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历史的另一角落:档案文献与历史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22.10元~22.10
  • 作者:吴铭能(作者)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第1版(2010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00717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历史的另一角落:档案文献与历史研究》是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

    作者简介

    吴铭能,1963年2月出生于台湾省云林县,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硕士,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博士,曾在“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现为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是清代至民国学术史,著作有《梁启超研究丛稿》(台湾学生书局,2001年2月)、《梁扁超的古书辨伪学》(台湾花木兰图书公司,2005年12月)、《书评写作方法与实践》(台湾秀威图书公司,2009年2月)、《艺道情:王庆余大师口述传奇的一生》(即出)。近年致力于档案文献与口述历史研究,本书就是其研究成果的结集。

    目录

    自序
    你所不知道的梁启超
    驳斥日本人捏造的谎言:梁启超撰拟对于《顺天时报》启事
    梁启超《年谱》被动了手脚
    饮冰室的藏书
    梁启超对于蔡松坡身后事的处理
    梁启超和他的儿女们
    梁任公与徐志摩的交谊
    徐志摩与张幼仪“伉俪情笃”吗
    除却文章无嗜好世无朋友更凄凉:陈独秀晚年在江津生活的片段
    陈独秀晚年书札在台湾
    读陈独秀书札后记
    堂堂溪水出前村:雷震案真相大白
    档案与口述历史之间:“口述历史”文字之更动与“二二八”事件研究
    档案、校勘与历史真相——以黄彰健著《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证稿》为例
    出版后记

    序言

    研究历史很不容易。有时候格于资料不易取得,有时候囿于意识形态的偏见,有时候归因个人剖析史料的能力不足等,上述任何一项因素都会使得历史研究陷入团团迷雾之中,所以历史系专业的学生都需要上一门“史学方法”课程,把研究历史各种可能的方法及阻碍,一一讨论清楚,为将来展开研究做准备工作。
    只是,在实际处理这些历史事件或人物,经验累积多了,大学教的“史学方法”课程终究是纸上谈兵,能否依样画葫芦,或是巧妙运用,完全凭各人的本事。几年来,我断断续续读了许多人物的书信与档案,在爬梳史料之后,却发现我们所熟稔的历史名人,他们生活的另一面与众人公认形象往往大不相同,这就使我反省:为什么这些书信手札所表现出来的人格特质,会与很多学者讨论的不一样?难道仅仅是别人没有看到这些资料呢?还是因为这些人物的资料太丰富了,不必去处理这一些琐碎的小细节?我做研究不喜欢人云亦云,跟着时髦走。我也不认为“琐碎的小细节”可以不必处理,这完全是偷懒或是没有找到新材料者的遁词。试想:如果我们要写某一人物的传记或年谱,要把这个人物写得活灵活现,令读者心慕神驰,有所感动,这些“琐碎的小细节”可以不必处理吗?相反地,这些“琐碎的小细节”反而是个大问题,少了这些“琐碎的小细节”,人物如何能够描写得精彩飞动,予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后记

    陈独秀晚年在四川江津度过风烛残年,犹不忘在“五四”狂飙时期主张废除汉字而以拼音化替代的方案,因此,他要冒着日本飞机轰炸的危险,倾尽全力写出文字学专著《小学识字教本》,作为为实践自己的理想而张目。
    《小学识字教本》写完上卷初稿后,已把体力透支殆尽,下卷因身体不适,“左边耳轰之外,右边脑子时作阵痛,写信较长,都不能耐,势必休息若干时日不可”;上卷初稿原本交给在编译馆工作的至交台静农,透过台在馆中工作的关系,希望能够早日出版发行,以免战争时期随时可能被轰炸全毁,心血付诸东流!
    可惜,事与愿违,教育部主事者陈立夫不愿意为陈独秀著作取得全国合法发行地位而背书,但又不便公开拒绝陈独秀如此有名望的异议分子,于是以对书名“小学”二字有意见作为托辞而婉拒。
    教育部既然不愿意,于是他将希望寄托在商务印书馆,但是处在战乱时期,物质供应严重短缺,商务始终没有能够出版其著作,陈对此颇有微词,认为王云五太势利,完全不奖掖学术。最后陈独秀颇为矜贵的《小学识字教本》只好勉强以“油印五十份分寄全国”,作为无奈中的盘算。

    文摘

    此稿写于一九三七年七月十六目至二十五日中,时居南京第一监狱,敌机目夜轰炸,写此遗闷。
    唐、林合著《陈独秀年谱》引用(实庵自传)原稿这则短跋没有注明出处,不知何据,颇难定是非。景从这种意见的不乏其人,如沈寂(汪孟邹与陈独秀)文则说“据他在稿本上所加的短跋,此稿写于一九三七年七月十六至二十日中,时居南京第一监狱,敌机日夜轰炸,写此遗闷”@,不知何据之稿本?应是辗转抄录的,并未亲见稿本。又如张宝明、刘云飞《陈独秀的最后十年》亦是持此看法。直到台静农珍藏陈独秀手札公布于世,这个问题才真相大白。
    台静农先生故去后,门人陆续整理亲朋友辈寄予台先生之信札,其中陈独秀给他的信件就超过了100封,而另有(实庵自传)原稿就是其中较为重要的历史文献之一。全文以毛笔字直式书写于有格稿纸(每页稿纸8行,每行28格),加有新式标点符号,章节段落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