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诛仙6(十周年纪念版)(内赠:网游《诛仙2》装备卡,价值人民币999元,及精美海报一张。随机赠送诛仙人物谱系书签一张。二十万套赠完为止。)[平装]
  • 共1个商家     20.20元~20.20
  • 作者:萧鼎(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73837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诛仙6(十周年纪念版)》大陆千万武侠草根族苦等两年终有结果,奇幻武侠掌门作家萧鼎席卷港台后惊艳回归大陆,平凡少年张小凡演绎凄美绝伦之鬼厉传奇!天地无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日月无情,转千世屠枭雄!
    《诛仙》是网络当红新锐作家萧鼎原创的仙侠类幻想小说。中国当代长篇小说、中国原创奇幻小说巅峰之作。整部作品构思巧妙,气势恢宏,以独具魅力的东方仙侠传奇架空世界,令人击节长叹、不忍释卷,写情尤称一绝。
    内赠:网游《诛仙2》装备卡,价值人民币999元,及精美海报一张。随机赠送诛仙人物谱系书签一张。(二十万套赠完为止)

    作者简介

    萧鼎,本名张戬,福建人。他是超级畅销书《诛仙》系列的作者。为人特立独行,寄情写作。长篇幻想文学系列小说《诛仙》一经上市,即其天马行空的想象,雄健恢弘的叙事风格,迅速风靡华人世界,有华人世界的《指环王》之美誉。

    目录

    十周年序言/001
    第二百二十二章?暗算/003
    第二百二十三章?猥琐/010
    第二百二十四章?会聚/015
    第二百二十五章?相救/021
    第二百二十六章?心意/027
    第二百二十七章?重逢/033
    第二百二十八章?诛心/039
    第二百二十九章?别离/046
    第二百三十章?伤口/053
    第二百三十一章?回家/060
    第二百三十二章?亲人/065
    第二百三十三章?血兆/073
    第二百三十四章?绝望/080
    第二百三十五章?无憾 /086
    第二百三十六章?困惑/091
    第二百三十七章?杀意/097
    第二百三十八章?悲哀/103
    第二百三十九章?别离/108
    第二百四十章?阴谋/114
    第二百四十一章?普德/121
    第二百四十二章?恐惧/133
    第二百四十三章?禁制/144
    第二百四十四章?情缘/155
    第二百四十五章?星盘/166
    第二百四十六章?等待/177
    第二百四十七章?暗门/188
    第二百四十八章?凶猴/197
    第二百四十九章?妖物/206
    第二百五十章?死别/216
    第二百五十一章?依偎/228
    第二百五十二章?灵牌/238
    第二百五十三章?召唤/248
    第二百五十四章?天道/261
    第二百五十五章?诛仙/270
    尾 声/280

    序言

    十周年序
    接到邀请写这个再版序言的时候,我才惊觉《诛仙》原来已经出版近十年了,回首往事,有些复杂而茫然的感觉。
    当年刚开始写作《诛仙》的时候,我还年轻,还在人生的低谷之中,有许多事许多的打击,至今想起,仍是唏嘘不已。回想当时的我,也许便是沉默一代中的平凡一员,原本我自己也以为,自己就这样度过一生。当年的心意,其实今天已经无法再清楚地表达出来,只记得那个时候穷困潦倒一无所有的我,心里的愤懑无处发泄,最后,只能用笔和文字去写一个幻想中的世界,去写自己幻想中的人物。
    希望自己强大,希望有人爱我,也希望我能爱别人,希望自己与众不同梦想成真,所以动笔写了。
    后来,这个故事,被很多的朋友所喜欢,甚至超出了我自己曾经梦想的界限。很多年来,对此我无限感激,一直铭记于心。谨以此书,献给我的读者们。
    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且容我再拾秃笔,再写新章,有朝一日,江湖再见。
    萧鼎
    2012年3月12日于福州家中

    文摘

    版权页:



