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秋林箭[平装]
  • 共2个商家     14.90元~17.00
  • 作者:斩鞍(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07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849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天神与天神之战!
    斩鞍 PK 江南!
    《秋林箭》PK《缥缈录》
    斩鞍归来,江南再起!
    万众拭目以待,谁是九州王者,谁能君临天下!尽在《九州:秋林箭》(第3版)

    媒体推荐

    书评
    如果人生像一支射向终点的箭,那么一位神箭手,就是一个意志坚定眼光准确、从不轻易放弃的人。《秋林箭》是一个神箭手的故事,是一个人生目标的故事,是一个任风狂雨骤也绝不动摇的信念的故事。                            ——今何在

    顺着这条缓缓起伏山路前进,起初只是一幕秋意萧索的风景,但却渐渐断了退路,你发觉自己挂在万仞悬崖,上下不能。
    只有斩鞍的文字能带着你在深渊边缘从容前进——直到路途的终点,江心急流中,那道紧绷欲断、触目惊心的纤索在等着你。                      ——潘海天

    作者简介

    斩鞍,生于七十年代初,经历比较复杂,从事过旅游业和金融业,目前做IT。前半辈子一直在杭州,最好的日子是杭外读书的那六年。后半辈子看来要在美国,子女相伴也就心满意足了。

    目录

    CHAPTER 1 博上灯 CHAPTER 2 水晶劫 CHAPTER 3 落花溪 CHAPTER 4 崔罗石 CHAPTER 5 秋林箭 CHAPTER 6 附录

