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克尔凯郭尔文艺审美思想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36.80元~36.80
  • 作者:刘慧姝(作者)
  •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101089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克尔凯郭尔文艺审美思想研究》中所提到的克尔凯郭尔是西方思想史上杰出的思想家。他的思想具有深刻的睿智、丰富的启发性和当代性,在哲学、宗教、心理学、文学批评、文化批评等诸方面都有独特的贡献。虽然他在有生之年多逢舛运,但在20世纪,他的思想却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作者简介

    刘慧姝,女,文学博士,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原为复旦大学文艺学博士,中山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后。主要从事文学理论、宗教学、西方美学与文化研究。曾独立承担中国博士后基金项目“老庄审美思想内蕴”、国家社会基金青年项目“克尔凯郭尔文艺思想及其当代意义”,并在国家社科核心期刊发表哲学、美学、文论等多篇论文。

    目录

    导言
    第一章 审美思想渊源与时代批判
    第一节 人生经历
    第二节 思想渊源
    第三节 时代背景
    第四节 生存问题
    一、人的问题
    二、生存境遇的本性(the nature of thexistentia situation)
    三、思与生存
    四、主体性
    五、主观真理
    第五节 生存理论的当代意义
    一、文论的本体化
    二、主体间性理论
    三、实践存在论
    第二章 审美层次与蕴义
    第一节 审美层次
    第二节 审美瞬间的艺术性
    第三节 审美人生辨析
    一、审美人格的阐释
    二、审美人生的本质
    三、审美人生的归宿
    第四节 人生三境界透视
    第五节 生存论审美的当代意义
    第三章 审美生成之契机
    第一节 绝望——致死的疾病
    一、绝望的范畴
    二、绝望的形式
    三、美学武绝望
    四、绝望的影响及其当代意义
    第二节 反讽——人类交往的间接方式
    一、反讽的概念
    二、反讽的运用
    三、反讽的功能
    四、反讽的影响及其当代意义
    第四章 悲剧理论及其当代意义
    第一节 悲剧的罪过
    第二节 悲剧的悲痛与痛苦
    第三节 现代悲剧的悲剧性
    第四节 悲剧理论的价值
    第五节 焦虑的范畴
    一、焦虑与罪
    二、焦虑的形式
    三、焦虑的意义与影响
    四、文艺学的焦虑处境
    第五章 再现范畴及其当代意义
    第一节 再现的叙述与范畴
    第二节 再现的本质与内涵
    第三节 再现的法则与延伸
    第四节 再现的当代意义
    一、文学活动的双重性
    二、文学活动的认同机制
    三、文学活动的话语实践
    第六章 个体生存的审美沟通
    第一节 生存沟通如何可能
    第二节 生存沟通的形式
    一、间接沟通的目的
    二、两种反思的比较
    三、生存的双重反思
    四、间接沟通的方式与阶段
    第三节 间接沟通的本质
    一、两种沟通的比较
    二、间接沟通的宗教指向
    三、生存沟通的运动轨迹
    第四节 间接沟通的审美内蕴
    第五节 间接沟通的影响及其当代意义
    第七章 后现代转向——大众传媒的批判及其意义
    第一节 报刊的真相
    第二节 大众化与反思
    第三节 文化异化思想
    一、时代的异化
    二、主体的异化
    三、社会活动的异化
    四、人与人关系的异化
    第四节 理论的回响及其当代意义
    结语
    参考书目

    文摘

    版权页:



    审美观者在《或此或彼》中是一个生存的可能性,但去生存和去认知是两件完全相反的事情。克尔凯郭尔认为,“为生存而工作是每一个人的职责”的伦理人生观,同审美人生观相比,有两个优点:第一,它结合实际,阐述了普遍意义的一面,而审美观却过分强调偶然意义,以至于解释不了什么。第二,通过行为主体好的、真的、善的一面来认识行为主体。伦理人生观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这不仅是解决偶然性的问题,而是解决了具有普遍意义的生存方式的问题,从普遍性方面展示了真美的含义。换而言之,直到才干被转化为事业时,才干才是美的,直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事业的时候,生存才是美丽的。审美人生的明显的特点是没有决定性。为了个人的实现,他不得不深人生存更高的水平,通过绝对的诚挚选择自己而召唤他的内在资源。克尔凯郭尔不提倡陷入反理性中,他试图规定能统治任何有效的选择的条件。美学的人仅是模糊地意识到他的内部矛盾,他拒绝面对它们,不愿意通过把他的生存联系到具有某种普遍有效性或客观性的原则的方式,来突破他忧郁的自我吸收。与美学的人不同,道德的个人作出了选择,通过他生存努力的强度,认识到他真正的本性同自由紧密相连。自由因此是先于一切具体决定的原始冲动,是人的最深刻的自我表达。
    其次,伦理的人则是为履行责任而生活;他以善恶标准代替以兴趣和厌烦为标准。克尔凯郭尔所说的伦理的人,即是康德在要求我们承担责任而不是随心所欲时所设想的人。如果伦理的人尽可能承担起对其他人的责任,并尽力履行这些责任,他的生活就是成功的。伦理阶段是作出决定和自我约束的阶段,伦理的人果敢地选择自身,生存在激情和内在本质之中。审美的人的存在消逝了,因为他在各种可能性中挣扎。伦理的人的存在是统一的、集中的,因为他可以在有限的行为方式中约束自身。但自我在宗教阶段的运动中认识自身之前,这统一的基础和这约束的最终源泉是不被揭示的。克利马克斯认为,伦理的人和宗教的人是如此接近,以致他们相互之间永远有着沟通。正是由于这一原因,这两个阶段常常被连称为伦理一宗教阶段。伦理意识的标志是反思,这时自我意识登场了;审美意识是较为消极的理解或思考,而反思意识则通过行动实现它自身。在伦理意识中,有对理想的设定和对生活道路的选择。对于个体来说,将来比现在有着更大的意义;终极关怀从当下的存在转变为将来的存在。
    在伦理的存在中扮演如此重要角色的时间现象,是深刻理解黑格尔对异化或“不幸意识”教诲的关键。黑格尔早就说过,异化的意识是从不向自己表现的自我,是自我在过去和将来的缺失。当意识被与过去和将来割断时,意识就从自身异化。异化的意识失去了对生命的记忆,也不对任何事物寄予希望。因此,它最终导致绝望。统一的意识则既包含过去又包含将来,记忆和希望在个人生存中得到统一。伦理的人在决定行为的时刻获得了这种统一的意识。选择行为使过去得以延续,承认并面对着将来,自我由此得到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