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志(VOL.005龙渊绘卷铁与血的怒放)[平装]
  • 共1个商家     9.90元~9.90
  • 作者:江南(作者)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20475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青春幻想架空世界第一刊,同类幻想期刊中的王者!
    与知音动漫公司强强联合,实现畅销奇迹。
    百万九州粉丝连续追看,与江南大神一同分享九州世界的梦与热血。
    《九州志(VOL.005龙渊绘卷铁与血的怒放)》(作者江南)收录《绘历史·蔷薇之世》、《蚂蚁访谈·梦想的笔触》、《浪客行·断情雨》等故事。

    目录

    [九州志]核心设计
    龙渊绘卷·铁与血的怒放 白北武/江南
    绘历史·蔷薇之世 白北武/软夜/江南
    Cosplay·菊与刀
    蚂蚁访谈·梦想的笔触 蚂蚁
    卷首语 江南
    将君V 行烟烟
    十三绣衣使·思相忘(上) 苏梨叶
    浪客行·断情雨 霜城
    烂柯 多多
    九州之星 叶明珰
    飞霜之舞 阿舟
    宛州风物 陈小天
    皇极经天 ISOTONE
    九州同学会 叶明珰

    文摘

    十二岁那年的春光,记忆中总如远离尘世般的静好。后来这记忆有些模
    糊了,但睡在梦里,也不肯松心,拼了命地要把那图景留住,以至每每醒时
    ,都疲惫得浑身乏力。
    无论如何都想要记得那时候吧。那个时候,已有了委屈,但还没有哀伤
    ;已有了欢愉,但还没有欲望。 那个时候,还有娘。
    “星痕,你在做什么?”一声轻幽的问话从背后传来。
    坐在沙地上的男孩一回头,双手不禁往膝前遮掩。“啊……我想弄完了
    再给娘看呢。”他露出憨稚的笑脸,继而有点小小失望地缩回了手。
    年轻的母亲低头看去,孩子在平沙上描画出一片结构错综的符号,其间
    还横斜摆放着数支细小的竹棍。
    “……算筹?”她有些惊讶,柔美的眼轮略略睁大,“你从何处学会的
    ?”
    孩子却呆了一呆:“啊,算筹?我……”
    母亲探手捡起两支竹棍,话语变快,神色紧张起来:“是谁教你用这个
    的?你可是见过了什么外人?”
    “娘,什、什么是‘算筹’?”星痕有些慌张地摇着头,“我不知道…
    …没人教过我的。这,这个不是算筹,这是我自己做的……小棍子。”
    母亲稍稍一怔:“……自己做的?”
    星痕点头,抿住薄薄的嘴唇,又从腰问拿出几支竹棍,往沙地上排摆,
    叫母亲观看。“我想着,用这个做算术,就好玩得多,就去后面林子,折小
    竹子做的。”他说着,声音低了—低,抬头看看母亲的脸。“就折了两根…
    …我以后不去折了。”
    母亲的呼吸舒缓下来。“这……当真不是算筹的用法。”她看着地面,
    又不禁去看她的孩子,“这算式,你已推演到这地步?这些小棍子的用法,
    也是就这样……自己想出来的?”
    没有做声,星痕只默默点了点头,双眼紧望着娘的脸色,清透的眸光凉
    丝丝的。看着他这样子,母亲纤细的眉梢—低,不禁伸出手,轻轻抚上了他
    的头。
    “你这孩子……太聪明了。”来自娘亲的低柔感叹,接着,是被拥入暖
    暖的怀抱。星痕的脸藏在娘的发影之间,瞬间便溢满了笑。
    “有时候,娘倒宁可,你是个傻一些的孩子呢。”母亲忽然发出意外的
    轻言,柔暖的手摩挲着孩子瘦小肩背,疼惜而有些心酸,“心思太灵,只怕
    会过得辛苦。”她说着,郁郁地转开眼睛,怅然空望,不知是念起了什么遥
    远的人。
    星痕的笑脸不禁一滞,抬起头,茫然望着母亲。母亲也低头来看他,那
    眉眼问的郁色分明还在,但对着孩子,还是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算了
    这么久,累不累?回房去睡一会儿吗?”
    听了这话,星痕又是一怔,抬头望了望太阳——过午的日光已经倾斜。
    “呀!忘了忘了!”他忽地叫了一声,站起身来,拍着衣上沙土,便急慌慌
    地奔走,才奔出几步却又站下,须臾,慢慢地转回身来。
    “是要去哪里?”母亲的目光已经等在背后,看起来又有些严肃。
