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卫斯理与白素:《地底奇人》续集[平装]
  • 共1个商家     16.30元~16.30
  • 作者:卫斯理(作者)
  • 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7887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卫斯理与白素:<地底奇人>续集》冠以“卫斯理与白素”之名,因为写的是真正以他们两人为主的故事,也是《地底奇人》的续集。卫斯理和白素在这个故事之中,“乾坤定矣”,自此之后,白素卫斯理,就成了难以分离的一对,共同经历着无可比拟的幻想生涯。
    ——倪匡(卫斯理)

    媒体推荐

    本书冠以“卫斯理与白素”之名,因为写的是真正以他们两人为主的故事,也是《地底奇人》的续集。卫斯理和白素在这个故事之中,“乾坤定矣”,自此之后,白素卫斯理,就成了难以分离的一对,共同经历着无可比拟的幻想生涯。
    ——倪匡(卫斯理)

    作者简介

    卫斯理,是香港著名作家倪匡所篇写之科幻小说《卫斯理系列》中的主角,小说以他第一人称叙述。据倪匡自己所说,他是乘车经过香港湾仔区大坑大坑道时,望见了卫斯理村的门牌,因此得到主角名称的灵感。在《原振侠系列》中,卫斯理被称为“那位先生”。

    目录

    第十一部 不可想象的敌人
    第十二部 各施绝技找寻线索
    第十三部 两面人
    第十四部 二十五块钢板的秘密
    第十五部 胡克党的大本营
    第十六部 饥渴交加的死亡边缘
    第十七部 惊天动地大爆炸
    第十八部 岛上巨变
    第十九部 火山爆发
    第二十部 秘密揭开,龙争虎斗

    序言

    这一册索性冠以《卫斯理与白素》之名,因为写的是真正以他们两人为主的故事,自然,也全然是《地底奇人》的续集。所以,书一开始是“第十一部”,那便是接着上一册而来的,在封面上也已说明,表示绝无任何取巧之意。
    卫斯理和白素在这一个故事之中,“乾坤定矣”,自此之后,白素与卫斯理,就成了难以分离的一对,共同经历着无可比拟的幻想生涯。
    在写作这个故事时,对于整个卫斯理系列以后的发展并未能预料到,所以有些地方和日后的发展有点矛盾,这次全部经过了删改。

