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环月飞行[平装]
  • 共3个商家     14.00元~17.94
  • 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Verne)(作者),朱良(译者),王宝琼(译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616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环月飞行》编辑推荐:“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令人震惊的幻想杰作。一次惊险刺激的环月之旅。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儒勒?凡尔纳(1828—1905),译者:朱良 王宝琼

    儒勒?凡尔纳(1828—1905),法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被誉为“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曾写过《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地心游记》《气球上的五星期》《机器岛》《从地球到月球》《环月飞行》等著名科幻小说。知识丰富,描写奇异瑰丽。他的小说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深受不同时代读者的推崇与喜爱。

    目录

    序 第一部分概述及第二部分序言
    第一章 从晚上十点二十分到十点四十七分
    第二章 第一个半小时
    第三章 他们在这里安家
    第四章 一点代数
    第五章 太空的严寒
    第六章 问题和回答
    第七章 如醉如狂的时刻
    第八章 在距地球七万八千一百一十四法里的地方
    第九章 轨道偏差的后果
    第十章 月球的观测者
    第十一章 幻想和现实主义
    第十二章 山岳的形态
    第十三章 月球风光
    第十四章 三百五十四小时半的黑夜
    第十五章 双曲线或抛物线
    第十六章 南半球
    第十七章 第谷山
    第十八章 严重的问题
    第十九章 和不可能搏斗
    第二十章 “苏斯奎哈那”号的测量工作
    第二十一章 马斯顿被召唤
    第二十二章 营救
    第二十三章 结束语

    序言

    19世纪60年代,有桩科学史上空前的科学尝试令全世界为之激动。美国独立战争后成立了一个炮兵们的俱乐部,名叫“大炮俱乐部”,它的会员突生奇念,想往月球发射一颗炮弹,并与月球建立联系。是啊,与月球建立联系。俱乐部主席巴比凯恩是这一行动的发起人。他就此举请教了剑桥天文台的天文学家,并为使这个极不寻常的举动获得成功而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多数学术水平较高的人都声称它一定能实现。在进行公开募捐后,捐款额达到近三千万法郎,他于是开始了这项宏伟的工程。
    根据剑桥天文台天文学家的见解,发射这颗炮弹的大炮应安放在从赤道到南北纬二十八度之间的地区,以便向天顶瞄准月球。炮弹射出时的起始速度应为每秒钟一万二千码。炮弹定于12月1日晚十一时差十三分二十秒发射,四天之后,即12月5日午夜十二点整到达月球,那时月球恰好位于它的近地点,也就是离地球最近的距离,刚好是八万六千四百一十法里。
    大炮俱乐部的主要成员巴比凯恩主席、艾尔菲斯顿少校、马斯顿秘书和其他学者举行了几次会议,讨论炮弹的形状和结构、大炮的位置和种类,以及所用火药的性质和数量,最后作出以下决定:一、抛射体应为铝质炮弹,直径为一百零八英寸,弹壁厚度为十二英寸,重量为一万九千二百五十磅;二、大炮为生铁铸造的“哥伦比亚”大炮,将就地浇铸;三、装入的火药为四十万磅火棉,这样就能在抛射体下面释放出六十亿升气体,从而轻而易举地把它送往月球。
    这些问题解决后,巴比凯恩主席由莫奇生工程师协助,在佛罗里达选定一个地点,位置为北纬二十七度七分,西经五度七分。就在这个地方完成各项工程后,极其成功地浇铸了“哥伦比亚”大炮。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突然又发生了一件事,大大激起了世人对这个壮举的兴趣。
    一个法国人,一个富于幻想的巴黎人,一个既机智又大胆的艺术家,要求把他自己装入炮弹,送上月球,从而让他对地球的这颗卫星进行一番考察。这位大无畏的冒险家叫米歇尔?阿尔当。他来到美国,受到热情接待,出席了几次大会,听到一片赞扬声。他让巴比凯恩主席和他的死对头尼科尔船长化解恩怨,让他们与他一道乘坐抛射体,以此作为重归于好的证明。
    他的建议被接受了,于是炮弹的形状被改成圆柱形。人们在这个类似空中车厢的飞弹上安装了有力的弹簧和隔板,以减轻发射时的撞击力。飞弹中装载了可供一年食用的食物、能使用几个月的水和几天的煤气。一架自动器械可以制造与供应三位旅客呼吸所需要的空气。同时,大炮俱乐部在落基山的最高峰安装了一架巨大的望远镜,对抛射体穿越太空的轨迹进行跟
