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35.60元~42.50
  • 作者:布兰登?桑德森(作者),张晓哲(译者)
  •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3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20003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该系列是对著名奇幻史诗“时光之轮”系列的逆写,颠覆你对善恶的理解。布兰登?桑德森试图解构和颠覆传统奇幻故事。“假如邪恶势力赢得最终胜利,世界会变成怎样?”这个命题,连同桑德森对诈欺故事(heist story)的浓厚兴趣,构成了“迷雾之子”三部曲的最初灵感,这也是他自《伊岚翠》初试啼声之后,格局更广、野心更大的成熟之作!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布兰登?桑德森 译者:张晓哲

    布兰登?桑德森,1975年12月19日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首府林肯(Lincoln),现居犹他州的欧瑞市(Orem)。作者的首部小说《伊岚翠》,2005年甫一出版即获得《浪漫时代》(Romantic Times)奇幻史诗大奖,更被美国最大连锁书店邦诺(Barnes & Noble)列为头号选书。作者也连续2006、2007年两年入选美国科/奇幻界最高新人奖项──约翰?坎伯新人奖。作者还陆续出版了“迷雾之子”三部曲,均与全球著名的奇幻出版社Tor签约,《出版人周刊》、《轨迹杂志》、《美国图书馆协会志》、《克科斯评论》都给予该系列高度评价。《哈利?波特》在美国的出版社Scholastic以高价买下作者其他所有奇幻作品的版权。2009年10月,桑德森作为已逝奇幻大师罗伯特?乔丹的接班人,出版了“时光之轮”续作《光之回忆1:风起云涌》,甚至打败丹?布朗新书《失落的秘符》,空降纽约时报排行榜冠军!

    目录


    第一部哈辛的幸存者
    第二部漫天尘埃下的造反者
    第三部血阳的孩子们
    第四部雾海中的舞者
    第五部被遗忘的世界里的信徒
    尾声
    专用名词及人物介绍
    万语幻想文学社召集令

    序言

    即将首次阅读我的作品的中国读者们,我要对你们表达格外热烈的欢迎。谢谢你们选中了我的书,愿你们享受在字里行间发现的一切。等了这么久,我的书终于在中国出版了,这让我非常激动。我曾在亚洲地区生活过两年,中国源远流长的神话与文明为我的写作提供了不少灵感。
    我写的书被归类为奇幻。奇幻是我热爱的题材,我已在其中深陷多年。但在我看来.有太多的人只根据简单的类别定位就对书籍作出草率的评判。在我的书中,我不仅营造神奇而令人惊异的气氛,也描绘人类自身所处的状况,竭尽全力将幻想和真实融为一体。对我来说,只有作为科学分支的魔法才最为有趣——只是这门科学并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
    在我接触过的中国民间传说和电影中.我也看到了类似的东西。精彩神奇的情节永远掩盖不了角色命运的意义——那才是故事的核心所在。
    衷心感谢你们抽出时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你们能在这些书页中找到具有深度、值得去爱的事物,发现美好、有趣,但同时又令人深思的东西。