    文摘

    第十一部 不可想象的敌人
    我想起宋坚不肯交出钢板的情形,忆起有关宋坚义薄云天、仗义疏财的事迹,更记起了宋坚对我倾胆相交的情形。
    要我相信,宋坚竟会是如此卑鄙的小人,实在是没有可能的事。
    可是,铁一般的证据,却又证明了屡次害我的,正是他,绝不是别人!
    白素见我发呆,她也一声不出,等我呆了半晌,转头望向她的时候,她才道:“我想到了,你、我爹、我哥哥,我们这几人,自始至终,都不是宋坚的敌手,直到摄得了他的相片,以后的情形,只怕会不同了!”
    我道:“这简直不可想像,宋坚家产巨万,全花在穷兄弟的身上……”
    白素立即道:“这事情,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事隔多年,宋坚变了,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眼前的宋坚,根本不是宋坚!”
    我怔了一怔,道:“有假冒的秦正器,难道还会有假冒的宋坚?”
    白素道:“还有什么不可能?飞虎帮在皖南山林区之中活动,宋坚本就很少露面,当年大家只有相会过一次。如果不是你太过能干,我爹也绝认不出你是假冒的秦正器来!”
    我想了一想,道:“仍是说不通,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他的目的在那一笔财富,何以当时,他竟会反对瓜分财富?”
    白素冷笑一声,道:“他反对将财富瓜分掉,目的便是想独吞!”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思绪,十分混乱,而且,也绝比不上白素的敏捷,我只得呆呆地望着她。
    白素又道:“所以我说,我们自始至终,一直败在他的手中,败得最惨的,是我的哥哥。他一定早已知悉了我哥哥的计划……”
    她说到这里,我不禁失声道:“你说二十一块钢板,在他手中?”
    白素道:“正是,他之所以不肯将自己的一块交出来,乃是因为,万一他夺不到其余的钢板,我哥哥也非和他合作不可之故!”
    我呆了半晌,愈觉得白素的分析有理!白素又道:“在他的小腿上,一定有着抓伤的痕迹,而你腿上的伤痕,却是他抓出来的!”我一跃而起,道:“我去找白老大!”
    白素道:“小心,若是见了他,千万不可暴露我们已知道了他的秘密!”
    我点了点头,又将白素扶出了暗房,睡在床上,拉起了被子盖上,正待转身之际,突然听得房门上,响起了剥啄之声。
    白素一愣,连忙一握手,令我躲人暗房之中,一面则扬声道:“什么人?”
    门外传来的,却正是宋坚的声音!
    我和白素两人,互望了一眼,白素又挥了挥手,我身影一晃,立即隐人了暗房之中,将门掩上,但是却留出一道缝,以察看室外的情形。
    只听得白素道: “原来是宋大叔,请进来吧,门并没有锁。”
    白素的话才一说完,门便被推了开来,宋坚走了进来。
    宋坚进来之后,四面一看,道: “咦,卫兄弟不在这里么?”
      白素道:“他来过,但是又走了。”
    宋坚突然一笑,道: “老大因为你哥哥的事,十分难过,但是他却另有一件事,十分高兴。”
    白素道:“什么事啊?”
    宋坚道:“你也一定早已知道了,你看卫兄弟这人怎样?”
    白素低下头去,面颊微红,一言不发。
    宋坚又“呵呵”大笑起来,我对他的伪装功夫,不由得十分佩服,因为他的笑声,如此爽朗,实是难以相信,他竟会是卑鄙小人!
    宋坚笑了几声,道:“媒人,你宋大叔是做定的了。”白素道:“宋大叔,你别取笑了!”
    宋坚更是哈哈大笑起来,突然间,一扬头,道:“卫兄弟,你出来吧,躲躲闪闪做什么?”
    我一听得宋坚如此叫法,一颗心几乎从口腔之中跳了出来!
    一时之间,我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我相信白素的心中,一定也是一样的焦急,因为我们并未将放映机关掉。暗房的墙上,仍留着宋坚的像,如果他冲了进来,那非但会打草惊蛇,而且,宋坚见事已败露,他又怎肯甘休?而我和他几次接触,已深知他在中国武术上的造诣,远在我之上。
    白素又受伤不能动,他一发起狠来,我们两个人,实在不是他的敌手!
    大约也因为这个缘故,白素唯恐我不出来,宋坚便会闯进来,因此叫道: “你出来吧!”我硬着头皮,顺手将暗房的门关上。
    宋坚见了我,又是哈哈一阵大笑。
    我竭力地装作若无其事,道:“宋大哥别取笑。”
    宋坚伸手,在我肩头上拍了两下,道:“卫兄弟,你休息不够,来日方长,还是快去睡吧!”
    我忙道:“不,我还有一点事,要去见白老大。”
    宋坚道:“好,咱们一起去!”
    我回头向白素望了一眼,白素向我使了一个眼色,令我小心。宋坚和我,一起向门外走去,刚到门口,宋坚突然“噢”了一声,转过身来,道: ‘‘几乎忘了,老大命我来取一件东西。”
    白素道:“什么东西?”
    宋坚道:“老大说,有一个小巧的自动摄像机在你这里,他要用,叫我来取了去。”
    我绝对相信,白素的智力和镇定力,都在我之上,那时候,我整个人都已经呆了,只能僵硬地转了一下头,向白素看去。
