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西学东渐记:容纯甫先生自叙[平装]
  • 共1个商家     20.00元~20.00
  • 作者:容闳(作者),徐凤石(译者),恽铁樵(译者)
  • 出版社:广东省出版集团,新世纪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5469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西学东渐记:容纯甫先生自叙》:容闳,原名光照,族名达萌,号纯甫,英文名YungWing,广东香山县人,中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外交和社会活动家。容闳是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清末洋务运动中,他促成和经理了两件大事而彪炳史册:建成了中国近代第一座完整的机器厂——上海江南机器制造局;组织了第一批官费赴美留学幼童。在中国近代西学东渐、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中,容闳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西学东渐记》是容闳先生英文自传的最早中译本,1915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
    这本《西学东渐记——容纯甫先生自叙》根据徐凤石、恽铁樵合译的容闳英文自传,1915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的《西学东渐记——容纯甫先生自叙》,并参以英文原著,即1909年11月,由纽约亨利·霍尔特出版社出版的《My Life in China and America》,重新作了编订。
    谨以此书献给辛亥革命100周年列强虎视国运沉沉国人酣睡西学东渐容闳先生最后之十年献身推翻清朝专制统治的革命运动,有幸见到武昌首义成功,当他收到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寄来的信函和照片时,已经昏迷不醒。1912年4月21日容闳先生在美国病逝。
    一百二十年前,英国人H.N Shore如此评价容闳:“一个能够产生这样人物的国家,就能够成就伟大的事业,这个圈家的前途不会是卑贱的……”
    时代造就了容闳太多的第一: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第一个志愿参加美国南北战争的中国士兵;第一个倡议设立兵工学校;第一个推动创办国家银行;第一个奔走呼吁派遣幼童留美并制定计划经办监督实施;第一个办购机器,成就上海江南机器制造局……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容闳 译者:徐凤石 恽铁樵

    容闳:1828年-1912年,原名光照,族名达萌,号纯甫,英文名YungWing,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人,中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外交和社会活动家。容闳是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清末洋务运动中,他促成和经理了两件大事而彪炳史册:建成了中国近
    代第一座完整的机器厂——上海江南机器制造局;组织了第一批官费赴美留学幼童。在中国近代西学东渐、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中,容闳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目录

    自序
    第一章 幼稚时代
    第二章 小学时代
    第三章 初游美国
    第四章 中学时代
    第五章 大学时代
    第六章 学成归国
    第七章 人世谋生
    第八章 经商之阅历
    第九章 产茶区域之初次调查
    第十章 太平军中之访察
    第十一章 对于太平军战争之观感
    第十二章 太平县产茶地之旅行
    第十三章 与曾文正之谈话
    第十四章 购办机器
    第十五章 第二次归国
    第十六章 予之教育计划
    第十七章 经理留学事务所
    第十八章 秘鲁华工之调查
    第十九章 留学事务所之终局
    第二十章 北京之行与悼亡
    第二十一章 末次之归国
    第二十二章 戊戌政变
    编辑后记
    代跋 容闳:中国近代化的先驱人物刘中国
    容闳生平大事年表
    附录

    序言

    出版前言
    本书根据徐凤石、恽铁樵合译的容闳英文自传,1915 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的《西学东渐记——容纯甫先生自叙》(下称“原版本”),并参以英文原著,即1909 年11 月,由纽约亨利·霍尔特出版社出版的《My Life in China and America》,作了以下编订重版:
    一、原版本中译为清末民初的“新民体”,译者之一恽铁樵先生曾主编《小说月报》,行文雅、信、达。为方便现代阅读,对原版本中生僻字词或典故作必要的文字注释。
    二、补译了原版本中缺译的容闳《自序》。另英文原著之附录:美国友人“吐依曲尔牧师的讲演词”,因本书《跋》中有详尽引用,为避免重复,不再刊译。此附录在原版本中也缺译。
    三、精选了相关图片与背景插图。
    四、邀请容闳研究者刘中国先生撰写了容闳小传《容闳:中国近代化的先驱人物》以作本书《跋》,后附《容闳生平大事年表》和本书《附录》文件,为希望进一步了解研究容闳的读者,提供了相关的历史资料。
    以上注译、写作、编辑难免有疏漏谬误,敬请读者指正。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谨以此书缅怀伟大的中国近代化先驱,中美文化交流的凿空者,社会活动家和民主革命家容闳先生。
    编者
    2011年7月

    自序
    拙著前五章自述予赴美利坚前之启蒙教育及赴美后之肄业,先就读于马沙朱色得士省之孟松学校,嗣后入耶路大学深造。
    第六章自予留洋八年归棹唐山起。或云:西方教育,乃西方文明之表征也。设若西方教育不能熏陶变化一东方人之气质,未收一齐众楚之效,使其面对情感举止截然不同者,未生异域之感,岂非咄咄怪事?予情诚然若此。予对故土及同胞之爱长盛不衰,并因恻隐之心与日剧增。故其后几章专文阐述予苦心孤诣以竟派遣幼童留美之事业:此洵为予对华夏永恒热爱之举,亦予以为维新复兴中华最切实可行之策。洎遽然撤销中国留洋肄业局并召回一百二十名已成为中国现代教育先行者之留学生,予之教育事业随之告终也。
    一八七二年留洋肄业学童中,有数人勤奋不懈,艰苦卓绝,终能跻身于经世治国精英之列,且赖有此,出洋肄业局得以恢复,虽形式有所变更。故如今吾人可见到中国学生不乏有来自遥远边疆者,翩翩而至,留学欧美。
    一九零九年十一月
    于康涅狄格州
    哈特福德阿特伍德街十六号

