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魅生(涅槃卷)[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19.60
  • 作者:楚惜刀(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2版(2013年3月3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8726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魅生(涅槃卷)》以文字魅惑万千众生,以故事演绎十丈红尘。楚惜刀古风经典,演绎不朽传奇!

    名人推荐

    姐的书大气而富奇幻色彩,虽填坑极慢但很有特色。承武侠握奇幻,当传世之。
    ——南派三叔
    她笔下十师炫技,奇业斗艳,写出了天工造化,锦绣文章。我想,如果古代真有这样神奇的匠人,他们一定就像刀刀书写的模样。
    ——蔡骏
    刀刀的文字诡奇灿烂,仿佛一把薄刃的刀,冰凉透骨。起承转合间让人有种意想不到的美妙韵律,让人想起日本能剧的华美唱腔,所有的故事不过是浅山碧水,烟霞清石,然而又细密绮丽,令人有“不系明珠系宝刀”之感。
    ——匪我思存
    燃一炉幽香,读一段传奇。打开《魅生》,就如打开一卷古色古香的旧书,典雅馥郁的气息扑面而来,美轮美奂的人物,细腻深入的描绘,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虚幻而华美的世界里。
    ——沧月
    紫颜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家伙。他轻轻眉眼一动,就能勾动女子们的万千心事,他提起笔来在她们的脸上轻轻勾画,女孩们会醉心于这男子雕琢时专注时的神采,就连他解剖无头尸体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帅啊!他一不小心,就迷倒了万千众生!
    ——今何在
    《魅生》的故事永远那么悠远,由古城里的一支红烛、深山里的一处茅庐、驿道上的一匹骏马、面纱下的一抹红唇这些写意的鳞爪,构建了一个古老的时空。我想很多女孩都会因她的文字充满梦想。
    ——江南
    如果将紫府视为整形医院的话,《魅生》几乎是一部《整容室》(NipTuck),推进主线剧情的同时,每集仍要相对独立地处理一个“战胜一个新出现的使徒”的故事。如果落于现实,整个《魅生》的故事可以看做是紫颜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做项目经理的故事,因为手艺惊人而上达天听,做到行业顶级开始参加高层论坛,甚至可以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政治格局。若说《魅生》第一卷《妖颜卷》隐含的叙事是广告创意与客户的关系,尚属白领阶层的话,《幻旅卷》《涅槃卷》则已发生了业务拓展,俨然金领阶层了。《凤鸣卷》作为前传则有所不同,叙事方式更近似于迷你剧或单本剧。无论是紫颜的“求生”还是长生的“求真相”,无论是夙夜的“求道”还是诸位大师的“求精进”,他们对抗的无非是如刀的时光——世易时移,不变的是这些匠人们前赴后继地追求理想,而有紫颜在场,甚至岁月也无法改变他们的容颜。
    ——胤祥

    作者简介

    楚惜刀,文学硕士,上海作家。入驻榕树下状元阁,晋江驻站专栏作家,起点三江阁推荐作者。擅长聊斋、传奇、武侠、奇幻、言情诸题材,小说散见《飞?奇幻世界》、《九州幻想》、《今古传奇》、《仙度瑞拉》、《公主志》等杂志。文笔灵动多变,时而绮丽妖娆,时而轻松明快,时而诡异莫明,时而睿智冷峻,写尽众生百态。已出版作品:《魅生?妖颜卷》、《魅生?幻旅卷》、《魅生?凤鸣卷》、《魅生?涅槃卷》、《魅生?十师卷》、《天光云影?风云会》、《明日歌?山河曲》、《明日歌?凤凰于飞》、《酥糖公子》。

