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经典名著深度导读:雷雨[平装]
  • 共2个商家     12.00元~16.00
  • 作者:傅嘉德(作者)
  • 出版社:苏州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3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720278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雷雨》被称为中国现代话剧成熟的标志,是著名现代剧作家曹禺的处女作。它所展示的是一幕人生大悲剧,是命运对人残忍的作弄。专制、伪善的家长,热情、单纯的青年,被情爱烧疯了心的魅惑的女人,痛悔着罪孽却又不自知地犯下更大罪孽的公子哥,还有家族的秘密,身世的秘密,所有这一切在一个雷雨夜爆发。有罪的,无辜的人一起走向毁灭。曹禺以极端的雷雨般狂飙恣肆的方式,发泄被抑压的愤懑,毁谤中国的家庭和社会。

    目录

    人物 景
    序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尾声

    序言

    德国诗人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等于和一位高尚的人对话。”多读书、读好书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成长中的青少年有着重要的塑造作用。正因为如此,本世纪初教育部即将一些中外名著推荐为中学生的必读书目,与此同时,相关省份也把经典名著阅读纳入了中考和高考命题的范围。然而,当今多数中学生承受着繁重的课业负担,阅读时间有限。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准确掌握经典名著的精深内涵呢?苏州大学出版社精心策划、出版本套《经典名著深度导读丛书》,其目的就在于帮助广大青少年读者融会贯通,获得一条领略古今中外名篇精髓的捷径。
    本丛书由名家名师联合编著,融原著与导读为一体。各章节均由“内容概述”、“原文”、“深度导读”、“练习测试”四部分构成。其中,每一章节前的“内容概述”着重介绍本章节的主要情节和中心议题,指导读者从整体上把握本章节的内容要点;“原文”经梳理或删减后,其情节更加紧凑,主题更加突出,更有利于读者抓住情节的主要脉络去领略思想者们卓尔不群的精神境界;“原文”后面的“深度导读”,从“重点解析”、“写法探微”、“名家集评”这三方面着手,帮助读者站在名家与巨人的角度与高度去了解作品的思想精髓、作家的写作技法,以及可能存在的考点、难点;最后的“练习测试”主要是为中考、高考服务,力求做到读与思结合,学与练同行,通过激发学生的思考力,使其在充分解读的基础上,获得对名著文化意义的真正理解。
    《经典名著深度导读丛书》为青少年学生升学考试和提高文学素养提供了最有用、最直接、最便捷的帮助。我们相信,通过阅读,读者不仅能够在应试中立竿见影,取得收效,而且能够在反复品味中终身受益!
    苏州大学出版社

    文摘

    鲁贵父女被周家辞退,鲁贵借酒浇愁,在家里骂骂咧咧的,鲁大海与其发生了争吵。周冲过来,向四凤表示歉意,仍然要四凤去读书,幻想着光明的未来,并奉母命来给侍萍送一百块钱,四凤拒绝接收,鲁贵却厚着脸收下了,并且要殷勤地款待周冲,而大海得知后逼着鲁贵退还了那一百块,并且把周冲赶了出去。
    四凤仍在思念周萍。鲁妈不忍心女儿走自己悲惨的老路,要四凤对天盟誓,与周家断绝往来,鲁侍萍决定第二天就带四凤离开。
    半夜,周萍翻窗来找四凤,四凤害怕、痛苦,又十分的依恋,跟踪而来的蘩漪把窗子关死。进屋拿东西的大海发现了周萍,四风羞愧地夺路而逃。愤怒的大海要攻击周萍,被侍萍拦下,周萍这才夺门而逃。
    ——杏花巷十号,在鲁贵家里。
    下面是鲁家屋外的情形:
    车站的钟打了十下,杏花巷的老少还沿着那白天蒸发着臭气,只有半夜才从租界区域吹来一阵好凉风的水塘边上乘凉。虽然方才落了一阵暴雨,天气还是郁热难堪,天空黑漆漆地布满了恶相的黑云,人们都像晒在太阳下的小草,虽然半夜里沾了点露水,心里还是热燥燥的,期望着再来一次的雷雨。倒是躲在池塘芦苇根下的青蛙叫得起劲,一直不停,闲人谈话的声音有一阵没一阵地。无星的天空时而打着没有雷的闪电,蓝森森地一晃,闪露出来池塘边的垂柳在水面颤动着。闪光过去,还是黑黝黝的一片。
    渐渐乘凉的人散了,四周围静下来,雷又隐隐地响着,青蛙像是吓得不敢多叫,风又吹起来,柳叶沙沙地。在深巷里,野狗寂寞地狂吠着。
    以后闪电更亮得蓝森森地可怕,雷也更凶恶似地隆隆地滚着,四周却更沉闷地静下来,偶尔听见几声青蛙叫和更大的木梆声,,野狗的吠声更稀少,狂雨就快要来了。
    最后暴风暴雨,一直到闭幕。
    不过观众看见的还是四凤的屋子,(即鲁贵两间房的内屋)前面的叙述除了声音只能由屋子中间一扇木窗户显出来。
    在四凤的屋子里面呢:
    鲁家现在才吃完晚饭,每个人的心绪都是烦恶的。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在一个屋角,鲁大海一个人在擦什么东西。鲁妈同四凤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静默着。鲁妈低着头在屋子中间的圆桌旁收拾筷子碗,鲁贵坐在左边一张破靠椅上,喝得醉醺醺地,眼睛发了红丝,像个猴子,半身倚着靠背,望着鲁妈打着噎。他的赤脚忽然放在椅子上,忽然又平拖在地上,两条腿像人字似地排开。他穿一件白汗衫,半臂已经汗透了,贴在身上,他不住地摇着芭蕉扇。
    四凤在中间窗户前面站着:背朝着观众,面向窗外不安地望着,窗外池塘边有乘凉的人们说着闲话,有青蛙的叫声。她时而不安地像听见了什么似的,时而又转过头看了看鲁贵,又烦厌地迅速转过去。在她旁边靠左墙是一张搭好的木板床,上面铺着凉席,一床很干净的夹被,一个凉草枕和一把蒲扇,很整齐地放在上面。
    屋子很小,像一切穷人的房子,屋顶低低地压在头上。床头上挂着一张烟草公司的广告画,在左边的墙上贴着过年时贴上的旧画,已经破烂许多地方。靠着鲁贵坐的唯一的一张椅子立了一张小方桌,上面有镜子,梳子,女人用的几件平常的化妆品,那大概就是四凤的梳妆台了。在左墙有一条板凳,在中间圆桌旁边孤零零地立着一个圆凳子,在右边四凤的床下正排着两三双很时髦的鞋。鞋的下头,有一只箱子,上面铺着一块白布,放着一个瓷壶同两三个粗的碗。小圆桌上放着一盏洋油灯,上面罩一个鲜红美丽的纸灯罩;还有几件零碎的小东西;在暗淡的灯影里,零碎的小东西虽看不清楚,却依然令人觉得这大概是一个女人的住房。 这屋子有两个门,在左边——就是有木床的一边——开着一个小门,外面挂着一幅强烈的有花的红幔帐。里面存着煤,一两件旧家具,四凤为着自己换衣服用的。右边有一个破旧的木门,通着鲁家的外间,外面是鲁贵住的地方,是今晚鲁贵夫妇唾的处所。那外间屋的门就通着池塘边泥泞的小道。这里间与外间相通的木门,旁边侧立一副铺板。P7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