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忘了自己,做回一条狗吧[平装]
  • 共1个商家     47.60元~47.60
  • 作者:慕容引刀(作者)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2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3229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忘了自己,做回一条狗吧》编辑推荐:都说狗是人最好的朋友,那人和人不是吗?刀刀十年创作精选+30幅最新作品。南派三叔+宁财神+周瑾+南希特别访谈推荐!
    作品内页可裁切装裱,独家附赠刀刀梦幻海报。

    作者简介

    慕容引刀,刀刀形象创作者,动画执行导演,主要作品集:绘本《我就是刀刀》《朋友刀刀》《被爱路过》《让爱点亮》《亲爱的沙皮》《微笑的咖啡杯》《幸福在哪里》《小的时候》。

    目录

    作者序:想说的话

    第一辑:朋友刀刀
    让爱点亮
    被爱路过
    幸福在哪里

    第二辑:刀刀和他的朋友们
    亲爱的沙皮
    小的时候

    刀刀手稿

    刀刀十周年记
    ——慕容引刀对话宁财神、南派三叔、南希、周瑾
    没有根的中国动漫
    有机会就要和这个世界较量一下
    用微笑治愈城市
    上海基因

    刀刀年表

    序言

    等我老了,还可以蜷在沙发里,看着老鼠追着猫的动画片傻乐。因为我是个做动画的,因为我的工作需要。
    我刚入行的时候,我的前辈这样许诺,成为一个动画人,可以抗衰老。
    我还没老,但我已经不想看动画片了。做了这么多年动画,我只想一下班立刻离开办公室。尤其一到冬天,走出办公楼就直接走进了夜里。街道的灯火,总叫人心里惶惶然想快快回家,迎面的风又那么的急。
    我喜欢坐在公交车靠窗的座位,这样可以隔着玻璃张望。记得那天车转过武宁路桥,我突然看到了连片的高楼间露出的天空上,有颗硕大的月亮。大得很不真实,可分明是那个月亮。我在想,要是月亮看得到我,它看到的肯定是一个脸贴在玻璃上,在黑夜里望着窗外的孩子吧。
    我也想看到这个孩子,我要把他画出来。可是真画出来,却画成了你——一只叫刀刀的狗。
    你始终是以侧面示人,永远瞪大了一只有黑眼圈的眼睛,清澈透明,在寂寞的黑夜里,竟有了奇异的力量,以及单纯的气质。
    我后来才懂得,像个婴儿一样单纯地面对这个世界,是可以无畏的。
    这连累了你,到了现在都有人问我,刀刀的正面是什么样?我猜你每年的新年愿望,都是拍一张正面的照片吧?
    其实,你就是我的照片,不知不觉地记录了我的人生旅途。
    你还记得吗?
    第一次有个记者找到我,告诉我刀刀狗现在在网络上很红。我立马想到的是,我难道像那些网络牛人,到处都有人招待,可以骗吃骗喝了吗?
    第一次去校园讲座,被女生们围上来签名,一阵香风扑鼻,差点忘了自己的名字怎么写。
    第一次在动漫展签售,我囧得头都不敢抬,一路埋头刷刷地写名字,一边在心里后悔不该用“慕容引刀”这样罗嗦的四个字。何况,还被主办方写成了“慕容引力。”
    第一次去外地参加漫展,认识了平常工作范围绝对碰不到的朋友。被他们讥笑我的食量之小,说我第一天像喂鸟,我一发狠,第二天就像喂猫,第三天喂狗,第四天就喂猪了。
    你还记得吗?
    我半躺在沙发上,从这头又坐到那头,从倚靠沙发坐着,到脚在上,头悬在沙发边沿。只为着想,什么样的画面,才能配合我写的文案。什么样的文字,才能表达出我心里的那个画面。
    我和伙伴们之间因为严重的合作危机,有的嘶吼,有的流泪,有的拍碎了桌面的玻璃。而我在纸上拼命地画着你。