    只见白素的面色,也微微一变,接着,她便“啊”了一声,道:“不错,爹是有那样的一个摄像机,本在我这里,但是已给我一个朋友借去了,如今不在。”
    我的心中怦怦乱跳,因为万一宋坚不相信白素的饰词,岂不是糟糕?而且宋坚迟不问,早不问,偏偏在这个时候,问起了那个摄像机,如果说是偶合,那事情也未免太巧了。
    当下,只听得宋坚“噢”了一声,道: “那我就去回复老大好了!”
    白素道:“不知爹有什么用处,我早知爹要用,也不会借给人家了。”
    宋坚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卫兄弟,我们走吧。”我松了一口气,跟着宋坚走了出去。我特地走在后面,轻轻地关上了门,在关门的时候,又和白素交换了一个眼色。
    我们在走廊中,向前走出了七八步,宋坚突然伸手,用力在我的肩头猛地一拍!那一拍,力气极其大,不禁吓了我一跳,我立即闪开,抬头向他看去,却又见他满面笑容,我心中实在猜不透宋坚是在闹什么鬼。宋坚见了我惊骇的神色,脸上也露出了愕然之色,道:“卫兄弟,怎么啦?”
    我镇定心神,道:“没有什么。”
    宋坚突然又神秘地一笑,道:“我知道了。卫兄弟,你失神落魄,可是为了……”
    他讲到此处,却又故意顿了一顿,我忙道:“宋大哥,我没有什么事!”宋坚伸出一只手指来,直指向我的脸,我唯恐他趁机对我下毒手,点向我面部的要穴,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宋坚却笑着:“你可是怕白老大不肯答应?”
    宋坚讲到此处,拍了拍他自己的胸脯,道:“你放心,有我!”
    我听得他如此说法,才松了一口气。同时,我的心中却也生出了极大的疑惑。因为,看宋坚的言行,如果说他是假装出来的话,那实在装得太逼真了。可是,如果说他不是假装的,那却又令人难以相信,因为摄像机所摄到的,正是他的相片!
    我抱定宗旨,在白老大未看到那一卷像带之前,绝不和他翻脸,因此便笑道:“宋大哥,一切仍要你多多帮助。”宋坚呵呵笑着,又向前走去。
    不一会,我和他便已经来到了白老大的书房门前,推门进去,宋坚第一句话便道:“老大,素儿说,那一个摄像机给人借去了。”
    白老大两道浓眉,倏地向上一竖,道:“什么?给人借去了?”我连忙道:“她说,借给一个朋友去玩几天。白老大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敲了几下,人便霍地站了起来。
    白老大站了起来之后,问道:“伤势怎么样了?”宋坚笑道:“再有两天,只怕就可以起床了,我到的时候,她正在和卫兄弟卿卿我我哩!”
    白老大的面上,却没有笑容,紧蹙着双眉,像是在沉思着什么,没有多久,便道:“你们两人在这里等我,不要离开。”
    宋坚道:“老大,你上哪儿去?”白老大道:“我到素儿那里,去去就来。”
    我起先不明白白老大何以要到白素那里去,可是随即我便明白了,白素虽然是在临机应变之中说了一句饰词,仍是表达了一定的特殊意义。那个小巧的摄像机,一定是绝不可能外借之物,所以白老大一听,便觉得事有蹊跷,要去问个究竟。
    而白老大一到了白素那里,事情也一定可以弄明白了!我心中不禁暗暗高兴,因为白老大一定不会离开很久,只要在那段时间中,我看住宋坚,不让他有任何异常行动,白老大一回来,事情便可以水落石出了!
    因此,白老大一出门,我便有意来到门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如果宋坚要夺门而出,我可以拼命抵挡一阵。
    我坐定之后,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宋坚,注意着他的行动。我的心中实是十分紧张,因为宋坚的武术造诣,在我之上,如果他觉出不妙,要和我硬来的话,只怕我也难以对付。
    看宋坚时,他却若无其事地背负着双手,在室中踱来踱去,后来,又站在书桌之前,翻来覆去地看那四块钢板,自言自语道:“于司库这人,虽然。临老变志,但的确是鬼才,这四块钢板上,竟然一点线索也找不出来!”我不能不出声,还得一直答应着他的话。
    前后虽只不过七八分钟的时候,但我却像等了不知多久一样,手心也在微微出汗,好不容易,才听到白老大沉重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接着,他便推门走进了书房,他一进书房,首先向我望了一眼,略为点了点头,我知道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提了半天的心,这时才算放了下来。因为宋坚的武术造诣虽高,但是却也难以和白老大相比。白老大一声不出坐了下来,一摆手,道:“宋兄弟,你也坐下,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宋坚显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全部被拆穿,便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