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金瓶梅(插图本)(套装上下册)[精装]
  • 共1个商家     486.40元~486.40
  • 作者:兰陵笑笑生(作者),王汝梅(注释解说词)
  • 出版社:吉林大学出版社;第2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011633401,97875601163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兰陵笑笑生所著的《金瓶梅》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伟大写实小说,开创了中国小说发展史的新阶段,开拓了新的题材,拓展了审美领域,在中国小说史与世界小说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金瓶梅》启示结构的本文蕴含着多种潜在的效果,具有美学、语言、民俗、性文化、宗教、政治、经济、历史等方面价值和意义,堪称为有明一代的百科全书。

    作者简介

    作者:(明)兰陵笑笑生 注释解说词:王汝梅

    目录

    前言
    校注说明

    竹坡闲话
    《金瓶梅》寓意说
    苦孝说
    第一奇书非淫书论
    第一奇书《金瓶梅》趣谈
    杂录
    冷热金针
    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读法
    凡例
    第一奇书目
    第一回
    西门庆热结十兄弟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第三回
    定挨光王婆受贿 设圈套浪子私挑
    第四回
    赴巫山潘氏幽欢 闹茶坊郓哥义愤
    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酰药武大遭殃
    第六回
    何九受贿瞒天 王婆帮闲遇雨
    第七回
    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
    第八回
    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
    第九回
    西门庆偷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皂隶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
    第十一回
    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
    第十六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
    第十七回
    宇给事劾倒杨提督 李瓶儿许嫁蒋竹山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
    第十九回
    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
    第二十回
    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
    第二十二回
    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
    第二十三回
    赌棋枰瓶儿输钞 觑藏春潘氏潜踪
    第二十四回
    敬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
    第二十五回
    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讪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
    第二十七回
    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第二十八回
    陈敬济侥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第二十九回
    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第三十回
    蔡太师覃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
    第三十一回
    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第三十二回
    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嫉惊儿
    第三十三回
    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风
    第三十四回
    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第三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蔡状元留饮借盘缠
    第三十七回
    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
    第三十八回
    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
    第三十九回
    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
    第四十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
    第四十一回
    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二佳人愤深同气苦
    第四十二回
    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赏元宵楼上醉花灯
    第四十三回
    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
    第四十四回
    避马房侍女偷金 下象棋佳人消夜
    第四十五回
    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
    第四十八回
    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
    第四十九回
    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梵僧现身施药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
    第五十一回
    打猫儿金莲品玉 斗叶子敬济输金
    第五十二回
    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调爱婿
    第五十三回
    潘金莲惊散幽欢 吴月娘拜求子息
    第五十四回
    应伯爵隔花戏金钏 任医官垂帐诊瓶儿
    第五十五回
    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苗员外一诺送歌童
    第五十六回
    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常峙节得钞傲妻儿
    第五十七回
    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
    第五十八回
    潘金莲打狗伤人 孟玉楼周贫磨镜
    第五十九回
    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
    第六十回
    李瓶儿病缠死孽 西门庆官作生涯
    第六十一回
    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李瓶儿带病宴重阳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
    第六十三回
    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受三章约 书童私挂一帆风
    第六十五回
    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
    第六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
    第六十八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
    第六十九回
    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
    第七十回
    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
    第七十一回
    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
    第七十二回
    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王三官义拜西门庆
    第七十三回
    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西门庆新试白绫带
    第七十四回
    潘金莲香腮偎玉 薛姑子佛口谈经
    第七十五回
    因抱恙玉姐含酸 为护短金莲泼醋
    第七十六回
    春梅姐娇撒西门庆 画童儿哭躲温葵轩
    第七十七回
    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第七十八回
    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
    第七十九回
    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丧偶生儿
    第八十回
    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第八十一回
    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
    第八十二回
    陈敬济弄一得双 潘金莲热心冷面
    第八十三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
    第八十四回
    吴月娘大闹碧霞宫 普静师化缘雪涧洞
    第八十五回
    吴月娘识破奸情 春梅姐不垂别泪
    第八十六回
    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
    第八十七回
    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
    第八十八回
    陈敬济感旧祭金莲 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第八十九回
    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第九十回
    来旺盗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
    第九十一回
    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第九十二回
    陈敬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第九十三回
    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
    第九十四回
    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
    第九十五回
    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
    第九十六回
    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第九十七回
    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
    第九十八回
    陈敬济临清逢旧识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第九十九回
    刘二醉骂王六儿 张胜窃听陈敬济
    第一百回
    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儿