    我在人民广场下了地铁,迎面人潮汹涌。我却想着妈妈的重病,不管不顾地任泪水在脸上恣肆横流。
    我请老爸和妹妹一起聚餐,席间捧出盒子包装好的刚收到的刀刀新书,郑重地送给他们。那一刻,我们都在笑,但我们心里,一定都想到了在天上的妈妈。
    真实的生活,远比电影更惨烈,更荒谬。我们一起坐在剧院里仰头看,有时候会看到银幕上的自己。
    你比我有更多的朋友,你还有个网站,那里聚集了好多你的粉丝。他们迷上了刀刀,所以他(她)们管自己叫“稻米”,网站就叫做“稻田”。我都在想,那我是不是可以做个稻草人?所有人生的感受和体验,由你来。我就只管伫立在田里,等鸟儿飞来或者飞去,不悲不喜。
    稻米换了一茬又一茬,原来会飞的,不光是鸟儿。
    他(她)们在这里,因为一句“你也喜欢刀刀啊”而相识,也许会相知,更有的相爱。 我去参加过一对稻米的婚礼。新郎在聚光灯下没完没了地深情表白,真的好长。我都想替他问一声,“你到底愿不愿意?”我也知道,你在,你一定是愿意的。亲爱的刀刀,你愿意看到所有的人都相爱,你愿意全世界都变成稻田,每个人都在风里沙沙地歌唱,每张脸都在阳光下绽放。
    无论怎样,都强过你在夜里孤单的仰望。
    我知道,你不再属于我了。你渐渐长成了自己的样子。你已经有了太多人对你的期望,和他们给你的能量。这样很好!
    那天在书店的签售时,一个女生悄悄地塞给我一个信封。我回去打开后,看到一张可爱的明信片,上面有句话,我想,这一定是你想告诉我的。
    “记得你的初衷。”
    谢谢你,刀刀。
    我曾经忘了自己每个毛孔都可以呼吸,每种感受都可以切肤。我的灵魂渐渐僵硬,只剩被物质支配的身躯。是你让我还魂,让我感觉到美,感觉到痛,感觉到自己结结实实地活着。我用你给我的清澈,重新点亮自己的单纯,找回自己的赤子之心。真的谢谢:)
    那,你可不可以,也看着我,一步步走在自己喜欢的路上,分享我的幸福呢?
    10年了吗?我都十二岁了,我妈还要抓住我,拿着热毛巾替我擦脸,边擦边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自己顾好自己啊?”
    我心想我顾得很好啊,我每天都快活于那些在课本上画武侠人物,在围墙上疯跑,在草丛里睡过去的日子。
    后来,我终于长大了。
    白天,我在一家动画公司做着动画执行导演的工作,晚上在网络世界里用慕容引刀这个名字跟人瞎聊天。别人得知我的职业,总说“哦,是个艺术家啊”我一边觉得我可是个艺术家哎,一边又觉得沮丧。我是个艺术家吗?我的工作简直像个裁缝,送走一件一件的嫁衣,可那里面没有带着我的生命印记。每天我都会画画,有时候明明可以用讲解来解决的,我也会用铅笔再画一遍出来,然后满意的合上稿子,啪一声,一叠画稿重重的落在架子上,阳光下可以看到被它激起的尘埃在空中舞动。它们都这样存在着,可我在哪里?
    后来,我就画了刀刀狗。
    他实在不像一条狗,无论从哪个角度你都找不到一条长着半圆形菜刀头的狗。但他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总是借他的口,说出了我自己想说的话。一段时间里,我每个周末,都会搬个小凳子到阳台,趴在茶几上,一笔一画的画着刀刀的样子,歪歪扭扭的写下刀刀要说的那句话。那种心情,就像洗澡时水一淋下来,你就很想放声歌唱那样。每记录下一点,我就多一刻小小的欢喜。这样开开心心的过一下午,直到我妈来喊我吃晚饭。她也不会来看我在画什么。她只是满足于,儿子能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一样东西,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记得我妈说过:“你爸像你奶奶,心肠硬,真不知道我死了,他会不会流眼泪”。
    我知道,他会。
