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詹姆逊文集(第5卷):论现代主义文学[平装]
  • 共1个商家     50.10元~50.10
  • 作者:弗雷德里克·詹姆逊(FredricJameson)(作者),苏仲乐(译者),陈广兴(译者),王逢振(译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2550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詹姆逊文集(第5卷):论现代主义文学》:詹姆逊,这个在西方思想文化界独树一帜的著名知识分子,以大师的气度和细腻周到的理论风格,对这个变幻莫测的时代,作出了令西方和中国知识界皆感兴奋的诊断性寓言……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弗雷德里克·詹姆逊(Fredric Jameson) 译者:苏仲乐 陈广兴 王逢振

    弗雷德里克·詹姆逊(F.R.Jameson),当代美国著名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批评家,美国杜克大学比较文学和批评理论讲座教授,因其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和学术影响而被誉为“引导了美国人文学科的方向”。近年来致力于讨论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和全球化问题,其著述成为相关研究的必读书。对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有着重大影响,20世纪80年代在北京大学的系列演讲“后现代主义和文化理论”,至今依然是中国学者理解“后现代主义”的主要理论依据;他提出的第三世界文学的“民族寓言”问题,直接影响了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阐释构架;他的著作在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拥有广大读者。

    目录

    导言
    第一部分
    一 总体性诗学
    二 塞利纳和天真

    第二部分
    三 《魔山》中的形式建构
    四 卡夫卡的辩证法
    五 寓言与历史:重读《浮士德博士》

    第三部分
    六 从历史看《尤利西斯》
    七 现代主义与帝国主义
    八 乔伊斯抑或普鲁斯特?

    第四部分
    九 华莱士·史蒂文斯的异域特色和结构主义
    十 波德莱尔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身侈
    十一 兰波与空问文本
    十二 走近三位现代画家的力比多结构
    十三 关于《幻象》的札记

    第五部分
    十四 在可选择的现代性镜像里
    十五 夏目漱石与西方现代主义

    第六部分
    十六 唯物主义者马拉美
    十七 格特鲁德·斯泰因和词性

    第七部分
    十八 “国王一样的狂人”
    十九 置换的欣快感
    二十 “极端时刻的纪念”
    致谢
    人名索引

    序言

    弗雷德里克·詹姆逊(Fredr Jameson,1934-)是当前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批评家和理论家。生于克里夫兰,先后就读于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曾留学法国和德国,获博士学位。完成学业后,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和耶鲁大学任教。1985年起任杜克大学讲座教授、文学系主任兼批评理论中心主任。2003年辞去系主任职务,但仍为杜克大学讲座教授、批评理论中心主任,并兼任该校人文学科学术委员会主任。詹姆逊为美国艺术科学院院士,2008年获挪威霍尔堡国际纪念奖(人们称作人文学科的诺贝尔奖)。
    詹姆逊攻读博士期间主修法国文学,师承著名理论家埃里希·奥尔巴赫。由于曾先后到法国和德国留学,使他得以从原文阅读了大量法国的理论和德国的哲学著作,拓宽了他的视野和思路,为他以后的学术研究和理论发展奠定了基础。他已经出版了大量著作,既分析文学文本也分析文化文本,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新马克思主义立场。他还发表了大量文章,批评反对理论的观点。他兼收并蓄,博采众家之长,汲取并运用其他理论话语,参与许多当代的争论,从小说到电影,从建筑到绘画,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从金融资本到全球政治,几乎都是他关注的范畴。

    文摘

    如果我们认识到,摆脱二元对立并不是要消除它们,而是常常意味着使它们增多,把最初的意识形态起点作为一种更复杂的构成的开始,同时这种构成又是一种更复杂的判断,那么它们的前景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改变。作为这一过程的实例,我要提出另一种对立,它像我们已经提到的那些一样也受到强烈的指责——这也不足为怪,因为它密切地与那些对立相关——但这种对立更密切地关系到本书文章中的文学的对立,也就是把形式和内容联系起来的那种传统的对立。
    因为已经说过,我在这里和我作品其他地方所赞同的绝对历史主义(这一术语是葛兰西对马克思主义特征的概括),同样也是一种绝对的形式主义。这一点很快会得到证明,甚至对很随意的读者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在后面的文章里有大量关于形式的讨论(更普遍地出现在对现代主义的讨论里)。但是,谴责这种形式主义并根据对现代主义文本的讨论为强调内容的主张进行辩护,难道不是一切严肃的马克思主义批评的责任吗?确实是,但20世纪的现代历史在某些方面充满了不应该这么做的可资教训的实例,因此这里重新进行某些严肃的理论阐述也许是适宜的。
    每个人都懂得,只强调形式或内容的一个方面而不考虑另一个方面,必将导致歪曲和无益的后果(不论它们对未来的著作和论述具有什么启示性)。作为一个贬义词,“形式主义”常常被限定为强调纯粹的形式,本身没有任何内容:但是,如果我们谈到某些时刻,例如福楼拜的时刻,其中形式生产的真正目的是消除内容,这时我们就再次接触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