    文摘

    “这么快?”特雷斯丁问道,“你不吃过晚饭再走?”
    “不了,”圣务官答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谈。我不只是受命于樊乔领主来此,而且……也为审判部调查些事情。有传言说你喜欢和斯卡女人调情。”
    特雷斯丁打了个寒战。
    圣务官笑了。他可能只是想消除怀疑,但特雷斯丁只觉得这句话让他感到神秘和恐怖。“不要担心,特雷斯丁,”圣务官说道,“如果上面真的为你的行为担忧的话,早就会派残酷的审判官而不是我过来了。”
    特雷斯丁缓缓地点了点头。审判官,那帮残酷的家伙他一个也没见过,但是他听说过……一些故事。
    “我对你对斯卡女人的行为是满意的,”圣务官说,边说边回过头去望着田野。“我在这儿的所见所闻表明你总能把局面整顿好。像你这样的人,高效,多产,在卢萨岱尔吃得开。再干几年,做些生意,谁能料想发展得会有多好呢!”
    圣务官转过脸去,特雷斯丁发现自己在笑。这不是承诺,甚至不是认可。通常,圣务官与其说是祭司,不如说是官僚和证人。但是从御主大帝自己的仆人口中听到如此赞扬……特雷斯丁知道有些贵族觉得圣务官令人不安,有些人甚至认为他们是个麻烦。但是在那一刻,特雷斯丁恨不得吻他。
    特雷斯丁转回身去,面对着斯卡人,他们在血红的太阳和漫舞的灰尘下静静劳作。特雷斯丁一直是乡间贵族,住在种植园里,梦想着有一天也许会搬入卢萨岱尔。他听说过舞会和派对,魅力和私通,一想到这些他就心情激动。
    今晚我要庆祝一番,他想。在第十四间小屋里有个年轻女子,他已经关注一段时间了。
    他又笑了。再干几年,圣务官说过的。特雷斯丁也许能缩短时间,如果他干得更卖力些呢?最近他的斯卡人口在增长。也许如果他再逼得紧一点,今年夏天他可以再多个丰收,用额外的部分完成和樊乔领主的契约。
    特雷斯丁一边点头,一边看着这群懒散的斯卡人,一些在锄地,一些趴在地上,拂去幼苗的灰尘。他们从不抱怨。他们从不抱希望。他们连想都不敢想,就该是这样,因为他们是斯卡人,他们是——
    有个斯卡人朝上看,特雷斯丁呆住了。那人看到了特雷斯丁的眼睛,他的表情里有挑衅的火星,不,是挑衅的熊熊火焰。特雷斯丁从未见过这种眼神,从未在斯卡人的脸上看到过。特雷斯丁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退,当这个陌生的腰杆挺直的斯卡人盯着他时,他浑身上下都打了个冷战。
    随后,那个人笑了。
    特雷斯丁看着别处。“科顿!”他尖厉地喊道。
    强壮的工头冲上斜坡。“怎么啦,老爷?”
    特雷斯丁转过身,指着……
    他皱着眉。那个斯卡人在什么地方?他们劳作时低着头,身上粘着烟灰和汗水,很难把他们区分开来。特雷斯丁停下来,搜寻着。他觉得自己知道那人在什么地方……一片空地,现在没人站在那里。
    没有。不可能。这人不可能那么快从人群里消失。他去哪里了?他肯定在那里,某个地方,正垂着头干活。他那明显的挑衅是不可饶恕的。
    “老爷?”科顿又问道。
    圣务官站在一边,好奇地看着。让这个人知道有个斯卡人如此厚颜无耻是不明智的。
    “让南面的斯卡人干得再卖力些,”特雷斯丁指着南边,命令道,“我看见他们懒洋洋的,哪像个斯卡人。挑几个揍一顿。”
    科顿耸耸肩,但点了点头。这不是像样的体罚理由,但是,也不需要找体罚劳工的像样理由。 毕竟,他们只是斯卡人。
    凯尔西听说过一些故事。
    他听说,谣传很久以前,太阳曾经不是红色的。天空没有烟雾和灰尘笼罩,植物也不用为生存而挣扎,斯卡人也还没有成为奴隶。那是在御主大帝之前的岁月。然而,那个年代已经差不多被遗忘了。甚至连传说也变得模糊了。
    凯尔西注视着太阳,他的视线追随着这西沉的大圆盘。他独自一人,在空旷的田野里默默地站了很久。一天的活儿干完了,斯卡人已经被赶回他们的小屋。迷雾马上要来了。
    最后,凯尔西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小心地越过垄沟和小路,在大堆尘土间迂回。他避开庄稼,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庄稼看来并不值得他那样做。它们长着枯萎的黄叶,病恹恹的,看上去和料理他们的人一样垂头丧气。
    斯卡人的小屋在昏暗的光线下若隐若现。凯尔西已经可以看到迷雾开始生成,弥漫在空气中,使这些土墩一样的建筑物呈现出超现实的不可捉摸的面貌。小屋没人看守,也不需要看守,因为一旦夜幕降临,没有斯卡人会冒险跑出去。他们对迷雾的恐惧太强烈了。
    总有一天我会帮他们治好这个毛病,凯尔西在走进其中一个较大的建筑物时这么想,但是,一切都是由他们所处的时代决定的。他推开门,悄悄走了进去。
    谈话马上停止了。凯尔西关上门,然后转过身微笑着面对屋里大约三十来个斯卡人。中间的火坑里火不是很旺,边上的大锅里满是飘着细碎菜叶的水,晚餐开始了。当然,汤是乏味的。气味倒还诱人。
    “晚上好,各位,”凯尔西微笑着说,把背包放在脚边,人斜靠着门,“今天过得怎么样?”
    他的话打破了沉默,女人们又去继续准备晚餐了。而一群男人坐在一张粗糙的桌子旁,继续用不满的神情看着凯尔西。
    “我们一天都在工作,旅行者,”泰帕,斯卡人中较为年长的一位说,“这些事你倒是躲过了。”
    “我不适合干农活,”凯尔西说,“我细皮嫩肉,受不了这个。”他微笑着,举起布满一道道细痕的双手和臂膀。。疤痕纵向分布在他的肌肤上,就像有只野兽反复用爪子上下耙过他的手臂。
    泰帕嗤之以鼻。把他看作长者略嫌年轻,也许他刚满四十岁,顶多四十,可能比凯尔西大五岁。然而,这个骨瘦如柴的人却摆出一副头目的神情。P3-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