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官居一品:沉舟侧畔千帆过[平装]
  • 共2个商家     18.00元~18.30
  • 作者:三戒大师(作者)
  •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30089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跻身百度风云榜小说类前列,高居起点网历史类小说三甲。
    这本《官居一品(沉舟侧畔千帆过)》由三戒大师所著。本书讲述破落书生的进取人生,从一介布衣到一品大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全书绘大明全景,拓中华新程。品味官场人生,画屑美人折腰,蘸墨文章风流,谈笑江山似画。

    媒体推荐

    最为严谨的历史文,事件安排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黑犬
    以权谋为卖点,表现一出大明朝波澜壮阔的大旗推演。
    ——清平一日
    最好看的朝堂博弈,最精彩的思想革新。
    ——三更

    作者简介

    三戒大师 起点知名作家,原名杨浩,山东青岛人,属狗的八零后,喜爱读史,时常为明清时期我华夏之衰落扼腕叹息。追本溯源,便找到了这个资本主义萌芽方兴未艾,中西方交流热切频繁,也是中华帝国最后一次辉煌的年代,于是《官居一品》便诞生了,虽然于历史无补,但希望在聊以自慰之外,能让看官有所获益。

    目录

    第一章 衙斋卧听萧萧竹
    第二章 一枚一叶总关情
    第三章 几番世事待桑田
    第四章 巳是黄昏独自愁
    第五章 花落犹有铮铁骨
    第六章 我欲与君辞别难
    第七章 不枸一格细贤才
    第八章 时际芳夏万象新
    第九章 虑深远则成计谋
    第十章 人心不古千千愁
    第十一章 令出如山严军纪
    第十二章 关塞萧条行踣难
    第十三章 曙光初照练兵场
    第十四章 万里浮云硼且晴
    第十五章 人心似水民如烟
    第十六章 天罗地网连琢计
    第十七章 梅雨纷飞湿黄花
    第十八章 六军尘嚣漫云沿
    第十九章 一梦三年企夏北
    第二十章 浮华轮道又三千

