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形软件01:灵魂上载[平装]
  • 共2个商家     23.50元~24.10
  • 作者:谭剑(作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26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416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形软件01:灵魂上载》:作者用冷静而娴熟的笔墨,描绘了一个金钱统治一切的垄断资本主义社会,香港成为了财富全球霸权下的一个小角色甚至一个配角。未来的香港,人情冷漠,诚信丧失,充满背叛,到处黑吃黑,恐怖袭击不断。人们对生活深怀厌倦,对社会大为不满,宁愿离开现实世界而投进网络世界,从“网络依存症”演化而成的新兴宗教组织,已成为未来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它传递的价值观,不独对于香港,而也应令中国乃至整个世界警醒。
    刘慈欣,韩松倪匡,联合推荐。《科幻世界》杂志推荐,首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有些人的人生,要在死后才变得精彩,甚至,真正的人生,要在死后才正式展开。可惜,他们在生前,往往并不知道。

    媒体推荐

    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精彩描述了两个神奇世界,在虚拟与现实间充满令人难以置信的惊悚和震撼,赛博朋克科幻的顶峰之作,科幻魅力淋漓尽致的展现。
      ——著名科幻作家 刘慈欣
    《人形软件》的一大价值,就是它在中国文学中少有地展呈出了一个后现代的、反乌托邦的香港,这本身彰显了这部作品的独特意味和现实批判性,也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港人当下的心理和关切,它倒更需要引发内地人们的关注和思考。
      ——科幻作家 韩松
    《人形软件》采用了畅销小说的写法,情节性颇强,时时引着你读下去,其中对未来网路及灵魂上载的描写亦别开生面。它不仅展现了我们的替身在网路世界的传奇冒险,展现了虚拟生命对真正人生的渴望,更难得的,还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香港作家对传统文化的款款深情。
    谭剑先生尊香港科幻泰斗倪匡为师,他站在老师的肩头,将香港科幻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星云奖颁奖词
    《人形软件》以精密设计的犯罪为主轴,贴近“推理科幻小说”这个类型,故事的铺陈,完全符合“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个金科玉律,而且对网络世界发展刻画入微,显见是个中老手。
    谭剑的小说,精华内敛而又神釆迸现。随便翻开一页,就能吸引你看下去,是科幻小说中的杰作。
    ──著名小说家 倪匡

    作者简介

    谭剑,香港出生,英国伦敦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布拉褔特大学企管硕士。曾任程序设计、系统分析及项目管理等工作,并开设顾问公司。
    2007年起以一年一奖的速度在台湾连摘4个具指标的小说奖──《免费之城焦虑症》获“倪匡科幻小说奖”(佳作);《黑夜旋律》入围华文出版界奖金最高的“九歌200万长篇小说奖”最后4强;《轮回家族》入围“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复审;《肉体窃贼》获“可米瑞智百万电影小说奖”第2名。
    擅长运用网络、科技、文化及商业等趋势,描绘逼真无比的近未来都会,让读者预视一个极有可能成真却不一定喜欢的世界,而个中的浮世男女和人性幽微,往往才是高潮戏码和重点所在。
    另著《虚拟未来》、《换身杀手》及《1K监狱》,全部皆在港台两地出版。

    目录

    人物简介
    序·意外的死亡

    第一部·铜锣湾
    我·无尽的逃亡
    暗影·无尽的追杀
    东亚之狼·疾风与狼
    天照·模特儿
    天照·狮子银行

    第二部·日记杀机
    我·Lin·旺角
    日记·拯救老店
    日记·收购
    日记·回复
    唐楼·消失的门
    暗影·追踪

    第三部·非人变数
    天照·丧尸
    我·演化
    暗影·炸
    东亚之狼·不杀
    魔神教·蝶神

    第四部·全面变脸
    天照·警局
    我·地狱
    天照·飓风
    日记·试食
    天照·推算
    我·地狱开门
    天照·意外

    第五部·不能杀的人和人形软件
    暗影·迟到
    东亚之狼·调查
    天照·成田快线
    东亚之狼·布局

    第六部·村上春树
    我·村上中毒
    暗影·拆除
    我·来记面家
    日记·餐厅管理程序
    我·机会

    第七部·变招
    我·后着
    暗影·狙击
    天照·厂内
    天照·抗敌
    我·上身
    暗影·千门
    天照·希望
    我·冲突
    天照·三十二

    第八部·变身
    东亚之狼·收获
    我·真正复活
    东亚之狼·苏黎世
    天照·报复
    男人·来记面家
    我·替身的替身
    访问
    后记·人形软件说明书
    简体版后记