    踪。一切都准备就绪。
    11月30日,抛射体在预定的时间进行发射,观众人山人海。人类中的三位成员第一次要离开地球,飞入星际空间,到达目的地。米歇尔?阿尔当、巴比凯恩主席与尼科尔船长这三位英勇无畏的旅行家需要用九十七小时十三分二十秒完成他们的航程。这样,他们到达月球表面的时间是在12月5日午夜十二点钟,恰好是满月时分,而不是像某些消息不确切的报纸所宣布的那样是在12月4日。
    然而,发生了一个未曾预料到的情况,“哥伦比亚”大炮在发射飞弹时,产生了大量烟雾,立即使地球大气混浊不清。在观察者的眼中,月亮连续几夜都罩上了一层烟雾,这一情况激起了人们的普遍不满。
    可敬的马斯顿先生,三位旅行家最坚定的朋友,动身前往落基山,在剑桥天文台台长、可敬的贝尔法斯特先生的陪同下,他抵达朗斯峰观测站,望远镜就耸立在这里。它可以将月球拉近到两法里。大炮俱乐部这位可敬的秘书想要亲自观察他勇敢的朋友们的空中列车。
    大气中聚集的云雾使得在12月5日、6日、7日、8日、9日直至10日期间无法观察。人们甚至认为观察要推迟到下一年的1月3日才能进行。因为月球从12月11日起进入其满月至下弦月间的月相,月亮的光亮部分日益缩小,令人难以追踪抛射体的踪迹。
    然而,在12月11日夜里至12日,一场暴风雨使天空纯净如洗,一半明亮的月球在漆黑的夜幕上十分清晰,令所有的人都欣喜不已。
    就在这天夜里,马斯顿和贝尔法斯特从朗斯峰观测站给剑桥天文台各位天文学家发了一封电报。
    那么,电报中究竟说了些什么?
    电报中说,贝尔法斯特与马斯顿先生于12月11日晚观测到了由乱石岗上的“哥伦比亚”大炮发射的飞弹。由于尚不知晓的原因而偏离轨道,并没有到达目的地,但它离月球相当近,因而受到月球引力的影响,直线运动于是变成了椭圆形运动,在环绕这颗黑夜之星的椭圆形轨道面上运行,成了它的卫星。
    电报还说,关于这颗新星的各种数据还不能计算出来。若要确定这些数据,必须从三个不同的地点对它进行观测。电报随后又指出,这个抛射体与月球表面的距离“可以”估测为二千八百三十三公里左右,即四千五百法里。
    电报最后提出双重假设:它或者被月球引力吸引,这几位旅行家最后便会达到目的;或者在不变的轨道面上环绕月球飞行,直到世界末日。
    就这些不同的可能性而言,这些旅行家的命运会怎样呢?的确,他们有能维持一段时间的食品。然而,即使他们的大胆壮举获得成功,他们将来如何返回地球呢?他们将来真能回来吗?人们能得到他们的消息吗?最博学的学者纷纷对此打起了笔仗,使公众的情绪大为高涨。
    这里应该指出一点,值得这些心急如焚的观察者深思。当一位学者向公众宣布一项纯系揣度的发现时,这一举动应该相当慎重。没有人强迫他去发现一颗行星、一颗彗星或一颗卫星,他若这样做而发生错误,必然招致人们的嘲笑,最好还是先等一段时间。急不可耐的马斯顿在向世界发出这封电报之前,就应该持这种态度,因为照他的看法,这封电报已经给这桩事业下了断语。
    的确,这封电报包含着两种错误,以后证明也确实如此。第一种错误是观察错误,涉及抛射体与月球表面的距离,因为在12月11日那天,不可能看到那颗飞弹,马斯顿所看到的或者自以为所看到的,并不是“哥伦比亚”大炮所发射的飞弹。第二种错误是理论上的,涉及上述抛射体的最后命运,因为它若成为月球的卫星,与理论力学的规律是绝对矛盾的。
    朗斯峰的观察者提出的假设只有一点可以实现,就是预见到那三位旅行家——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将会竭力把炮弹与月球的引力结合在一起,从而抵达月球表面。
    事实上,这三个人既机智又勇敢,经受住了发射时可怕的反冲力而活了下来。下面讲述的就是他们在飞弹车厢中旅行的故事,既有最惊险的戏剧性遭遇,又有极为奇特的情景。这一叙述摧毁了许多幻想和预见,却能令人对这个壮举所遭遇的种种难以预料的情况有清楚的了解。它突出描绘了巴比凯恩的科学才能、尼科尔的灵巧和米歇尔?阿尔当富于幽默感的勇敢。
    此外,这一叙述将会证明,他们可敬的朋友马斯顿在巨大的望远镜前弓着身,目光穿过繁星满天的太空观察月球的运行,完全是浪费时间。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从晚上十点二十分到十点四十七分
    十点的钟声一敲响,米歇尔?阿尔当、巴比凯恩和尼科尔开始与众多留在地球上的朋友依依话别。为了使犬类动物适应月球大陆的气候,有两条狗已被关在抛射体中。三位旅行家走到巨大的铸铁炮筒的炮口,一架可以移动的吊车把他们送入飞弹的锥形顶端。那里有个专门为此而开的入口,方便他们进入舱内。
    尼科尔和他的同伴们进入抛射体后,立即忙着用一块坚硬的金属板把入口封死,金属板由粗大的螺钉从里面拧紧。其他金属板严严实实地遮盖着舷窗的透镜玻璃。这几位旅行家被密封般地关在金属“牢房”内,陷入一团漆黑之中。
    米歇尔?阿尔当说:“亲爱的伙伴们,现在让咱们就跟在自己家中一样。我嘛,我是个爱待在屋里的人,很善于料理家务。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我们的新居尽量安排好,让咱们过得舒服一点儿。首先咱们要让这里明亮一点儿,见鬼!煤气可不是为鼹鼠发明的!”
