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海底两万里(全译本)[精装]
  • 共2个商家     9.00元~14.00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尹承东(丛书主编),陈筱卿(译者)
  • 出版社:中国出版集团,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12230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海底两万里(全译本)(精)》:中译经典文库·世界文学名著
    阅读经典·陶冶心智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 译者:陈筱卿 丛书主编:尹承东

    目录

    译本序
    第一部分
    一 飞逝的巨礁
    二 赞成与反对
    三 随先生尊便
    四 内德·兰德
    五 向冒险迎去
    六 全速前进
    七 不知其种属的鲸鱼
    八 动中之动
    九 内德·兰德的怒火
    十 海洋人
    十一 鹦鹉螺号
    十二 一切都用电
    十三 几组数字
    十四 黑潮
    十五 一封邀请信
    十六 漫步海底平原
    十七 海底森林
    十八 太平洋下四千里
    十九 瓦尼可罗群岛
    二十 托雷斯海峡
    二十一 陆上几日
    二十二 尼摩艇长的闪电
    二十三 强制性睡眠
    二十四 珊瑚王国

    第二部分
    一 印度洋
    二 尼摩艇长的新建议
    三 一颗价值千万的珍珠
    四 红海
    五 阿拉伯隧道
    六 希腊群岛
    七 地中海上的四十八小时
    八 维哥湾
    九 失踪的大陆
    十 海底煤矿
    十一 马尾藻海
    十二 抹香鲸和长须鲸
    十三 大冰盖
    十四 南极
    十五 大事故还是小插曲
    十六 缺氧
    十七 从合恩角到亚马逊河
    十八 章鱼
    十九 墨西哥湾暖流
    二十 北纬47度24分,西经17度28分
    二十一 大屠杀
    二十二 尼摩艇长最后的话
    二十三 尾声
    作者年表

    序言

    一部文学史是人类从童真走向成熟的发展史,是一个个文学大师用如椽巨笔记载的人类的心灵史,也是承载人类良知与情感反思的思想史。阅读这些传世的文学名著就是在阅读最鲜活生动的历史,就是在与大师们做跨越时空的思想交流与情感交流,它会使一代代的读者获得心灵的滋养与巨大的审美满足。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以中外语言学习和中外文化交流为自己的出版宗旨,三十多年来,翻译出版了大量外国文学名著、社会科学著作和人物传记等,与国内翻译名家有着深厚的渊源。近年来,在市场化大潮的裹挟下,翻译质量急剧下降,出版物质量也令人忧虑。出版一套质量上乘、造福读者的高品味文学名著便成为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与光荣使命。我们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国内翻译界的一致赞同与积极响应。这便是“中译经典文库·世界文学名著”丛书出版的缘起。在广泛讨论的基础上,我们成立了以中国翻译协会副会长、著名翻译家尹承东先生为主编,著名翻译家王逢振、尹承东、李玉民、杨武能、张建华、张经浩、陈众议、罗新璋、施康强、郭建中为编委的“中译经典文库·世界文学名著”编委会,他们本着对读者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认真遴选篇目,选择国内最权威的译本,向读者奉献上一道精神盛宴。
    “中译经典文库·世界文学名著”将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将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学名著、国内最权威的译本纳入这一系列,不断地将优秀的精神食粮奉献给广大读者。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中的喟叹。中外大师们不必疑虑,捧读他们著作的读者,便是他们的千古知音,他们的作品将伴随人类文明的足迹,直至永恒。

