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时间的地图[平装]
  • 共3个商家     30.00元~35.60
  • 作者:费里克斯?J?帕尔马(作者),叶淑吟(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86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时间的地图》由费利克斯·J·帕尔马著,叶淑吟译。第四十届塞维利亚雅典小说奖,震撼欧美的超级畅销书,30余国版权售出!
    来吧,亲爱的读者,尽情享受我们扣人心弦的小说!在里面,你会发现梦想不到的惊奇冒险!
    如果你像任何一个一本正经的人,认为时间是滔滔江流,急速带走世间诞生的万物,奔向暗不可测的彼岸,在这里,你则会发现重返过去的可能,而能循着自己曾经的足迹回头的人,就能搭乘时间机器旅行。
    保证感人肺腑且惊叹连连。

    作者简介

    西班牙著名作家 。《时间的地图》是他的第六部作品,荣获第四十届塞维利亚雅典小说奖。目前已售出30余国版权。

    文摘

    安德鲁·哈林顿已经不止一次希望自己早已死去,这样,他就不必从父亲珍藏众多枪支的大厅玻璃柜里,挑选适合自己的一把。下决定向来是他的弱点。仔细回顾,他的人生确实是由一连串的错误决定堆砌而成的,而最后一次的错误决定,甚至为他的未来布下阴影。但是,这算不上光彩的一生即将结束。他相信,这次的决定正确无误,因为他选择了不再决定。他的未来不会再有错误,因为未来即将结束。他决定举枪对准右边的太阳穴,毫不犹豫地替自己拉下人生舞台的帷幕。看来他别无选择:从过去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结束未来。
    他打量着玻璃柜里的物品,全是父亲从前线回来后持续收藏的夺命武器。父亲视其为珍宝,不过安德鲁怀疑,他收藏的目的并非为追忆往日时光,而是看着多年来的珍藏物,内心浮现的以另外一种方式留住了时光的脚步的那种幻想。有别于父亲的兴致,他意兴阑珊地盯着那些武器,乍看温驯无害的外表,仿佛抹除了每个人内心对于战争不自在的印象,而一旦拿在手里,那枪声可是漫天震响。死亡仿佛虎视眈眈的猛兽,安德鲁试着想象每把枪究竟代表哪种死法。要打烂脑袋的话,父亲大人会推荐哪一把呢?他想到燧发枪,那是一种前膛装填的古老火枪,每次开枪,都得填充火药、弹丸以及当作弹塞的纸壳,选燧发枪的话,倒是个轰轰烈烈的死法,但未免过于谨慎、呆板了。还是躺在昂贵天鹅绒内衬木盒里的左轮手枪那种猛烈的死法比较好。他先是考虑看起来容易上手且效能不错的柯尔特单动式手枪,不过,他想起“水牛比尔”曾在自家马戏团“西部荒野”拿过这种枪,便随即打消念头。在那幕悲凉的场景当中,几个买来的土著和成打看来被喂食鸦片的死气沉沉的水牛,串演一场越洋探险之旅。安德鲁不希望寻短像一场历险。他也放弃了外形优美的史密斯威森手枪,那是让称不上盗匪的杰西·詹姆士一命呜呼的武器,以及殖民战争时期专门拿来对付魁梧印第安土著的韦伯利左轮手枪,他觉得拿起来太重。他盯着一把模样滑稽的胡椒罐转轮手枪,这可是他父亲的最爱,但是这把刻意怪异的手枪真能发射子弹吗?他不禁存疑。最后,他选择了一把优雅的柯尔特左轮手枪,其握柄为珍珠母贝,一八七。年生产,它能够像女人的爱抚那般轻盈地结束他的生命。
    安德鲁从玻璃柜里取出那把枪,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他想起父亲严禁他触碰枪支。不过,大名鼎鼎的威廉·哈林顿此时正在意大利,或许正以高高在上的目光俯视许愿池。他决定自杀的这天,父母刚刚启程前往欧洲大陆旅行,真是令人愉快的巧合。他怀疑双亲大人是否能了解儿子的举动背后的真正动机——他宁愿带着活着的寂寞孤零零步上黄泉。一想到父亲发现幺子居然未经他的准许而轻生,表情必定气得扭曲,那就够了。
    他打开存放弹药的柜子,将六颗子弹塞进左轮手枪。他猜自己大约只要一颗吧!不过世事难料。总之,这是他第一次准备自杀。接着,他用布把手枪包起来,放进礼服口袋,仿佛那是散步途中拿来止饥的水果。他继续执行计划,玻璃柜则没关上。如果从前就能鼓起勇气,如果他能及时对抗父亲,那么伊人也就不会香消玉殒,他心想。当年的却步不前,让他这八年来付出了惨痛代价。这漫长的八年中,与日俱增的痛苦恰似险恶的野草在他的内心遍地蔓延,那湿黏黏的感觉吞噬了身体器官,灵魂也随之腐朽。尽管表哥查尔斯努力不懈,还有其他软玉温香的慰藉,依旧无法磨灭玛丽身亡带来的锥心之痛。但是今晚,一切将画下句点。二十六岁是个结束生命的美好年纪,他想,并满意地摸摸鼓起的口袋。武器已经到手。现在,他只需要一个谢幕的适当地点,而只有一个地点值得这么做。 口袋里左轮手枪沉甸甸的重量,如护身符般带来安慰。安德鲁步下华丽的阶梯。哈林顿家族的大宅坐落于肯辛顿戈尔,邻近海德公园的西边入口。尽管他无意对这栋住了快三十个年头的屋子投注道别的目光,但一股冲动,依旧让他在大厅里的那幅肖像前停下脚步。金色画框中的父亲用不赞同的眼神睥睨着他。他的表情高傲而威严,穿着一件勉强塞进身子的老式步兵制服。年轻时,他就是穿着这套制服在克里米亚打仗,直到一把俄罗斯刺刀戳进他的大腿,让他从此跛行、步态蹒跚。威廉·哈林顿带着嘲弄责难的目光俯视世界,仿佛在他眼里,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是部失败的作品。塞瓦斯托波尔的围城之战,是谁利用来得不是时候的浓雾当掩护,趁机突围,所以没有人看见敌兵的刺刀?是谁决定女人是主宰英国命运的最佳人选?难道最理想的日出地点一定是东边?安德鲁认识的父亲,眼中一直充满蛮横的敌意,所以他不知道父亲是天生如此,还是在克里米亚时从凶恶的土耳其佬身上学来的,但可以确定的是,那股敌意从未自他的脸上消失过,尽管从前线退役之后,他这个前途渺茫的士兵,命运可谓一帆风顺。如果他能功成名就,那么即使得拄着拐杖才能前行,那又何妨?画中留着厚重八字胡、外表光洁整齐的男人,用不着和任何恶魔签下契约,他已经在一夜之间成为伦敦家财万贯的绅士之一,当年拿着长矛刺刀徘徊在遥远的战场时,怎么敢奢想今日所能拥有的一切。不过他是怎么发迹的?这是家族最守口如瓶的秘密之一,所以安德鲁完全不知情。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