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出三峡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20.80元~20.80
  • 作者:晋永权(作者)
  • 出版社:三联书店;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2333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从2000年8月13日开始,到2004年8月28日结束,为了三峡工程能够顺利实施,中国政府自重庆、湖北三峡库区向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湖北、湖南、广东、四川等11个省市迁出移民近16.6万人。5年间,本书作者16次深入三峡腹地,以文字、图像并行的方式,努力探究、接近这一特殊移民事件的真相,透视这一背井离乡特殊群体的命运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力图把这批“非志愿移民”大迁徒过程的状态呈现出来。他们的隐忍与坚韧,奉献与自助,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值得尊重的品质。

    媒体推荐

    书评
    大迁徙的私人记忆。
      从2000年8月13日开始,到2004年8月28日结束,为了三峡工程能够顺利实施,中国政府自重庆、湖北三峡库区向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湖北、湖南、广东、四川等11个省市迁出移民近16.6万人。
      5年间,本书作者16次深入三峡腹地,以文字、图像并行的方式,努力探究、接近这一特殊移民事件的真相,力图把这批“非志愿移民”大迁徙过程的状态呈现出来。
      我向你亲切地致意,荒僻的一隅,充满恬静、劳动和诗兴的田地,在这里,我的年华在幸福和房怀中不知不觉流逝。
                         ——普希金《乡村》

    作者简介

    晋永权,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发展史研究所,法学硕士。现供职于《中国青年报》。曾为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中国班班长。系列摄影作品《傩》曾被法国、意大利、日本、韩国等多国艺术机构收藏、展出。

    目录

    之一 陌路人
    之二 巴女谣
    之三 满江红
    之四 世道(上)
    之五 世道(下)
    之六 天问(上)
    之七 天问(下)
    之八 水语(上)
    之九 水语(下)
    之十 花非花

    文摘

    书摘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唐]孟浩然
    我不能给你说出他的名字来。有什么不便吗?当然不是!那时,他郑重地
    向我说了他的“大号”,也就是父母给他起的那个学名,印象中我也记了下
    来,但写在什么地方却忘记了,并且再也没有找到过。我常犯这样的错误,
    书上、笔记本上,甚至随身携带的名片、车票、碎纸片上,总会蹦出一些奇
    怪的名字,让我莫名其妙,对不上号。只记得那是清明前一天下午四五点钟
    ,在湖北秭归老县城——归州的东边,一个孤零零的坟头旁,那人称自己是
    “我们移民”,样子有些谦卑。
    名字的事让我想了很久。
    名字重要吗?你从没有听过的那个名字真能给你带来什么信息吗?不能。
    在熟悉、关注你的人那里,名字是被赋予了诸多内涵的标识,这个标识之所
    以被记住,往往是因为她也是记住你名字的人自身的参照系;而在与你无关
    的人那里,名字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符号,与其他那些无意义的符号一样,
    与你无法形成参照,因而难以进入你的记忆识别程序。也有一种情况,你曾
    经知道了某个名字的内涵,但又忘记了,当你又与她偶然相遇时,便视为陌
    路,或者只能把那些有细微差别的符号归并到仅存的同类项概念当中。我记
    录下的大量移民的名字,大概就属于后一种情况:对他们的识别不是凭名姓
    ,而是身份的符号——外迁移民。
    但我对那一天还留有一些特别的印象,甚至还能记得当时的心情。江边
    野花与油菜花开得正旺,它们就那样兴奋地活着,有一点阳光雨露就争先恐
    后地表达自己,闹腾得没有立场。有个坟头就淹没在其中,静静地与四季更
    迭的喧闹相处。蓄水前,你只要在长江边上走过,对这类讲究的或草草掩埋
    的坟茔就不会陌生。2001年清明前后,我在沿江的小路上走动,路的下面就
    是长江,因是枯水期,江水千干净净,与平时在江面上旅行时看到的景象大
    不相同。远远望去,居然像高山湖泊一般平静清澈,让人觉得不真实。我的
    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过去所受教育强加于我的诗意,勉强感慨点什么,
    才发现那只是别人的陈词滥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觉开口说话时,
    几乎没了自己的语词;更可笑的是。我的心与口分离了,我的嘴巴在说话时
    ,耳朵却保持了令人吃惊的理智,在一旁审慎地听着,甚至开始抱有一种批
    判的态度。先前,我从没怀疑过口是心非,那种批判的态度也只是对付别人
    的工具,但现在,矛头不知不觉地拐了个弯,可怕地指向了我自己。
    P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