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唐浩明评点曾国藩家书(最新修订本)(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45.50元~50.70
  • 作者:唐浩明(作者)
  •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0567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唐浩明评点曾国藩家书(最新修订本)(套装上下册)》九年连升十级,中国最有名封建大员做官、治家、修身真法,中国第一家书,毛泽东、梁启超、蔡锷终生不离的书。

    作者简介

    唐浩明,湖南省作协主席,被评为中国书业界十大新闻人物、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湖南省首届优秀出版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其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二十世纪华文小说百强之一,2003年获得首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长篇历史小说《杨度》曾获中国国家图书奖、中国图书奖及中国优秀长篇小说奖;长篇历史小说《张之洞》荣获第二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销量达百万册。
    他被誉为国内外研究曾国藩的第一人,也被赞为曾国藩的异代知己。

    目录

    上册
    翰苑生涯
    禀父母道光二十年二月初九日
    评点:破天荒翰林
    禀祖父道光二十一年四月十七日
    评点:一个不同凡庸的乡村农民
    致诸弟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八日
    评点:为学譬如熬肉
    致诸弟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
    评点:读书之要在格物致知
    致诸弟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评点:何绍基之字与汤鹏之文
    致诸弟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评点:戒烟写日记主静
    致诸弟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七日
    评点:同意诸弟外出求学
    禀父母道光二十三年二月十九日
    评点:和睦兄弟为第一
    禀祖父母道光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三日
    评点:升翰林院侍讲
    致温弟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评点:感春诗慷慨悲歌
    致诸弟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评点:绝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
    禀父母道光二十四年正月二十五日
    评点:清代官员的薪俸
    致诸弟道光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
    评点:罗泽南
    致温弟沅弟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
    评点:盈虚消息之理
    致诸弟道光二十四年五月十二日
    评点:作如火如荼之文
    禀父母道光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三日
    评点:妹夫来京不能安置
    致诸弟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评点:治学以有恒为主
    致诸弟道光二十五年二月初一日
    评点:送妹夫王五诗
    致诸弟道光二十五年三月初五日
    评点:诗之门径
    禀叔父道光二十五年九月十七日
    评点:江忠源乃义侠之士
    禀父母道光二十六年正月初三日
    评点:以杜门谢客为好
    禀父母道光二十六年十月十五日
    评点:祖母的福分欠缺点
    致诸弟道光二十七年二月十二日
    评点:回家有三难
    下册
    规复安庆
    致沅弟咸丰十年九月二十三日
    评点:庸人以惰致败才人以傲致败
    致沅弟季弟咸丰十年九月二十四日
    评点:戒傲戒惰,,
    致澄弟咸丰十年十月初四日
    评点:切莫玉成买田起屋事
    致沅弟季弟咸丰十年十月初四夜
    评点:深以子侄辈骄傲之气为虑
    谕纪泽纪鸿咸丰十年十月十六日
    评点:戒轻易
    致澄弟咸丰十年十一月十四日
    评点:坦然怡然对待生死
    致沅弟季弟咸丰十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评点:资夷力师夷智
    致澄弟咸丰十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评点:不信医药僧巫地仙
    谕纪泽咸丰十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评点:药能活人亦能害人
    ……