    目录

    洞冥
    偷天
    繁花
    双生
    永夜
    错综
    荼蘼
    方外
    小榭听香?第四炉香?麝香

    文摘

    洞冥
    春日的京城,花光独好。
    河边桃花如绣,柳烟轻飘,眼望去尽是柔黄娇绿的丽景。年青男女珠翠锦衣,骑宝马驾香车结伴而过,小贩携了琳琅货物在街巷中巧言吆喝,又有妙舞清歌争春鸣奏。紫陌尘香纷纷,檐间燕语声声,这是京城最好的时光。
    群芳楼上,一群皓齿明眸的歌伎正在玩骨牌。不远的琉璃榻上倚了个身穿石青色锦袍的中年男子,双眼紧闭背脊微躬,对艳妆女人们的喧闹浑然不觉,像一只温驯入睡的豹子。及几局终了,一个华衣艳饰的女子悄移纤手,想去捏那男人的鼻子,旁观的众女吃吃发笑。
    她的手即将碰着男子,他忽然半睁开惺松睡眼,眯着一丝缝儿茫然地道:“你们都好了吗?”那女子娇媚一笑,“我们可都好了,猜谁赢得最多?”男子的睡意立消,一双眼如点亮漆,溜溜转了个圈,“自是采薇你拔头筹,雪梅第二,月香压尾。”
    众女吃惊地看他,笑道:“大人睡了一觉,竟比我们醒的还明白。”
    “倒也不难。月香眼在笑,嘴角却有怨气,想是输得不服气。雪梅向来洒脱,不在乎些许输赢,反而有好手气。至于你……”男子点了点采薇的俏鼻,“这般得意,定是赢了个痛快。否则,只怕我睡到日上三竿,你尚在生闷气哩。”
    采薇嘟起嘴唇,众女皆大笑。男子长眉一展,拉了采薇的袖子道:“叫厨房送些吃的,肚子饿得紧。”
    “整日除了睡就是吃,也不知大人来群芳楼是为了什么。”
    男子悠悠一笑,抚着她的发丝道:“有你们陪我吃了睡,睡了吃,岂非最大的乐事?”
    少顷,小婢端来四碟精巧的点心。采薇为他斟了一杯茶,恭敬奉到他唇边,看他啜了,又问:“看中哪个?”他盯了金黄的一碟努嘴,采薇笑盈盈掰下一口大小,放入他嘴里。另一边雪梅见了,轻摆腰肢走到琴案前,“大人既然醒了,听首曲子解乏罢。”
    琴音泠泠而起,喧嚣街市顿成隔世的所在,众人如置身灵山妙境,怡然忘我。男子微微摇头合拍,采薇依然奉茶敬食,身畔若有竹涛起伏,天籁和鸣。月香与玉蝶相视而笑,翩然起身到了他面前,双双舒展水袖,穿花绕树般游走。
    采薇见男子听到醺然,起身走到一边洗手燃香,翻动一只金猊香炉,取了芸香熏着。香气宛如琴声迤逦而泻,男子猛然瞪眼,厉声道:“哪里来的香?”被他吓了一跳,采薇颤声道:“是留香坊……”
    男子面容稍豫,在香气中柔声道:“京城有家蘼香铺,那里卖的香料如何?”众女神采飞扬,像记起泛了沉香的旧事。月香道:“妈妈以前每月从那里进货,我最爱她家的熏陆香,可惜去年突然关了门。”雪梅插嘴道:“不对,明明是前年冬天,你忘了,我们为黛儿办嫁妆……”
    “对对!想去买那味叫别离的香。”
    男子微笑,“听说那家店有些奇香别处皆无,店主是个奇人吧?”
    “是个未出阁的女子。”月香肯定地说,“不知从哪里进货,有几分手段。大人想要她家的香?”
    “正因蘼香铺今日重新开张,我才提起,既然你们有兴致,不如一起去逛逛——看中什么,就算我一点心意。”
    众女欢喜不迭,稍事梳妆后逐个坐上小轿,那男子骑马相随,一齐到了凤箫巷中。蘼香铺外挂了一排绣灯,白日里亦烧着,丽若星云。入门后雾阑云窗,群香如沾衣冷露拂身而来,众女身心一爽,搜览描金多宝槅子上陈列的各式香盒,流连赞叹。
    唯独那男子径自走向铺中挽了双髻的少女,细缝眼中神光熠熠,“你是店主姽婳?”
    少女抬头,吹气若兰,笑道:“正是。客官如何称呼?”
    “敝姓林。”
    “想要什么香?”
    “你看何香能配我?”男子宛如伺机而动的熊,闲适地趴在高高的柜台上,狡猾地笑着。
    姽婳随意扫他一眼,“客官衣物用的是沉檀脑麝之属,有没有尝试过龙涎?”
    “龙涎虽好,火候未到则有膻气,区区素爱洁净。”
    “蘼香铺的龙涎无不过足百年,杂味消除,仅有香陈。”姽婳纤手轻招,从身后藏香格子中拈出一块,放在琼脂云液琉璃熏炉上。轻拨炭火,不多时氤氲香起,炉上彩云袅袅升腾。这一燃起码烧去百十两银子,众女知是名贵难得之物,连忙深嗅一口,心神皆醉,将四万八千个毛孔沉浸在袭人香气中。
