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志VOL.9:忆昔过往的岁月[平装]
  • 共2个商家     8.50元~12.00
  • 作者:江南(作者)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20641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锈蚀天使》萧如瑟:
    天使间的战争,是星火的颜色
    《震旦》凤歌:
    五明月经略长天,跃马虎空,高不可攀。
    《兵狼挽歌》右手:
    英雄,终于得到了迟来的敬意
    这本《九州志(VOL.9忆昔过往的岁月)》由江南主编,欢迎踏进创造世界的思考领域。
    九州之星无双接龙战,这里是我的战阵!

    目录

    特别策划忆昔
    忆昔·坚持
    忆昔·梦想
    忆昔·时代
    忆昔·病
    卷首语
    十二国记·青森之女
    绘·震旦
    锈蚀天使
    母亲 真相 希望
    震旦 羽衣 试炼
    兵狼挽歌
    北伐 狂战 英雄
    九州之星
    无双
    重极经天
    九州同学会

    序言

    青春是一场永志的劫
    江南
    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修订完了两部旧作,《此间的少年》和《上海堡垒》。同时又签出了《此间的少年》的电视剧电影改编权。
    签约那天我和浙江华策的策划们在丽晶酒店开红酒庆祝,策姗问我,你愿意自己担任《此间的少年》的编剧么?我说我不能,我愿意看电视剧或者电影版本的《此间的少年》,但我无法自己动笔修改它。
    因为那就是我的青春啊,我已经无法回头去修改它。
    我曾经觉得自己会拥有无尽可能的人生。
    就像—个婴儿从摇篮中爬出来,在他的眼里家里的客厅大得就像整个世界。他使劲地爬向前方,爬过他的婴儿车、越过他的玩具铁路、避开追着他汪汪叫的狗狗,他还叼着—卷卫生纸以免尿湿了尿布好更换……这是一场壮志激昂热血沸腾的旅行。他累得哼哧哼哧……最终他抵达终点摸到了客厅另—侧的门,拍着小手为自己欢呼。他已经完成了人生中第一场奇迹般的旅行。将来他还要去更远的地方。他幻想着草原、沙漠、大海和星空。他觉得这—切都难不倒他。就是用这样的热血和志气,他哪里都能去。
    但他悄悄地把门打开了一线。这是—个错误,外面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惊得瞪大了眼睛,压抑不住的巨大惊恐笼罩了他。
    原来……外面的世界是这么大啊!不要说草原沙漠大海星空,就是自家的院子也不是他可以冲破的障碍,他爬不过那么宽的草坪、翻不过爸爸的车、还有正在修剪草坪的妈妈,她会像矫健的母虎那样抓起自己的尿布带子把自己拎回摇篮里去……那又该怎么飞越火弧飞射数千万里的恒星呢?怎么击败阴险的宇宙怪兽呢?怎么翻上飞马的马背?怎么从巨龙的巢穴里救出心爱的女孩?
    原来,外面的世界,那么大……
    婴儿默默地站在阳光里,肥嘟嘟的身影此刻也寂寞修长。他忽然明白他的人生不是无限的,这世界太大了,总有些地方是他去不了的,总有些事是他傲不到的。爬过客厅的壮志和热血消退,他双手捧着小脸,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青春就是这样一段狂妄的岁月。你以为自己能做到一切,能变得与众不同,在你的心里,自己会长得高大矫健或者美丽妖娆,前方必然会有等待你的光彩。因此你无所畏惧。你有时候大声歌唱,有时候也会肆意地挥洒悲伤。
    回想起来在我青春的时候我那么傻,爬到最高的地方摆很酷的POSE照相,为了证明自己是男子汉而深夜冒险登顶,而后迎着初日大喊,把杂志上看来的文章作为自己的见闻讲给朋友们听,在深夜寂静的水边喝酒,醉后跳进去闷头游向对岸。以为自己的—生将是诗剑酒和狂歌,但凡那肮脏的不义的错误的卑劣的东西来到我的面前,我都要把它一刀两断!
    多年后我也会嘲笑自己狂妄的青春年少。
    但我无法不怀念它,那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是爬出摇篮的baby,我们摇晃着裹着尿布的小屁股奋勇地爬向客厅——我们的小世界——的尽头,我们的心里满是热血和志气,一往无前。

