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黑暗之子[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唐缺(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3年3月2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606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州?黑暗之子》编辑推荐:青石城魅族的浪漫故事,九州大地惊天疑案。实力派作家唐缺,倾力打造史上最具人情味儿的幻想小说。潘海天、今何在、靳安、楚惜刀等全体九州创作者诚意推荐。

    作者简介

    唐缺,现居京城,无业游民,卖文为生。曾以笔名“雨夜屠夫”发表科幻小说若干,自2006年开始奇幻创作,以九州世界作品为主,已创作九州作品逾两百万字,有单行本《英雄》《星痕》《云之彼岸》《轮回之悸》等出版,风格自成一家,以“反英雄主义”精神游走于严谨与虚幻之间,擅长以幽默调侃的文字与诡诈多变的悬疑布局拨动读者心弦。 参与编剧武侠喜剧电影《刀见笑》,于2011年上映,获得第四十八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目录

    黑暗之子 001
    我的精神在黑暗中快意地律动着。但愿这样的感觉,在我凝聚成形后,还能找回来,让我在未来的时光中,仍然记得那些黑暗中的执念。

    童谣 051
    少年庄园站在已经沦为废墟的家里,面前是两个土堆,或许是他父母的坟茔。然后,他用瘦弱的身体吃力地推着一车砖石走向那口深井,把砖石倾倒了进去。无边无尽的悲伤与痛苦伴随着黑暗笼罩了一切。

    神罚 107
    花如烟的脸就浸泡在水晶瓶里,容颜宛然,栩栩如生,仿佛轻启朱唇便还能唱出美妙的歌曲。岑旷忍不住想,你要是还能说话就好了,就能告诉我凶手到底是谁了。

    花逝 169
    她伸出双臂,把这个孤独的孩子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住他。她感到火焰的温度达到了极限,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天地,正当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那些灼热的高温骤然消失了。

    序言

    唐缺
    在写九州的作者里,我大概是良心最坏的一个,因为我总是喜欢绕开设定。在我看来,设定对小说的束缚过重就好比带着镣铐跳舞,舞者气喘吁吁鲜血淋漓,跳到最后只剩下镣铐在叮叮当当作响。
    绕开设定的做法,最开始还谨小慎微如履薄冰,一点一点地尝试,就好像拿着鱼干去逗一只陌生的猫,不知道这只肥猫到底是会惬意地躺在膝盖上任你摆布还是会一不高兴到挠你个满脸开花。后来我终于发现,这只猫完全睡着了——原来压根就没人来管我呀。分析起来是这么回事,编辑们未必乐意看到设定被扔到一旁,千怪万怪就得怪写九州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能凑出几篇稿子都不容易,再拿设定门槛卡一卡,那就简直没活路了。所以唐缺固然很可恶,为了不让杂志开天窗,就姑且让他由着性子胡闹吧。
    于是我从06年开始胡闹到现在,一晃六七年过去了,绕开设定的手法也像小偷摸钱包一样越来越熟练,越来越放肆。所谓“绕开”,只是一个冠冕的说法,其本质就是抛开设定、扔掉设定,让小说回归到本质。这样的做法自然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对我而言,能看到许多对九州设定不太了解或者完全不了解的读者,可以毫无障碍地从我的小说开始进入九州世界,那是十分欣慰的一件事。
    我一直都在讲,我不求构建世界,不求描摹地图,不求完善魔法书,不求在历史年表里留下自己的足迹,只想做一个死说书的,老老实实地说故事。既然扔掉了设定,就只能在小说本身多下点功夫,努力试图寻找各种各样的不同题材。
    不止一次有人问我,你写了那么多九州——快三百万字了——有没有觉得腻?有没有觉得写不下去?坦率地说,没有。我以为九州是一个无限广阔的世界,信手拈来一点元素就能扩展成小说,而且能呈现出千姿百态的不同风味。这个世界不应该只局限于王朝争霸,还能有更多的视角,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所以有一天,我突然想写一个发生在九州的恐怖故事。我开始设想一个阴郁的清晨,一间不起眼的小客栈,一起离奇血腥的惨案,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传说。这只是一个惊悚故事的开头,那还不足够,因为它还需要浓烈的九州气息,成为一个只能在九州发生的故事,于是我又引入了魅的元素。我一直以为,九州六族中,最具浪漫色彩的种族就是魅族,在这个种族身上,可以延展出许多的表达。
    这就是《黑暗之子》这本书的同题小说,也是系列故事的第一篇。在那以后又陆续以相同的主人公写出了《童谣》《神罚》和《花逝》。在我写过的各种系列中篇里,我尤其偏爱这个系列。悬疑、惊悚、恐怖只是这些故事的外皮,人心才是隐藏在黑暗背后的终极谜题。爱情、仇恨、亲情、感恩……一切的情感,都可能是悲剧的源头,也可能是希望的开端。人们纠结于无穷无尽的欲望,又最终在欲望中迷失与觉醒。这是我喜欢的小说,也是我想写和一直在写的小说。
    《黑暗之子》的故事以魅族为开端,后面又陆续出现了羽人、鲛人、河络等其他的种族,这也是我写作九州小说的一个爱好。过去的九州小说里,出现最多的是人族,其次是羽族。当然,这两个种族长得最漂亮,或者说,最符合地球人的日常审美,也最适合读者进行自我代入,但只有这两个种族是不足够的。我很喜欢把笔墨花在其他的种族身上,尝试着去描绘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心灵,他们的爱与恨。不同的种族性格和思维模式,可以碰撞出十分激烈的火花,这一点,可以在这本小说里看到。
    小说中的两位主人公是青石城的捕快,所以一切故事都从青石这座牲畜贸易发达的小城发端,但每一桩案件的线索都往往会牵涉到其他的城市,其他的地理元素,这是我的另一个爱好。想要通过一篇小说来描述九州的全貌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尽可能地展现这个世界更多的风貌,天文、地理、种族、人文、历史……每一篇九州小说,都是一块碎片,可以独立成篇,有着自己的美丽光芒,但把它们拼在一起,就是九州了。