    文摘

    在袁炜病故、内阁独相的形势下,严讷几乎是一定会成为大学士的,因此严部堂于公于私,都不大过问礼部的日常事务了。
    至于二把手李春芳,负责的是对番邦与外国的交往,这差事也算是礼的一部分,勉强称之为“外礼”,但大明泱泱大国,向来只把视线放在自身,所以其重要性与“内礼”远远无法相提并论,甚至可以说,是不受重视的。但因为袁炜死后,李春芳变成了青词写得最好的一个,皇帝须臾离不开他,所以也只能象征性地领了这差事,但真有外事的话,还是得拜托沈默帮忙。
    剩下的,都是沈默的差事,或者说,几乎礼部的所有事务,一下子都压在了他肩上。除了要管理包括国子监、庶常馆、各级州府县学在内的全国学校机构、各级科举考试外,他还兼着翰林学士……沈默本想辞去此职,但严讷不接,李春芳也不接,都让他能者多劳。
    如果仅这些也就罢了,沈默闲了这些年,早就浑身骨头松了,何况下面有的是郎中、主事、员外郎听他调遣,何必事事躬亲?恰好他的长处就是调配指挥,无论多繁冗的差事,都能层层剥茧,条理清楚地分配下去,就是事情再多点,也不耽误他回家吃饭。
    但这并不能说明沈默心里就不烦,恰恰相反,他最近比较烦,很上火,极憋闷……只是从不挂在脸上罢了。
    他烦恼的源泉,则来自一个曾经崇高无比,现在却屈居在礼部门下的衙门——宗人府。
    宗人府掌管皇族属籍和纂修玉牒的衙门,专管皇族宗藩事务,洪武三年,沿元制设大宗正院,洪武二十二年改名宗人府。但不要崇拜它,它只是个传说,经过了靖难之役,当年的燕王朱棣当上了皇帝,而原本的皇帝朱允炆则下落不明,皇族间亲密无间的关系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监视提防、打压钳制。所以此时,宗人府这样一个地位崇高,可以号令皇族、甚至对皇帝指手画脚的机构,自然而然成为了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必定要大加削弱的。
    从朱棣开始,历代皇帝先是取消了亲王领宗人府事的规定,改由勋旧外戚领宗人府事;后来更是直接将宗人府归于礼部管理,彻底将这股超然的势力消弭无形。
    说句实在的,现在的宗人府,就是给宗室们出气用的撒气桶,每天都有人在那里拍桌子骂娘,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加,甚至要死要活。偏偏你还打不得也骂不得,只能笑着赔不是,哄着这些爷,闹心程度堪称天下衙门一绝。
    这么有碍和谐的部门,自然不能放在礼部衙门里,所以宗人府并不在东江米巷中,而是被发配到宣武门以南的菜市口南大吉巷胡同里,可谓是眼不见心不烦。
    如此惹人厌烦的差事,严讷和李春芳二位“仙长”自然不会去管的,他们欺负沈默初来乍到,不由分说便交到他肩上。
    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又是初来乍到,沈默只能苦笑着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勉强也能应付过去。
    但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到了腊月里,沈默还是被拖入了风口浪尖,“罪魁祸首”正是他的同年好友、告发伊王的功臣林润。
    因为一切都做在明处,加之他与沈默同年,自然也是徐阁老的学生了,所以在大清洗后的大提拔上,素有直名的南京右佥都御史林润,竟被廷推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成为言官系统的三把手……顺便提一句的是,邹应龙为右副都御史,还在他之下。
    得以进阶高位,林润士气大振,进京后不久,便上了一道《议宗藩禄米疏》,此疏一大白于天下,就如巨石投水,激起轩然大波!
    这道奏疏的大意是:“今天下之事,极弊而大为可虑者,莫如宗藩!因为今日宗室繁衍,岁禄不继,宗藩禄米所支比过去多出数百倍。如河南开封,洪武中唯一个周王府,至嘉靖初郡王已增三十九,将军至五百余,中尉、仪宾不可胜计,举一府而可知天下。今距嘉靖初又四十余年,所增之数又不难推知。”乃是直接向宗室藩王开炮,直指天下第一大弊!
    究竟这弊病严重到什么程度了呢?“计天下财赋每年供京师粮食四百万石,而各处王府禄米多达八百五十三万石,超过供京师之粮一倍以上。如山西存留米为一百五十二万石,王府禄米则为三百一十二万石;河南存留米八十四万三干石,王府禄米一百九十二万石。以此二省论之,即便田赋粮全征,也不够供王府禄米之半,况且吏禄、军饷皆出其中。”也就是说,国家的全部收入,要有大半供给王府,而御用、吏禄和军饷这些国家开支的传统大头,却只能在剩下的一半中权宜,国家怎能不疲敝至极呢?
    但如何解决呢?林润说:“臣以为宜令大臣和科道集议于朝廷,然后颁论诸王,示以势穷弊极,不得不通之意。令户部全计赋额,以十年为准,大约兵荒、蠲免、存留费用几何,王府增封几何,禄米及诸费几何,令宗藩晓然,知赋入有限,而费出无穷,共陈善后之策,然后通集众论,请皇上定夺,以为万世不易之规。”
    嘉靖也没有好办法,建议大家凑到一起开会解决……
    嘉靖也许是被宗室摆了一道,险些连命都丢了,也想狠狠治治这帮蠹虫,所以便将林润的奏章明发朝中,命百官进行讨论,看看谁有什么好办法。而那厢间,宗室藩王们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纷纷派人进京活动,坚决抵制这种不可饶恕的“倒行逆施”。
    而宗人府作为连接朝廷与宗室的纽带,自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处在十分微妙的境地中。P00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