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决战江湖[平装]
  • 共1个商家     27.00元~27.00
  • 作者:黄晓阳(作者)
  • 出版社:汕头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58069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决战江湖》编辑推荐:承接《二号首长》口碑传颂,2012新作震撼登场,赌博也是一门技术活!王跃文、肖仁福、许开祯、唐达天、洪放、阎真等名家好友齐贺出版!
    《决战江湖》主要讲述了冯万樽坎坷的一生。他自幼失去双亲,面对不公的命运,他凭借自己的技术和天分,开始了一段关于赌场博弈的传奇历程。小说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技术派赌马的真实细节,让读者从另一个角度了解这一领域的刺激与残酷。《二号首长》作者黄晓阳华丽转身,由官场转战赌场,演绎赌场江湖。一贯细腻的笔触,一贯动人的故事情节,一贯高超的智慧与谋略,一贯柔肠百转的爱恨情仇。

    媒体推荐

    ★ 晓阳在最新作品《决战江湖》中,笔腕纵横抒写社会传奇小说,浓墨淡彩演绎赌场江湖,在赌场内外个人命运与内心焦虑的种种诉说声中,作者叩问的不仅是生存规则,更多直抒的是赌性与人性的一种融合。作为当下炙手可热的作家,更能感受到他对文字力量的尊重和对文学尊严的维护。我们当共勉之。

    —— 许开祯

    ★ 晓阳先生讲述故事的能力和技巧,让人赞叹。一本书获得市场的认可,便是获得读者的认可。《决战江湖》不仅在于他的量级,还在于他的智慧。故事中的人物有智慧、有谋略,每位读者都可从中获得他的社会认知,这就是一本小说的成功之处。

    ——唐达天

    作者简介

    黄晓阳,湖北大冶人。著有《高手过招》、《二号首长》(1-2)等作品。其中《二号首长》是继中国官场小说开山之作《国画》之后最为畅销的官场小说。
    。著有《王菲画传》、《魏文彬和他的电视湘军》、《印象中国——张艺谋传》等作品,常感弱者之无助屈辱,从此洗脚上岸,静心入世,惊悟结构体系之要害:当官是一门技术活,对智商情商的要求以及智慧谋略的运用,超过世上任何一门学问。惜技益精而时不再,于是写成官场小说,与同道者锵锵而行。

    目录

    第一章 赌马神童
    第二章 歧路亡羊
    第三章 天外来客
    第四章 黑道风云
    第五章 马神出世
    第六章 美好时光
    第七章 高峰体验
    第八章 多事之秋
    第九章 传奇终结者

    文摘

    版权页:



    冯万樽跪下来,将鲜花摆在墓碑前。
    墓碑是崭新的,上面刻着奇怪的墓志铭:赌博就是人生。
    冯万樽没有泪,嘴唇咬得紧紧的,挺拔的身子跪在那里,就像一座山堆在另一座山前。紧挨着冯万樽跪着的萧厚昆却哭成了泪人。
    冯万樽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站起来,看了一眼萧厚昆,心想:是你死了老子还是我死了老子?他没有安慰萧厚昆,向旁边走了几步,那里有另一块墓碑,墓志铭上写着:这里长眠着一位赌徒之妻。这个墓志铭是母亲坚持要写上去的。那年,冯万樽才只有十五岁,在当时的他看来,这句话是母亲留在世上最后的忠告,也是一句咒语。可是,五天前,父亲在一场豪赌中死去,冯万樽从他的遗物中发现了另一句墓志铭,使得母亲的那句话不仅没成为咒语,反倒成了一种炫耀。
    仪式结束,所有参加仪式的人,就像退走的潮水一般,瞬间走开了。这些人一部分是父亲的亲戚,还有一部分是父亲的崇拜者,当然,更有一些人,很可能是父亲的手下败将或者仇人。几乎所有参加仪式的人都知道,一代澳门赌圣冯良开走的时候,背着一身沉重的债务,这笔债到底有多少,没有人说得清楚,包括冯万樽,也是一头雾水。
    赌博就是人生。父亲说得没错,世态炎凉,总是在关键时刻,人情薄得像一张纸。
    冯万樽向汽车走去,萧厚昆抢先一步走近汽车,拉开右边的车门,站在那里等着冯万樽。他刚才哭得肝肠寸断,现在还能开车吗?冯万樽很想问他,又懒得张口,只是将钥匙掏出来,扔给了他。
    萧厚昆坐进驾驶室,启动汽车,他竟然不问冯万樽想去哪里,自顾自地开到了一间酒吧前,冯万樽精神恍惚,甚至连街道和酒吧名称都没有注意,只知道是进了一间酒吧。他觉得奇怪,萧厚昆竟然知道他此时需要喝一杯酒,真是神了。
    萧厚昆给冯万樽要了一杯威士忌,自己要了一瓶啤酒。冯万樽端起那杯酒,一口干了,萧厚昆目瞪口呆,伸出手,似要制止他,却又在最后一刻收回了手,并且举起来,向酒保要了第二杯。冯万樽端起来,正要喝的时候,一个穿黑西装打领带的男子走过来,面无表情地对他说:“你,跟我走。”
    冯万樽此时抬眼看了看这人,第一感觉是,哇,好高,和自己相比,大概不会矮,却比自己壮实很多。冯万樽想问的话,萧厚昆帮他问了:“你是谁?”
    黑西装一脸恶相,对萧厚昆说:“闭上你的嘴,没你的事。”萧厚昆从这个人的神态上感觉到了不友好,对冯万樽说:“你不能去。”
    冯万樽此时已经站起来,准备随那个人走。萧厚昆一下子夹在他们两人中间,也要跟过去。黑西装转过身来,一把抓住萧厚昆的脖子,两只手的手指甲用力捏着,萧厚昆痛得要命,却又叫不出来。黑西装说:“小子,如果不想他有麻烦就听话点。”
    冯万樽将萧厚昆从黑西装手里拉出来,对他说:“你等在这里,我一会儿就回来。”
    萧厚昆干呕了几下,然后凑在冯万樽耳边,小声地问:“要不要报警?”
    黑西装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指着萧厚昆的鼻子说:“你不想住进墓地的话,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什么都别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