    序言

    “金学”史:冷热四百年
    《金瓶梅》在明代嘉靖、万历年间问世,至今约四百年。关于《金瓶梅》的传播、阅读、批评,经历了明清时期、现代时期、当代时期,形成一条江河万古流淌的航程,从未枯涸,从未间断。虽然有禁毁、有误读、有曲解,但并没有摧毁没有消灭它。说明它有与天地相始终的强大艺术生命力。《金瓶梅》活着,通过读者而存在,生生不息。
    《金瓶梅》问世之初,震撼了明末文坛。公安派领袖袁宏道倡导文学革新,看重新兴的小说戏曲。他较早地传递了《金瓶梅》抄本信息,在《与董思白》(1596)中赞扬《金瓶梅》“云霞满纸,胜于枚生《七发》多矣。”是历史上最早给予《金瓶梅》以肯定评价的作家、批评家。在明末清初,《金瓶梅》受到众多文人学士的评论赞赏。在明代、以欣欣子、屠本唆、袁宏道、谢肇淛、薛冈、冯梦龙、沈德符为著名。在清初以宋起凤、李渔、张潮、张竹坡、和素为代表。到乾隆年间,曹雪芹的至亲好友脂砚斋指出《石头记》创作“深得金瓶阃奥”宣告了前二百年《金瓶梅》评论的终结。
    《金瓶梅》评论以脂砚斋的评语为重要分界,在此之前,把它与《三国》、《水浒》、《西游》作比较,盛赞它为四大奇书中的第一奇书。清康熙年间,青年批评家张竹坡评点刊印《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驳斥“淫书”论,肯定《金瓶梅》写实成就,认为《金瓶梅》是一部泄愤的世情书,是一部太史公文字。他在患难穷愁,艰难困苦的学术环境中研究、评点《金瓶梅》,把“金学”推向一个新阶段。张竹坡生活在十七八世纪之交,约与曹寅(1658—1712)同时。这时,曹雪芹这位伟大作家还没有降生。但是张评本《金瓶梅》已在艺术经验、小说理论方面为《红楼梦》奠定了基础。在《红楼梦》问世之后,批评家、读者的注意力转向把《金瓶梅》与《红楼梦》作比较,因而有《红楼梦》是暗《金瓶梅》、脱胎于《金瓶梅》,继承发展《金瓶梅》之说。张竹坡评点本是以崇祯年间刊印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为底本,是批评家积极参与本文,进行审美接受的成果,将本文的潜在效能结构与批评家评点结构结合,使《金瓶梅》本文得到新的实现,在有清一代产生了广泛影响。
    张评本刊刻十二年后,即康熙四十七年(1708),满族文臣和素以张评本为底本,删去评语,译成满文(据昭桩《啸亭续录》,另有译者为徐蝶园说,见《批本随园诗话》)。他认为《金瓶梅》是四大奇书中的佼佼者,“凡一百回为一百戒”(满文译本《金瓶梅序》)。《金瓶梅》满文译本序刻,是满汉文化交融的一大壮举,是清前期满族统治者重视汲取汉族文化,确认通俗小说价值,实行进步文化政策的结果。满文译本《金瓶梅》刊印,进一步确立了张评本在《金瓶梅》版本嬗变史上的重要地位。今存满文译本《金瓶梅》,已成稀世珍宝。
    “金学”的现代时期,有三件大事。首先,鲁迅著《中国小说史略》时,以张评本为研究对象,继承了明清批评家的观点,亦谓《金瓶梅》为“世情书”:“诸世情书中,《金瓶梅》最有名。”“同时说部,无以上之”。鲁迅肯定《金瓶梅》在小说史上的地位,对现代“金学”起了开创性作用。其次,一九三一年,《金瓶梅词话》在山西省介休县发现,并在一九三三年,以古佚小说刊行会名义影印一百部,学者们得见《金瓶梅词话》面貌。在此之前,大家不知道有万历年间刊词话本的存在。再次,一九三五年郑振铎在其主编的《世界文库》中,分册出版了词话本三十三回,同年施蛰存校点《金瓶梅词话》删节本出版。郑振铎撰《谈<金瓶梅词话>》称《金瓶梅》是一部伟大的写实小说,“《金瓶梅》的出现,可谓中国小说的发展极峰。”词话本的发现,引起学者们的关注,推动“金学”发展,形成现代时期的研究热潮。这时期,多集中在版本、成书、作者、时代背景等方面研究,对明清时期的“金学”没有更大的突破与超越。 “金学”的当代时期,五十、六十、七十年代的三十年间,在大陆最沉寂。但是,传播、阅读、批评仍未间断。人民文学出版社据古佚小说刊行会印本再次影印词话本,限定范围发行。毛泽东倡导阅读《红楼梦》,对它给予很高的评价,引以为民族的骄傲。同时,也关注“金学”对《金瓶梅》进行研究,他特别注意作者对明代社会经济生活的描写。他说:“《东周列国志》写了很多国内斗争和国外斗争的故事,讲了许多颠覆敌对国家的故事,这是当时上层建筑方面的复杂尖锐的斗争。缺点是没有写当时的经济基础,当时的社会经济的剧烈变化。揭露封建社会经济生活的矛盾,揭露统治者和被压迫者矛盾方面,《金瓶梅》是写得很细致的。”(转引自逢先知《记毛泽东读中国文史书》,见光明日报1986年9月7日)在台北,有魏子云著《金瓶梅的问世与演变》等出版。
