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贝拉亚[平装]
  • 共2个商家     13.00元~14.60
  • 作者:洛伊斯·比约德(作者),李毅(译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08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6372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贝拉亚》由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比约德始终在突破自我。她的每一本新书都比上一部作品更加出色!
      ——美国《华盛顿邮报》优雅而精巧。饱含智谋、幽默和爱心的科幻杰作。
      ——美国科幻杂志《轨迹》
    比约德的作品,与其说是轻松明快的太空歌剧.不如说是优雅曼妙的太空芭蕾。
      ——美国《科幻评论》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洛伊斯·比约德 译者:李毅

    洛伊斯·比约德,1949年生于美国俄亥俄州,是迄今为止获奖最多的女性科幻作家。比约德九岁起开始阅读科幻小说,浓厚的兴趣一直延续到她的大学时代。成为小说家之前,比约德曾沉迷于生物学,在1985年发表处女作《以物易物》后,很快就凭借中篇小说《悲悼的群山》荣获1989年的星云奖。
    比约德的小说文笔流畅,心理活动描写细腻,以不同寻常的人物设置、紧张刺激的情节著称;其代表作“迈尔斯系列”目前已出版到第十四部。
    比约德共夺取了五次雨果奖、两次星云奖,其中仅“迈尔斯系列”就获得了四次雨果奖。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终章

    序言

    1982年,我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小镇开始写作我的第一部小说(也是“迈尔斯系列”的第一部)。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我的小说有一天会在中国出版发行——这种想法本身就是科幻小说,好像当时描述二十一世纪的某些小说一样。
    是啊,可现在……
    现在,我们大家都已置身未来。尽管这个未来仍旧没有月球基地,没有飞行轿车,但却创造了许多奇迹,覆盖我们生活的方方_面面。这个世界还不完美,也许永远不会。但事实证明,比起上个世纪中期我在饱受核弹威胁的青年时代读到的某些科幻小说中所描写的世界毁灭的凄惨前景。现在这个世界光明得多。现在似乎没有人在放射性废墟中四处爬行,对抗异种——就算真有这种事,数量也不多。相反,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思想和艺术最为繁荣兴盛的时代。当然,这些思想或艺术并不一定都是好的,但数量确实庞大,我们可以从中选择。“数量本身就是一种质量”,这句老话还是有道理的,尤其是涉及到信息时,这句话更妙、更对,不能仅仅看成英语中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
    “迈尔斯系列”故事不是那种板起面孔的科幻小说(我希望我的小说能做到诙谐、机智),而是将读者带到另一个世界的冒险故事。首先,它应该能让我自己高兴:其次,能使任何愿意参加这次冒险旅行的读者感到高兴。我感到欣慰的是,许多读者从中得到了快乐。自从最初的三部1986年付印以来,这个系列在美国不断重印。“迈尔斯系列”的十四部小说已经被译成十九种文字。同时,这些书还荣膺众多奖项,让我备受鼓舞。
    尽管“迈尔斯系列”是以银河空间为背景演绎的冒险故事,但这套科幻小说系列中的科学背景和情节更侧重于生物、遗传和医药方面,致力于探讨这些领域的发展进步对社会结构和两性关系——尤其是对我的主人公们忙碌的生活所造成的影响。我的同行弗诺·文奇提出了“超人剧变”理论,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人类的形态将会改变得超乎我们的想象。我对这种观点并不十分赞同。作为一个人,一个母亲,我深切地体会到,人类受制于自己随时光流逝不断改变的身体,这种制约是极难撼动的。在我看来,“超人剧变”理论只对一种人有吸引力:希望自己一出世就具有二十二岁成年人的外形与心智,将促使他们长大成熟的所有努力(多数并非他们自己的努力)轻松抛诸脑后。对于“剧变”,弗诺·文奇的理论阐述得十分精辟。但我怀疑现实中的变化将大大不同于他的理论,而且不会那样猛然改变。在我自己的作品中,我试着向广大读者指出:未来将出现许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它们互相依存,互相竞争,而不会出现单一的、普适性的模式。
    我很早就开始阅读系列书籍,总是苦于难以将大部头系列中的情节顺序理清,有时甚至毫无头绪。所以当我自己进行小说创作时,我最先考虑的就是让这些故事既能独立成篇,组合起来又能构成一个系列。作品的翻译顺序比在美国上市的顺序更让人难以捉摸。但我的做法获得了成功,使世界各地的读者不再受作品先后次序的困扰。我设法让系列小说中的每一本都有合理的开端、发展和结局:在提供背景时,我尽量避免笨拙冗长地复述前面的故事情节。这种做法的好处就是,无论以什么样的顺序阅读,这一系列都能为读者提供悬念和惊喜。
    有读者朋友给我发来电子邮件,说“迈尔斯系列”的顺序似乎没个定数,无论依照哪种顺序开始阅读,都能很好地融入到情节中去。但究竟哪种顺序是最合适的?读者朋友们对此一直争论不休,而且乐此不疲。现在,在因特网上用Google搜索我的名字时,我已经学会如何在一些我根本不认识的文字和字母中将“比约德系列小说的阅读顺序”分辨出来——仅仅观察小说标题的排列就可以了,我也由此了解到各国读者对我的系列小说阅读顺序的看法。

