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赌石高手(中国首部极具诱惑与刺激的赌石商战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23.10元~23.10
  • 作者:首云树(作者)
  • 出版社:中国戏剧出版社;第1版(2013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40390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赌石高手(中国首部极具诱惑与刺激的赌石商战小说)》是一本中国首部极具诱惑与刺激的赌石商战小说。赌石如商场,一刀穷一刀富,富贵由命;赌石如战场,一刀死一刀生,生死在天;赌石如赌场,一刀输一刀赢,高手过招;局中局,套中套,计中计,谋中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作者简介

    首云树,四川人,自幼喜欢读书,沉迷于文学不可自拔,走上写作道路后一发不可收拾,虽屡屡受挫,依旧乐此不疲。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目录

    第一章祖传宝贝引发萧墙之祸,战国玉佩惊现血色沁斑
    第二章赌石如赌命,一刀瞬间暴富,一刀倾家荡产
    第三章不要迷恋赌石,赌石就是上天给你开的玩笑
    第四章疯子买,疯子卖,让千万富翁疯狂的赌石盛宴
    第五章唐翰惨中美人计,华氏珠宝见利忘义独吞亿元翡翠
    第六章买家反比卖家精,玉石行泰斗五十万捡漏得翡翠
    第七章玉石造假一本万利,唐翰立志成为珠宝鉴定的“黄金眼”
    第八章神秘的玉器街鬼市,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第九章终年捉鹰险被鹰啄眼,翡翠市场惊现百万假原石
    第十章赌石赌裂十裂九必垮,裂纹成为翡翠最大的杀手
    第十一章一刀切出翡翠“国宝”,两万废料瞬间成为两千五百万稀世珍品
    第十二章神鬼莫测的翡翠毛料,表现怪异的三千万巨无霸卖出三个亿
    第十三章富人的天堂,一颗粉钻折射出淮海路上的奢靡世界
    第十四章扬州雕工天下一绝,唐翰千里迢迢费尽心机挖墙脚
    第十五章人吓人吓死人,没遇劫匪却遇无良司机唐翰魂不附体
    第十六章雇人不成改偷师,中国玉都的抛光工艺首屈一指
    第十七章闷声发大财,翡翠公盘上的原石争夺战愈演愈烈
    第十八章财不露白,毛料老板神秘恐怖的地下藏宝室
    第十九章珠宝界的潜规则:行家杀价得尊重,笨蛋送钱招人骂

    文摘

    版权页:



    淡白的龙凤玉佩,造型极富动感,线条棱角处理得清晰利落、精湛细致,连镂空之外的内壁也琢磨得光洁明亮。想到就是这块祖传玉佩,让伯父伯母做出断情绝义之事,唐翰心中顿时苦涩不已。唐翰看着栩栩如生的龙凤玉佩,突然发现玉佩中竟然有一个斑点,像血滴凝就的一般。
    唐翰来到秦月的房间,也就是他父母原来的房间,回来那天实在太累了,这个房间还没来得及细细地收拾,他是想把父母的东西归置一下,把房间空出来,给秦月住。以后秦月就是这个原本只有他一个人的家庭里的一员了。
    在这个房间里,既有他最温馨的回忆,也有他最不愿碰触的伤痛。
    唐翰把父母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抹去灰尘,放在身边。突然,他看到柜底有一个黑漆漆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块浅白色的龙凤玉佩。
    唐翰模模糊糊地记得,以前父母说过,有一块传家玉佩,奈何父母去世得太突然,什么话都没留下,没想到竟然藏在这个盒子里。当初伯父伯母就是为了这块玉佩,先是好言相慰,最后发现唐翰的父母什么都没留下,传家玉佩也不知所踪,立刻就翻了脸。
    唐翰握着玉佩,往事历历在目,如今,他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别人的可怜了。
    究竟是什么玉佩,值得伯父伯母如此断情绝义,唐翰心底一直都很好奇。
    日光灯下,龙凤玉佩栩栩如生,做工极其精致,只是里面似乎有斑点,唐翰擦了擦眼睛,还是有,但又看不清楚。
    是不是刚刚恢复视力,眼睛还有些花?唐翰怀疑,这些天他的视力范围越来越广,也越来越清晰,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难道真是因为救了人,人品值飙升的原因?
    唐翰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既然伯父伯母这么重视这块玉佩,应该是块不错的玉才对啊,就算唐翰对玉石知之甚微,也知道玉应该是晶莹剔透、白璧无瑕的才是好的。
    当下,唐翰凝神定气,将全部精神集中在眼睛上,慢慢的,拿在手中的龙凤玉佩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玉佩的表面渐渐淡去,唐翰能清晰地看到斑点,确确实实存在,虽然很淡很细微,像是血滴凝就的一样。
    唐翰觉得奇怪,照理说不该如此啊,难道这是块品质很差的玉。
    他正想再看个究竟时,忽然觉得脑海里像打闪电一般,头昏目眩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疼痛如此强烈,唐翰不由得轻声叫了出来。
    这种感觉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半个月之前……
    那天,唐翰打完最后一份工,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几盏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辛苦了一天的人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呜呜呜……”女孩凄惨的哭声蓦然传人唐翰耳中。
    唐翰原本昏昏沉沉的头脑被这声惨叫惊醒,抬头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四十来岁穿着灰色背心,一身肌肉的健壮汉子,还有一个蜷在石墙边,手里捧着几束玫瑰花的小女孩。
    “我明天会努力卖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