    文摘

    版权页:



    那个女人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来到青石城。她艰难地挺着大肚子,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沿路打听泰升客栈。当抬头看见客栈的招牌时,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做了一个动作——她从怀里掏出一条丝巾,把自己的脸遮了起来。
    当然,这个动作不算新鲜,青石的牲畜贸易发达,空气中总是飘着动物的毛絮以及隐隐约约的牲口的臭气,在这座城里,蒙住口鼻的女人很常见。
    女人住进泰升客栈的客房之后,这一整天便再也没有人见到她出来过,连晚饭都没有吃。
    “兴许是要生孩子了,疼得吃不下吧?”饶舌的伙计甲说。
    “也真奇怪了,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居然还一个人赶路。现在可不是什么太平盛世。”饶舌的伙计乙接口说。
    “孕妇其实还算安全了,这要是个年轻漂亮的妞儿,说不定就被你这样的劫色了。”两人说笑起来,话题很快转移到了令他们感兴趣的方向,这个孕妇被他们抛在脑后。
    当天夜里青石城狂风怒号,牛马骡子臭烘烘的气息随着流动的空气席卷了青石的每 个角落。人们都闭门不出,在呼啸的风声中做着不安的梦。这一夜泰升客栈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
    第二天清晨,泰升客栈的伙计们发现他们的老板杜万里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早起巡视。最初他们并没有在意,仍旧做着自己的事情,但直到日上三竿,杜万里还没有现身,伙计们开始感到有些不对。
    之前提到过的那个饶舌的伙计甲,找了个借口去敲杜万里的房门。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门板,鼻端就隐隐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那个味道,像是……鲜血。
    他心里一紧,忙伸手推门。但房门紧闭,推之不开。与此同时,伙计甲发现门缝下方有点什么东西腻腻地黏在那里。
    血。真的是血。他慌忙扯起嗓子大声喊人,然后连踹了几脚,用力把房门踹开。呈现在他和其他刚刚赶到的人们面前的,是一幕噩梦中都很难见到的景象。
    杜万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子浸在血泊中,双手握成拳放在心脏位置,已经被血染红,看来是活不成了的。在他身边,并头躺着昨晚刚刚住进店的那个孕妇。这个女人也死了,死状却远比杜万里残酷和恐怖。
    因为她的肚子被剖开了。这满地的鲜血,都是从她的身体里流出的。一把短刀就扔在她身旁。很难有人忍住不去转身呕吐,有几个人干脆很直接地晕了过去。但伙计甲的确是比一般人胆大。在干呕了几声后,他小心翼翼地从地板上没有血迹的地方踏了进去,捏着鼻子靠近了两人。
    他这才发现,死者的表情都很奇怪。杜万里的胸口上有个很深的伤口,但脸上并没有带着临死前的恐慌,也没有被杀的惊惶或愤怒。他似乎是带着某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死去的,就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个萦系已久的心愿。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事后仵作掰断了几根手指才把那拳头展开。除此之外,不能忽视的是他的双眼。这个死人的双目瞪得几乎快要裂开,仿佛还在直视着某样东西,某样让他绝对不敢相信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东西。
    与之相比,女人的面容显得更加平静,不再有血色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浓得抹不去的悲哀,翘起的嘴角却露出略带幸福的微笑。
    这样的两张脸让伙计甲很不舒服。他擦了擦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正准备转身出去,眼角的余光却突然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动静。
    他停止转身,视线像被磁石吸引一样,定在了女人肚腹上的伤口处。
    伤口在动!
    伙计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没错,伤口真的在缓缓蠕动。几乎没等他反应过来,从伤口里忽然冒出了一只血淋淋的小手,那是一只细嫩的婴儿的手。
    这只手奋力地掰开伤口,紧跟着,一颗婴儿的头颅钻了出来。
    那一刻,被吓得魂不附体的伙计与满身血污的婴儿对望了一眼。然后伙计甲崩溃地、用足以把胸腔震破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尖叫了起来。
    “他在笑!”他疯狂地用仿佛不属于自己的尖厉声音大喊着,“他在笑!他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