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灿烂:第六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选萃(新概念作文10年纪念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10.00元~10.00
  • 作者:李海洋(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00138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灿烂:第六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选萃(新概念作文10年纪念版)》:2009盛装打造新概念作文10年的青春文学盛宴,韩寒、石康、沧月、张悦然、饶雪漫、安意如众星捧月,倾情推荐。

    媒体推荐

    青年人横溢的才华,精妙的文笔令人赞叹。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
    新概念作文永远都会是新的。因为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人,都是处在生命中正做着白日梦的少年时代。他们的梦想都是新的,而且,都是真的在做梦。但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生命都是新的,而且,又都活得真实。
      ——著名文学批评家,中国当代文学史研究专家吴俊
    创作就应在一种自由状态中把你对人生的感受表达出来,而不要被指导为“怎样写”,借鉴前人的经验固然重要,但关键是如何将自己的内心的东西表现出来,最好的小说应该是感受最强烈、最深切,甚至是最痛的东西,这是“新概念作文”的思想。
      ——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

    目录

    第一辑 初赛作品精选
    谁谋杀了我家的狗
    目击
    道路以目
    最后的精神黄土
    吃苹果
    知青当年
    反方向奔跑
    断章
    清晨六点多的一根香烟
    作文告诉我们
    和网友的三次见面
    五号床男子
    心经
    漂泊
    玩死你的才华
    洗澡

    第二辑 复赛作品精选
    复赛考题
    不能抵达五常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向不能抵达的世界前进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你不知道吧
    凌波微步

    第三辑 他们的今天
    李海洋·重新开始新的旅程·飞天
    刘宇·有一种生活状态叫写作·思君令人老
    刘强·当一个普通人·幻想式的流浪
    张怡微·小步的舞曲·安妮
    滕洋·作个文艺青年式的选择·三月来信
    王若虚·跑道·三十
    刘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黑红
    李倩·双面刺——初春的口供
    范小虎·五年前的新概念·水仗
    李玉婷·母爱

    序言

    转眼,新概念作文大赛跨入了第十个年头。当初我们在发起组织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个比赛,会变成一场声势浩大、青春激荡的文学盛宴,会对那么多年轻人的生活以及中国的文学生态和语文教育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在我们酝酿筹备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时候,大多数中学生的文学阅读几乎为零。连我们这样一本专门给年轻人阅读的文学杂志《萌芽》,读者也都是中年人。当时的感觉真是悲哀!
    我常常想起1998年秋天在上海西区那个平民化的招待所,我们和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的教授们,在为新概念作文大赛构建最初的框架。我们抱着对文学、对教育、对青年的责任,也带着对活动结果不可知的忐忑,期望着未来;直到我们收到四千份来稿,直到我们看到韩寒、徐敏霞、陈佳勇、刘嘉俊、宋静茹等等一大批好得出乎我们意料的佳作。
    其实,我们远远低估了年轻人对文学的钟情。看来,任何时代的年轻人,都是文学天然的朋友。他们细腻、充沛、饱满的情感在寻找喷发的出口,他们对万花筒般复杂而丰富的生活大睁着好奇的眼睛,他们感受着快乐也感受着痛苦,他们需要表达,尽管痛苦和快乐都很容易被放大。

    文摘

    谁谋杀了我家的狗
    狗的身体已经冰冷,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具挺尸。我感到很恼火也很奇怪。恼火的是我们家好吃好喝招待这厮,而它为我们家效命才多长时间就翘了辫子。奇怪的是今天早晨这厮还摇着尾巴送我上学,为此我还赏了它半块面包。而我回来的时候它却驾鹤西游见它姥姥去了。生死的转换竟这样无常。
    作为狗的主人我还算有一台精密的大脑,而且立志成为像福尔摩斯和杜宾还有波洛一样的人物,自然想搞清楚这条狗是怎么死的。任何事情都有它的起因,进经过笔者的寻找蛛丝马迹和抽丝剥茧,然后抬起我自信的眼睛,大义凛然的说道:所有的谜题已经解开了。
    要找出真相首先就要从这条狗的背景说起。这是一条纯种的德国牧羊犬。想当年这厮刚进我们家门的时候不过尺把长,还老喜欢偎在我脚边蹭,一副很乖的样子。不过我对这厮没好感,因为我觉得他长的像一条狼崽子。一年后这厮果然不负我望,已长到一米多长,半人多高,成天呼哧着舌头,拖着条大尾巴在这方圆一里内乱窜,成了一条十足的恶犬。它过之处,是人让路,是狗俯首,各家各户家门紧闭。由于狗是猫的天敌,所以这片的猫已绝迹。只有对面楼上的张奶奶家还有一条波斯猫,却从来不敢让它下楼。据说这片的大人吓小孩都已改用“再哭就放那条狗来咬你”。因此我们常把它关在家里,而且在门口挂了一块“内有恶犬,闲人免进”的牌子。可是上次还是有一个捡破烂的不知死活进去把我们家的破脸盆当破烂捡了,结果被这厮追了三条街把脸盆还给了它外加还有半条撕烂的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