    那天老爸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餐桌,用尽量平静的口吻跟我说:“你妈妈的病不好,已经是肺癌晚期了”。
    我第一次看到他抽动着肩膀,哭出了声来。
    妈妈已经不能喝水,每一口都会呛,每一口水都喝得很艰难。我用吸管给她一点一点喝完水,然后躺在她边上。病床那么狭小,护士也不允许陪护的家属这样做。但妈妈不忍心我一整夜坐在那张躺椅上。这是长大后,我又一次睡在妈妈的边上。病房里黑黑的,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耳边听着她重重的呼吸,我很想告诉她,我在画一只叫刀刀的小狗,我就快要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这话在我肚子里说了好多遍,始终没说出口。
    我怕她等不到书印出来的那一天。
    妈妈还是走了,我画了一张画,刀刀用用枕头蒙住头,站在悬崖上,然后说:“只要我不醒来,世界就不存在。”
    后来,我一直在画关于刀刀狗的书。
    我觉得我走到了十字路口。是收住这心,继续承担起股东的义务,专心的去做动画片。还是干脆放弃动画的工作,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用刀刀狗来表达自己的生活方式?
    要知道自由虽然好,可毕竟像鸟飞上了天空,翅膀一停,就会掉下来的。要是不画刀刀了,不做创作了,我又不能忍受没有灵感的火花来点亮自己的生活。不,不能!
    我觉得我想多了,不如,像妈妈说的,顾好自己吧。
    就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都没注意,刀刀狗已经画了十年了,渐渐有不少朋友喜欢,我也会去各地做签售。有时候在签售的现场,我都会偷偷的烦躁起来。大家只要享受鸡蛋的美味就好了,为什么还要非要看这只下蛋的鸡捉着笔签名呢?有意思的是,每一次,我总会等到这样一个读者,用温和的带着笑意的眼光看着你,有的还会轻轻的说一声:“我喜欢你的画的刀刀,请加油哦”。我顿时觉得之前的辛苦值得了,我们彼此都值得!
    “佛曰:爱如一炬之火,万火引之,其火如故”。
    小区里有个长条木椅,我喜欢在半夜里去那里坐着,透过树叶的缝隙,仰头看看夜空。明朗的时候,是可以看到星星的。凝视一下,都能发现星星的光芒亮得如此深邃。我会不由地想起我妈。我一直不觉得妈妈会长眠阴冷潮湿的地下,她一定是在这星空里,守护着爱的人。
    妈,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顾好了自己。
    但我知道,我长成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慕容引刀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想说的话
    等我老了,还可以蜷在沙发里,看着老鼠追着猫的动画片傻乐。因为我是个做动画的,因为我的工作需要。
    我刚入行的时候,我的前辈这样许诺,成为一个动画人,可以抗衰老。
    我还没老,但我已经不想看动画片了。做了这么多年动画,我只想一下班立刻离开办公室。尤其一到冬天,走出办公楼就直接走进了夜里。街道的灯火,总叫人心里惶惶然想快快回家,迎面的风又那么的急。
    我喜欢坐在公交车靠窗的座位,这样可以隔着玻璃张望。记得那天车转过武宁路桥,我突然看到了连片的高楼间露出的天空上,有颗硕大的月亮。大得很不真实,可分明是那个月亮。我在想,要是月亮看得到我,它看到的肯定是一个脸贴在玻璃上,在黑夜里望着窗外的孩子吧。
    我也想看到这个孩子,我要把他画出来。可是真画出来,却画成了你——一只叫刀刀的狗。