    后记

    1909年,大清帝国的“国事犯”容闳寓居美国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市阿特伍德街16号。这一年,美国的出版物汗牛充栋,其中就有容闳的一巨册回忆录《西学东渐记》(MYLIFEINCHANGANDAMERICA),以及“日不落帝国”诗人、作家吉卜林的多卷本选集。如果把两人作品的片断放在一起比较,人们就会发现十分有趣。
    吉卜林在《东方和西方之歌》中宣称:“哦,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永不相逢,直至苍天和大地同时站在上帝的伟大法庭前。”容闳在回忆录序言中写道:“设若西方教育不能熏陶变化一东方人之气质,未收一齐众楚之效,使其面对情感举止截然不同者,未生异域之感,岂非咄咄怪事?予情诚然若此。予对故土及同胞之爱长盛不衰,并因恻隐之心与日剧增。”吉卜林1865年生于印度孟买,6岁时被送回英国接受教育,大学毕业后从事编辑工作,开始文学创作,并于1887年至1889年间游历印度、中国、日本和美国。作为“日不落帝国”的子民,吉卜林站在“欧洲中心论”的角度鄙弃东方,为欧美国家对东方的侵略和殖民统治辩护——《东方和西方之歌》只能算是冰山之一角。
    ……
    从容闳辞世那一年开始,人们就不断用各种形式纪念他创下的功绩。
    容闳1871年创建的甄贤社学,已于1986年被列为珠海市文物市文物保护单位,最近被辟为“容闳纪念馆”。民国初年谱写的甄贤学校校歌,再也无人传唱,歌词却流传了下来:“我甄贤兮,秀毓南屏。前贤遗训兮,谨守以循。教育乡村兮,史何光荣。甄陶后进兮,贤明是经。甄贤学生兮,相兴鹏城。”纽约曼哈顿唐人街有所“容闳公立小学”,创办于20世纪70年代,为的是纪念首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容闳博士。
    2004年冬天,由容闳家乡珠海市政府捐赠耶鲁大学的“中国留美第一人”容闳铜像,在容闳从耶鲁大学毕业150年之际,静静地矗立于这座典型秀丽的校园。在容闳铜像揭幕典礼上,珠海市文化交流协会会长黄晓东、耶鲁大学副校长罗琳达女士、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白彬菊发表致辞,称誉容闳在中美文化交流史上开创的丰功伟绩。
    在“甄贤学校”和“容闳公立小学”之间,横着烟波浩淼的汪洋大海,但是,容闳通过一生的努力,把东西方世界拉到了一起。容闳热爱自己的第二祖国,曾经报名参加美国南北战争;他终身致力于“以西方之学术,灌输于中国,使中国日趋于文明富强之境”的光明磊落事业,吐依曲尔牧师说他:“从头到脚,身上每一根神经纤维都是爱国的。他深爱中国,信赖中国,确信中国会有灿烂的前程,配得上它的壮丽的山河和伟大的历史。”
    容闳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2011年6月6日于深圳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满清王朝一直恪守开国初期制定的闭关自守政策,但是西方国家叩关索市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就在容闳出生那一年,偏重经世之学的安徽学者包世臣已经意识到商战迫在眉睫,他在《致广东按察姚中丞书》中指出:“英夷帝国五六万里,与中华争势难相及,而新埔(新加坡)则近在肘腋,易为进退。”并且断言:“十数年后,虽求如目前之苟安而不能。”但是,来自谷底的声音从古至今都是那么微弱,很难及时传到白雪皑皑的权力高峰。于是,康乾盛世之后的国运急转直下,直到日不落帝国的坚船利炮打破了大清帝国的铜关铁锁,华夏大地上响起了一场场奇异的悲歌。这情形就像“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的崇拜者马克思在《鸦片贸易史》一文中所言:“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不顾时势,安于现状,人为地隔绝于世,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样一个帝国注定最后要在一场殊死的决斗中被打垮:在这场决斗中,陈腐世界的代表是激于道义,而最现代的社会代表却是为了获得贱买贵卖的特权——这真是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一种奇异的对联式悲歌。”
    在这场“对联式悲歌”搬演前夕,来自香山县的乡村少年容闳,已经开始接受西式教育;“悲歌”或“悲剧”的血色大幕拉开之后,容闳和黄氏兄弟随师前赴美国求学,探索救国之道……
    鸦片战争之后,从铁屋子里醒来的炎黄子孙开始探索师夷制夷之术,强国富民之道,他们中间的先进人物勇于向西方学习,先后经历了三个阶段:19世纪中期开始的购买洋枪洋炮洋船和引进“制器之器”,标志着学习西方物质文明的兆始;70年代初开始的派遣幼童出洋肄业,标志着对“夷夏之变”观念的突破;容闳1895年末归国后提出的“新政策”,以及后来康、梁发起的“戊戌变法”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