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金字塔/世界奇幻大师丛书[平装]
  • 共4个商家     15.80元~18.72
  • 作者:特里·普拉切特(作者),胡纾(译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40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和马克·吐温、斯威夫特一样,普拉切特不仅是伟大的作家,还是具有卓越见识的思想家。他的小说滑稽风趣、活泼轻快,而且,与所有第一流的喜剧作品一样,拥有绝对严肃的主题与内涵。
    《金字塔/世界奇幻大师丛书》由特里·普拉切特所著,本书是普拉切特最杰出的作品之一,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那罕见的幽默感。

    作者简介

    作者:(英)特里·普拉切特 译者:胡纾
    特里·普拉切特(1948-),英国著名幻想小说家,有“幻想小说家超级巨星”之称。

    普拉切特自一九八三年开始创作供成人阅读的“圆盘世界” (TheDiscworld)系列,以讽刺、幽默的笔调塑造了一个神奇却又真实的幻想世界,目前已经完成三十多本,但故事还在继续……该系列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作者本人也因此获得“英国最佳幻想小说奖”,并因其“为文学做出的贡献”于一九九八年在英国女王的生日庆典上被授予英帝国的“四等勋爵士”称号。

    另外,普拉切特也创作儿童文学作品,而且出手不凡,于二00一年获得了儿童文学大奖卡内基奖,其中最受读者欢迎的便是从“圆盘世界”这一著名的系列中衍生出的三部供青少年阅读的畅销作品《猫和少年魔笛手》、《叛逆的小精灵》和《帽子里的天空》。

    目录

    第一部 起程之书
    第二部 亡灵之书
    第三部分 新子之书
    第四部分 男孩所能做的101件事之书

    序言

    特里·普拉切特是当代最著名的幽默奇幻作家,同时也是英语文坛最具影响力的讽刺作家之一。截至2007年2月,他的作品已在全球累计卖出5000万册。
    普拉切特原名特伦斯·戴维·约翰·普拉切特,1948年4月28日出生于英国白金汉郡的比肯斯菲尔德。
    与另一位英国幽默小说家道格拉斯·亚当斯不同,普拉切特并非名校出身。亚当斯毕业于剑桥大学,而据普拉切特自己说,他所受的教育全部来自于海威科姆技术中学和比肯斯菲尔德公共图书馆。
    1971年,还在当记者的普拉切特被派去采访一家名为科林·史密斯的小出版社。在同出版社负责人彼得·班德·范·杜伦交谈时,他了解到该出版社正亟需一篇小说稿,就顺口提到自己已完成的长篇小说《地毯一族》(The Carpet People),于是借此机缘,普拉切特当年顺利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
    1980年,普拉切特担任了英国中央电力局的新闻官。1987年,他意识到自己已有能力以写作为生,便辞去了中央电力局的工作。转为全职作家后,他的创作速度大大提升,几乎每年都要出版两部小说。
    2003年,英国广播公司(BBC)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阅读”活动,这是英国有史以来对公众阅读口味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单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最受读者欢迎的100本小说中,普拉切特有5本入围,与文学大师查尔斯·狄更斯并驾齐驱。
    据2005年《畅销书口袋年鉴》统计,在2003年英国精装小说出版市场中,普拉切特的作品占总销量的3.4%,占总销售金额的3.8%,其排名仅次于因《哈利·波特》而红遍全球的I.K.罗琳;而在平装小说出版市场中,普拉切特排名第四,紧随《魔戒》作者I.R.R.托尔金之后。
    1998年,由于文学上的突出成就,普拉切特被授予了“大英帝国官员勋章”,并先后在英国沃里克大学、朴茨茅斯大学、巴斯大学和布里斯托尔大学取得了荣誉博士学位。
    让普拉切特获得广泛读者和崇高声誉的是他的“碟形世界”(Discworld)系列。从1983年这一系列的首部小说《魔法的颜色》(The Colour of Magic)问世算起,到2006年,该系列共出版了36部长篇小说,并不断有新作品推出。该系列之所以取名为“碟形世界”,是因为系列中的所有故事都发生在一个状如碟子的世界里,这个碟子驮在四头巨象身上,巨象则踩在一只宇宙巨龟的背上。
    “碟形世界”系列以超绝的幽默和奇妙的讽刺著称。普拉切特经常从文学经典(如荷马、莎士比亚、但丁等的作品)、科幻奇幻名著(如J.R.R.托尔金、厄休拉·勒古恩等的作品)、各国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甚至好莱坞电影(如《金刚》、《乱世佳人》等)那里“借用”概念,用以对比嘲讽现实世界中的文化和科技,令人忍俊不禁,连连叫绝。
    “碟形世界”系列中的许多小说都拥有相同的主角,因此可以按此标准将整个系列的几十本书大致归类,但有时候,一些书中的主角也会跑到另一些书中充当配角。同时,虽然该系列不少作品名义上是“独立”的,但却都与整个故事的主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碟形世界”系列大体上做到了“实时”发展——随着系列小说的陆续出版,角色的年龄也会相应地变化。
    “碟形世界”系列中的《猫鼠奇谈》(The Amazing Maurice andHis Educated Rodents)获得了2001年卡内基奖;系列中的另一部作品《巡夜人》(Night Watch)则获得了2003年的普罗米修斯奖。
    “碟形世界”系列被大量改编成漫画、动画、舞台剧、电视剧、广播剧、桌面游戏和电脑游戏等。2006年圣诞节期间,英国Sky One电视台播放了根据“碟形世界”系列中的《圣猪老爹》(Hogfather)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普拉切特本人还在剧中客串了玩具制造者的角色。尝到改编的甜头以后,Sky One电视台开始将普拉切特的更多作品改编为电视剧,并在2008年复活节期间播放了《魔法的颜色》和《异光》,2010年5月则播放了《开始邮政》(Going Postal)。这三部中普拉切特本人也都有出场。
    由于其杰出贡献,2009年的英国女王新年招待会上,特里·普拉切特获得女王亲自颁发的大英帝国骑士爵位。2010年,特里·普拉切特获得了世界奇幻奖终身成就奖。
    可能是幽默乐观的缘故吧,花甲之年的普拉切特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即便在2007年12月,他声称自己已患上阿尔茨海默病之后,也没有停下写作的步伐。“碟形世界”系列作品仍在不断扩展,包括2007年的《赚钱》(Making Money,获轨迹奖,并进入星云奖决选)、2009年的《看不见的学位服》(Unseen Academicals,被提名轨迹奖)、2010年的《我要穿着午夜》(Shall Wear Midnight,获得安德鲁·诺顿奖)及2010年的《鼻烟》(Snuff,在史上首周书籍销售业绩中排行第三)。
    您还在犹豫什么?就让我们一起进入普拉切特的“碟形世界”开怀大笑吧。