    龙涎香气味浓醇,蘼香铺内转眼芬芳满室。那林姓男子不领情,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摇头道:“是三百年的龙涎没错,可惜产自蜃岛,海水腥气依旧未褪。”
    姽婳轻笑,知道来人有点斤两,或来砸场也未可知,当下朝众人欠了欠身,“稍候片刻,容我入内为客官配一丸好香。”
    她进内室良久,再出现时手捧了红玉盘,呈上一粒暗红色的合香圆丸。熄了龙涎香,把香丸放在薄银碟子上,埋入香灰中,须臾有一股奇异的清香如风驰近,将先前龙涎之味悠然扫去。那香气盘旋身际,活泼地扭动缠绕,撩起春日情思。
    众女齿颊生香,不觉叫好,那人面上依然是莫测高深的笑容,仿佛无所用心的样子,淡然说道:“这香可是合了春芜、玉髓、月麟、龙华、紫茸诸香?”姽婳微微一怔,像听见奇怪的话语,定睛看了他一眼。若非他始终恹恹无神地坐在椅上,细看去实非凡俗之流。
    “你举止娴熟,可惜于香道才刚入门。”那人一锤定音,挥了挥手,“你不是老板,叫真正的姽婳出来见我。就说,我要买一品特别的香。”
    香气寂寞地流过庭院。
    洗去易容,尹心柔疑思满腹,穿过香绾居的繁蔓藤阴,停在秋千架下。姽婳正靠了架子小憩,脚边一地落花。尹心柔折了一枝粉色桃花,递到姽婳鼻端,清幽到无的淡香惊醒了制香师。姽婳秀睫闪动,睁目嗔怪道:“说好让我歇一阵的,怎么,来了你应付不了的主顾?”
    尹心柔无奈,“那人眼界甚高,连龙涎香和师父的镇店之宝都看不上,我压不住他。”
    姽婳拿了锦帕替她拭去残妆,见她眼角怯怯的,不由笑道:“是他看破了你的易容,你心虚了吧?”
    “紫先生的易容术,岂有破绽?想是我举止露了馅。”尹心柔想了想,“那人说要买特别的香。”
    姽婳沉吟,“他什么样貌?”
    尹心柔大致描述了一番,又道:“这人察人入微,心细如发,是个难缠的主顾。”
    姽婳从秋千架上跃下,“我去瞧瞧他到底是何心思。”
    蘼香铺里香花如绣,众女迷乱了眼,又见猎心喜被吐烟的香兽、镂空的熏笼吸引。一时美人绮罗珠翠,香器金玉生辉,那男子时梦时醒,张眼时看得赏心悦目,唇边蕴笑,可没多久又两眼一闭大梦周公。
    采薇摇醒了他,微嗔道:“大人,世上能在这种地方睡着的,只有大人了。”男子困倦地道:“我看你们言过其实,这间铺子无非多了几样难得的香材,并无出奇。既然没有值得把玩的宝物,我又岂会不困?”
    他说完凝目看去,姽婳娉婷而来,红青敷金夹纱衣,髻上簪了金步摇。定睛看去,那一双瞳清丽不可方物,点得整个人宛如游龙飞凤,稍不留神就要夭矫飞去。
    一见到来人,姽婳曼声道:“客官从南方来?”
    “烟雨潇潇,江海为家。”
    “客官是否幼时阴虚体弱,常年咳嗽,有血虚之证?”
    “何以见得?”那人半张睡眼。
    “客官身上有仙茅丸的气息,虽年已不惑,至今须发皆黑耳健目明,就是明证。”
    那人浮起笑容,又将眼睛眯成了如丝缕香烟的小缝,道:“你怎知我不曾易容?”
    众女听了二人对答,诧异不已,放下手中珍玩,聚到那男子身边。他抚了采薇耳畔青丝,笑道:“几时等你看腻了这张脸,我换张新的可好?”
    采薇小声道:“大人无论是何面目,妾身都是一样心爱。”
    男子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姽婳瞥了眼炉中的香,冉冉烧去五分之一。她红袖微招,香如惊弓之鸟倏地逃入她怀中,整间铺子骤然一空,众女没了魂魄般失望地叹息。
    姽婳回首,静静注目那人,道:“客官今早可是食了四样小点?”
    “不错。若能说出是哪四样,我会更为惊奇。”
    姽婳蹙眉,众女见她当真要说,惊奇地望过来。此刻蘼香铺里一片清明,万千漂浮在空中的微细尘埃如精灵起舞,姽婳嗅着它们纷繁独特的气息,数了指头道:“金粟酥、温玉卷、枣泥糕、粉香团。”
    众女惊呼,雪梅怔怔地道:“错了一样,是粉香饽饽,不过食材是一样的。”