    序言

    有些人的人生,要在死后才变得精彩,甚至,真正的人生要在死后才正式展开。可惜,他们在生前往往并不知道。
    “解开全息立体图的图像密码在哪里?”
    宁志健还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所剩无几。不是以年计,不是以月计,甚至不是以日计或以小时计,而是以分钟计。
    他被套上头罩,肚子被狠狠打了两拳后,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提得上来,反问:“什么图像密码?你说什么?”
    “图像密码就是密码,用图像方式表示。”两个巴掌又掴到宁志健脸上。
    “不用解释,这小子在装蒜。你不快说的话,我们就把纳米机械人注射进你体内,它会侵袭你脑袋,叫你乖乖听话。”
    另一人又道:“纳米机械人是高科技玩意,很贵,我们有比较便宜的方法:给你打毒针,就是美国政府在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给恐怖分子打的那种。
    我相信到时你就会老老实实地全盘托出,不再闹别扭。不过,这针有很多后遗症,你要不要听?”
    宁志健觉得当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简直超现实得像电影,有点叫人难以置信。
    才不过十分钟前,他还在上学途中,正阅读投射在眼镜镜片上的早晨新闻,当他正在学习这种边走路边看新闻的本领时,一架灰色小货车突然从横街冲出,两人从车门跳下来,动作很快很利落,活脱就是黑帮分子的架势。宁志健暗叫不妙,准备转身便逃之际,身后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两人,都穿了一身黑衣。他肚子吃了两记老拳后,四人“同心协力”用很熟练的手法把他迅速抬进车里,再给他套上头罩,绑起手脚,然后展开盘问。
    被捕过程前后大概不用半分钟,速度甚快,他连他们的容貌也没看清楚。
    他感到货车正在慢慢行驶,只听见车上的人说:“大家都是跑江湖,我们先好好说清楚。这话我只说一遍,你仔细听好了。”说这话的人声音沙哑,口吻不急不缓,一听就知道是首领的角色,狠角色,叫宁志健想起曾志伟在电影《无间道》里饰演的韩琛。
    就在宁志健以为“韩琛”要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句经典台词时,岂料听到的却是:“我们只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和你并无过节,不想向你严刑逼供,虽然我们是专家,熟悉好几百种虐待方式,但整个过程很浪费时间,你也要白受皮肉之痛,何苦呢?只要你告诉我们图像密码,确定没错后,便马上把你放走,绝不和你为难。你明白没有?”
    这种烂对白宁志健不知在电影里听过多少次,他记得几乎每个听话合作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大部分被杀人灭口——不是从背后开枪,就是给装在麻包袋里丢进大海喂鱼。
    ——不,海里已没有多少鱼了,你抛尸体下去,只不过是污染海洋!
    ——托电影之助,现在跑江湖的,不论是老叔父还是小混混,都会讲几句锐利的台词,有些对白更不比电影上的差,就是不再讲道义!
    宁志健还没来得及抗议,一股巨大的冲力突然向他袭来,一阵天旋地转后,他给抛到地上,两件不知名的巨物猛烈地砸在他身上,体内马上有什么东西裂开似的,叫他痛人心脾,只得发出低沉的呻吟。
    他也隐隐发现,刚才还在开动的车子,如今已停了下来。
    ——看来刚才小货车遭撞倒,翻了好几圈,如今应该躺在马路上动也不动。
    ——实情是不是这样?
    他无法好好思考,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趁机逃走,这是大好机会。
    然而,他感到胸口一阵剧痛,痛得前所未有。他自忖肯定受伤不轻,别说手脚被绑,就算没绑,他也未必能自由活动。
    他深呼吸时,更感痛苦加剧。
    渐渐地,呼吸变得益发困难。
    生命,好像悄然流逝……
    不可能这样,他不应该这么快就死去,在以他自己为主角的故事里,才登场二十年,是刚准备大显身手的大学生,家里也还有事业尚未完成。
    如果以一部九十分钟长的电影来计算,按内容比例他应该才不过出场了十分钟,故事不过刚刚进入正题。
    他暗叫不妙,想爬起身来,可是实在不行,他感到身体力气已全失。
    ——怎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我真的要就此死去?!
    他隐约听到不知是救护车还是警车的笛声时,已失去知觉。
    救援人员花了二十分钟才打开变了型的客货车车门。车内六人皆受重伤,四人已停止呼吸,其余两人在送院途中伤重死亡。
    案发现场是港岛西环的高架天桥往湾仔方向,撞向客货车的是经改装的保时捷跑车,身价过百万。全港只有不足十架同一款式的车。
    司机的尸体锁在扭曲如废铁的车身里,脸容已烂至难以辨认……
    宁志健理应丰盛的生命,在二十之龄结束。
    幕提早落下。
    既急促,又突然。
    他死得很不安宁,也死不瞑目。
    毕竟,他还不知道,有些人的人生,要在死后才变得精彩,甚至乎,真正的人生要在死后才正式展开。
    可惜,他们在生前往往并不知道。
    人死了,不代表他的故事从此结束。
    宁志健的人生会在另一个世界延续。