    “金学”当代时期的近十五年,古典文学研究者解放了思想,敢于对四百年来一直被列为“禁毁”书目榜首的《金瓶梅》进行重新评价,气氛热烈,研究不断升温。在国家新闻出版工作主管部门支持下,校点出版了《金瓶梅》的主要版本,影印出版了北京大学图书馆藏《金瓶梅》崇祯本,再次影印出版了词话本,适应了学术研究的需求,大大促进了“金学”的发展。综观《金瓶梅》研究史的发展历程,尤其是新时期十几年的“金学”,在《金瓶梅》本文和读者互相作用的流程中,加深了对《金瓶梅》的理解,在理解中接受它审视它,取得了众多的共识。共识的达成既是“金学”研究整体运作的结果,也是进一步深化的基础。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已成为大多数学者共同接受的见解。
    (一)《金瓶梅》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伟大写实小说,开创了中国小说发展史的新阶段,开拓了新的题材,拓展了审美领域,在中国小说史与世界小说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二)《金瓶梅》启示结构的本文蕴含着多种潜在的效果,具有美学、语言、民俗、性文化、宗教、政治、经济、历史等方面价值和意义,堪称为有明一代的百科全书。
    (三)《金瓶梅》为《红楼梦》的创作提供了艺术经验。曹雪芹的创作继承和发展了《金瓶梅》的艺术成就。在这种意义上说,没有《金瓶梅》也就不可能产生《红楼梦》。《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是曹雪芹艺术革新的先驱。
    (四)在《金瓶梅》版本系统上,存有两系三类版本:明万历年间刊《新刻金瓶梅词话》(简称词话本),明崇祯年间刊《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简称崇祯本),清康熙年间刊《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简称张评本)张评本以崇祯本为底本,对正文有文字上的改动,主要是加上大量的评语。对崇祯本、张评本版本上的内部关系给予了梳理。由于《张氏族谱》的发现,对张竹坡的家世生平、评点刊印《金瓶梅》的情况,在小说理论上的贡献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收获。
    关于《金瓶梅》性描写,也是近年讨论热烈的一个问题,虽未达成共识,但在学术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金瓶梅》不是“淫书”而是一部世情书,崇祯本评点者已提出这一观点。清代小说批评家张竹坡写有一篇专论《第一奇书非淫书论》。八十年代,学者们重新评价时,仍不得不从破除“淫书”论开始。怎样看待《金瓶梅》中的性描写,四百年来,众说纷纭。《金瓶梅》性描写出现在理学走向分化的明代后期,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表现人之自然本性对“天理”禁锢的冲击,从整体上看,把性描写与社会暴露、道德反省、人性弱点的悲悯,人物性格刻画结合,把被否定被掩盖了的加以正视。从文学性描写发展史上看,有很大的突破,可以作为性文化史研究的参照,具有一定的认识意义。
    从母系社会瓦解,妇女遭到历史性惨败之后,女性的奴隶时代恰好与男性中心文明同时存在。《金瓶梅》的两性关系不是互爱与平等的,更不是和谐与美好的。性爱生活的更新、美化是未来社会的一项伟大工程。以写实见长的《金瓶梅》,不可能写出这种理想化的性爱。从现代的观点审视,从文学审美的视角来看,《金瓶梅》中的性描写多纯感官的再现,实多虚少、缺少情爱的升华,并浓重地反映了封建文人落后的性情趣、性观念与性恐怖,这些都是应该加以批判的。
    在性爱生活上,坚持美的追求,达到美的境界,是人类自身解放、个性自觉、精神文明建设的长远课题。《金瓶梅》作者意在暴露人的阴暗面,表现对人性本体的忧虑,表现对时代苦难的体验和对社会的绝望情绪,否定现实,散布悲观主义。但是,他不知道人类怎样美好,看不见未来,以科学的态度,健康的心理,高尚的目的来了解、研究性文化,从而建立有中国特色的,以科学的性观念与高尚的性道德相统一的性科学,是新时期精神文明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金瓶梅》作者是想不到写不出的,现实也没有提供这种生活依据。有位哲人说,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有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对《金瓶梅》作者也应如是观。
    《金瓶梅》作为一部伟大的作品,形象有限,意蕴无穷。对它的阅读接受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金瓶梅》研究,在作者、成书、时代的背景、本文原意等问题上存在着分歧、争论,有些争议仍将继续下去,《金瓶梅》启示结构本文蕴含的潜在效果,是永远说不尽的。

