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志?王朝启示录?白虎的崛起[平装]
  • 共2个商家     8.80元~14.30
  • 作者:江南(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5468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州志·王朝启示录·白虎的崛起》:第三辑的故事渐入佳境,越发地引人入胜。
    《九州志·王朝启示录·白虎的崛起》这里曾是繁华的富贵场,现如今,歌舞升平依旧,凶险诡谲暗伏:野心家在杀伐不断中欲望膨胀,心怀天下的少年也渐渐崭露头角……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在胤末的大舞台上,一一登场,留下自己最耀的光芒。这里曾是血腥的杀人阱。无论愿与否,人们被卷入了这个残酷却又热血的大时代洪流中。
    大胤七百年的历史已伴随着战火消失在九州大陆的版图里,但这些温暖或阴冷故事,却并没有被忘记。

    名人推荐

    最纯粹的九州血统
    最纯正的东方幻想

    我们在热血的年代遇见了热血的铁四车,这是个很美好的开始。我的意思是路老师这篇文还处在美好的开始阶段,故事还没有完全的展开,他只是适时地扔给了俺们这些读者一点好处,让俺们看见了铁四车的风采,来笼络之。并变本加厉地用黑字体来使群情激动。说吧,多少人掉进他这个陷阱里了?估计阱里已经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了,恩,真的是杀人阱。
    然后,等吧……
    ——崎岖的风
    如果把单个人放在整个历史来说,实在是蚍蜉一般渺小。还不如在有生之年多学一些东西,多做一些事,多看看世间风景。
    所以对项空月特别有同感。
    无愧于今生就可以了吧?可是为什么没那么旷达呢?
    《弑君》真好!
    ——百花林
    右手的两起设定读下来还是颇让人肃然起敬的,这是补白和完善工作,九州很需要这样的人。这期右手的命题作文《求生》,换个略略绕一点的题目就是一篇佳作,结尾写的非常有味道。
    ——严先生来拜

    媒体推荐




        最纯粹的九州血统    最纯正的东方幻想    我们在热血的年代遇见了热血的铁四车,这是个很美好的开始。我的意思是路老师这篇文还处在美好的开始阶段,故事还没有完全的展开,他只是适时地扔给了俺们这些读者一点好处,让俺们看见了铁四车的风采,来笼络之。并变本加厉地用黑字体来使群情激动。说吧,多少人掉进他这个陷阱里了?估计阱里已经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了,恩,真的是杀人阱。 然后,等吧…… 崎岖的风    如果把单个人放在整个历史来说,实在是蚍蜉一般渺小。还不如在有生之年多学一些东西,多做一些事,多看看世间风景。    所以对项空月特别有同感。    无愧于今生就可以了吧?可是为什么没那么旷达呢?    《弑君》真好! 百花林    右手的两起设定读下来还是颇让人肃然起敬的,这是补白和完善工作,九州很需要这样的人。这期右手的命题作文《求生》,换个略略绕一点的题目就是一篇佳作,结尾写的非常有味道。 严先生来拜

    作者简介

    江南,男,安徽合肥人,畅销书作家。他是“九州”帝国的缔造者,凭《此间的少年》风靡网络内外,因“九州?缥缈录”系列的走红被誉为“新武侠主义掌门人”。
    出版作品:《九州?飘渺录》系列:《蛮荒》《苍云古齿》《天下名将》《辰月之征》《一生之盟》《豹魂》《此间的少年》《光明皇帝》《死神的一千零一夜》《蝴蝶风暴》《上海堡垒》《涿鹿》《中间人》《茧》《龙族》等。
    本辑重磅作家——唐七公子。
    因一本《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走红网络,点击过千万,成为一线网络当红作家,已出版《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即将改编成电影)《岁月是朵两生花》。

    目录

    卷首语
    启示之卷——雪国
    九州捭阖录·云龙
    杀人阱·岁正之卷
    恶灵山庄
    华胥引·十三月(上)
    九州探源:东晋士族(上)

