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隐身人/威尔斯科幻经典[平装]
  • 共1个商家     9.20元~9.20
  • 作者:赫·乔·威尔斯(作者),贾敏(译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第1版(2008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69332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隐身人》写的是化学家格里芬发现一种能使身体隐没的办法,并首先拿自己做了试验。但他隐身以后自我意识膨胀,开始与人类为敌,妄想依靠自己掌握的特殊技术统治人类,称霸全球,结果引起群众的恐慌和骚乱,以致被追逐、殴打,终于悲惨死亡。威尔斯是英国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其作品想象丰富,故事紧张,情节离奇,抒发幻想,影射现实,用象征或寓示的方式暗示人类社会,暴露不合理制度下的黑暗丑恶,因而既有讽喻意义,又有娱乐作用。不少故事被不断改编成广播剧、电影、电视剧等。

    作者简介

    赫?乔·威尔斯,(H.G.Wells)(1866-1946),英国小说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他先在伦敦皇家学院师从赫胥黎学习生物学,后于1888年毕业于伦敦大学。1895年出版的科幻小说《时间机器》使他一举成名。他是继儒勒。凡尔纳之后最杰出的科幻作家。代表作有《时间机器》《隐身人》《星球大战》等。

    目录

    前言:难忘的威尔斯
    第一章 陌生人的到来
    第二章 泰迪?亨弗雷先生的初次印象
    第三章 一千零一个瓶子
    第四章 卡斯先生拜访陌生人
    第五章 牧师家被盗
    第六章 疯狂的家具
    第七章 陌生人露出真面目
    第八章 在途中
    第九章 托马斯·马维尔先生
    第十章 马维尔先生访问伊宾
    第十一章 在车马客栈里
    第十二章 隐身人大发脾气
    第十三章 马维尔先生要求辞职
    第十四章 在斯多港
    第十五章 奔跑着的人
    第十六章 在“快乐的板球手”客栈里
    第十七章 肯普医生的客人
    第十八章 隐身人睡觉
    第十九章 某些基本原理
    第二十章 在波特兰大街的房子里
    第二十一章 在牛津街上
    第二十二章 在百货公司
    第二十三章 在德罗利小巷
    第二十四章 失败的计划
    第二十五章 追捕隐身人
    第二十六章 威克斯蒂德被杀
    第二十七章 包围肯普住宅
    第二十八章 作法自毙
    尾声
    威尔斯(H.G.Wells,1866—1946)生平和主要著作年表