    文摘

    “她睡着了。”女孩尖细如幽灵的声音不知从何传来,“不是死了。”
    她一惊,寻声望去,十二岁的妹妹塔缇亚躲在半开的厨房门后,怯怯地看着她。白皙但脏污的小脸上青紫累累,浮着八道红肿,是指甲挠出来的新鲜血痕。
    “塔缇亚,怎么回事?”珊希走近,伸出手想触碰妹妹的脸,妹妹却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躲开了她的手。
    “……蚂妈老是吃药。爸爸去上班之后她就喝酒,喝到中午就开始吃药。”妹妹的声音微细,“有时候她根本不认识我,砸东西,什么都砸……有时候就只是睡觉,睡到天黑才会醒。”
    珊希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只有把力气都贯注在那里,才能把声音放得柔和些:“爸爸呢?还没下班吗?“
    妹妹点点头:“爸爸老是加班,晚上回了家也不和我说话。”停了—停,又说,“但是他会带吃的回来。”
    珊希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才好。
    西尔贝克家的权势庞大,即使父亲出身于远支,已经没有可资继承的遗产,但也分得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贵族头衔,在家族企业中领一份恰好养家糊口的闲职。也就是因为这个头衔,他被指控挪用公款的案子没有闹上法院,而是移交给贵族裁议院处置。
    妹妹不知道裁议院一贯的行事程序,自从立案的那一天起,嫌疑人就会被停职,每天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向裁议院的审查专员报到,接受质询。裁议院的审查一向拖沓,案子已经进行了大半年,不温不火,却旷日持久,看不到曙光。父亲的薪水肯定早就停发了,母亲从来没有工作过,再加上那些酒,那些药片……家里的积蓄还能维持多久?
    妹妹仰脸看着她,尖瘦脸蛋衬着大得惊人的金色眼睛,就像一只小心翼翼靠近人类的流浪猫:“姐姐,我好饿。”
    “别怕,没事了,我回来了。”珊希蹲下身子,轻轻地抚摸妹妹细软的金红色头发,像是对她承诺,也像是对自己承诺,“姐姐会想办法的。”
    塔缇亚也抱住了她,柔嫩温热的小脸贴着她的脖颈。那张睑上有什么硬春q刺的东西扎着了珊希,她伸手去摸出来,原来是干硬的面包屑,不知道多少天了,像针一样细小而锐利,捏在指尖,几乎可以扎出血来。
    “我想给你写信的,可是我以为你的毕业考试还要考很久。”塔缇亚喃喃地说着,大概是因为疲倦和安心,声音迷迷糊糊的。
    “考试……改期了。”珊希说。
    妹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两只小手把她抱得更紧:“我真高兴你回来了。”
    回忆的泥沼翻涌上来,终于整个把珊希吞没。其实都过去了,可又还没有结束,直到今天都还没有结束。门外窗外,烈焰一般燃烧的晚照渐渐吞没了世界。头顶蝉声喧嚷,一再压低。
    声浪尖锐震荡,仿佛带着巨大的重量,毫不留情地从她的身上碾压而过。
    珊希猛然睁开眼睛。
    耳边的啸叫声还在继续,是窗外的跑道上一队队战机编组正在降落。她竟然在更衣室的长椅上睡着了。
    真的又是日落时分,赤红如焚的积云一直堆到半天。掩星基地和那个木卫四上的小城市并无不同,应该说所有凯罗伦帝国建立的殖民都市都没有不同。明明不惜数百年血战,终于叛离了地球,却还要精心模仿地球的四季与昼夜交替,真是讽刺。
    一切像是仍停留在那个燠热、暗红的黄昏,夏日的蝉呜不死不休。