    文摘

    野兵们聚集在另外的几堆篝火旁开始片肉烧烤,没有一个人靠近年轻人身边,年轻人默默地坐着,继续烤火。
    “他受伤了。”项泓在西越武耳边说。
    “你怎么看出来的?”西越武很好奇。
    “他刚才和那个武士夺刀,用的是左手,但是看他走路的姿势,右手才是惯用手,他的右臂一直夹紧不动,一定是受了伤。”
    “少来!走路的姿势也能看出惯用哪只手?”西越武不信。
    “看女人走路的姿势我还能看出她生没生过孩子呢。”项泓说。
    年轻人握住长匕首的柄,缓缓拔出。一道柔和的青光被他握于掌中,匕首在火光中泛着冷冷的清寒,仿佛凝结着一层露水。
    “居然是‘石青铁英’的铸器!在宛州大城里这样的名刃也找不着几柄,可不像是野兵有的。“项泓赞叹。
    “大兄,你看起来那么博学多才你累不累啊?”西越武哼哼。
    “以前在当铺里打过零工,老板看我聪明好学教了我几手,鉴别武器玉器我都是一把好手。”项泓说。
    年轻人缓缓揭开了右侧胸甲,下面布衣果然被鲜血渗透了。他揭开了黏在伤口上的布料,脸微微抽搐了一下。
    一个寸许长伤口,似乎是什么锐器直刺留下的,漆黑的不知有多深。
    “居然给你猜对了!”西越武说。
    “我还知道那个伤口里有一枚箭镞。”项泓说。
    “才怪!那里要是中一箭,岂不把肺都给射破了?”
      年轻人把长匕首在火焰上燎烤,对着火焰,西越武注意到他的瞳子黑得不见一点杂色,像是没有底的深井。
    年轻人忽然抽回长匕首压在自己的伤口上,稍微一顿,直割了进去!
    西越武吓得只抽凉气儿,见过对人狠的,没见过对自己这么狠的,胸口这种要命的地方受伤,还拿匕首往里插?
    额头上豆大的冷汗滚落,年轻人割得极慢极稳。鲜血很快就将他缠腰布浸透了,他扒开血淋淋的裂隙,以另一只手的指尖探进去,猛地把什么东西拔了出来,看也不看,抛进篝火中。那东西砸在木头上,一声闷闷的低响。
    一枚泛着铜绿色的箭镞,两侧带着蛇牙般的倒钩。
    “够狠,真是亡命之徒!”项泓低声说。
    “小声点!那是龙旗军的大爷,怎么会是亡命之徒?你不要命了?”西越武恨不得把项泓那张总是不合时宜瞎喷的嘴堵起来。
    “亡命之徒怎么了?亡命之徒在我这里可是激赏的词。”项泓漫不经心地。
    也不知听到没听到,总之年轻人完全没在意这两个人在他背后不远处嘀嘀咕咕。他用力挤压伤口,把发黑的残血挤出来之后,整张脸惨无人色,而后咬开一罐酒的塞子,把烈酒倾倒在伤口上。
    西越武浑身一哆嗦,舌头吐得老长,“这可得多疼啊?”
    西越武小时候手指割破道口子,老爹拿棉花沾点米酒给他擦擦,结果西越武痛得倒抽冷气,攥着手指在屋里蹦了有半柱香的功夫。
    年轻人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面孔抽搐,但他强行压住了。酒液顺着他的伤口流下,染上了一层薄薄的血色。
    他看起来随时都会倒下,可野兵们没有一个过来看看他,各自忙各自的事,偶尔递来的也是冷眼。
    年轻人再次把匕首伸入了篝火,长时间地灼烧。
    “没用的,”项泓忽然站了起来,大声说,“你取出来的那枚箭镞上有铜锈,伤口处理不好就会导致败血。现在正是春天,一出现败血的症状就没救了。”
      年轻人扭头往项泓和西越武这边看了一眼,令人难以置信,在这样的痛苦下,他那双黑眼睛还是静得生寒。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年轻人把头转了回去。
      “我知道,所以我得处理伤口。我还不想死在这里。”他低声说着,继续灼烧匕首。
      “要活固然不容易,要死也没那么简单。”项泓站了起来。
    “借过。”他拍了拍挡了他路的野兵。
    野兵刚要发怒,却诧异地看见是个白衣胜雪、贵胄公子般的人物,愣了一下的工夫,项泓已经如一片飘过林间的落叶那样,闪过所有野兵,站在了篝火旁,和年轻人相对。
