    “我儿成绩这么好,本来可以读大学的。”这三年来,每次杜小花生气时,她都会念着这句带着祥林嫂味道的话。
    侯海洋并不愿意母亲多提这个话题,不耐烦地道:“妈,你总拿这来说事。”母亲每次提起考大学之事,他就会被刺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