    序言

    前言:难忘的威尔斯
    西方科幻小说具有漫长而丰富多彩的历史,其根源可以上溯到古希腊罗马的一些推测性著作。但是,作为现代的一个文类,它大体上始于18世纪后期同时出现的两次革命:法国革命和工业革命。这些革命的后果之一是复活并改变了乌托邦传统,从空间性转向了时间性,从对地球上某种想象的理想社会的描写转向了对更好的社会模式的思考,并期望通过政治变革在自己所处的社会里实现。科幻小说就是产生于这样一个时代。它以想象的小说方式,思考社会的变革,思考它的未来,以及科学技术对这种变革可能发生的作用。威尔斯的科幻小说正好体现了这一时代性的变化。
    H.G.威尔斯(H[erbert]G[eorge]Wells,1866—1946)是英国著名作家,有人把他和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称为科幻小说之父。威尔斯出身贫寒,父亲早年做过园林工人,后来开一家小店,很快破产,母亲不得不到别人家去做佣人和管家。为了把自己的家庭提高到中产阶层,她便让威尔斯像他的哥哥那样到布店当学徒。1883年,威尔斯到米德赫斯特一所小学当老师。后来,他获得伦敦师范学校的奖学金,师承T.H.赫胥黎学习生物学。赫胥黎是达尔文进化论和科学人文主义的鼓吹者。对威尔斯产生了重大影响。此后他接着教书,通过自学获得了学位,并在为大学函授学院工作时写了两本教科书(1893年发表)。他热衷于科学报刊,1891年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独特性的重新发现”。1893年,他开始经常写一些文章和短篇故事。
    他早期最重要的文章是“百万年的人”(The Man of theYear Million,1893)。在这篇文章里,他大胆描绘了自然科学最终会使人改变:人变成了一种怪异的生命,头和眼睛巨大,身体变小,手非常纤巧,永远沉浸在营养液里,并且在太阳变冷之后,被迫退居到地球表面之下。其他早期的文章有“飞人的出现”、“到太阳旅行”(关于太阳系风暴和电磁浪潮的宇宙观)、“可能出现的活东西”(谈到了以硅为基础的生命的可能)和“人的消失”等。这些颇有想象力的非小说作品后来收入《H.G.威尔斯早期科学和科幻作品选》。他早期的故事并无太多的冒险,大多描写人与奇异生命形式的相遇,如《偷窃的杆菌》 (The Stolen Bacillus)和《奇怪的兰花开放》(The Flowering of the Strange Orchid)等。
    《顽固的亚尔古英雄》 (The Chronic Argonauts)是他1888年为《科学流派杂志》写的系列文章,后来他的重要作品《时间机器》(The Time Machine)就是以这些文章为基础写成的。《时间机器》勾勒了未来地球生命的进化:人类再分为柔弱的埃洛伊人和野兽似的莫洛克人;两种人最终都消失了,而随着太阳变冷所有已知的生命也都衰败。正如所有经典作品一样,人们永远可以从中解读出新的意义。有人认为《时间机器》反映了当时英国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和工人阶级被迫在地下劳动生活的悲惨状况;也有人认为它反映了达尔文的进化理论;还有人认为它表现了追求公正、消除社会偏见和虚伪的愿望;今天更有人把它与生态问题联系起来。无论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威尔斯的科幻小说主要关注的是社会问题。这大概也是他的作品被称做社会科幻小说的主要原因。
    《隐身人》(The Invisible Man:A Grotesque Romance)是威尔斯的又一部经典之作。如副标题所表明的,它是一部奇异的罗曼司。隐身人狂热地追求科学发明,但因为贫穷,便去偷、去抢,甚至造成他父亲自杀;为了获取权力,他借用隐身术杀人;为了复仇,他丧失了生命。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一本关于科学的傲慢带来毁灭的作品。因此,它的基本主题是科学在社会中的作用问题。威尔斯在赞叹科学力量的同时,表明了科学的发展不一定促进社会的进步,对科学的利用——造福人类还是危害人类——实质上是一个政治问题。今天,学界非常关注的现代性问题,同样也涉及到科学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关系问题。
    威尔斯关于社会问题的描写,更突出地体现在他的《星球大战》之中。奇形怪状的火星人侵犯地球,他们凭借一种巨大的机器,横行无阻,用热线、毒气和火箭杀害所有的人。村庄和城镇被毁灭,伦敦也难逃厄运。他们靠吸食其他动物和人的鲜血为生,不知疲劳困倦,而且无性别之分。他们征服了人类,成为世界的主人,迫使人类像动物一样生存。但是,由于他们缺乏对病菌的免疫力,最终一下子全死了:而人类因为能够适应地球的环境,继续生存下来。《星球大战》无疑受到进化论和科学人文主义的影响。如果从今天文化研究的角度解读,也可以说它反映了帝国主义和殖民地的关系。火星人象征殖民主义者,他们依靠坚船利炮在非洲或亚洲横行霸道,但最终被驱逐出境。其实,就在小说出版之际,英帝国就为掠夺资源在南非发动了侵略战争。小说把背景设在伦敦,显然具有反讽的意味。小说于1938年被美国改编成广播剧,一时间大为流行;1953被改编成电影(背景改为洛杉矶),被誉为乔治·帕尔拍摄的最成功的影片;1988—1990年又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同样赢得了大量观众。
    总起来看。威尔斯是一位极富想象力的作家,而且他的想象力具有生物和历史可能性的坚实基础。因此人们认为,他的最好的作品是科幻小说应该追求的典范。虽然他渴望成为主流著名作家的欲望使他大胆的想象力一度受到约束,但他仍然被认为是英国科幻小说之父,是科幻界的天才,并且对后来的科幻小说、尤其美国的科幻小说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王逢振
    (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所学者、西方文论专家)