    项泓蹲下去查看年轻人的伤势,年轻人也停下手,任他观看,两人第一次相遇,却有种奇怪的默契。
    “伤势不重,只怕败血。不用药的话,伤口一定得处理好。”项泓抬头看了年轻人一眼,“看那枚箭镞,是老手才会用的,不过你运气好,伤口居然不深。”
    “他的箭劲很强,但我把他的箭抓住了。”年轻人摊开手掌,掌心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皮肤全部被磨烂了,可见那一箭的凶狠。
    “嚯!确实是很强的箭劲,这样的人你也敢接他的箭?”
    “听说这片戈壁里没人敢跟他对射,我试了试,但是他的箭比我快。”年轻人淡淡地说。
    西越武溜边儿凑过来看热闹,听说居然有人的箭术比这位还高,不禁吐了吐舌头。
    “不死就算赚了,再深一寸,肺就给射破了。”项泓起身冲那些野兵喊,“诸位大爷,谁随身带着药?”
    野兵们冷冷地往这边看了一眼,都把头扭开了。
      倒是车越闻声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年轻人的伤口,皱眉,“居然伤得这么重!”
      “铜毒会引发败血,必须立刻处理伤口,否则几天之内就会溃烂,”项泓说,“有些干艾草和麝香就好。”
      “谁带着干艾草和麝香?”车越大声说,“拿出来!”
    “这些药我们经商的倒是都会带着点儿。”龙搭桥亲自捧了药盒过来。
    项泓取了艾草的干粉,在其中调了点麝香,洒在一张长铁片上稍稍加热,长匕首则继续放在火中烧着。车越站在一旁看着,这队野兵里,只有他对这个年轻人还算关心。他冲着龙搭桥微微点头,谁都看得出项泓手法精熟,一举一动有如老手在急火中炒制茶叶,丝毫不拖泥带水。
    “都护帮个忙,帮我按住他的肩膀。”项泓说。
    “这活儿怎么能烦劳都护来?”龙搭桥说,“我来搭把手。”
    “没有足够的力气可干不了这活儿。”项泓微笑。
      “我晓得了。”都护双手骨骼轻微地爆响,按住了年轻人的两肩。
    “很痛的,虽然加了麝香镇痛,不过肯定镇不住,”项泓看了年轻人一眼,“你准备好了?”
    “镇不住你说个屁啊!”西越武嘟哝。
      年轻人点头,“准备好了。”
    项泓动了,快得不可思议。他从火中抽出匕首,把灼热的刀背紧贴在黑甲武士的伤口上,瞬间伤口边的血就被蒸发,随着刺鼻的焦味,皮肉都翻卷起来。西越武猛地捂住嘴,否则他非得惊叫出声不可。他没料到这个贵胄公子般的项泓下手会那么狠,跟项泓的手法比起来,年轻人割开伤口拔出箭镞的一番狠劲不过是女人绣花般轻柔。
    车越也吃了一惊,不过看项泓脸色郑重,他还是用力压住了年轻人的双肩。
    巨痛令年轻人额边的青筋跳起,一瞬间,他的脸完全扭曲变形。但是他竟然没有喊出声,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项泓,眼眶似乎都要裂开。项泓把刀背压在伤口上慢慢滑动,身体前倾,和年轻人面对面,相隔不过半尺。在场的人中只有西越武捕捉到了那一瞬间两人的神情。
    那一瞬间极尽峥嵘。
    项泓微笑着,年轻人紧咬牙关,火光落在他们的瞳孔里仿佛点点星辰,两人目光如刀锋在半空中交击。
    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这一刻像是于镜中看自己的影子。
    “站起身!吸气!”项泓断喝,一掌震击年轻人的额头。
    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从那个年轻人败絮般虚弱的身体中生了出来,他居然挣脱了车越的束缚,猛地站直了,用尽全身力气深吸了一口气。胸肌拉开,刚刚被烫过的伤口中鲜血涌出。项泓抓住年轻人的肩膀,把调制好的艾草和麝香粉末一把拍在伤口上,仰头喝下一口烈酒,从篝火中抽出一根燃烧的枝条。酒从他的嘴里喷出,过火烧成了一朵火云。