    “娘……”星痕嗫嚅着开口,两只手背到身后,不觉纠结着衣衫的后襟
    ,“我认识了两个……朋友。”
    微微的一瞬凝眉,而后,母亲仍是平静地追问:“是什么人?”
    “是前些日子,东边田庄上新搬来的程家的孩子。那天我去捡小圆石头
    ,碰见他们的。”星痕一边说,—边慢慢地抬起眼睛,“他们一个叫程琢,
    —个叫程玉。程琢是程玉的哥哥,程玉是程琢的妹妹。”他尽其所能地把事
    情交代清楚,而后目光灼灼,慢慢向前凑了一小步,“我们约好了,今天下
    午也一起玩。娘……我能去吗?”
    母亲看着他那样子,一时,没有言语。这孩子,从小的确也太孤单。母
    子两个的居所如此偏僻,连寻常的邻居也见不到,更不要说与他同龄的玩伴
    。想来这个年纪,不正该是呼朋结队在田野里嬉闹的时光?但如今每日所见
    ,坐在这片平沙地上演画各种枯燥的算式,几乎便是这个安静的孩子仅有的
    玩乐。
    她略略思忖了一会儿,仍有些担忧,却终是让自己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便去吧,莫跑太远,早些回来吃饭。”一边说,一边走到孩子面前,
    轻轻整理他的衣衫发髻。
    “啊,谢谢娘!”星痕咧嘴笑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光。
    这笑容映在娘的眼里,何等耀目。她温暖的手心抚过星痕脸颊,不禁补
    上一句嘱咐: 。玩得开心些。”
    星痕急赶了五六里路,穿过树林,越过一座小丘,跑得额头满布了汗,
    终于看见正在大田边上玩耍的程家兄妹。“我来了!我、我来了!”他不接
    气地叫着跑到两人身边。
    “怎么来这么晚!你再不来我们就不等你了!”叫程琢的男孩与星痕年
    纪相仿,声气却高亢得多,这时候皱眉叉腰,很是生气。
    “对不起……我忘了时辰了,路也有点远……”星痕挠着头,很是愧疚
    ,“呃,要不下次,到西边的山上见面好吗?那里离我家近些,山上还有小
    林子,里面有很多好玩的。”
    “不行!”程琢断然一声,“我爹爹说了,那边都是林家的地,林家的
    地方不能去,我们谁都不许!你若要跟我玩,便到我家的地方来!”
    “呃……那好吧。”星痕只得点了点头。却对他说的话好一番思量。
    “星痕哥哥,咱们玩扮家家吧。”程玉小妹妹的个头才到两个男孩胸间
    那么高,忽地矮身钻到面前来,拉着星痕的手摇晃。
    程琢却一把荡开她的手:“去你的!你又想当‘新娘子’了,不羞!”
    他说着,拽住星痕往一旁走,表情严肃,“别理她,我有正经事同你讲!”
    程玉的脸有些酸,恼得跳了两下脚,却仍是嘟着嘴跟在哥哥们身后。 程琢
    拉着星痕,边走边急急地说:“上次你教我解开的那些算式,我还要学。今
    天你必须再教会我五个!教不完,你不能走!”
    听到玩算术,星痕就很开心了。他不禁连连点头:“好啊!我昨天刚发
    现—个很好玩的式子,我教你玩吧!”
    谁知程琢却用力摇了摇手:“不要你那些又怪、又没用的玩意儿。学里
    的先生抄给我五道题目,我要你教我做这个。”他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张四
    对折的纸,给星痕看,“这是先生指点的。过两天我要去城里的‘方圆会’
    上应试,学会了这几道题,定能赢到个好彩头!”
    星痕听了,一下愣住:“……城里?方圆会?……在、在哪里?”
    “陵阳城啊!就是离这儿最近的大城啊!”程琢举起手,指向南面遥远
    的原野,“你不是一直住在这儿的吗7不会连这个也没听过吧!陵阳城每年
    都要办‘方圆会’,叫大家去比试算术,各处的人都有!要是在会上解出的
    算题够多,就有彩头拿,好多好东西呢!”
    怔怔地听着,星痕微张嘴,一下子出了神。对面那孩子口中所说出的几
    乎是闻所未闻的精彩,饶是他天生心思敏锐,此一刻,却陷入了—段小小的
    迟钝,有些理解不得。
    程琢扬了扬下巴,踌躇满志:“先生说我的算学,学得是顶好的。哼,
    瞧着吧,这回我去拿个好彩头。回来给我娘做寿礼,娘定然喜欢!”
    P7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