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华人文库(第2辑)?梦境烟尘:张宗子自选集[平装]
  • 共2个商家     15.56元~24.00
  • 作者:张宗子(作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8158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华人文库(第2辑)?梦境烟尘:张宗子自选集》是张宗子的散文作品自选集。《世界华人文库(第2辑)?梦境烟尘:张宗子自选集》共分五卷,其中包括:《长城和广场》、《地铁、风雪和城市》、《女歌手和作家》、《纽约郊区的葬礼》、《暖洋洋的德彪西》、《浪迹天涯》、《我现在怀念的》、《世界和个人》、《怀梦草》、《十寓言》等优秀的经典散文作品。

    媒体推荐

    写作不仅是谈人说物和破愁解闷,更重要的,写作是人对他所存身的世界的回应。包括赞美和感激,也包括鄙夷和反抗。套用笛卡尔的话,写作乃是写作者存在的方式,甚至就是存在本身。好文章给人带来情绪和智慧的双重愉悦,在一个世事混乱的时代,尤其如此。作为读者,我们这样要求别人;作为作者,也如此自勉。——张宗子

    作者简介

    张宗子,河南光山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五年,1988年秋自费赴美留学,研读英美文学。在报社从事翻译、编辑和撰稿工作多年,现任职于纽约市皇后区公立图书馆。业余写作,以散文随笔为主,偶有诗歌和翻译作品发表。出版有散文集《垂钓于时间之河》(2004年),译作《殡葬人手记》(2006年),散文集《空杯》(2007年),读书随笔集《书时光》(2007年),散文诗和小品集《开花般的瞻望》(2007年),修订版《垂钓于时间之河》(2011年),读书随笔集《不存在的贝克特》(2012年)等。

    目录

    卷一
    长城和广场
    算命
    旧茶
    偶然一梦
    时间与花
    北京的馄饨
    地铁、风雪和城市
    “一斤染”的悲哀
    垂钓于时间之河
    菊花之墙
    最后的十一月
    将进酒
    风景中的树
    一杯茶
    卷二
    女歌手和作家
    秋山图
    高更的自画像
    爱情女神
    告别天空
    苏轼的黄州寒食
    两个人的死亡
    镜中骷髅和巫婆的眼睛
    午夜的星尘梦影
    《柳南随笔》中的钱谦益
    墓园和诗人
    楚狂接舆
    月光下的天堂之门
    《空杯》序
    卷三
    纽约郊区的葬礼
    错误
    梦雨
    吃石榴
    从前的东西
    画家老汪
    蚊子
    庭院

    关于纽约的几个片断
    一辣解千愁
    满目山河
    卷四
    暖洋洋的德彪西
    小糊涂仙
    夏夜
    浪迹天涯
    车站
    获救的鱼

    花与书
    沉闷
    春天的联合国
    看镜有感
    愉悦的香艳
    生命的过程
    此心安处
    我现在怀念的
    世界和个人
    怀梦草
    纳凉
    轮回
    窗外
    卷五
    十寓言

