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诗论[平装]
  • 共1个商家     20.60元~20.60
  • 作者:朱光潜(作者)
  •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7521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诗论》是由漓江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朱光潜(1897-1986),安徽桐城人,笔名盂实、盟石,中国现代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教育家、翻译家。主要著作包括《文艺心理学》、《悲剧心理学》、《谈美》、《诗论》、《谈文学》、《克罗齐哲学述评》、《西方美学史》、《美学批判论文集》、《谈美书简》、《美学拾穗集》等,另有译著《歌德谈话录》、柏拉图《文艺对话集》、莱辛《拉奥孔》、黑格尔《美学》、克罗齐《美学》、维柯《新科学》等。

    目录

    第一章 诗的起源
    一 历史与考古学的证据不尽可凭
    二 心理学的解释:“表现”情感与“再现”印象
    三 诗歌与音乐、舞蹈同源
    四 诗歌所保留的诗、乐、舞同源的痕迹
    五 原始诗歌的作者

    第二章 诗与谐隐
    一 诗与谐
    二 诗与隐
    三 诗与纯粹的文字游戏

    第三章 诗的境界——情趣与意象
    一 诗与直觉
    二 意象与情趣的契合
    三 关于诗的境界的几种分别
    四 诗的主观与客观
    五 情趣与意象契合的分量
    附 中西诗在情趣上的比较

    第四章 论表现——情感思想与语言文字的关系
    一 “表现”一词意义的暖昧
    二 情感思想和语言的联贯性
    三 我们的表现说和克罗齐表现说的差别
    四 普通的误解起于文字
    五 “诗意”、“寻思”与修改
    六 古文与白话

    第五章 诗与散文
    一 音律与风格上的差异
    二 实质上的差异
    三 否认诗与散文的分别
    四 诗为有音律的纯文学
    五 形式沿袭传统与情思语言一致说不冲突
    六 诗的音律本身的价值

    第六章 诗与乐——节奏
    一 节奏的性质
    二 节奏的谐与拗
    三 节奏与情绪的关系
    四 语言的节奏与音乐的节奏
    五 诗的歌诵问题

    第七章 诗与画——评莱辛的诗画异质说
    一 诗画同质说与诗乐同质说
    二 莱辛的诗画异质说
    三 画如何叙述,诗如何描写
    四 莱辛学说的批评

    第八章 中国诗的节奏与声韵的分析(上):论声
    一 声的分析
    二 音的各种分别与诗的节奏
    三 中国的四声是什么
    四 四声与中国诗的节奏
    五 四声与调质

    第九章 中国诗的节奏与声韵的分析(中):论顿
    一 顿的区分
    二 顿与英诗“步”、法诗“顿”的比较
    三 顿与句法
    四 白话诗的顿

    第十章 中国诗的节奏与声韵的分析(下):论韵
    一 韵的性质与起源
    二 无韵诗及废韵的运动
    三 韵在中文诗里何以特别重要
    四 韵与诗句构造
    五 旧诗用韵法的毛病

    第十一章 中国诗何以走上“律”的路(上):赋对于诗的影响
    一 自然进化的轨迹
    二 律诗的特色在音义对仗
    三 赋对于诗的三点影响
    四 律诗的排偶对散文发展的影响

    第十二章 中国诗何以走上“律”的路(下):声律的研究何以特盛于齐梁以后?
    一 律诗的音韵受到梵音反切的影响
    二 齐梁时代诗求在文词本身见出音乐
    附 替诗的音律辩护——读胡适的《白话文学史》后的意见

    第十三章 陶渊明
    一 他的身世、交游、阅读和思想
    二 他的情感生活
    三 他的人格与风格
    附录一 给一位写新诗的青年朋友
    附录二 诗的实质与形式(对话)
    附录三 诗与散文(对话)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被人闹得一团糟,就因为用这两个名词的人们,大半没有弄清楚它们究竟指诗中哪两个因素。因此,它们中间关系——“表现”——也就没有一个精确的意义。
    秦:你这话至少不能应用到我身上来。我已经一再说过,语言是表现情感和思想的。语言是表现者,情趣和意象是被表现者。实质兼指情趣和意象,形式指语言。我说的话丝毫没有含糊。
    褚:你这些定义与流行语言的习惯很合,不过大有商酌的余地。这一层暂且按下不谈,先谈其他的可能的定义。诸位都知道谈到诗和艺术的学理,我们不应该忽略现代最大的美学家克罗齐,虽然我们不必完全赞成他的学说。依他看,诗人心中直觉到一个情趣饱和的意象,情趣便已表现于意象。情趣是被表现者,是“实质”;意象是表现者,是“形式”。“表现”是情趣与意象化合时的直觉活动,就是想像,也就是创造。这种活动全部都在心里完成。至于把在心里已想好了的诗用文字写出来,只是传达,并非表现。
    孟:我想起实质与形式的另一种解释。从康德派形式美学家一直到现代“纯诗”派诗学家都把诗的声音看成“形式的成分”,意义看成“表意的成分”。诗的声音有如图画中的形色配合,诗的意义有如图画中的故事。依这班学者看,音乐是最形式的艺术,也是最高级的艺术,因为它不借助于内容的联想,用声音的形式直接地打动心灵。诗的最高理想在逼近音乐,以声音直接地暗示情趣和意象,极力避开理智了解的路径,这是说,把意义放在第二层。如此则情趣和意象是实质,声音是形式,表现是情趣、意象与声音的关系了。
    鲁:还不仅此。一般人常把写或印出来的文字看成诗的具体的“形式”,所谓“表现”只是用文字记载心里所想的,或是口头所说的,而“实质”则为未加辨别的情趣、意象和语言。
    褚:诸位现在想想,“实质”、“形式”、“表现”三个名词有几多意义!流行语言的意义如秦先生所主张的是一种,克罗齐所主张的另是一种,“纯诗”派所主张的又另是一种,最后,鲁先生所提起的粗浅常识又另是一种。如果要把头绪理清楚,我们最好列一个表看看:
    秦:在这许多定义中,我们最好把不能成立的丢开。第一,粗浅常识的表现说不能成立,因为诗歌并不绝对地需要用文字写出来或印出来。其次,“纯诗”派的主张也太过激,因为诗用语言,究竟不能离开理智所了解的意义。第三,克罗齐的学说也似是而非,诗哪能离开语言呢?一切艺术都有情趣和意象,但是诗和其他艺术究竟有一分别,这个分别就在诗用语言为表现情趣和意象的媒介。所以我所提出的定义是最精确的,就是:情趣和意象合为实质,语言为形式,表现是用在外在后的语言翻译或传达在内在先的情趣和意象。这是多数诗学家所公认的事实。
    褚:你批评别人的话暂且按下不谈。你自己的主张诚然如你所说的,是多数人所同意的;但是我以为它是错误的。想证明这是错误,要说的话很长,我们须把情感、思想和语言的关系分析得很清楚。诸位不觉得厌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