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权力与主体[平装]
  • 共1个商家     21.00元~21.00
  • 作者:加布丽埃?施瓦布(GabrieleSchwab)(作者),陶家俊(译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4747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权力与主体》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加布丽埃·施瓦布(Gabriele Schwab) 译者:陶家俊

    目录

    译者序文学的接触空间诗学
    刘索拉序怎一个愁字了得——读加布丽埃《抵制记忆和遗忘的书写》有感
    作者序文学的转化之力——《文学、权力与主体》简介
    上编文学、主体性与文化接触
    第一章批评理论中执著的主体
    第二章文学的过渡空间
    第三章阅读、他者性与文化接触
    第四章旅行文学、旅行理论:东西方文学及文化接触
    第五章书写课程:文化遭遇中的想象书写
    下编暴力历史与创伤
    第六章抵制记忆和遗忘的书写
    第七章认同障碍:罪、羞耻与理想化
    第八章梦魇般的传统:施暴者后代的创伤
    第九章替代孩子:创伤损失的代际问传播

    文摘

    版权页:



    因此有必要澄清审美这个问题。如前所论,不能将“哈姆莱特故事”的效果简约成故事情节本身(这似乎是博安南的设想)。根本的因素是莎士比亚或博安南的表演性行为。众所周知,这就是为什么文学的文化功能本身主要根源于文学形式和结构风格,而不是语义信息或主题意义。因此任何以严肃的态度对待文学的文化批评家都必须面对审美功能,关注文学再现和接受的形式和模式。有的文化批评家将文学审美边缘化(如果不是否弃)。究其原因,审美试图脱离文化批判而自成一体。但是,文化批评对审美的打压有可能忽视文学或艺术这类文化实践的物质条件及特定的接受条件。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理论,区分审美生产和接受的多种模式与相应的文化功能。《丛林中的莎士比亚》表明,蒂夫人的故事讲述完全与文化空间融合,是一种集体实践,而伊丽莎白戏剧仅仅是专门的审美空间中的戏剧表演实践。
    从上述大视角看,与表面情形相反,蒂夫人的反应与熟悉的接受模式之间差别不大。与读者群体相关的关键问题包括:意义的生产,其普遍性或相对性,对我们解释自由的限制,对新的文化、历史或个体环境的适应。这样看来,如果将蒂夫人的《哈姆莱特》“误读”与接受史上该剧的其他历史和文化“误读”比较,长老们的反应与许多当代解释理论基本吻合。今天莎剧被重写或重排,如乔治·斯特雷勒将《李尔王》改编成朋克摇滚剧。这最终将伊丽莎白时代的文化改换移植进新的文化环境。
    20世纪七八十年代,文化批评家热烈争论的问题之一就是解释的自由与限制。限制可能来自互动的两极——读者和文本。读者立足带有限制作用的特定标准和期待来接触文本。文本运用策略来削弱某些期待或以其他方式限制解释。像博安南的剑桥朋友那样,长老们不相信个体或共同体差异会引起意义的变化。他们按照自己的解释群体确定的规范来创造、商榷意义。与此相似,许多西方批评家坚持认为,尽管任何个体读者都能进行意义阐释活动,但是意义仍受共同体规范制约,因此也受个体无法支配的权力制约。西方文化中更多普遍存在的力量取代了长老的地位,这似乎是根本的区别。福柯将之解释为“权力作用”。尽管后一种权力比长老们的权力更分散,因此也更具竞争力,但是它们同样对阐释和意义施加社会限制。
    然而,西方传统中同时也交织着一场持久的论争,即阐释推动的知识生产固有的权力问题。频繁的内部挑战及异质文化接触使阅读的地位备受争议。长期以来西方传统就是奠定在各种相互竞争的阐释权力的基础上。这些阐释权力源于民族、教会、思想流派或哲学潮流等不同渠道。至少从蒙田、狄德罗和卢梭的时代开始,争论都关注他者性及其挪用问题。一方面启蒙运动引领的意义的世俗化运动从内部挑战文本和阐释的真理观。另一方面启蒙价值受殖民和帝国主义历史制约。西方文明被迫借文化他者性来解读、界定自我。
    当代文化批评深刻反思西方传统价值。尤其是西方自我常常披上原始主义、东方学、种族主义或男权的外衣,贬损他者性或将之浪漫化。甚至有批评家因阐释权和暴力问题追问阐释的合法性。特别是在人类学领域,受后现代人种学影响,许多人种学家自诩为本土他者声音的“被动”纪录者。①也有文学批评家持类似态度,挑战传统的文学阅读时间,将解释活动的中心从文学转向理论。有趣的是,就我所知,目前还无人试图使理论文本免遭阐释暴力之害。持久的论争使批评家分成两大阵营——将所有的阐释理解为暴力行为的批评家与相信阐释和文本(脱离了阐释行为就变得不完整的文本)相互依赖的批评家。其他论争涉及文本限制因素和文本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