    那人不置可否地一笑,似乎深知她有这手段,“还有呢?”
    姽婳黛眉轻攒,仿佛在搜寻恍如雪花的记忆,它们旋转落下,片刻消融。那点滴微小的味道,在寻获后像一幅图徐徐在眼前展开,仿佛缭绕的晨雾散却后,露出历历分明的景致。
    “客官喝过碧芽清茶,熏过留香坊的杏园名香,自右春坊、菱园巷,穿过融莲斋,到了蘼香铺。我说的可有错?”她说得纹丝无错,众女讶然,那人淡然地说道:“她认得你们,自然知道你们来自群芳楼,不必惊讶。”
    “想是客官没留意骑马时,衣上留了临街各种香气。右春坊左氏墨园的墨香,许家铺子的饼香,还有菱园巷贩卖的米粉丸子,含了去年桂花的幽香,巷子口犀皮铺的漆工,用的石黄和生漆气味浓烈呛人。至于融莲斋新蒸出笼的白馒头,热腾腾的素朴香气,就藏在你的袖口。”
    那男子终于动容,静默半晌,回首含笑问众女:“你们可选好了心爱的香料?”
    众女围了姽婳,问她有何妙香可选。姽婳恢复了老板的作派,言笑晏晏谈起生意经。那男子漠然地浏览熏香器具,双眼似断了发条,险险又要闭拢。雪梅察言观色,示意众女赶紧挑选。
    采薇指了两个香盒道:“我要那两盒……其他的也很好,真是挑花了眼,不若你帮我选。”男子随意拿了几盒,像打发玩闹的孩童,塞在她手里。众女见他似有不耐,忙挑了数品香料,找姽婳结算。那人道:“一并由我付,你们先回去。”采薇仍想留下,被雪梅扯了衣袖,拽出门去。
    姽婳也不阻拦,等闲人退去,引他往里屋走去。那人半躬了身尾随,一双眼转来转去,看似漫不经心地打量,随意的一眼像是搜去了蘼香铺的精髓,将秘藏的香意纳入了心胸。
    静室点尘不生,当中一张戗金填漆矮几,放了一柄芙蓉石如意,有微茫的淡香飘拂。那人除去靴子,套上香薰过的素袜走了进去。姽婳施施然跪坐在缂丝绣垫上,取来杯盏倒了两杯茶,纤指玉腕凝香,镯上暗香宛转,茶汤也是雪般颜色。
    那人双眼稍稍撑开,揽尽美色后,又眯成了一线。
    “客官想是有特别的话要说。”姽婳敬上香茶。
    “你的道行足够深吗?”他抬袖,想从中嗅出姽婳说过的诸般气味,神情迷醉蛊惑,视线诡异莫明,仿佛正用意念的刀将她的血肉之躯大卸八块,仔细洞悉。
    姽婳被浮尘荡漾的光色环绕,纱衣朦胧闪烁,闻言珠眸一转,狡黠地笑出声道:“我为客官燃一丸香如何?借了香气说话,人也精神。”那人像是祈盼已久,欣然点头。
    姽婳起身拿来一只仙峤烟霞三足小鼎,添香埋火,慢慢燃起香来。那人闭目享受,良久不出声,竟猜不出香气是何物汇聚。姽婳知其心思,道:“熏香本是雅事,客官不必费神猜度香料,安心品鉴即可。”
    那人心头一松,嘴上应承着,心下倦意袭来,眼皮儿越发沉了。没多久,端坐的身子一歪,竟自睡去。
    姽婳走到静室门口,尹心柔过来相迎,见到那男子恬然入睡的模样,忧心地问道:“这人是什么来头?”姽婳道:“怪可怜的,从小就没睡过安生觉。你取那件玉毫绣缎披风来替他盖上,午时再来叫他。”尹心柔蹙眉道:“他不像好人。”
    姽婳笑看她眉尖忧色,调皮地道:“你呀,早早放下什么好人坏人的规绳,我们做生意的,单凭看不顺眼就拒之门外,买卖可就亏大了。再说,配香的分寸在你我,不卖毒药给他,怕什么呢?”
    尹心柔喃喃地道:“这可难说。”注视沉睡中的男子,就像一块擦不去的胎记,总有阴影在眼前晃动。
    一个多时辰过去,男子做了个悠长的梦,掠过灯火楼台,终于清醒过来。他惊出一身汗,从未睡得这般踏实香甜,怀了一颗毫无戒备的心。以往他仿佛睡着,心眼始终炯炯睁开,怕漏了丝毫紧要的事。这是什么地方?他慢慢回想起,从燃尽的香灰里找到了自己软弱的证据。
    香尽了,梦便醒了。他浮起淡淡笑容,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制香师。如此,他没有白来一趟。
    当姽婳再度端坐在他面前,男子换上带敬意的笑,郑重说道:“我要花重金选一款好香,让人将过往尘烟悉数记起。”
    不知怎地,姽婳从这句平淡的话里,嗅出了不祥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