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统山河(套装共3册)(附赠独家合影+海报+黄山、河童钱包卡2款随机送)[精装]
  • 共1个商家     114.20元~114.20
  • 作者:黄山(作者),河童(作者)
  • 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2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53501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统山河(套装共3册)》亮点一:国内最著名COSPLAY达人黄山和河童的首次合体!黄山、河童作为业内官方CP出现在国内COSPLAY作品中,被称为“一统山河”。这也是他们在不同领域合作多年来,首次以粉丝心目中的最佳组合堂堂亮相,而本套装即是对广大粉丝的最佳惊喜和回报!黄山、河童、小小白曾携手亮相湖南卫视大型品牌栏目“天天向上”,将COSPLAY文化流行风潮又一次推向高峰!
    亮点二:量身打造和拍摄限量版套装封面!分别生活于神州一南一北的黄山、河童将深圳聚首,一起拍摄绝无仅有、极具话题性的独家主题封面,具有极大收藏价值。而本次会面及拍摄活动,编辑也会全程在网络进行深度报道,回馈粉丝期望。
    亮点三:《一统山河》V.S.《一统河山》双封面诞生!限量版套装囊括3本超人气画集,分别为黄山的《浮岚》《溯时》和河童的《夏雪川》。由于双人首次出版物合体,其中更大有玄机——黄山做封面的一面名叫《一统山河》,河童做封面的一面则叫《一统河山》。“山”和“河”字的微妙变动,意义不同,源于回应无数粉丝的心声而最终做出的体贴决定。

    作者简介

    黄山,主要作品:《隐姿梦咄》、《黑礼帽童话》、《画夜》、《狄多玛索·比爱更喧嚣》、《帝释天·非天劫梵》、《真一·最初的感动》、《阴阳师·久世镜华奠》、《路易三十三·幻帝》、《卓斯林·荆棘皇冠》、《D伯爵·D之卓世》、《明智光秀·嗜血之桔梗》等。2006年至今,受聘杭州国际动漫节一WCS世界COS比赛中国赛区代言人。2006年,与著名漫画家阮筠庭合作《画夜》COSPL.AY。2007年,与小说作者抽屉合作《隐姿梦咄》插图,并出版小说单行本。2008年,与阿梗合作漫影绘本《黑礼帽童话·少年与玫瑰》获得金龙奖最佳绘本奖,2008年,出版第一本个人作品集《浮岚》。2008年,受聘第5届金龙奖COSPLAY全国精英邀请赛,担任大赛代言人。2009年,受聘中美合作“Ringdoll”球形关节人形综合设计部,担任开发与形象总监。

    目录

    黄山个人漫影集:溯时
    黄山首本个人写真集:溯时浮岚
    夏雪川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你也许不喜欢洛阳,她太灿烂伤感,三国争霸还未落幕,她已遍地黄金,享乐与不安也渐渐达到顶点。
    在洛阳的另一头,隐约传来一曲悠长的“折杨柳”,细雪飘落夜空,犹如一群被音乐吸引的小精灵。
    嵇绍扯下一片竹叶,和着缥缈的杨柳笛,吹出清越的声响。他梦游一般走向笛音深处,每夜与那位素不相识的吹笛手更接近一点,直到白马寺外的不期而遇。
    夜色很沉,他们无法看清对方的脸,他们都刚抵达帝都不久,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
    白衣胜雪的嵇绍,侧面看起来非常脆弱,还带着一丝青涩的孩子气;吹笛少年则戴着华美的绒皮帽,缀满羽毛和宝石,帽沿下露出鬈曲的金发,闪着柔和的雪光;他是如此漂亮,似乎天生就该等候嵇绍,好为他从正月到十二月,还有闰月,一起演奏完十三首“折杨柳”!
    “它有名字吗?”嵇绍问。
    “吉友。”金发少年递过笛子,想换取竹叶,那是他从没见过的植物。那是他从没听过的器乐。
    一辆暴走的牛车横冲直撞而来,激起漫天雪霰,把他们冲散。高墙内外,只留下沉寂的影子,还有遗落雪中的一支笛,嵇绍知道,那片带着雪印的竹叶,也一定落入金发少年的手心,残存一抹体温。多年后的皇太子游园会,他们隔着整个皇家园林再次相见,宛如穿越绿洲的漫长古道。
    金发少年首先听到熟悉的音色——那支赠出的笛子,被一名身着鲜卑长袍的少年吹奏,余韵飞扬,沉醉的宫娥为他抹上满脸的金粉,美若日出之神。金发少年从没想过他竟是鲜卑人,于是走上前,特地用鲜卑语对他说:“多么神奇,你在东方,我在西方,我们跨越地理极限,在洛阳相见。”
    然而鲜卑少年显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仅仅茫然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淡忘。
    这淡忘令金发少年一刹那间忧喜交加,他温存地致歉:“如果不在您再次消失前说话,我就会失去某些重要的可能性……”
    远处,白马寺的晚钟悠然响起。提醒他们时光短暂。
    于是,金发少年从香囊中急切而轻巧地抽出珍藏太久的竹叶,蘸起酒汁,一边写字,一边继续说着鲜卑语:“真希望能再和你合奏比“折杨柳”更长的曲子,从霜降直到清明……”
    忽然,所有人举杯——朝太子妃致敬,浩大的化装舞会开场了。人们玩一种古老的游戏,猜中谁的名字就能充当谁的舞伴。
    “阮瞻。”有人插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我是阮瞻?”鲜卑少年大吃一惊,用纯正的汉语反问。
    “因为你滑稽的外套像阮瞻,吹笛子走调像阮瞻,还有你傻乎乎的反问也像阮瞻。”说话的少年戴着假面,双眸有一种冷淡以及更冷的幽默感,像冰一样反映出阮瞻火焰般的笑意。
    “哎哎,嵇绍,你太刻薄了,”被称为“阮瞻”的少年投降了,他不过是化装成鲜卑武士而已, “刚才我顺手从你腰上抽走这支叫‘吉友’的笛子。立刻找到了知音。”
    他们再转身,金发少年已朝宫门走去……
    “你的知音说了些什么?”嵇绍问得漫不经心。
    “不知道,他说一种我不懂的语言,告诉我一个失去记忆的秘密,但他的语调让我安心。他还给了我这个。”阮瞻把竹叶递给嵇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