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遗失的智慧:除了抱怨制度,我们还能做什么?[平装]
  • 共1个商家     37.40元~37.40
  • 作者:巴里?施瓦茨(BarrySchwartz)(作者),肯尼思?夏普(KennethSharpe)(作者),杜伟华(译者)
  •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3年2月24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305312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遗失的智慧:除了抱怨制度,我们还能做什么?》编辑推荐:心理学领域最具代表性的学者。施瓦茨摘下了心理学神秘的面纱,以最浅显的语言为大众指点迷津。他将心理学融入经济学、决策学当中,他的拥趸不但有各国政府、著名企业,而且还吸引了如医疗保健、旅游休闲、传媒、娱乐、建筑甚至军事领域的众多读者。
    由TED大会压轴演讲丰富而成。2009年施瓦茨应TED大会策划人的邀请做压轴演讲,阐述如何寻找我们遗失的智慧——实践智慧,更是获得TED大会有史以来最持久的掌声。这次演讲最终经过丰富成为《遗失的智慧》一书,2010年在美国出版。
    开启幸福之门的智慧之作。《遗失的智慧》没有空洞的说教,书中大量丰富生动的案例告诉读者,医生、律师和教师依靠智慧提升了他们所服务的患者、客户和学生的生活,同时也升华了自己的生活。一切都表明,我们的工作越有智慧,我们就越幸福。

    名人推荐

    知行合一的智慧
    彭凯平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终身教授
    好书的特点就是好读,有信息量,而且正确,都有科学依据,不是个人的体会、胡说八道、 诱惑人心。巴里 ? 施瓦茨作品 《选择的悖论》与《遗失的智慧》都是符合以上标准的好书。
    什么是遗失的智慧呢?这本书中提到了一个概念“实践智慧” ,就是我们常讲的知行合一的智慧。在西方社会,实践与智慧是相矛盾的两个概念,他们认为只知道干活的人是没有理论指导的,是蛮干、是愚蠢的,实践与智慧是相互独立的。但中国的古人很早就提出知行合一了,实际上就是实践智慧。直到近代,我们反而把它分开了,认为“要干,不要想 ; 要做,不要说”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 “行甚于言”都是绝对主义观点,传统智慧从来都强调要言行并重,这远远胜于“行甚于言” , “言和行的冲突” “干和说的冲突”都是我们的误解。我们的思想大概在 100 年前出现了巨大的失落,这和遗失的智慧是一样的,我们西化得太厉害,我们遗失了我们的传统智慧。为什么这本书对我的触动特别大,正因为施瓦茨在重新用科学的方式诠释中国知行合一的理念,是每个中国人都会产生共鸣的理念。
    这本书同样强调了 “人情” 的作用。我们发展了这么多年, 但提到 “人情”便会想到不讲规则、不讲原则、不讲理智、不讲法制。其实我们忘掉了很重要东西,法制从来都不是制人,法律从来都不是管理人,法的精神我们还没弄明白。
    人性中确实存在野性的部分,就需要形成一些规则和法律来保护人性善的那面。看见美色都想侵占,那么就有一个法让你别这样。法律的制定从来都是用来保护人的,如若将法律解释成管理人,这就是我们学西方学错的地方。情的作用、道德的作用,感召的作用、心理的作用,其实比物质、法律和强权的作用要大得多、强得多。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真的要相信人积极的天性,这种天性如果发挥得好,我们可以做很多好的事情。实际上,在你用法律惩罚人的时候,道德的感召比法律的惩治更有效。这其实也是中国社会可以弘扬的精神,因为我们从来不是唯法而是唯人,人是有感情、欲望和道德召唤的, “以人为本”也是讲的这个道理。在这很大程度上,中国人在知行合一这点上会比别人做得更好,我们可以创造出一个理想的社会:它既有法律、也有人情;既有知识、也有智慧;它既有规则、也有宽容。这样的社会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这样的中国文化才是一个能够走向世界的文化,不然我们永远只能跟在西方后面走。读《遗失的智慧》这本书,读者不仅可以感受到科学的魅力,另外还是要感受思想的魅力和快乐,欣赏西方人科学证据,同时也要从中领悟到与东方文化的关联。
    学习的价值
    那么,我们如何找回遗失的智慧呢?施瓦茨在书中提出了三个原则:善意、解读世界的能力、经验。这三个原则和中国传统智慧皆有关联,在施瓦茨另一本书《选择的悖论》中,我曾着重提及了中国人的善意和西方辩证思维的重要性, 《遗失的智慧》则强调了经验的价值。
    施瓦茨讲的经验包括两层含义:一个是自己亲自尝试的经验,从实践、从做当中去学习、去体会、体验,叫做“体验式的实践智慧” ; 第二个就是“学习到的实践智慧” ,可以包括学西方的,也可以包括学中国文化的。中国文化虽然很优秀,但是过去三百年里我们其实在思想方面没有太大的进步,封建禁锢伤害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精神,我们有很多的经验与时脱节、没有与现代生活紧密相关、没有科学的验证、没有证伪,所以东方智慧中的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有价值。
    经验,有直接尝试的,也有学习到的,而人类最伟大的能力就是间接学习的能力,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你亲自去尝试,因为费时间、费精力,还很危险。人类通过学习得到的启示和经验, 比直接尝试得到的经验更加宏广、 伟大、深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寻回传统价值的同时,仍然需要了解西方、学习西方的意义所在。