    月黑风高,万家灯灭,苍穹上乌云沉沉,不见有月亮,只有天际几点仅存的星光,闪烁着微弱光芒。
    夜风从河阳城上方飕飕吹过,如野鬼夜哭,委实有几分寒意与可怖,这里刚刚历经浩劫,城里城外的街道上,更是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漫漫长街古道之上,只有偶尔被风吹落的几片枯叶,在其中孤独地翻滚起伏,飘向远方。
    便在这诡异深夜里,从河阳城里忽地飘起一个黑影,如幽魅一般不似实体,悄无声息地落在城外,迅疾地向河阳城南边古道上掠去。而不消片刻之后,又有一道灰影紧追而来,死死盯着那个黑影。
    这两人自然便是千里追踪的巫妖与上官策了,从南疆开始到如今深入中土,这一场追逐也算是旷日持久了。上官策一身焚香谷高深神通奇术,加上还有一柄神奇莫测的九寒凝冰刺法宝,巫妖应付起来大是吃力,但巫妖一身的诡异术法,每每出人意料,在绝无可能处化出千番变化百般腾挪,却也是让上官策头痛无比,一次次眼看就要将之擒下,却屡屡失手。
    若是换了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多半便已放弃了,只是上官策却是身负焚香谷谷主云易岚的命令,巫妖身上多半有可以解开南疆古巫族天火之秘的法子,无论如何,这都是焚香谷志在必得的,所以一路之上,硬着头皮也追了下来。
    不过这般坚持,倒也并非全属无用之功,二人的修行高低在那里摆着,巫妖短时间内难以与之抗衡,但是巫妖屡次凭借逃脱的种种诡异术法,被上官策一一看在眼中,渐渐心里有数,时至今日,巫妖要想再次逃脱上官策的追捕,已是越来越困难了。
    这一点,上官策心里有数,巫妖心中更是明白,无奈明白归明白,他却委实是无计可施。如果有法子摆脱这个如跗骨之蛆的可恶之人,这千里之上他早就用过不知多少次了,但上官策得享大名近百年,当年在南疆更是风云人物,其道行修行见识眼界,无一不是上乘,远非李洵等焚香谷第二代弟子可相提并论。虽然巫妖连施异法奇术,但居然一一被其看破,最多不过瞒个片刻,自己逃开一段距离,但过不多时,终究还是被上官策追了上来。
    其实上官策,或者说焚香谷云易岚一定要将自己擒拿回去的原因,巫妖在几次与上官策的对话里,早已了然于心,但对他来说,却是决然不愿束手就擒的。
    这一夜,眼看着身后的上官策越追越近,而前方古道快速地向后退去时,却少有遮挡的丘陵地界,反倒是地势渐渐平坦开阔,一片荒野出现在了面前。
    在这种地方,还能逃到哪里去?
    巫妖在蒙面黑巾下苦笑一声,发力掠去,但身后那风驰电掣的风声,却是一阵紧过一阵了。
    就在他彷徨无措之际,忽地似有所感,像是发现了什么,扭头向一侧望去。他名号呼为巫妖,顾名思义便知他所擅长的是何种道法神通,加上其本身体质异于常人,对鬼灵阴魂之气,更是比寻常修真之人敏感十倍,这还在大路古道之上,他在疾奔之中,仍是敏锐地发现这荒野古道一侧的深处,竞有股深沉阴晦的鬼气,在远远散发出来。
    巫妖大喜过望,身躯在半空中一个急转,硬生生扭了过去,却是迅疾无比地向荒野深处掠去,追踪而来的上官策冷哼一声,身若浮萍,一飘一荡,说不出的自如随意,轻轻松松便也转过了方向,再度发力追了上去。
    只是这略微一个耽搁,巫妖又拉开了一段距离,身影也显得略微模糊了,上官策却并未有多少担心,这长途跋涉一路追踪下来,他已将这个神秘莫测的巫妖一身本事摸了个七七八八,料想他也搞不出什么花样,此刻的他,多少已然有些猫捉耗子的心态了。
    耗费无数力气,追踪千里,费神劳力,这还不得好好惩治你一下? 上官策心中冷笑,带着全盘大局在握的定心丸,轻轻松松地追了下去。
    很快地,出现在巫妖面前的事物证明了他的猜想,这里果然是一处阴气极盛之地,在中土称之为义庄,也就是停放还未人土的过世之人尸身之所在,不过看那庭院小屋的破败程度,多半是废弃许久的地方了。
    巫妖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以他本意,这义庄阴气极盛,正是适合他许多诡异术法施展的绝佳之地,但废弃时日既久,效果便打了折扣,尤其是他有几门类似鬼道的异术,更可操控尸体,威力颇大,这一路之上都并无机会施展,若是趁此机会突然施法,多半也可令上官策这老匹夫吃上大亏。
    只是这义庄废弃许久,自然不会有什么刚刚过世之人的尸身躺在这里了。
    不过纵然心中有些失望,但以巫妖心境来说,此地仍可以说是绝处逢生的所在,当下更不迟疑,黑色身影“嗖”的一声,掠进了义庄中那间看去阴沉沉黑压压的房子之中。
    不过在他身影飘去的时候,脑海中若有若无地,也掠过一丝小小的迷惑:此处义庄废弃既久,但怎么这阴森鬼气居然还能如此强烈且持久呢?
    这一晚月黑风高,义庄的小屋内更是漆黑一片,伸手难见五指。不过对于修道之人,特别是像巫妖这种体质异于常人的“入”来说,这片黑暗并非难事,很快他就“看”清了义庄屋子内大致的情况,此处果然是废弃多时了,周围墙壁上千疮百孔,残破无比,屋内前头一个原本应该是祭奠亡灵的案台,也已经倾倒在地,屋子正中,横七竖八躺着几具残破棺材,有一些甚至连棺材盖都没有合拢盖好。
    耳听着义庄之外风声突然一紧,显然上官策又是紧追而来,眼看就要追到,巫妖更不迟疑,却是身子一颤,手中突然多了数枚奇形怪状的类似钉子的铁器,但全身却长满铁刺,然后看也不看,手指弹跳如飞,只听得“嗖嗖”之声不绝于耳,这数枚怪物瞬间都没入黑暗之中,飞入了小屋各个角落。
    而每一个怪物消失在黑暗之际的时候,尾端之上都会突然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环,但也只是一闪而过,转眼即逝。随着这些怪物镶入这屋子黑暗之中,这屋中原本就刺骨的阴气,突然间更是十倍地强烈起来,直如能刺入骨髓一般。
    巫妖冷笑一声,眼角余光一扫,整个身体忽然如没有丝毫重量般飘了起来,径直飘向屋子墙角的一具棺材。这具棺材看去平平无奇,盖子也没有盖好,歪了一半在外面。
    巫妖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常人看来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他却似乎很是喜欢,而且随着他的身子滑进,那斜斜歪倒的棺材盖子,也被他顺手给盖好了。
    下一刻,风声骤然停歇,屋子之中顿时一片肃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上官策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屋子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