    文摘

    一八八六年出了一件怪异的大事,是一个没人说得清也无法说得清的怪现象,想必没人会忘记得了的。且莫说让港口居民被种种流言弄得心神不定,让内陆民众惊诧不已,就连海上的人们也都感到震惊。欧洲和美洲的商人、船东、船长、船老大、各国的海军军官,以及这两大洲的各国政府,都对这件事表示极大的关注。
    确实,一段时间以来,有好些船只在海上与“一个庞然大物”相遇。那是一个长长的梭子状物体,有时泛着磷光,比鲸鱼的个头儿大,而且速度也比鲸鱼快得多。
    各种不同船只的航海日志对出现的这个庞然大物都做了记录,说这个物体或这个生物速度极其地快,动力极其地大,像是天生就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如果说它是一个鲸类动物的话,那它的体积要比当时科学所分类的所有的鲸鱼都要大得多得多。无论是居维叶、拉塞拜德、迪梅里先生,还是卡特尔法热,都不会承认这么个大怪物的存在的,除非是他们见过它,也就是说,除非他们自己亲眼所见。
    按照多次观察所得,平均算来(去除保守的估计,即此物长二百尺,也不按夸张的算法,即这个大家伙宽一海里,长三海里),我们可以肯定,这个庞然大物要大大超过鱼类学家们迄今为止所认同的所有的鱼类,如果这个大家伙真的是存在的话。
    可是,它真的是存在的,而这种存在是无可否认的,而人是一向喜欢听神奇的事的,所以,这个不可思议的东西的出现,就必然在全世界引起轰动,要想把它视为奇谈怪论,那是根本办不到的。
    确实,一八六六年七月二十日,加尔各答——布纳克轮船公司的蒸汽机船希金森总督号,在距澳大利亚东海岸五海里处,就曾遇见这个游动着的大家伙。起先,巴克船长以为是遇见一块不为人知的巨礁,他还准备对它的准确位置加以测算哩,可是正在这时候,这个奇怪的大家伙竟然突然地喷出两根水柱,高达五十尺,直插云霄。如此看来,要么是这块巨礁上有间歇喷泉,否则的话,希金森总督号所遇见的就确实是一种海洋哺乳动物,只是尚不为人知罢了,这种动物能从鼻孔里往外喷出混杂着空气和蒸汽的水柱。
    在这同一年的七月二十三日,西印度一太平洋轮船公司的克利斯托巴尔·科伦号在太平洋水域也看到了同样的情况。这么看来,这个奇特的鲸类动物速度惊人,能够快速地从一处游到另一处,因为希金森号和克利斯托巴尔·科伦号是在两个相距七百海里的不同地点看到它的,而时间上只是相隔三天而已。
    半个月后,在距克里斯托巴尔·科伦号在太平洋上遇见那个大家伙两千海里处,国家轮船公司的海尔维蒂亚号和皇家邮轮公司的香农号,在美洲与欧洲间的大西洋海域迎面近舷对驶时,分别在格林威治子午线的北纬42度15分、西经60度35分处,同时发现了那个怪物。海尔维蒂亚号和香农号即使首尾相接不过一百米长,估计那个大怪物至少得有三百五十尺长,因为这两艘船与它相比较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可是,当时在阿留申群岛的库拉马克岛和乌穆居里克岛一带海域的鲸鱼,个头儿最大的,也从不超过五十六米长,甚至都没见有达到这一长度的。
    有关的报告接二连三地传来:横渡大西洋的佩莱尔号的几次最新发现;跑伊兹兰航线的埃特纳号与那个怪物擦肩而过;法国诺曼底号驱逐舰的军官们所做的记录;海军准将菲茨·詹姆斯的参谋部在克利德勋爵号上所测定的精确方向。所有这些报告,都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应。在那些生性爱说俏皮话的国家,这件事被当成了笑谈,但在那些认真务实的国家,如英国、美国、德国,人们对这件事就极其关注。
    在各个大的中心城市,这个怪物成了时髦话题;在咖啡馆里,人们在津津乐道地谈论它,在报刊上,人们在嘲讽它,甚至有人还把它搬上了舞台。各家小报可算逮着机会了,随心所欲地编出种种离奇的故事来。有些极力因为编不出新花样,便把想象出来的那些巨型怪兽又给刊登了出来,从此报海中的那头白鲸——可怖的“莫比·狄克”,到斯堪的纳维亚传说中的巨型海怪克拉肯,应有尽有。有的人甚至把老古董也给搬了出来,包括亚里士多德和普利尼的看法也被引用了,因为他们两位也认为有怪物存在。还有彭图皮丹主教的挪威童话、保罗·埃纪德的游记什么的。最后,还搬出了哈林顿先生的那诚实可信的报告来;据此报告称,他于一八五七年在卡斯蒂朗号上看到过一条大蛇,这种巨大无比的蛇直到当时为止,只是在旧时的北极探险船立宪号驶经的海面上出现过。