    文摘

    第一回 西门庆热结十兄弟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此书单重财色,故卷首一诗,上解悲财,下解悲色。
    一部炎凉书,乃开首一诗并无热气。信乎作者注意在下半部,而看官益当知看下半部也。
    “二八佳人”一绝,色也。借色说入,则色的利害比财更甚。下文“一朝马死”二句,财也;“三杯茶作合”二句,酒也;“三寸气在”二句,气也。然而酒、气俱串入财、色内讲,故诗亦串入。小小一诗句,亦章法井井如此,其文章为何如?
    开讲处几句话头,乃一百回的主意。一部书总不出此几句,然却是一起四大股,四小结股。临了一结,齐齐整整。一篇文字断落皆详批本文下。
    上文一律、一绝、三成语,末复煞四句成语,见得痴人不悟,作孽于酒色财气中,而天自处高听卑,报应不爽也。是作者盖深明天道以立言欤?《金刚经》四句,又一部结果的主意也。
    尝看西门死后,其败落气象,恰如的的确确的事。亦是天道不深不浅,恰恰好好该这样报应的。每疑作者非神非鬼,何以操笔如此?近知作者骗了我也。盖他本是向人情中讨出来的天理,故真是天理。然则不在人情中讨出来的天理,又何以为之天理哉!自家作文,固当平心静气,向人情中讨结煞,则自然成就我的妙文也。
    一部一百回,乃于第一回中,如一缕头发,千丝万丝,要在头上一根绳儿扎住;又如一喷壶水,要在一提起来,即一线一线同时喷出来。今看作者,惟西门庆一人是直说,他如出伯爵等九人是带出,月娘三房是直叙,别的如桂姐、玳安、玉箫、子虚、瓶儿、吴道官、天福、应宝、吴银儿、武松、武植、金莲、迎儿、敬济、来兴、来保、王婆诸色人等,一齐皆出,如喷壶倾水。然却是说话做事,一路有意无意,东拉西扯,便皆叙出,并非另起锅灶,重新下米,真正龙门能事。若夫叙一人,而数人于不言中跃跃欲动,则又神工鬼斧,非人力之所能为者矣。何以见之?如教大丫头玉箫拿蒸酥是也。夫丫头,则丫头已耳,何以必言大丫头哉?春梅固原在月娘房中做小丫头也,一言而春梅跃然矣。真正化工文字。
    此回内本写金莲,却先写瓶儿。妙绝。
    写春梅,用影写法;写瓶儿,用遥写法;写金莲,用实写法。然一部《金瓶》,春梅至“不垂别泪”时,总用影写,金莲总用实写也。
    写春梅,何不于首卷内直出其名哉?不知此作者特为春梅留身分故也。既为丫鬟,不便单单拈出,势必如玉箫借拿东西、或传话时出之,如此则春梅扫地矣。然则俟金莲进门,或云用银自外边买来亦可。不知一部大书,全是这三个人,乃第一回时,如何不点出也?看他于此等难处,偏能不费丝毫气力,一笔勾出,且于不用一笔处勾出。不知其文心是天仙,是鬼怪。看者不知,只说是拿东西赏天福,岂不大差!
    未出月娘,乃先插大姐,带出敬济,是何等笔力!
