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会消亡吗:学术前沿沉思录[平装]
  • 共1个商家     22.50元~22.50
  • 作者:杜书瀛(作者)
  • 出版社:中山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602483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在电子媒介时代,文学艺术及整个学术受到巨大冲击,文学会不会消亡?“生活审美化、审美生活化”是否导致艺术与生活合一?文艺与生活好有没有边界?文艺学向何处去?本书正是在关注和研究这些前沿问题的基础上,对美学界、哲学界、文艺界热切关注的问题进行思考和研究的成果。本书分上、中、下三编,上编为“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是当前文艺学界讨论的热点问题,它要追问的是当下的电子媒介时代文学会不会消亡。中编为“关照文艺学学术史”,主要关注并深刻研究中国20世纪文艺学学术史、美学学术史等前沿问题。下编为“美学的沉思”是在总结以往美学研究的历史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价值美学的构想。

    媒体推荐

    书评
    童庆炳
    我一直喜欢杜书瀛教授的著作,他的著作内容新鲜,有求真创新之意,
    无哗众取宠之心;有平易近人之格,无拒人千里之调;有诙谐幽默之趣,无
    枯燥乏味之论。这本《文学会消亡吗——学术前沿沉思录》把他的著作个性
    更推进一步,读来令人神往。杜书瀛教授站得高,看得远,但他在评述问题
    的时候,在发表自己意见的时候,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的“低调”,没有
    盛气凌人,没有剑拔弩张,没有疾言厉色,没有个人成见,没有强加于人。
    金惠敏
    杜老师是“先牛”级的人物,这“先生”可不是西语中的那个“先生”
    ,对什么人都能用的。我们中文里的“先生”字面上虽是早几年而生,但在
    我们以伦理为社会核心的国度, “先生”就是长辈,就是经验、知识、智
    慧和由此而来的威严。叫“老师”而不称“先生”,其间的微妙区别是,叫
    老师似更亲切一些。这两者,杜老师兼而有之。在问学上他认真、严肃、执
    著,说庄严肃穆都不过分;而当问学及人,他又是那么地欢乐、随和、宽容
    大度、慈悲为怀。我们这年轻一辈的学人背地里部半玩笑地称他是文艺理论
    界的“老佛爷”。我以为,仅以这本论著而论,他也担当起这荣誉称号了。

    作者简介

    杜书瀛,1938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199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过为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有《文学原理创作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 989年初版,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再版)、 《李渔美学思想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论艺术典型》(山东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论艺术特性》(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文艺创作美学纲要》(辽宁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主编有《中国二十世纪文艺学学术史》(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文艺美学原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初版,1998年再版)、《新时期文学与道德》(山东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译著有《滑稽与笑的问题》(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等等。

    目录

    序一
    序二
    面对电子媒介的冲击(自序)
    上编 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
    一、文学会不会消亡
    二、艺术:生活的特异化
    三、文学学向何处去
    四、在全球化面前
    中编 观照文艺学学术史
    一、文艺学百年(上)
    二、文艺学百年(下)
    三、走向对话的时代
    四、主体性的超越与局限
    下编 美学的沉思
    一、我看审美现象(上)
    二、我看审美现象(下)
    三、价值美学(上)
    四、价值美学(下)
    五、文艺美学诞生在中国
    我这一辈子(代跋)

    文摘

    书摘
    上篇 电子媒介时代的文学
    (一)文学会不会消亡
    ——在中山大学的讲演
    来中山大学讲课,我觉得很光荣,因为这里曾经是鲁迅教过书讲过课的
    地方。但是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许多人不像大学里的老师会讲课。譬如我
    ,就不会讲。不会讲,就瞎白话唄。“白话”,北京话,穷聊、神侃,就是
    和同学们聊天儿。我带研究生也是以这种方式:聊天。我到广东七天,已经
    聊了七天了。前几天我在深圳大学跟那里的研究生们聊,又跟我带的香港的
    博士生聊。后来又到暨南大学聊,聊完又到惠州大学聊,今天终于聊到了咱
    们中山大学。内容呢,我想就学术前沿的某些问题,和大家谈谈自己的一些
    想法,一些体会。有的想法可能是不着调儿的,有的可能是不成熟的,只是
    和大家交换意见;有些问题我只把材料摆出来,咱们一起探讨。因为在学术
    问题上特别是人文学科里,常常很难用“对”“错”来判定,没有一个绝对
    的“对”,也没有一个绝对的“错”。我们一般应该这么说:这个问题我有
    自己的看法,另外的同志有他的看法。那么究竟是谁的看法更符合事物本身
    呢,那还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也许我的看法与别的同志的看法都有道理,只
    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侧重点不同,方法不同,路经不同,层面不同,等等
    。所以我不太主张在学术中做这样的判断:这是对的,那是错的。我不希望
    这样。
    问题是怎样提出来的
    今天聊的话题是文学会不会“消亡”(严格讲应该用“终结”)。
    这个问题在我们中国(不是说国外)是怎样提出来的呢?
    本来,提出文学会“消亡”这个问题,中国一般的文学爱好者甚至中国
    的文学创作界、文学理论界业内人士感到很突然。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
    人提出过文学“消亡”的问题。诗经、楚辞、汉赋、魏晋乐府、唐诗、宋词
    、元曲、明清小说……各个时代有各个时代的辉煌。孔子说:“兴于诗,立
    于礼,成于乐。”“不学诗,无以言。”曹丕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
    不朽之盛事。”唐代以诗取士。直到明清,会舞文弄墨、写得一手好文章的
    人,总是受人推崇、被人敬仰。那个时候,谁想到文学会“消亡”?
    在中国现代,文学也有过不凡业绩。鲁、郭、茅,巴、老、曹……,这
    些文学大家,谁不尊敬?那个时候也不存在文学“消亡”的问题。中华人民
    共和国建国以后,文学更是被赋予“崇高”的革命使命。谁敢说文学会“消
    亡”?
    在“文革”以后,文学也曾经有它非常“火”的年代。大家还记得刚刚
    粉碎四人帮的那几年——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一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文学
    曾经接连不断引起“轰动”,一次接着一次,为全社会所注目,似乎它是历
    史活动的主体,作家成为时代的骄子。这个轰动效应大家都还记得。伤痕文
    学出来了,反响十分强烈,如《班主任》、《伤痕》等等一发表,就引起巨
    大轰动效应,刘心武等人因此一举成名;然后是“反思文学”出现,又是一
    串串轰动。小说家张一弓啊,谌容啊,王蒙啊,冯骥才啊,张洁啊,蒋子龙
    啊……,还有报告文学家徐迟啊,刘宾雁啊,理由啊……,你可以说出一长
    串名字,一长串作家,这里我没法儿一一列举,他们的作品都引起过轰动效
    应。那时出来一篇小说、一篇报告文学,争相传阅,然后大家议论纷纷。所
    以那个时候作家是天之骄子,到哪里去,作家,写小说的、写报告文学的、
    写诗的,很受欢迎,他们总是作为一种英雄的角色(或者被当作英雄人物)
    出现在各种场合,而且当时在特定的情况底下,他们也确实扮演了这种角色
    。所以,那时不存在文学会“消亡”的问题。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