    序言

    前言
    一个大人物的心灵世界
    十几年前,随着《曾国藩全集》和以曾国藩为主人公的文学作品的出版,一个一度曾经改变历史走向的人物,仿佛一件稀有文物被发掘出土似的,立时引起国人的广泛兴趣:官场士林、商界军营乃至市井百姓,一时间都以谈论曾氏为博雅为时髦。此风亦波及海外华人世界,华文媒体也争相介绍这位早已被遗忘的曾文正公。
    中国近代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岂止千百,为何此人能得到众多领域和层次的关注:
    似乎只要是中国人,谁都可以从他身上说点什么!看来,这就不仅仅是出于个人经历的传奇性,而是此人身上有着民族和文化的负载。
    当今的时代,是一个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西方文化仗着经济实力的强大,正在向全世界各个角落风卷残云般扑来,大有排斥、压倒一切文化的势头。曾经创造过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中国文化,在如此形势下如何立足,它究竟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中华民族还需要它的哺育吗?它还有发展的可能吗?这些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如今似乎已成了有识之士的困惑。
    曾氏被公认为中国近代最后一个集传统文化于一身的典型人物,人们对他的关注和兴趣,正好给我们以启示:处在变革时期而浮躁不安的中国人,依然渴求来自本族文化的滋润,尤其企盼从这种文化所培育出的成功人士身上获取某些启迪。这启迪,因同源同种同血脉的缘故,而显得更亲切,更实用,也更有效。
    此事给我们这批从事中国文化工作的人以振奋,它使我们增加了信心,看到了未来的前途。然而,中国文化既博大精深,又浩繁芜杂,在眼下信息爆炸竞争激烈的时代,机遇良多,一刻千金,人们再也没有往日田园般宁静的心境和经年累月足不出户闭门读书的悠闲。如何让忙于事功者领略中国文化的智慧呢?笔者认为,对于有志于此的人来说,不妨试用一法:在一段时间内将注意力集中到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身上,将他看透研深,再由此一人而去领悟全体。佛家说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古人说一经通而百经通,说的都是这个意思。
    曾国藩便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人之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有值得借鉴之处。比如说,作为一个个体生命,他以病弱之躯在短短的六十年里,做了如许多的事情,留下如许多的思考,他的超常精力从何而来?作为一个头领,他白手起家创建一支体制外的团队,在千难万险中将这支团队带到成功的彼岸,此中的本事究竟有哪些?作为一个父兄,一生给子弟写信数以千计,即便在军情险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之际,仍对子弟不忘殷殷关注、谆谆教诲。他的这种非同寻常的爱心源于何处?作为一个国家的高级官员,在举世昏昏不明津渡的时候,他能提出向西方学习徐图自强的构想,并在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加以实施。他的这种识见从何产生?所有这些,都是值得今人仔细琢磨的课题。
    看透曾氏,最主要的方法是读他的文字,但曾氏传世文字千余万,通读亦不易,只能读其精华;其精华部分首在家书。清末民初时期,曾氏家书乃士大夫必读之书。青年毛泽东在给友人的信中说:"尝见曾文正家书云:吾阅性理书时,又好作文章;作文章时又参以杂务,以致百不一成。"信中所说的,出自曾氏咸丰七年十二月十四日致沅弟的信。毛泽东信手拈来,可见他对曾氏家书很熟悉。曾氏家书,过去被当做治家圭臬来读,但现代人的家庭已大为简化,当年那种四世同堂、兄弟众多的大家庭已不复存在。今天人们的所谓治家,说到底不过是教子而已;至于"子",也只独生一个,且学校和社会又担负了其中的主要责任。如此说来,曾氏的家书还有读的必要吗?
    其实,这部家书远不这般简单。它是一个思想者对世道人心的观察体验,是一个学者对读书治学的经验之谈,是一个成功者对事业的奋斗经历,更是一个胸中有着万千沟壑的大人物心灵世界的坦露。读懂这样一部书,胜过读千百册平庸之作。
    早在上个世纪初,蔡锷将军便辑录曾氏有关治兵方面的文字,并加以评说,用来作为培训新军将官的教材,在中国军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笔者效法蔡锷,在曾氏千余封家书中选取三百多封加以评点,从曾氏的家世学养、人脉关系及时代背景等方面入手,阐发信里信外诸多令人感兴趣的话题,试图与读者一道,深入曾氏的心灵世界,破译曾氏家族崛起的密码,并借此来触摸一下中华民族文化的深层积淀。
    蔡锷乃一代英杰,他的评说虽然简短,但其丰富的军事理论和不朽的军事功勋,足以使他成为评论曾氏治兵语录的权威。笔者从没想到要跟他攀比,只是凭借着二十年来对曾氏的潜心研究和自己的人生阅历,撰写一点理性思考的文字,但愿这种努力与写作初衷不至于相距太远。
    壬午盛夏于长沙静远楼

    文摘

    插图:



    曾氏与诸弟辩论馈赠戚族银两事,此封信中已见着落,即家中最后是“酌量减半”,即拿出二百两银子来送人。从曾氏以后的家书中可知,在他再三催促下,家中才将分送名单寄到北京。看来曾氏家人是不大情愿办此事的,只是碍于赠银人的面子,略微敷衍了一下而已。
    信中谈了儿女的婚事。欧阳夫人的哥哥牧云欲与妹家亲上加亲,曾氏不同意,理由是血缘太近。由此他指出俗礼中有三不妥处:一、表亲再结婚姻;二、嫁女本是喜事却要号哭;三、治丧本应悲泣,却使用鼓乐,反而显得热闹喜悦。反对中表为婚,很有科学根据。嫁女不应哭,也表现了曾氏的开明,而一味指责治丧用鼓乐,却不见得理由十分充足。殁于天年,寿终正寝,这是白喜事,动用鼓乐,亦不为失宜;即便是大不幸,生者亦不必过于悲恸,鼓乐之事可减杀伤冷气氛,用用也未尝不可。
    曾氏告诉诸弟,京城买书贵,已托人去扬州买。由此可知当时扬州的书业发达,胜过京师。扬州为盐商聚集之地,有钱人多,附庸风雅的人也就多了。此事再一次证明文化事业必须附丽于经济基础的道理。
    因沅甫的寄诗,引发了曾氏的诗兴,一是奉和四章寄回,二是谈自己学诗的门径。曾氏之诗,五古七古学杜甫、韩愈,古诗学苏轼、黄庭坚,律诗则学李商隐;至于方式,则是这五人的诗“无一字不细看”。这几年来,曾氏在翰苑做了不少诗文,引来京师文坛的瞩目。他的声名,也由此而起。这种声名又由京师传到湖南,致令“省城之闻望日隆”(曾氏致诸弟信中语)。曾氏日后的官运亨通与人脉盛旺,实仰仗于此。曾氏自己对诗文写作亦颇自负。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给诸弟的长信中说:“惟古文各体诗,自觉有进境,将来此事当有成就,恨当世无韩愈、王安石一流人与我相质证耳。”将自己与韩、王并列,直觉举世无对手可言,曾氏的自负真有点“狂妄”的味道。这里体现了曾氏性格的另一面:自负好强,目无余子。它与谦抑退让、好学精进等一道组成曾氏丰富而真实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