    说完,这个无忧无虑的家伙把一根火柴放在鞋底一擦,火柴发出火焰。他把火柴凑近固定在容器上的灯嘴,容器内盛着用高压注入的碳化氢,足够飞弹在一百四十四小时即六天六夜里照明和取暖。
    煤气灯点着了,被照亮的抛射体内部看上去好似一个舒适的房间,墙壁上装着软垫,四周有一圈沙发,圆圆的顶部好似穹顶。
    炮弹里面装载的物品,如武器、各类器械、日用品之类的东西,都结结实实地捆在软垫上,可以承受发射时的震荡而不受损害。为了使这个如此大胆的实验获得圆满结果,人们已经采取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措施。
    米歇尔?阿尔当进行了仔细检查,宣布对所有的设备都极其满意。
    他说:“这是一间牢房,但是一间能够旅行的牢房,而且犯人有权利把鼻子伸到窗口,我愿意签份一百年的租约!巴比凯恩,你笑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你是不是认为这个牢房会成为我们的坟墓?”
    米歇尔?阿尔当说这番话的时候,巴比凯恩和尼科尔在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当三个旅行家最终把自己关在飞弹里面时,尼科尔的精密计时器指着晚十时二十分,这架精密计时器是根据莫奇生工程师的精密表校准的,误差只有十分之一秒。巴比凯恩看了看计时器。
    他说:“朋友们,现在是十点二十分。到十点四十七分,莫奇生就要点燃与‘哥伦比亚’大炮的火药相连的引线。我们在这一时刻就要准时飞离我们的星球,因此我们留在地球上的时间只剩二十七分钟了。”
    将一切都处理得有条不紊的尼科尔答道:“二十六分十三秒。”米歇尔兴冲冲地嚷道:“好极了,在二十六分钟里可以干好多事呢!我们可以讨论最严重的道德问题或政治问题,甚至可以解决它们!二十六分钟若使用得当,可以胜过无所事事的二十六年!帕斯卡a 或牛顿的几秒钟比一群不可理喻的蠢货的整个一生都要宝贵……”
    巴比凯恩主席问道:“滔滔不绝的演说家,你由此得出了什么结论?”
    阿尔当答道:“我的结论是我们有二十六分钟。”
    尼科尔说:“仅仅二十四分钟。”
    阿尔当说:“我正直的船长,你若要坚持这么说,那就算二十四分钟。我们在这二十四分钟里可以深入地……”
    巴比凯恩说:“米歇尔,在我们的整个航程中,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深入研究那些最艰难的问题,不过现在还是让咱们做好起程的准备工作吧。”
    “咱们不是都准备妥当了吗?”
    “的确是这样。不过为了尽可能减轻最初的冲击,我们还有些预防工作要做。”
    “我们不是在防止撞击的隔板之间灌水了吗?它们不是完全可以保护我们吗?”
    “米歇尔,但愿如此。”巴比凯恩轻轻回答,“不过我对此总是心中没底!”
    “啊!简直是开玩笑!”米歇尔?阿尔当喊了起来,“你但愿如此……你心中没底……你等到我们关在这个牢房后,才发出这声悲惨的坦白。我要求出去!”
    巴比凯恩反驳道:“用什么办法?”
    米歇尔?阿尔当说:“的确相当困难。我们已上了火车,司机的汽笛再过二十四分钟就要拉响……”
    尼科尔说:“只剩二十分钟。”
    三位旅行家面面相觑。然后,他们检查和他们一道被封闭起来的物品。
    巴比凯恩说:“一切都安排就绪。现在的问题是要确定我们该采用什么恰当的姿势才能经受得住发射的冲击。这种姿势并非无关紧要,我们要尽可能防止血液猛烈地涌入头部。”
    尼科尔说:“说得对。”
    米歇尔?阿尔当随即说:“咱们要头朝下脚朝上,就像大马戏团中的小丑那样!”他同时还准备做个样子出来。
    巴比凯恩说:“不对,我们要侧身躺直,这样我们就能最好地抵御撞击。你们要注意,在炮弹发射的那一瞬间,我们不论是在炮弹里面还是前头,几乎是一回事。”
    “如果‘几乎是’一回事,我就放心了。”米歇尔?阿尔当顶了一句。
    巴比凯恩问道:“尼科尔,你同意我的想法吗?”