    序言

    我的散文和随笔,已经汇集出版的,有四种,就是《垂钓于时间之河》、《书时光》、《空杯》和《开花般的瞻望》。其中《垂钓》一书,收录自一九九一至二000这十年间的作品,后面三本,按读书随笔、散文和小品分类编成,写作时间大体一致,是在二000至二00七年间。一九九一年前的文字,数量很多,内容杂乱,尚无余兴去整理。以后若起思旧之情,也许可以拿来消磨时光。一九九一年至二00七年间,未编入书中的杂稿也很多,需要修改润色。也有未完成的,如读全唐诗札记之类。还有一些,记在卡片上,尚未变成打字稿。安徽大学出版社今年一月出《垂钓》修订版时,我趁机在积存的旧稿中找出一些,换下原版中若干不太满意的文章。二D0七年后所作,则另有编集,不久或将面世。
    作品分类似为编辑所必需,而我则一向头疼。过去习惯的散文随笔二分法,主要是为了出版方便。我写作随意,有话即说,不太顾及叙说的体裁。思维方式又是闲散惯了的,腾挪转折无迹可寻。散文中免不了谈书,而谈书的文字常有相当篇幅的闲笔,甚或在论说时转入往事的追怀。老版《垂钓》中曾有一篇《我们时代的生活》。副题是《拟侦探小说的杂感》,以改写的侦探故事,作感世讽世的杂文,可见我这方面的放纵。《旧茶》是我写过的最长的一篇散文,收入《空杯》时因为排版的关系,被当作一组文章。因此有人质疑,某些篇章丛残小语,难以成立。其实它的带标题的十五小节都是一篇散文的一部分,不能独立成篇。其中有意加入了书信、诗和诗注、翻译的微型小说以及梦和寓言,是想突破传统的限制。初稿篇幅三万字,后来删去多节。删去的部分,有的扩充为另外的文章,有的则辗转丢失了。这次收入,文字上作了少许修改。
    作者看自己的文章,偏颇难免。用力甚多的,可能显得笨拙;寄托遥深的,未必能打动他人;信笔一挥的,或能天然风趣;摆好姿势预备大显身手的,结果自暴己短。而且我个人的经验是,一个题目,哪怕已胸有成竹,下笔时的情绪和精力状态,会影响即时的思路。那些看起来神采飞扬的片段,全拜一时灵感之赐。文章之好坏,何能由Jk?甚至连写多长,写成什么样子,事前也未必预料得到。比如《错误》一文,原是打算给某家杂志做专栏短文的,该是八九百字的规模。但一写,就写成好几千字。又有几次,找到很好的题目,内容积累多年,当有可观,然而勉力写出,却不堪卒读,至今仍塞在不知哪个纸箱的角落。理想的写作是愉快的写作,没有杂念的写作。那时全部世界在你眼前,江山满目,云烟满纸,需要什么,拈来就是。然而人生多艰,世事难定,时间的自由,处境的舒适,身心的完全放松,至为难得。
    选在这里的文字,分为五辑。第一部分是比较抒情的散文,第二部分和读书有关,但《书时光》中较长的读书笔记,没有选录,改取几篇比较感性的,包括我翻译的《殡葬人手记》的序言。第三部分偏重纪事和回忆,也有幻想的申述。《开花般的瞻望》中的两百篇短文,绝大多数作于2006年,因篇幅特别短小,不像前三个部分,是各本书打散,按照写作年代罗列,而是选出若干篇,单独编为第四卷。最后收入的《十寓言》,曾发表于《天涯》杂志2006年第2期,大约是此前一年或两年写的,未收入已出或将出的集子。我一直希望写一本《寓言和传奇》,可惜几年过去,还只寥寥数篇。
    一个人写作数十年,如能留下一册十几万文字,是莫大的幸运。选集需要他人的“圣裁”,自选大约是靠不住的,除了从中窥知一点作者本人的好恶。好在自己的路还很长,将来从十种或二十种集子中再挑出同样数量的文字,质量肯定会更如人意。《诗品》引谢混之言论潘岳和陆机:“潘诗烂若舒锦,无处不佳;陆文如披沙拣金,往往见宝。”事实上,无处不佳的作者是不会有的,杜诗总体质量极高,那是因为删汰之严,比如早期作品,留存者百中无一。做到陆机那样,克以涓埃报读者盛情,也就等于韩愈梦吞丹篆了。

    文摘

    版权页:



    老汪在“又一春”属于元老级人物,已做了三年多。在一个餐馆送三年外卖,那是很难得的,因为一般人都是把餐馆作为刚踏足美国时的过渡性谋生手段,好歹干个一年半载,拿了学位,办了身份,自然另谋高就,哪有像老汪这样准备生根开花的呢?
    既是元老,人又忠厚,加上艺术家的来头,老板娘便很信任老汪,信任的标志,便是把一些不相干的活也派给他,口头上说起来,却是让别人做不放心。比如为老板买烟,为老板娘买报,为老板的儿子买晚餐要喝的啤酒。修自行车过去是送到车铺,一次要花个十元二十元的。老汪不用学,买来现成的胶水胶皮自己补胎,也能处理其他常见的小毛病。老板发现,不敢怠慢,立即委以重任,以后别人的车坏了,也叫老汪给“弄一弄”。
    曼哈顿是个小岛,长长的像个红薯,两边都是河。寒风没心没肺地呼啸着从北方刮过来,狼一样呜呜地叫,能把一辆汽车吹得翻跟头。“又一春”位于百老汇和九十七街,已到了大名鼎鼎的哈林区的边缘。百老汇往西是西端大道,再过去是紧贴着赫德逊河、与新泽西州遥遥相望的滨河大道。走在滨河大道上,常常把人冻得以为到了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