    后记

    谢谢世界华文科幻协会颁了星云奖的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给我。2010年我上成都出席颁奖礼,见识到内地科幻界人才济济,除了作者和编辑外,还有学者、粉丝团、专职的封面设计师等各个环节互相配套,构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叫我好生羡慕。
    如果说还有什么欠缺,就是最后变成电影这一环。众所周知,华语电影最欠缺的类型,也就是科幻电影这一版块。
    而我打从写《人形软件》这故事起,以悬疑复杂的架构,加上画面感,并设计成三部曲的结构,就是以拍成电影为最终目的。
    不用说,要把这么一个系列变成电影,不可能一步到位,除了资金,更欠缺的,是人才,恐怕要好多年后才能实现。
    希望《人形软件》能变成电影,不只是我的心愿,也是不少香港读者的期望(见诸他们的读后感!),我乐见其成。
    感谢刘慈欣和韩松两位科幻大家为我写推荐词。我在上世纪90年代的《幻象》科幻杂志上读过韩松老师拿下首届世界华人科幻艺术奖的名作《宇宙墓碑》,印象很深刻。那时我还是小读者,没想到差不多二十年后竟有缘在成都见面。同一天,我还和刘慈欣老师见面。《三体》的宏大和完整度叫我瞠目结舌。内地和港台两地在科幻创作上的取裁和着力点大不相同,可以借鉴的地方实在太多,非我这篇后记所能盛载。
    谢谢《科幻世界》杂志的副总编辑姚海军兄答应让本书冠上“科幻世界杂志推荐”的字眼。这八个字对我来说意义特别重大。我早在十多年前已投稿往《科幻世界》,并蒙青睐在1998年4月号刊出以体育为主题的《渐近线》。当年我在香港见过时任领导杨潇女士。去年我们在成都再见,没想到一晃已十二年,我也从青年变成了中年,自是感慨不已。
    谢谢天窗中国的同事,努力让我能正式在内地出书,也让我更了解内地的出版状况和网络生态。
    我写作本书时,考虑到当代人的节奏和阅读的步伐都比较急促,是以在文字上比较精简,情节发展也较快。为保留香港特式,我在简体版的内容和文字上都只做了很轻微的修改,纯粹是补漏。

    文摘

    版权页:



    一阵警号声把我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回来。
    有人跟踪我,而且不怀好意。
    反侦探程序有时敏感过度,会发出误瞽。我特意在几条大街绕了一圈,穿过好几条人来人往的繁华大街,还是无法甩掉身后那个披黑衣且看不清容貌的男人。
    这家伙愈逼愈近,我身上好几个反侦察程序同时指出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全部标示为红色最高警戒级别。
    即使我只在绕圈,对方也一路追随,而且愈来愈毫不掩饰地跟踪,简直明目张胆得惊人。
    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东西,是有人类在背后直接操纵,还是像我般只是人形软件要听命于主人,或者是两者皆非的人形炸弹黑客程序?
    没有广告程序可以骗过我身上的侦察程序,但此时连它们都无法参透黑衣人,只知道是一个比推销公司的广告程序更讨厌的东西紧贴我背后不放,不只不怀好意,而且还怀有敌意。
    我头也不回,穿过在实体世界里是铜锣湾地标的时代广场,经过那些曾经存活过也消失了,但见证了铜锣湾“日治时代”的百货公司如大丸、三越和松板屋,还有从未进驻过香港的高岛屋和纪伊国屋书店,身边擦过成千上万真人假人。
    侦察程序警告:对方似乎有异动,请准备。
    准备什么?反击吗?我开始后悔怎么不添置些像样的武器。
    我现在身上只有最简单的攻击武器,也就是路人甲乙丙都有的那些普通不过的阳春程序,反击个屁!
    不过,我身处的是网络世界里的铜锣湾,是集电子商务、玩乐、投资于一身的黄金地段。每英尺地价不逊于真实的铜锣湾(或者说真实版已今非昔比,连网络版也不如,但和“网络·上海”仍相距甚远)。一个网络炸弹如果爆炸,必然引起网络塞车、交易停顿等大灾难。是以网络保安异常严密,强大兼密不透风。
    没有黑客会不顾后果贸然发难,也不可能轻易得手。
    可是身上几个侦察程序再次同时发出危急警告。
    在牛肉面、整容手术、股票必胜法和完美情人配对等林林总总的广告形成的招牌森林下,我再次注视黑衣人时,只见对方扬手,向前一掷。
    ——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楚。其势之快,简直就像武侠小说里常见的无影手。
    一道红光随即朝我射过来。
    再定睛细看,发现这道光像充气般正在增大,很快变成一道光柱,不,是个硕大无比的红色光球,几乎比网络世界里的假太阳还要巨大。
    很多人也同时举目观看,好比欣赏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文异象。不错,这种状况,不论在真实世界还是网络世界都是奇景。
    可是,很少人意识到危险,也许他们只会视之为另类的街头推广活动。
    我猜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回事:光球愈变愈大,最后向我滚过来,就像《夺宝奇兵》那类冒险电影里常见的场景般。
    可是,我猜错了。
    光球没有滚过来,而是发出一声巨响后爆开。
    爆出来的有好几十头猛兽,如狮子、老虎、野狼、黑鹰……等濒临绝种的动物,还有麒麟、龙、火鸟等超现实的动物,一起发出怪异之至的叫声,向我扑过来。
    虽说命悬一线间,但我毕竟不是人类,而可以多任务作业,同时运算多个程序,思想也可以开小差。我难免想,即使身处的是网络世界,但这种攻击手法未免太漫画化了,不够一本正经。
    打斗这回事,随时涉及生死,应该严肃看待,不是吗?
    不过,定睛一看,百兽空群而出,所到之处,其后尽是一片阒黑虚空,连个骨架或者别的什么也没剩下来,我便不敢看轻,更不敢小觑。
    天知道掉进那虚空后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整个铜锣湾马上陷入一片混乱,人和程序相继逃亡。
    网络铜锣湾难得如此“赶客”!
    我更加不敢怠慢,马上拔足狂奔,幸好不到十步就是转角,于是我趁机急急改变方向,闪进一条巷子里。
    再回头看时,只见百兽几乎与我擦身而过,它们一直向前冲,跑到好远好远。
    眼见刚才还人来人往的大街,就此消失在虚空里,什么也没有剩下来。
    老天,是什么一回事?!
    真是诡异得不得了。
    这群怪物的攻击真是冲着我而来吗?我只是个平凡不过的人形软件,我主人也只是个平凡不过的年轻人。
    一阵怪叫又慢慢逼近,像要笼罩整条街。
    是的,百兽刚才不错是向前冲,但其中一头竟然转向,去而复返,走斜路,衔我身影追来,大群禽兽于是马上又改变方向,紧随其后。
    ——他妈的,是什么回事?它们真是冲着我而来!
    我一时间也实在说不出那头猛禽的名堂来,似鹰,但体形大得多,全身着火。我的记忆库跳出“火凤凰”的条目。
    它一双像要看透我的眼睛,虽然没射出死光,却紧盯着我不放,叫我感到浑身不舒服。
    我又拔足逃跑,可是它们也一直从后追赶,而且以高速愈逼愈近。
    我前面的人也惊恐不已,如潮水般向前涌。
    据我体内的程序估计,我再走不了二十步就会被吞噬。
    我绝不能被这群动物践踏,或者追到。
    我集中火力到双腿上,并切人了三倍速的加强模式(turbomode)奔跑,但双脚比起猛禽的双翼可慢得多了。
    幸好,前面就有一道光栅,一道可以通往网络世界任何地方的光栅。就像多啦A梦的“任意门”。
    我和光栅之间堆塞了七个人,七个高矮肥瘦各不相同的男男女女。他们也察觉危机将至,但反应显然比我慢得多。
    为求自保,我暗暗念了声“罪过”后,用尽全身力度向前猛冲,压过那七个人的上半身——反正他们也不会给压扁,而且他们即使死,也能复活。我的情况就复杂得多了。时间有限,此不赘言。
    我抢进光栅时,已闻耳后生风,猛回头,映人眼帘的,是一幅惊骇无比恍如末世的景象:街上的一切人景事仿佛给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剩下的,是最虚无的虚空和一无所有。人类文明。至此告一段落,从宇宙这一宏大的舞台退场。我是见证历史终结的最后一人……
    很快,我眼前一片全黑。不是猛兽来到跟前,而是我的身子准备撕裂、分解成数以亿计的位,好让光栅传送到别的地方。
    只要尽快离开就可以了,去什么地方都行。
    传送准备开始。
    一切吞噬已暂时离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