    媒体推荐

    无论是在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中,还是在身边的领袖和导师身上,我们都能看到,意志和技能融合在一起,创造出高效可靠、平易近人的实践智慧是多么重要。在这本稀世之作中,施瓦茨和夏普教我们如何将智慧融入日常生活及那些需要诚实、责任心和高效率的工作之中。
    ——菲利普?津巴多(美国心理协会前主席,《津巴多普通心理学》和《津巴多时间心理学》作者)
    当巴里?施瓦茨向TED大会的观众介绍《遗失的智慧》核心思想时,他赢得了TED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最衷心的起立鼓掌。现代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人和事正在承受无穷无尽、了无生气的官僚程序的压迫,他呼唤以人类价值为中心的新智慧,他的呼声强有力地拨动了人们的心弦。我高兴地看到,那次演讲经过丰富,最终成为这本令人爱不释手的书,成为所有政治家、CEO、父母和美国公民的必读书。
    ——克里斯?安德森(TED大会策划人)
    对我们个体和整个社会而言,什么是最重要而又最容易被忽视的问题?答案是:实践智慧。如果你曾经想过如何在勇气与风险、同情与严厉之爱、规则与本能之间寻求平衡,那么《遗失的智慧》正是你的首选。
    ——索尼娅?柳博米尔斯基(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心理学教授,畅销书《幸福的神话》作者)
    《遗失的智慧》点醒了我,我们都拥有智慧,不管年龄几何,才干如何。更重要的是,这本书教会了我,智慧是我们的终极工具,唯有凭借智慧,才能在这个复杂、混乱的时代获得实现蓬勃人生的机会。
    ——奇普?康利(幸福生活酒店集团创办人,畅销书《巅峰》作者)
    这是一本罕见的好书,为我们勾勒出更有意义、更幸福、更令人向往的生活前景。
    ——萨拉?劳伦斯-莱特富特(哈佛大学资深教授)
    施瓦茨博士的这本书用一个又一个引人入胜的事例,配以令人信服的科学证据和逻辑说理,揭示了一个深刻但又常为人所忽视的道理:智慧不能只是空洞的说教,我们更需要的是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的实践智慧。这本书让我们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施瓦茨博士也断言,这会让我们更幸福。
    ——赵昱鲲(全球华人积极心理学协会副主席)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巴里?施瓦茨(Barry Schwartz) (美国)肯尼思?夏普(Kenneth Sharpe) 译者:杜伟华

    巴里?施瓦茨(Barry Schwartz):美国斯沃斯莫尔学院社会心理学教授,在2009年TED大会上做压轴演讲,阐述如何寻找我们失去的智慧。聆听他演讲的观众既有政府官员,也有商业人士,他的追随者遍布金融业、零售业、餐饮业、广告业、娱乐业等众多领域。其著作《选择的悖论》自出版以来好评如潮,先后荣登美国《商业周刊》《福布斯》杂志年度十大畅销书,在全球以20多种语言发行。他本人多次接受CNN、PBS、CBS等一线媒体的采访,他的文章频频发表于《纽约时报》《哈佛商业评论》《卫报》等顶级报刊杂志。
    肯尼思?夏普(Kenneth Sharpe):斯沃斯莫尔学院政治学教授,专门从事政治哲学、公共政策和美国外交政策的研究。

