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比较不是理由:比较文学论稿[平装]
  • 共1个商家     27.10元~27.10
  • 作者:吴锡民(作者)
  •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311704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比较不是理由:比较文学论稿》:比较文学文库

    作者简介

    吴锡民,湖南涟源人,文学博士。现为广西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曾在国内正式学术刊物发表专业论文100多篇,主要学术著作有《沟通的探索——西方文学与文化论稿》《西方文学与文化沟通实践论》《接受与阐释:意识流小说诗学在中国(1979-1989)》《欧美文学论稿》等。

    目录

    导言比较不是理由
    上编 名家论著
    第一章 洛里哀的“傲慢与偏见

    第二章 “关系”探究图式的现实价值

    第三章 坚守比较文学的合法性

    第四章 比较文学之道

    第五章 来自罗马尼亚“较新”的学术声音

    第六章 立足于理论要略的示范性阐释

    第七章 影响研究:从可视到不可视

    第八章 “法国学派”究竟是怎样的学派

    中编 学科理论

    第九章 关于比较文学学科归属的定位

    第十章 自觉比较意识的共同拥有

    第十一章 学际沟通原理谫论

    第十二章 “世界性因素”的“误读

    第十三章 中外文学关系研究关键词

    第十四章 读渡边洋《比较文学研究导论》所想到的几个问题

    第十五章 突破单一文学体系的比较

    第十六章 关于标准的文学研究话题

    第十七章 世界文学的概念

    下编 比较案例

    第十八章 “意识流”流入中国现代文坛论

    第十九章 “传入”文本与“接受”文本之对读

    第二十章 两朵绚丽的艺术之葩

    第二十一章西方文学与电影

    第二十二章西方文学与史学

    第二十三章西方文学与科学

    结语比较在于汇通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文学与电影的关系究竟是“盟友”还是“冤家”,对文化人来说似乎是不难回答的问题。然而,我们看到西方学界有这么一种“依附论”。美国中西部诗人瓦契尔·林赛把胶片特性称之为电影的“独特之点”,将艺术影片视作“运动中的图形”并以它对其他传统艺术的依附来确立它的艺术地位,把电影分门别类地称之为“活动的雕刻”“活动的绘画”以及“活动的建筑”。英国人艾伦·卡斯蒂在其专著《电影的戏剧艺术》中力图把电影纳入戏剧艺术的麾下,认为“电影就其主要趋向和成就而言是一种戏剧艺术”。在我们看来,“依附论”者意识到电影与毗邻艺术不同程度地紧密联系,这无可挑剔。但随着电影的枝繁叶茂,再坚持把电影说成是某种艺术的附庸,就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了。与“依附论”恰恰相反的则是振振有词的“对立论”和“排他论”。这是本章着力要论辩的问题。
    瑞典电影制作者英格玛·伯格曼声称“电影和文学毫不相干;这两种艺术形式的特性和本体通常是互相冲突的”。美国犹太血统作家诺曼·梅勒也说:“电影与文学相去甚远,比方说,就像窑洞绘画与一首歌。”那么“排他论”呢?“第七艺术宣言”的作者意大利诗人里乔托-卡努陀对文学和电影的古老传统沉重地压在电影的头上极不为满。他认为:“首先应该消除的错误就是让电影从属于戏剧的错误。这是一种旷日持久的错误……”“纯电影”的倡导人之一法国女导演、剧作家、电影理论家谢尔曼·杜拉克声言:“把不是电影所固有的一切因素全部剥掉;从人们对运动的视觉节奏的认识中去寻求电影的真正精华;这就是目前正在黎明曙光中显现出来的新的美学。”她主张“剥掉的”一切因素中,首当其冲的是文学和戏剧。这些言论所反映出来的实质问题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姑且不管他们当初的动机如何,它们不外乎:要么力图划清文学与电影的界限;要么竭力夸大电影艺术的表现力。如此禁锢在“画地为牢”的认识上,无论如何也认识不清和把握不住文学与电影之间的关系。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具体事物的发展变化,总是先从量变开始的。量的积累一旦达到并破坏规定这一事物质的数量界限时,量变就引起质变。事物在完成质变以后,又会在新质基础上开始新的量变,不断循环往复,构成了事物由低级到高级的无限多样的发展过程。据此,文学的产生、演变、发展,无论人们对其前形式有何种解释,诸如康德、席勒、斯宾塞的“游戏说”,法国考古学家雷纳克的“魔法说”,19世纪后期西方一些资产阶级心理学派的“心灵表现说”,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与亚里士多德的“模仿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势必有一个量的积淀、孕育过程。设若摒弃其前文学形式,文学其躯干是如何丰腴的,则无法说得清楚。同样,电影作为年轻的艺术,虽然没有文学发展的历史那样久远,但从它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充分地利用了文学的宝藏。它之所以被称之为“第七艺术”,就是因为除科学技术进步的推动之外,它从先于自己的建筑、音乐、绘画、雕塑、“诗”和舞蹈等艺术形式中汲取养料,滋润自己的胚胎,使之丰润厚实,最终在量的积累中产生质的飞跃,成为世界艺术大家族中一名生机勃勃的新成员。这就说明文学和电影来到这世界上就有着对外敞开大门,吸纳各方精髓的本性。即便两者各自成为独立的艺术门类之后,亦还会持着这种秉性,不断地吐故纳新。别林斯基说得好:“把艺术设想成活在自己特殊的小天地里,和生活别的方面毫无共通之点的纯粹的、排他的东西,这种想法是抽象而空幻的,这样的艺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不存在的。”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