    出敬济,止云“陈洪子”可耳,乃必云“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者,见蔡太师、翟云峰门路,皆从此一线出来。然则又于无笔墨处,将翟云峰、蔡太师等一齐点出矣。后文来保赂相府时,必云“见杨府干办从府内出来”,进见蔡攸必云“同杨干办一齐来”,则此句出蔡京、翟云峰等益信矣。文章能事,至《金瓶梅》,真山阴道上,应接不暇,七通八达,八面玲珑,批之不尽也。
    《金瓶》内,每以一笔作千万笔用。如此回玉皇庙,谓是结弟兄;谓是对永福寺,作双峙起结;谓是出武松,谓是出金莲;谓是笼罩“官哥寄名”,“瓶儿荐亡”等事也。总之一笔千万用,如神龙天际,变化不测的文字。
    一回“冷”、“热”相对两截文字,然却用一笋即串拢,痕迹俱无。所谓笋者,乃在玉皇庙玄坛座下一个虎,岂不奇绝!
    一回两股大文字,“热结”“冷遇”也。然“热结”中七段文字,“冷遇”中两段文字,两两相对,却在参差合笋处作对锁章法。如正讲西门庆处,忽插入伯爵等人,至“满县都惧怕他”下,忽接他排行第一,直与“复姓西门,单名一个庆字”合笋,无一线缝处。正讲武松遇哥哥,忽插入武大别了兄弟如何如何许多话来,下忽云“不想今日撞着自己嫡亲兄弟”,直与“自从兄弟分别之后”合笋,无一线缝处。此上下两篇文字对峙处也。
    无心撞着,却是嫡亲兄弟;有心结识,反不好叙齿。掩映处最难过,最难堪。
    “热结”处,何以有七段文字?自“大宋徽宗”至“无不通晓”是一段;自“结识的”至“都惧怕他”是两段;自“排行第一”至“又去调弄妇人”是三段;自“西门庆在家闲坐”至“只等应二来与他说”是四段;自“正说着”至“伯爵举手和希大一路去了”是五段;自“十月初一”至“过了初二”是六段;自“次日初三”至“和子虚一同来家”是七段。此是“热结”的文字已毕,下文则“冷遇”的文字了。切勿认应伯爵来邀看虎,犹是西门庆边的文字。
    “冷遇”两段,则一段是武大的文字,一段是金莲的文字。伯爵两人,看去固是引子,既武松打虎见官诸事,亦是信药也。
    看他写“热结”处,却用渐渐逼出。如与月娘闲话,是一顿;伯爵、希大来相约而去,是一顿;初一日收分资,是一顿;初二日知会道士,是一顿;初三日吃早饭,又是一顿;至庙中调笑,又是一顿。才说吴道士请烧纸,而伯爵谦让,又作数层刷洗方入本题。若“冷遇”,却是一撞撞着,乃是嫡亲兄弟。便见得一假一真,有安排不待安排处。
    描写伯爵处,纯是白描,追魂摄影之笔。如向希大说“何如?我说……”,又如“伸着舌头道:爷……”。俨然纸上活跳出来,如闻其声,如见其形。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