    手脚虚软,花了好一会儿,她才支撑着自己从长椅上坐起,两手揉了揉酸涩的眼。
    更衣室里没有别人,门外的长廊上也是寂然无声。她愣怔了一会儿,慢慢想起是怎么回事。下午本来安排的是休息,这会儿又是晚餐时间,连技术士官们都去吃饭了,模拟训练中心里当然一个人也没有。
    她记得自己在模拟舱里耗了一个下午,没有人陪她练习,只能选择与系统对战。“黑V”由系统操控的时候,反应动作并不如A中队真人操控来得流畅,可是也足够棘手,两个小时内珊希输了五局,只有两局靠运气险胜。连续的疲劳和挫折让她累极了,回到更衣室要把连身飞行服换下来,也许是坐了一会儿,没留神就睡着了。
    飞行服其实是透气排湿的材质,紧紧裹着身体像是另一层皮肤。但她睡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捂出一身的微汗。珊希把拉链从颈间拉到腰间,脱掉里面汗湿的短袖T恤,直接用那件T恤抹掉了汗,又换了一件干净的。精神好多了,也不觉得饿,于是她重新拉好拉链,拎起头盔,打算再去试两局。
    人都走光了,训练大厅里静悄悄的。不知是谁忘了关掉最大的那个投影显示模块,穹项上还播放着悬浮的立体投影,太空碎石带中有两只小小的机影穿梭着密集交火,大约是某次模拟训练的影像记录。
    她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近千个模拟舱行列整齐,行列之间的通道如同交错的巷弄,稍不留意就会迷失方向。在某个交叉口,珊希停下脚步,四下张望。
    每一个模拟舱都像是密闭的巨型钢铁胶囊,外观毫无区别,只有侧面的铭牌显示不同的种类与型号。从老旧的月面装甲战车到最新的穿梭机,无所不包。
    “神临”的模拟舱总共只有十个,位于大厅的一角。十几天来其实她已经走熟了,虽然现在标识都熄灭了,但还记得大致的方位。
    她想了想,还是特意绕了远路。她不知道“黑V”的正式名称是什么。只能低着头逐一查看沿路的铭牌,寻找有没有陌生的型号,走了好几分钟,却一无所获。
    其实她知道这样多半是徒劳无功。“神临”的模拟舱都各自指定了使用者,只有使用者本人的声纹和虹膜才能打开舱门。“黑V”的保密级别更高,即使她找到了模拟舱,也不太可能一窥究竟,但毕竟训练大厅里难得没有旁人,她总得试一试。
    头顶上遥遥飘浮的立体投影还在播映,一架“黑V”从碎石带中高速穿梭而过。尽管是缩微了的影像,但速度还是快得令人目眩,姿态优美之极,如同暴风中翻飞的雨燕。紧追其后的是一台灰白色的机体,形体比“黑V”略大,线条更加厚重,左肩肩甲涂黑,飞掠珊希头顶的时候,肩甲上闪烁的尖塔家徽轮廓随之一掠而过。珊希吃了一惊,那分明是她自己的“神临”!
    迷宫般的通道深处,不知何处有隐隐的脚步声传来。
    是谁?
    寂静中,珊希听见自己的心跳遽然加速,血流一瞬间仿佛倒涌。难道有人发现她在刻意绕路?正犹豫着要不要闪避,却听见身后有个声音问道“西尔贝克中尉?”
    珊希惊跳了一下,猛然转身。是年轻男子的声音,基地里能叫出她名字的人不多,只是回音模糊,她一时分辨不出究竟是谁。
    两只小小的机影还在大厅上空无声地激战,炮火闪烁,在昏暗无人的大厅中投下幽蓝变幻的光晕,像是渗进海底的隐约日光。
    一条修长人影从巷道尽头向她走来,脚步不紧不慢,面孔始终隐藏在阴影中。
    珊希强压下心中的慌张,她有充分的理由出现在训练大厅,没必要逃避。
    “没事吧?”那个人更近了,口吻关切,“你的脸色不太好。”P02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