    目录

    推荐序
    知行合一的智慧
    中文版序
    在多变的世界里探寻新智慧
    前言
    制度之殇:在希望丧失殆尽之前
    第一部分现实呼唤变革
    第一部分现实呼唤变革
    第1章源于实践的智慧重复打扫的清洁工与公正审判的女法官
    第2章“制度至上”与“智慧至上”之战陷入两难的律师与隐瞒病情的医生
    第二部分我们为什么需要“实践智慧”
    第3章本来俱足的智慧
    第4章理智与情感的完美结盟
    第5章实践智慧的机制
    第三部分为什么制度让现实不完美
    第6章让原则失去弹性
    第7章驱除共情力
    第8章丧失灵活性
    第9章扼杀意志力
    第10章使机构僵化
    第四部分希望之光
    第11章制度之变
    第12章幸福新世界
    致谢

    序言

    [中文版序]
    在多变的世界里探寻新智慧
    10年前,我写了《选择的悖论》这本书,探讨人们在面对太多选择时麻木、焦虑、心神不宁的状态,不管最终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无法称心如意。多年来这个问题越发令人困扰。一个人是生活在选择多多的大城市,还是选择有限的小城镇,已不太重要;是生活在崇尚物质享乐的西方,还是在物质化程度不那么严重的其他社会,也都无关紧要。只需点击几下鼠标,互联网就能提供琳琅满目的商品和服务。互联网的存在使我们拥有了一个包罗世界所有商品的超级购物中心。
    选择的泛滥不仅会影响我们对商品和服务的追求, 还会影响生活的很多方面。面对铺天盖地的选择,人们要决定在哪里生活、学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以及如何组建家庭。年轻人深受选择自由之苦,富家子弟更甚。
    《选择的悖论》中讨论的问题都是身处富足的市场经济社会的公民所面临的,而发展中国家的公民拥有的选择却太少。中国的情况又如何呢?从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看,中国正在快速接近典型的西方富裕社会,它会重蹈西方之辙, 还是会另辟蹊径?中国的民众是不是既能享受到日益繁荣和充分的机会带来的好处,又不受太多选择带来的折磨?
    近来我与两位研究者做了一些研究, 其中一位就来自中国,我们想知道,选择的困惑是否以同样的方式影响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我们发现,美国人、欧洲人和中国人都深受选择之苦。不过,欧洲人和美国人更为太多的选择而苦恼,中国人却没有。我们将这种差异解读为,对于中国人而言,选择并没有构成自我的核心组成部分,而西方人恰恰相反。西方人会把买错手机看成一场灾难,但对中国人来说,它只是一个通信工具。这种解释只是一种推测,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是正确的,那么50 年后仍是如此吗?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市场经济越来越发达,传统的生活方式将可能改变,那时中国会越来越像西方。我的猜测对吗?这种趋势可以避免吗?只有未来会告诉我们。
    当我谈到“选择太多”这一问题时,经常有人问我,该问题是否适用于生活的各个领域?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尽管人们谈到商品和服务时感到有越来越多的选择,但工作方式等方面却不由他们自己。例如大多数企业仍旧认为,提供一套完善的规则,并密切监督以确保员工遵守规则,才能确保高效的工作。
    肯尼思? 夏普(Kenneth Sharpe)和我都认为这种想法大错特错。我们看到美国的一些重要公共机构正在走下坡路,《遗失的智慧》一书应运而生。金融、教育、医疗、刑事司法等机构所提供的统统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无论是服务的接受者还是服务的提供者都没有满足感。人们通常认为对付体制缺陷的办法就是制定更多的规则,提供“更管用”的物质奖励。《遗失的智慧》却指出,不管是规则还是奖励,都无法给予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古代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实践智慧”——做正确之事的意愿和弄清楚何为正确之事所需的技能。换句话说,规则和奖励是道德品质的低劣替代品。
    《遗失的智慧》介绍了许多有关实践智慧的真实例子。睿智的人知道如何随机应变、如何倾听、如何与他人产生共鸣,而最重要的一点也许是,他们的目的是服务于人,而不是利用人。实践智慧不是那种可以在课堂上学会的东西,需要在指导下试验并从所犯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才能学会。我们必须允许人们犯错并从错误中学习。
    中国人有自己的智慧传统,但问题是,在推进现代化进程的同时,中国人会奋力发扬这些传统,还是会像西方人一样将其摒弃?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文摘