    文摘

    第一章 陌生人的到来
    二月初的一个寒冷的冬天,一个陌生人,冒着刺骨的寒风和漫天大雪,那是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场大雪,越过开阔的高地,从布兰伯赫斯特火车站走了出来。他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一顶软毡帽的帽檐几乎遮住了他的整张脸,只露了冻得发红的鼻尖在外面。戴着厚手套的手费力地提着一只沉重的黑色小皮箱,箱子上镶着一道白边。他的肩上和胸前满是积雪。他摇摇晃晃地走进“车马客栈”,冻得半死不活的他,把皮箱一扔,叫道:“快生个火,”“听着,给我开个有火炉的房间!”他在酒吧间里跺了跺脚,抖了抖身上的雪,就跟着霍尔(Hall)太太走进客厅问价钱去了。然后他把两枚金币往桌上一扔,便在客栈里住了下来。给人的感觉是他出手非常阔绰。
    霍尔太太生着了火。就把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亲自给他做饭去了。在这么冷的天里居然还会有客人在伊宾村住宿,真是一件闻所未闻的大好事啊。何况这位客人还不是一个爱讨价还价的人呢。她打定主意要显示自己交此好运而受之无愧。不一会儿,咸肉已经下锅,厨房里飘来咸肉的香味,而那慢手慢脚的女仆米丽(Millie)也因为霍尔太太几句巧妙的表扬而稍微勤快起来。就在霍尔太太把桌布、盘子和酒杯拿到客厅的时候,她却惊奇地发现,虽然此时炉火很旺,屋子开始变得暖烘烘的。客人却像刚进门时那样,戴着帽子,穿着外套,背朝着她站着,凝视着窗外庭院里的落雪。那双戴着手套的手背在身后,似乎陷入沉思冥想之中,她注意到他肩上融化的残雪落在她的地毯上。“先生,要不要把你的帽子和外套拿到厨房去烤干?”她说。
    “不必了。”他没转身,不带任何表情地说道。
    她没有听清楚,正打算再问一问他。
    他只是转过头看着她。“我不想脱。”他加重了语气。这时她才看到他戴着一副侧面也有玻璃的蓝色护目大眼镜,还有一脸浓髯拖在外套领子外面,把他的脸全部都遮住了。
    “好吧,先生,随您的便,反正房间很快就会暖和的。”
    陌生人不但不回答,还很快把脸转了过去。霍尔太太觉得自己有点不知趣,便匆匆地把手中的餐具放在桌上,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会儿,当霍尔太太再进来的时候,陌生人依然像一尊石像似的站着。他驼着背,领子向上翻起,滴着水的毡帽檐向下耷拉着,把他的脸和双耳全遮没了。她把一盆咸肉和煎蛋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大声喊道:“您的饭好了,先生。”
    “谢谢。”陌生人冷冷地说。霍尔太太很想知道陌生人接下去会干什么。可是,在她离开屋子把门关上前,他始终站着,一动不动,等到门一关上,他就立刻转过身来,走近桌子。
    当霍尔太太从酒吧间后面走进厨房的时候,听到一种声音有规律而愉快地重复着,是一把勺子在盆子里迅速舀东西的声音。“哎呀,这姑娘!我忘得一千二净了,她磨蹭得太久啦!”她自己边拌芥末,边狠狠地数落着米丽那种慢腾腾的动作。她说她已经煮好了火腿和蛋,摆好了桌子,做了这么多事了,而米丽(真是帮倒忙)所做的唯一的事准备芥末还没做好。他可是一位新来的客人,而且还住在这儿哩!于是霍尔太太把芥末瓶装满,庄重地把它放在一个黑色镶金的茶盘上,端进了客厅。
    她敲了一下门,然后就立即走了进去。这时陌生人迅速地动了一下,因此她只瞥见一个白色的东西在桌子后面一晃就不见了。好像他从地板上捡起了什么东西似的。她把芥末瓶放在桌上,这时她看到客人已脱下外套和帽子,放在壁炉前的一张椅子上,一双湿漉漉的靴子正靠在她的炉围档子上,靴子的水汽很有可能使炉围的铁皮生锈。于是,她趋身向前,讨好地说:“我想,现在可以让我把这些东西拿去烘干了吧?”
    “别碰帽子。”陌生人大吼一声,把霍尔太太吓了一跳,她转过身来,见他抬起头正注视着她。此时,她惊慌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看见陌生人用一块白布——他自己随身带的一块餐巾——捂着嘴和下巴。当然使霍尔太太吃惊的并不是这一点,她之所以如此吃惊,是因为她看到那副眼镜以上的整个额头缠满了白色的绷带,另一条绷带缠住了他的双耳。他身穿一件深褐色的丝绒短上衣。高高的黑色亚麻衣领一直翻到脖子外边。厚厚的黑发从交叉的绷带之间和绷带下面不听使唤地冒了出来,乱七八糟地支棱着。除了那粉红色的鼻尖外,整个脸没有一丁点露在外面。这个包扎的脑袋完全出乎霍尔太太的意料,她看了以后,不由得吓愣了。
    他没把餐巾拿开,这时她才看见他拿着餐巾的手还戴着棕色的手套。那副神秘莫测的蓝眼镜正盯着她。“把帽子留下。”陌生人用冰冷的口气捂着餐巾又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