    文摘

    四个人抬着箩筐往营房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沉闷的风声忽然凌厉了起来,吹得人心里发慌。
      戴礼庭看看海上黑压压的浪头一层接着一层急急地往沙滩上撞,皱了皱眉说:“变天了,夜里怕是要下雨。”
      谷生荣也回头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浪头怎么看着吓人!”
      “你看什么都是吓人的。”海虎说,“下雨便下雨,反正舢板都拖上来了。咱们关起门来喝酒吃蟹,风雨大了才更快活啦!”
      说是营房,其实只是博下的三间茅草房,也不知道是哪一年修的,屋顶厚厚地长了一层蒿草,看起来很破败的样子。好在房子贴着崖壁,墙壁也还坚实,挡风遮雨还是绰绰有余的。离营房还有三十来步远,海虎就得意洋洋地喊了起来:“老多头、烂疙瘩,看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啦?”
      像是被他的喊声震动了,天空中的水滴落了下来,“嗒”的一声打在他的脸上。“哟!”他抬头看看,又是几滴水珠落了下来,越来越密,“这就开始下啦!”
      雨声急骤,几个人才冲进屋子,身后的雨水已经密得好像珠帘一般。
      “好大的雨!”戴礼庭感叹了一声,伸着脖子往博上望。其实他也知道高高的崖壁遮断了视线,从这里是看不见灯塔的。
      “副尉不用担心,”依旧裹着一身黑袍的兰子咏从昏暗的屋角走过来,一条一条地给城守们递干手巾,“多军校看见天气不好,一早就上去了。”
      “哈!”海虎笑了一声,“我就说庭哥就是瞎担心。一个宗继武加上一个多洛溪,除非是今天夜里下刀子,要不然怎么可能出事儿。”
      戴礼庭接过兰子咏递来的手巾擦了把脸:“那倒是,他们两个倒是比你十个八个加起来……”他顿了顿,改口,“比咱们十个八个加起来都让人放心。”
      屋里“轰”地炸起一片笑声,人人都明白戴礼庭这是意有所指了。
      燕子博的七名城守里面,多洛溪年纪最大,宗继武则是资历较浅的一个。
      按照多洛溪自己的说法,他在燕子博已经呆了十八年。本来驻守灯塔的城守应该两年一换,可他阴差阳错几次没换下去,日子久了索性就把燕子博当了家,不舍得离去。当然,这是他自己的说法。要按海虎的理解,多洛溪的脑袋怕是有问题。
      派兵守燕子博,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怪异的事情。宛州重水运,海岸线上灯塔林立。地中三海这些年盗匪猖獗,许多灯塔都有各地野兵私军守卫。偏偏是坏水河口这一带,本来水运不彰,海情复杂,地方又贫瘠,海盗也不肯来。自从青石城守驻扎到这里来就没有听说过对抗盗匪的故事,便是海盗的黑帆也不曾看见过一片。城守们的第一要务,从来都是解决口腹之欲,然后就是赌博瞎扯打发无聊的时光。
      可是多洛溪不同,既不去浇菜,也不去赌钱,每日里就是坐在门口削箭头做机关。
      “上燕子博有两条路,转折遮掩二十七处。如果有人来攻打的话,我们七个人是没法守住的。”这是让多洛溪苦恼的理论。如果是戴礼庭的话,这个问题不称之为问题,“哪里有人来打这鸟地方啊!”不过多洛溪却致力于解决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办法也很简单:机关陷阱。
      在燕子博呆了十八年,他花了足足十六年的时间来布设机关陷阱,布下的陷阱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好在多洛溪只是用些竹木兽筋,那些机关过不了两个月就自行腐坏了。要不然眼下城守们根本就上不了燕子博——哪一处可以走人的地方没有多洛溪设过的陷阱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使多洛溪有了展现他价值的机会。满燕子博的机关,他一处处修补更换,这边还没修复那边就又坏了。要是没有人强迫他离开的话,多洛溪大概会永远这样干下去吧。
      多洛溪在燕子博十八年,做到了军校。青石军的编制,十人一什,军校为领;十什一卒,校尉为领。燕子博的长官是城守副尉,按理麾下应该有五十兵,可实际上算上戴礼庭自己也只有七个人,哪里还需要军校了?只是享军校的饷钱而已。也只有兰子咏才会恭恭敬敬管多洛溪叫军校,别人谁把多洛溪当回事情?
     对于城守们来说,多洛溪首先是他们生活的乐趣。闲得无聊的时候总是可以拿坐在门口削箭头的多洛溪开玩笑:“老多头,做什么呢?”
      多洛溪一定老老实实地回答:“做机关呢!”
      城守们于是再问:“为什么做机关呢?”
      多洛溪就回答:“上燕子博有两条路,转折遮掩二十七处。如果有人来攻打的话,我们七个人是没法守住的。做了机关陷阱,人就上不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城守们一定哄然大笑,鹦鹉学舌地说:“可不,人就上不来了。”
      多洛溪也不生气,点头说:“是啊,人就上不来了。”一边继续削他的箭头。
      不过多洛溪的陷阱并非毫无用处,那些竹箭陷坑虽然对付不了着甲的兵士,却往往可以抓获些无辜的走兽,燕子博的城守们也就因此可以多开几趟荤。大概是因为这个,从来也没有人催着多洛溪去浇菜喂鸡。
      戴礼庭刚到燕子博的时候颇为多洛溪不平。可多洛溪是真不生气,虽然他也明白同伴们是在取笑他。渐渐地,戴礼庭也会问:“老多头,做什么呢?”跟着大家一起笑。再后来,戴礼庭就会坐在一边看着多洛溪发呆。有时候他很羡慕多洛溪,永远有那么件事情在手里做是多么的好!
      如果说多洛溪只是让大家觉得有趣,宗继武就让人头皮发麻。
      所有人都认为,宗继武不应该到燕子博来。
      和城守们比起来,宗继武算得上出身豪门。宗家的停晶栈是青石最大的客栈,宗继武的父亲在青石城里虽然不能说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也算得上个不大不小的富豪。宛州地方重利,家境殷实的男子大多去做生意了,愿意做野兵进私军的大多是贫寒人家的子弟。撇开宗继武的富家子背景不说,他也该是个更有出息的武人。宗继武从小好动,膂力过人,最喜欢打架生事,家里头痛,索性送他去了云中——宛州十城,大概也只有这一处会有武学堂,那是开国名将叶氏久居云中的缘故。前两年从云中回来,宗继武果然弓马娴熟,更别说还学过些叶氏的兵法,在城里颇有点小名气。若他真去做野兵四处闯荡,显然就应该进入声名赫赫的扶风营;要是留在青石,起码也是青曹军的校尉。如果是那样的话,城守们大概会传颂他的名字,就像他们传颂所有的军中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