    船长回答:“完全同意,还剩十三分钟半。”
    米歇尔嚷道:“这个尼科尔简直不是一个人,而是个有擒纵机构的秒表,并且有八个轴孔……”
    可他的伙伴再也不听他说话了,转而以难以想象的冷静完成最后的准备工作。他们的神态犹如两个从容不迫的旅客,进入一个车厢,把自己安顿得尽可能舒服一点儿。人们心中会嘀咕,这些美国人的心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在最可怕的危险逼近时,心脏的搏动竟一点儿没有加速!
    抛射体里放了三张厚厚的床垫,非常结实,尼科尔和巴比凯恩把它们放在圆盘一般的活动地板的中央。发射前几分钟,三个旅行家必须躺在上面。
    这会儿,阿尔当仍然闲不住,他好似一头关在笼中的野兽那样在狭窄的牢房中把身体转来转去,与朋友交谈,对他的起名为“狄安娜”和“卫星”的两条狗讲话,可以看得出,他给这两条狗起这些意味深长的名字已有一段时间了。
    “嘿,狄安娜!嘿,卫星!”他一边喊着一边逗弄着它们,“你们就要向月亮上的狗展示地球上的狗的优雅举止了!这下可得为犬族大大争光啊!没错!如果我们能返回地球,我一定要带回一种与月球犬杂交的狗,那可要大出风头啦!”
    巴比凯恩说:“月亮上要是有狗就好了。”
    米歇尔又十分肯定地说:“一定有的,正如月亮上有马、有牛、有驴、有母鸡一样。我敢打赌,我们在上面会找到母鸡的!”
    尼科尔说:“我们将来若找不到母鸡的话,你输一百美元。”
    “一言为定,我的船长。”阿尔当回答道,同时握着尼科尔的手,“顺便说一句,你跟我们的主席打赌已经输了三次。第一次是这次行动所必需的经费已经筹措到手;第二次是大炮的铸造已经成功;最后一次是‘哥伦比亚’大炮已经装上火药而没有捅娄子。这样你便输了六千美元。”
    尼科尔说:“不错。现在是十点三十七分六秒。”
    “船长,咱们算说定了。对啦,再过十五分钟,你还得给主席九千美元。‘哥伦比亚’大炮若不爆炸的话,输四千美元,炮弹若上升到六英里以上的高空,输五千美元。”
    “我有的是美元,”尼科尔拍拍上衣的口袋回答道,“我倒希望仅仅把钱输掉。”
    “得了吧,尼科尔。我看得出你是个有头脑、有条理的人,这是我望尘莫及的。不过,总之,你打了一系列对你非常不利的赌,让我讲给你听。”
    尼科尔问:“为什么?”
    “因为你若赢了第一笔赌注,也就是‘哥伦比亚’大炮发生爆炸,紧跟着炮弹爆炸,巴比凯恩那时就不在人间了,他怎么能赔你美元呢?”
    “我的赌金已存入巴尔的摩银行,”巴比凯恩马上答道,“尼科尔若不在了,赌金会转交给他的继承人!”
    “啊!真是些注重实际的人!”米歇尔?阿尔当大声说,“多么讲究实际的精神!正因为我不理解你们,因此对你们更加钦佩。”
    尼科尔说:“十点四十三分!”
    巴比凯恩回答:“还有五分钟!”
    “对!只剩短短的五分钟!”米歇尔?阿尔当说,“我们关在一颗炮弹中,它在长九百英尺的大炮底部!这颗炮弹的下面堆着四十万磅火棉,相当于一百六十万磅普通火药!我们的朋友莫奇生手握计时器,眼睛盯着指针,手放在电动装置上,一秒一秒数着,然后就把我们投射到星际空间去……”
    “别说了,米歇尔,别说了!”巴比凯恩严肃地说,“让咱们作好准备。离那庄严的时刻只剩不大一会儿了。朋友们,咱们握手吧。”
    “对!”米歇尔?阿尔当大喊一声,比他想表现出来的更加激动。这三个无畏的伙伴最后一次紧紧拥抱在一起。虔诚的巴比凯恩说:“愿上帝保佑我们!”
    米歇尔?阿尔当和尼科尔躺在圆盘中央的床垫上。
    船长小声说:“十点四十七分!”
    只剩二十秒钟!巴比凯恩很快熄灭了煤气灯,躺在同伴们旁边。
    寂静中只听到滴答滴答的时钟走动声。
    突然间,一阵猛烈的震动,抛射体在火棉猛烈燃烧后释放的六十亿公升气体的推动下升入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