    版权页:



    制度之殇:在希望丧失殆尽之前
    如今,人们对各种服务机构越来越不抱有希望了。我们质疑、我们失望,这些机构根本无法满足我们的需要。学校如此,无法为我们的孩子提供应得的教育;医院如此,医生们每天看似忙忙碌碌,病人却得不到应有的关心和服务;银行和债券评估机构更是如此,资产管理不善,投资风险评估也不尽如人意;法律机构同样让人不满,与正义相比,他们似乎对眼前利益更感兴趣;职场也好不到哪儿去,每天为了完成定额或达成目标而辛苦工作,但管理层却对最能激励员工的驱动因素漠不关心。
    与此同时,服务提供者也有着同样的不满。尽管大多数医生都想按照理想的模式来行医,却同样感到无助:一方面要满足患者的需要和渴望,另一方面却常常为应付医患纠纷等棘手的事情耗去大量精力,不得不压缩为患者服务的时间,如何在两者之间求得平衡,已是莫大的挑战,更何况还要跟上医学领域不断发展的潮流。大多数教师都希望在教给孩子基本知识的同时,可以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能力,但他们同样无助:必须以通过标准化考试为教学目标,必须学习使用特定的教学方法,还要应对日益增加的文书工作。要协调好这些目标无疑也是一种挑战。结果,没有人是满意的,不管是专业人士,还是客户。
    当制度失效时
    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出色?一般我们会求助于两种工具,并选择其中一种。第一种是规则和监管机制,告诉人们什么可以做,并监督其表现以确保工作的进展。第二种是激励机制,通过各种奖励对优秀的表现予以鼓励。规则、程序以及相应的监管由一个假设支撑:即使人们确实想把事情做好,也需要告诉他们该做什么。而激励机制的含义则是:人们若得不到激励,事情就做不好。规则与激励,大棒与胡萝卜。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毫无疑问,更完善的制度对提升各个机构的服务水平有着相当大的助益。但是,如果既要提高医疗质量又要降低成本,那么鼓励医生多接诊就是荒唐之举。同样,如果要防止银行拿储户的钱去冒愚蠢的风险,却又允许他们滥用杠杆肆意投机,还坚信政府会救其于危难,也是很荒唐的想法。
    规则和激励远远不够,它们忽视了某些本质的东西。本书的目的就是找出这个“本质”的东西——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实践智慧”(phronesis)。缺少实践智慧的规则和激励并不足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无论规则多么详尽、监控得多么好,也无论激励措施有多么高明。
    我在写作本书时使用的“实践智慧”(Practical Wisdom)一词乍听起来就像矛盾修饰法对于现代汽车一样,令人困惑不解。我们习惯上认为“智慧”与“实践”彼此对立。智慧关乎抽象、空灵的事物,如“方法”“善”“真理”或“道路”。我们倾向于认为它属于圣人、古鲁、拉比、学者,还有银髯飘飘的魔法师,比如哈利·波特的导师邓布利多。
    亚里士多德的老师柏拉图也认为智慧是理论的、抽象的,只是少数人的天赋。然而,亚里士多德却不认同,他认为基本社会实践一直要求人们做出选择——如何对朋友忠诚,如何做到公平,如何应对风险,或者何时发火以及如何发火,而做出正确的选择是需要智慧的。以愤怒为例,亚里士多德理论的核心问题不在于愤怒好坏与否,也不关心何为“好”的本质,而是关注在某个具体情况下,做何种具体而实际的事情:对谁发火,持续多久,方式如何,有何目的。显然,这个问题涉及的是实用的智慧,而非书本上的理论。这种智慧要求我们具有相应的能力:先察觉情形,然后唤起与情形相关的情感或愿望,再考虑此时做什么合适,最后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