    火在年轻人的伤口上灼烧而过,刚刚涌出的鲜血混合着药粉,立刻成了血痂。
    剧烈的疼痛令年轻人忍不住对空发出野兽般的嘶喊。
    “哈哈!手艺多年不用,还没生呐!”项泓仰头一笑,把一帖熨好的狗皮膏药拍在年轻人伤口上,随手在他的肩头一推。
    年轻人直挺挺地倒在车越双手里,全身脱力,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车越急忙伸手去探年轻人的脉搏,良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想不到您是位大夫。”车越冲项泓微微点头,“这样的医术,真是神乎其技了。”
    “不算什么,手艺活儿,”项泓搓搓手,“年轻时候衣食无着,只能打工自养,也曾跟一位宛州名医当跟班,这种程度的出诊,一月总有个七八回。说起来好久没吃这碗饭了。”
    “这诊费不知道算多少钱合适?”
    “人在路上,相逢就是朋友,朋友间都要帮把手的。亏得手艺还在,才没把你这位兄弟治死,哪里还敢收什么诊费?”项泓摆手。
    “你你你你……你没把握你就敢下这样的重手?”西越武从眼似铜铃下巴脱臼的神色中恢复过来,对着满脸轻松的项泓指指点点。
    “当大夫就要雷霆手段,否则耽误了诊期不麻烦了?犹犹豫豫的人吃不了我们这碗饭啊。”项泓振振有词。
    “什么当大夫的?你刚才根本就是个杀猪的!你手轻几分会死啊?”
    “反正疼又不是疼在我身上,我手轻什么?”项泓耸耸肩。
      “这艾草加麝香加火烧的办法是不是就能克制各种败血之症?我们这些刀口上讨生活的人,免不了受伤,又缺医少药,”车越起身拱了拱手,“要是学了这个法子,能救不少兄弟的命啊。”
    “可以,”项泓点头,“不过首先要有他这样的身体,其次要有我这样的手法。这个办法其实没有什么稀罕的,不过战场上因为铜毒败血而死的人,还是不计其数。很多人不是不知道疗法,是不敢受这份痛楚,挨着挨着就败血而死。”
    “因为不敢受苦反而死了?”车越点头,“先生这句话可有几分深意啊。”
    项泓低头看了看慢慢睁开眼睛的年轻人,忽然想起了什么,“你能不能张嘴给我看看?”
    年轻人张开嘴,项泓往里面看了一眼,微微点头,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舌头还在……抱歉得很,刚才忘了给你衔上东西,很多人都会在挣扎时候把自己的舌头咬掉。”项泓不顾目瞪口呆的车越、龙搭桥和西越武三人,蹲下身,在年轻人肩上拍了拍,竖起大拇指,微笑,“不过如果是你,一定能忍住。”

    夜深了,年轻人静静地躺在篝火边,野兵们搭起军帐睡了,商人们也都在大车里歇息了,龙搭桥邀了车越喝酒,燕老师作陪,一群人喝得投契,把留在这里的年轻人忘了,不远处的一座帐篷里阮琴声轻快,居然是燕老师奏琴,龙搭桥和车越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唱和。
    年轻人听着残灰余火发出轻微的噼啪声,默默地看着夜空,夜空里漆黑得没有一颗行星,谁也不知道从那片无垠的黑暗里,他能有什么看的。
    脚步声由远而近,一袭白衣的项泓走到年轻人身边,低头看了他一眼,年轻人也回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没说话。
    项泓把手中的一个大铜壶放在年轻人脑袋旁,“他们剩了点热水,爬得动就喝点儿,在这种戈壁滩上,多喝水总没错。”
    “谢谢。”年轻人望着天空,轻声说。
    “用不着谢我,就算不给你治伤,以你这种亡命之徒,估计也能找到办法自己活下去吧?”项泓耸耸肩,说了句难解的话,“人能不能活下去,在于你有多想活下去。”
    他转身离去。
    “我叫姬云烈。”年轻人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