    文摘

    太阳慢腾腾地爬过天空。
    许多人都对这一现象的发生机制提出过疑问,有人认为这是因为有只屎壳郎在后头推着它走。作为解释,这话显然欠缺技术性,此外它还有一个附加的缺点:根据即将发生的某些事件判断,说不定这恰好就是正确答案。
    它平安行进到日落时分,并没有遭遇任何特别不快的意外①。它的余晖正巧照进了安科一莫波克的一扇窗户,又从一面镜子上反射出去。
    那是面全身镜。每个刺客的房间里都有全身镜,因为要杀人你非得认真打扮不可,否则对被你杀死的人来说就是莫大的侮辱。
    特皮克挑剔地打量着自己。这身衣服用了不少真丝,花光了他最后一文钱。衣服会随着他的移动喃喃低语,确实很不错。
    头痛让他一整天都形同废人,现在终于缓和些了。他原本还担心自己要带着满眼金星参加考试呢。
    他叹口气,打开一个黑匣子,拿出戒指一一戴上。另一个匣子里装着用克拉奇精铁打造的匕首,刀刃经过发黑处理,颜色十分黯淡。各种复杂的小机关从天鹅绒小包转移到他的口袋里,两把长刃飞刀忒林加滑进靴子里的刀鞘中。折叠抓钩与纤细的丝线缠绕在腕部的锁子甲上,一柄系着皮带的吹矢筒放在斗篷下。接着,特皮克又把一个小锡罐揣进口袋,锡罐里面装着各式飞镖,尖头都用软木塞封好,镖把上则用盲文做标记,方便在黑暗中加以辨认。
    他蹙着眉,检查一遍随身佩带的轻剑,看看刀刃是否锋利,然后把肩带往右肩挪了挪,好平衡铅制弹弓弹药的重量。他想了想,又拉开放袜子的抽屉,拿出一把弩枪、一瓶油和一卷撬锁的工具。之后他又想了想,索性再加上一柄拳剑、一袋形状各异的铁蒺藜和一套指节铜环。
    特皮克拿起帽子,看看衬里下面的钢丝是不是还在。他把帽子戴得歪歪的,得意洋洋地瞅了镜子最后一眼,然后转过身,慢条斯理地跌倒在地。
    安科一莫波克正值盛夏时节。事实上何止是“盛”,简直臭气熏天。
    大河已经缩减为一道熔岩般缓缓流动的泥浆,横亘在环境优越的安科与对岸的莫波克之间。莫波克的环境可说不上优越。莫波克与沥青坑仿佛一奶同胞,要想把它变得更糟是一件极有难度的事。比如说,假如它被陨石直接击中,城市的品位反而会有所提升。
    布满干裂淤泥的河床形成了蜂窝状的硬壳。此时此刻,太阳仿佛一面钉在空中的巨大铜锣,热气不但晒干了安科河,城市也未能幸免:白天暴晒,夜晚烘烤,年代久远的木料晒弯了腰,往常街道上的泥浆也变成了四处飘散的赭色尘埃,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天气可不常见。这座城市原本充盈着薄雾与水滴、霜冻和寒气,如今却仿佛耐火砖上的癞蛤蟆,坐在薄脆干瘪的平台上气喘吁吁。即便现在快到午夜,热气依然令人窒息,它像烧焦的天鹅绒般包裹街道,又炙烤空气,令它极其不宜于呼吸。
    在刺客公会大楼朝北的一面,有人咔嗒一声推开了高处的一扇窗户。
    特皮克刚刚不情不愿地留下了较重的武器,深吸一口死气沉沉的滚烫空气。
    就是这个。
    就是今晚。 据说每两个人里就有一个能合格,除非你抽中了老梅里塞做考官。真要那样的话,倒不如直接割了自己的喉咙了事。
    特皮克每周四下午都上梅里塞的战术与毒药理论课,两人相处得不算太愉快。学生宿舍里充斥着关于梅里塞的传闻:他杀过多少多少人,功夫又是如何深不可测……他打破了自己那个时代的所有纪录,据说甚至还杀死了安科一莫波克的王公——当然不是如今这位,是已经死掉的那些王公中的某一个。
    没准儿他会抽中胖乎乎、乐呵呵的尼瓦尔,他教星期二的圈套与陷阱课。特皮克对陷阱挺在行,跟老师的关系也不错。或者也可能是教现代语言与音乐课的库普特·德·悠悠。这两样特皮克都没什么天分,但库普特极爱飞檐走壁,只要你也喜欢单手吊在高高的街道上方,就准能得到他的欢心。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