    于是乎,在学者圈内和科学杂志上,轻信者与怀疑派之间便展开了一场没完没了的论战。大家因“怪物问题”而变得异常激动。信奉科学的记者与相信神灵的记者大打起笔墨官司来,有些记者还因此而动起了手,因为他们从海蛇争起,最后竟发展到人身攻击了。
    这场论战持续了半年,双方各不相让。各种小报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矛头指向巴西地理研究所、柏林皇家科学院、不列颠学术研究会、华盛顿史密斯协会等所发表的论文,对《印度群岛报》、穆瓦尼奥神甫的《宇宙》杂志、皮德曼的《消息报》上的辩论文章大加抨击,对法国及其他各国的大报上所登载的文章也进行了无情的批驳。小报的那些才华横溢的作者们故意引用其对手们曾经引用过的林奈的那句话——“大自然不创造蠢才”,其本意是想让当代人不要违背大自然,相信什么大海怪、大海蛇、“莫比·狄克”以及海员们脑子发热胡编乱造的东西。最后,一份极具讽刺味的报纸的一篇受到编辑们十分喜爱的文章起了作用,像伊波利特一样,给了那个怪物致命的一击,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结束了这场论战。才智终于战胜了科学。
    在一八六七年的头几个月里,怪物的事似乎已经被遗忘了,不会再被人提起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些新的情况又出现在公众的面前。这一次,已经不再是什么有待解决的科学问题了,而是一个必须加以避免的真真切切的危险。这个问题的性质变了。那怪物在变,变成了小岛、巨岩、暗礁,但却是个能飞逝的难以捉摸的、无法捉住的暗礁。
    一八六七年三月五日,蒙特利尔海洋航运公司的莫拉维扬号夜航至北纬27度30分、西经72度15分的海面上,右舷尾部撞上了一块礁石,可任何海图上都没有标明这一带海域有此礁石。当时,莫拉维扬号借着风力并凭借自身那四百马力的动力,正以每小时十三节的速度在行驶。如果不是船体材质坚硬的话,可以肯定,莫拉维扬号必定是连同其从加拿大搭乘的二百三十七名乘客一同沉入海底了。
    意外发生在早晨五点前后,天刚破晓。值星的负责海员们立即向船尾跑去。他们仔仔细细地搜索海面,但什么也没发现,只是看到三链远的地方,有一波涛已碎成浪花的大漩涡,犹如平静的洋面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出事地点被准确地测定、记录下来,而莫拉维扬号也无任何损坏,便继续航行。它是撞到了一处暗礁呢,还是撞到了遇难船只的残骸?无从得知。但是,等到回到船坞进行检查时,才发现船的一部分龙骨已被撞裂。
    这件事本身就是极其严重的,但是,如果不是三个星期后,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故的话,也许这事也就像其他的许多事故一样,被人忘掉了。而这新的一次事故,由于受损船只的国籍以及它所属的那家公司的名望的缘故,才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的。
    英国船东丘纳德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精明的实业家于一八四。年开办了一家邮船公司,用三艘四百马力、一千一百六十二吨的轮式木船,开辟了利物浦和哈利法克斯之间的邮政业务。八年后,他的公司设备增加,拥有了四条六百五十马力、一千八百二十吨的邮船。又过了两年,又增加了两条马力更强、吨位更大的船只。一八五三年时,刚刚获得继续经营邮政快递特许权的丘纳德公司,又增加了多艘船只:阿拉伯号、波斯号、中国号、斯科蒂亚号、爪哇号、俄罗斯号,而且全都是速度一流的快船,而且还是继大东方号之后,在海上航行的最大的船只。这样一来,该公司便拥有了十二条船,其中八条是外轮驱动的,四条是螺旋桨式的。
    我之所以简略地介绍了这些情况,是想让大家清楚地知道,这家举世闻名的经营有方的公司,在海上运输方面是何等地了得。没有任何一家远洋航运公司经营得比它更好的,没有一家比它更加卓有成效的。二十六年来,丘纳德公司的船只横渡大西洋两千次,没有一次延误,没有丢失过一封信件,没有损失一个人,没有损失一条船。因此,尽管法国与之进行有力竞争,但旅客们仍旧对它情有独钟,这一点,从官方的统计资料中也可看得出来。因此,丘纳德公司的最好的汽轮中有一条发生了意外,引起巨大的反响,也就不足为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