    文摘

    考迪利亚穿上了一件精心裁剪的绿色丝绸晚礼服,从肩头一直拖到地上,外面套着乳白色厚天鹅绒开领衫。色彩谐调的鲜花由专业美容师别在她的红棕色长发上。艾利丝同样身着盛装。在社交活动里,贝拉亚人的服装都展露着本民族的风格,就像贝塔的人体彩绘一样精美。考迪利亚从阿罗眼里没看出什么——每次看到她时,他脸上总是洋溢着夺目的光彩——根据皮奥特伯爵的女伴发出的惊叹声可以推断出,考迪利亚裁缝班子的手艺显然高人一等。
    考迪利亚在前厅的螺旋楼梯下面等候着,她偷偷摸了摸覆盖在小腹上的绿丝绸。怀孕已经三个多月,而她身上出现的变化只有这个柚子般大小的“肿块”——进入仲夏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她的怀孕进程似乎应该加快才行。她在脑海里对它发出指令:长大,长大,长大……至少她看上去应该开始有点怀孕的样子,而不再只是感到筋疲力尽。在夜里,阿罗分享着她的幻想,轻轻抚摩她的肚子,想透过她的肌肤感受那如同蝴蝶振翅般的胎动,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过。
    阿罗出现了,库德尔卡中尉跟在他身后。两人都容光焕发,身穿正式的红蓝色军礼服。皮奥特伯爵穿着银褐色的军服,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考迪利亚在联席议会上见过他这身打扮,比他家臣的制服要耀眼许多。今天晚上,皮奥特的二十名家臣全部都被分派了接待任务,为此他们已经准备了整整一周。卓丝娜科维负责陪伴考迪利亚,她穿着一套简洁的服装,颜色和考迪利亚的一样。她的衣服经过精心裁剪,便于快捷行动,同时也有利于遮掩武器和通讯器。
    考迪利亚和他们互相致以节日的问候,接着一同穿过前门,走向等候的地面车。阿罗把考迪利亚送上车,然后退了回来,“晚些见,亲爱的。”
    “什么?”她转过头,“哦。那第二辆车……不是刚好能装下其他人吗?”
    阿罗稍微抿着嘴,“不。从现在起,我们要更加谨慎,最好分乘不同的车辆出行。”
    “噢,”她低声说,“也对。”
    他点点头,转身离开。这是个什么鬼地方?他们共处的时光是那么少,甚至连共担风险都没有机会。
    显然,皮奥特伯爵将代替阿罗的位置,至少是在今晚。他钻进车里,坐到她身旁,卓丝娜科维则坐到他们对面。舱盖合上了,车子平稳地驶出街道。考迪利亚扭头寻找阿罗的车辆,但它远远落在后面,根本看不清楚。她转回身,叹了口气。
    灰色云团后面的黄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以下,灯光开始在湿冷的秋夜里亮起,给城市带来一股阴沉、忧郁的气氛。或许一场喧闹的街头宴会——他们在路上看到了很多——并不是个坏主意。欢乐的人群令考迪利亚想起远古的地球人,他们敲着罐子,开着枪,赶走要吃掉月亮的巨龙。人们一不小心就会被这种奇怪的秋日惆怅所感染——格雷格的生日来得正是时候。
    皮奥特骨节突出的双手抚摩着一个褐色的丝绸袋子,那上面用银丝绣着“弗·科西根”的字样。考迪利亚好奇地看着它,“这是什么?”
    皮奥特微微笑了笑,把袋子递给她,“金币。”
    又是民族特色。这个袋子和里面的东西确实非常诱人。她摸了摸外面的丝绸,对它的手感大加赞叹,然后抓了几个闪亮的浮雕小圆片在手里。“很美吧。”皮奥特说。考迪利亚曾在书中得知,在孤立时期,金子在贝拉亚代表巨大的价值。尽管在她这个贝塔人看来,它只是一种对电力工业有用的金属,但远古的人们给它抹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它们有什么含义?”
    “哈!当然有啦。这是献给皇帝的生日礼物。”
    考迪利亚开始想象五岁的格雷格玩弄一袋子金币的情景。除了用来砌塔楼和练习算术,很难想象这个小男孩还能用它来做什么。她希望他已经度过了把任何东西都放进嘴里的时期——那些小圆片的大小正好能让一个小孩吞进肚里。“我希望他会喜欢。”她略带怀疑地说。
    皮奥特哈哈笑着,“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
    考迪利亚叹了口气,“我一点也不懂,你告诉我吧。”她向后靠了靠,露出微笑。皮奥特已经逐渐热衷于向她解释贝拉亚的习俗,只要发现她在哪方面有所欠缺,他总是很乐意向她提供信息和观点。她有一种预感,恐怕在今后的二十年里,他都会孜孜不倦地教导她而不用担心缺少话题。
    “传统上,对每个与帝国政府有联系的伯爵领地而言,皇帝的诞辰代表一个财政年度的结束。换句话说,这是交税的日子,税金意味着对帝国的归顺。当然,弗氏贵族是免税的,不过,我们会献给皇帝一份贡礼作为替代。”
    “嗯……”考迪利亚说,“帝国政府一年的运作不是仅靠六十袋金币吧,阁下?”
    “当然不可能。今天早些时候,真正的税金已经由通讯网络从哈松达尔转移到萨塔那·弗·巴。这些金币只是象征而已。”
    考迪利亚皱了皱眉,“等一等,你们今年不是交过一次税了吗?”
    “对,就在春季。不过,我们刚刚对财政年度的结束时间做了调整。”
    “这不会损害你们的金融体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