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禅境与诗境[平装]
  • 共1个商家     32.30元~32.30
  • 作者:马奔腾(作者)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75779,9787101075779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禅境与诗境》由中华书局出版。

    目录

    导论
    第一章 诗禅趋近的文化背景
    第一节 佛禅境界的流变
    一、禅的历史演化
    二、“无念”的禅境
    第二节 佛禅的艺术气质
    一、禅僧对世俗文化生活的追求
    二、以诗文明禅
    第三节 禅境与诗境:异质同构
    一、禅境与诗境的差异
    二、禅境与诗境的相通

    第二章 文人与禅
    第一节 古代文人的信仰世界
    一、儒释道融合的思想潮流
    二、文人对佛禅的接受与拓展
    第二节 文人生活与佛禅
    一、文人生活受佛禅影响的多维性
    二、文人受佛禅影响的几种类型
    第三节 文人诗歌与佛禅
    一、不同历史时期的诗歌创作与佛禅
    二、文人禅意诗创作的普遍性

    第三章 禅与诗歌意境创造的新变
    第一节 禅家自性对意境的开拓
    一、禅宗对自性的强调
    二、禅家自性对诗人心性的拓展
    三、禅家自性与诗境创造
    第二节 禅门直觉与意境的神韵
    一、中国诗歌重抒情重表现的传统
    二、禅宗对直觉的重视
    三、禅门直觉与诗性思维
    四、禅门直觉对诗境的影响
    第三节 道、禅的艺术境界
    一、道、禅思维方式的相通
    二、道、禅境界的不同

    第四章 禅与诗歌意境理论的发展
    第一节 诗歌意境理论的萌生
    一、中国诗歌的意境追求
    二、意境理论的萌芽
    第二节 唐宋时期的诗歌意境理论与禅
    一、“境”含义的流变
    二、唐代的意境理论与禅
    三、宋代的意境理论与禅
    第三节 元明清时期的诗歌意境理论与禅
    一、元代的意境理论与禅
    二、明代的意境理论与禅
    三、清代的意境理论与禅

    第五章 面向未来的意境理论和禅美学
    第一节 禅与意境理论的现代升华
    一、王国维的意境理论
    二、宗白华的意境理论
    第二节 生机长存的意境理论
    一、意境美学的生命力
    二、意境理论的当代启示
    第三节 禅美学研究的文化价值
    一、禅美学研究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二、禅美学研究与当代社会和谐
    结语
    附录:当代禅美学研究述评
    主要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诗歌宣扬的是禅宗任性逍遥之理,也是诗人洒脱无滞的人生境界。在禅者的诗中,生活不再是折磨自己,落叶未必悲伤,花开未必大喜,明月清风都体现着自足的佛性。拿其中的“秋到任他林落叶”来讲,如果是儒家诗人面对秋叶零落,可能就是写悲秋的主题了,而悲秋是唐宋诗词中一个非常常见的表现内容,如宋代诗人黄公度有诗即名《悲秋》:“万里西风入晚扉,高斋怅望独移时。迢迢别浦帆双去,漠漠平芜天四垂。雨意欲晴山鸟乐,寒声初到井梧知。丈夫感慨关时事,不学楚人儿女悲。”②佛禅大流行的时代文化氛围中,许多诗人以禅者之心直观天地万物,遂形成诗歌中圆融无碍之境。柳宗元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之一,但是他与禅家的关系也非常密切,他自称“自幼好佛,求其道积三十年”③,在他因为“永贞革新”失败而被贬南方之后,特定的境遇与他佛禅的修养相契合,许多诗作中都有清新的禅意自然流露。如其诗《晨诣超师院读禅经》:
    汲井漱寒齿,清新拂晨服。闲持贝叶书,步出东斋读。
    真源了无取,妄迹世所逐。遗言冀可冥,缮性何由熟?
    道人庭宇静,苔色连深竹。日出雾露余,青松如膏沐。
    澹然离言说,悟悦心自足。
    他在一个静谧的清晨来到禅院读禅经,以修养心性。漫步在那优美的环境中,苔色竹影、如沐的青松使他忘掉了一切烦忧,倏然明悟了色与空的有机流转,甚至连佛经也忘却去读了。唐代汝询评价说:“首两句,如此读经便非熟人。‘真源’四句,得禅理之深者;‘道人’四句,语人禅悟,悦心自足,经无可读矣。”④其《渔翁》一诗,也是直观平常的生活场景来抒写禅意的:“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歙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诗歌创造的,是一种不为外物所系的空明澄澈之境。
    虽然皎然、寒山等很多诗僧诗作为服务于禅理的宣扬而多有直白俚俗之语,但当禅的简素、空静、超然等精神追求融人直观的观照方式反映到文人士大夫的诗作中时,诗歌对人生与宇宙的感悟也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变得更加深邃,更加含蓄蕴藉。如唐代诗人郑巢的诗歌《瀑布寺贞人院》:
    林疏多暮蝉,师去宿山烟。古壁灯熏画,秋琴雨润弦。
    竹间窥远鹤,岩上取寒泉。西岳沙房在,归期更几年。
    所谓“师去宿山烟”、“秋琴雨润弦”等在直觉的意会中美妙无比的意境,盈注着禅的洒脱与空灵。整首诗之情境,亦是有限人生与无限宇宙的冥合,是有形与无形相融的人间佛境,诗人眼中的一切事物都变得富有禅的意蕴,诗歌因之为欣赏者留下品味不尽的情意空间。王维的《辛夷坞》、《山居秋暝》、《鸟鸣涧》等诗歌,也体现着禅家直觉创造的含蓄蕴藉。这些诗歌有着非靠妙悟不能深刻把握的意境,是体现佛禅影响的典范之作,如《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诗中写的是春夜山间的景象,也是作者那安宁空寂、无物可侵的心境,其中,“桂花落”、“春山空”、“月出惊山鸟”等意象都要靠诗人心灵的直觉感悟得来,没有禅家的空寂之心,没有妙悟的心灵,就很难写出这样意境优美的诗歌。而我们要体味到作品的深意,也唯有依靠直觉的力量。禅门直觉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化人了诗人们的思维,在清雅秀美的诗境中逐渐淡远得难以看出痕迹了。禅门直觉使诗境更少滞碍,也更加含蓄蕴藉,而这两点又每每浑融为一体,难以明确分离。禅本就是以整体的思维来看世界的,以受其影响的直觉之思创作诗篇,表现于诗境的这些特点也本是一个和谐的美的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