    你始终是以侧面示人,永远瞪大了一只有黑眼圈的眼睛,清澈透明,在寂寞的黑夜里,竟有了奇异的力量,以及单纯的气质。
    我后来才懂得,像个婴儿一样单纯地面对这个世界,是可以无畏的。
    这连累了你,到了现在都有人问我,刀刀的正面是什么样?我猜你每年的新年愿望,都是拍一张正面的照片吧?
    其实,你就是我的照片,不知不觉地记录了我的人生旅途。
    你还记得吗?
    第一次有个记者找到我,告诉我刀刀狗现在在网络上很红。我立马想到的是,我难道像那些网络牛人,到处都有人招待,可以骗吃骗喝了吗?
    第一次去校园讲座,被女生们围上来签名,一阵香风扑鼻,差点忘了自己的名字怎么写。
    第一次在动漫展签售,我囧得头都不敢抬,一路埋头刷刷地写名字,一边在心里后悔不该用“慕容引刀”这样罗嗦的四个字。何况,还被主办方写成了“慕容引力。”
    第一次去外地参加漫展,认识了平常工作范围绝对碰不到的朋友。被他们讥笑我的食量之小,说我第一天像喂鸟,我一发狠,第二天就像喂猫,第三天喂狗,第四天就喂猪了。
    你还记得吗?
    我半躺在沙发上,从这头又坐到那头,从倚靠沙发坐着,到脚在上,头悬在沙发边沿。只为着想,什么样的画面,才能配合我写的文案。什么样的文字,才能表达出我心里的那个画面。
    我和伙伴们之间因为严重的合作危机,有的嘶吼,有的流泪,有的拍碎了桌面的玻璃。而我在纸上拼命地画着你。
    我在人民广场下了地铁,迎面人潮汹涌。我却想着妈妈的重病,不管不顾地任泪水在脸上恣肆横流。
    我请老爸和妹妹一起聚餐,席间捧出盒子包装好的刚收到的刀刀新书,郑重地送给他们。那一刻,我们都在笑,但我们心里,一定都想到了在天上的妈妈。
    真实的生活,远比电影更惨烈,更荒谬。我们一起坐在剧院里仰头看,有时候会看到银幕上的自己。
    你比我有更多的朋友,你还有个网站,那里聚集了好多你的粉丝。他们迷上了刀刀,所以他(她)们管自己叫“稻米”,网站就叫做“稻田”。我都在想,那我是不是可以做个稻草人?所有人生的感受和体验,由你来。我就只管伫立在田里,等鸟儿飞来或者飞去,不悲不喜。
    稻米换了一茬又一茬,原来会飞的,不光是鸟儿。
    他(她)们在这里,因为一句“你也喜欢刀刀啊”而相识,也许会相知,更有的相爱。
    我去参加过一对稻米的婚礼。新郎在聚光灯下没完没了地深情表白,真的好长。我都想替他问一声,“你到底愿不愿意?”我也知道,你在,你一定是愿意的。亲爱的刀刀,你愿意看到所有的人都相爱,你愿意全世界都变成稻田,每个人都在风里沙沙地歌唱,每张脸都在阳光下绽放。
    无论怎样,都强过你在夜里孤单的仰望。
    我知道,你不再属于我了。你渐渐长成了自己的样子。你已经有了太多人对你的期望,和他们给你的能量。这样很好!
    那天在书店的签售时,一个女生悄悄地塞给我一个信封。我回去打开后,看到一张可爱的明信片,上面有句话,我想,这一定是你想告诉我的。
    “记得你的初衷。”
    谢谢你,刀刀。
    我曾经忘了自己每个毛孔都可以呼吸,每种感受都可以切肤。我的灵魂渐渐僵硬,只剩被物质支配的身躯。是你让我还魂,让我感觉到美,感觉到痛,感觉到自己结结实实地活着。我用你给我的清澈,重新点亮自己的单纯,找回自己的赤子之心。真的谢谢:)
    那,你可不可以,也看着我,一步步走在自己喜欢的路上,分享我的幸福呢?
    10年了吗?我都十二岁了,我妈还要抓住我,拿着热毛巾替我擦脸,边擦边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自己顾好自己啊?”
    我心想我顾得很好啊,我每天都快活于那些在课本上画武侠人物,在围墙上疯跑,在草丛里睡过去的日子。
    后来,我终于长大了。
    白天,我在一家动画公司做着动画执行导演的工作,晚上在网络世界里用慕容引刀这个名字跟人瞎聊天。别人得知我的职业,总说“哦,是个艺术家啊”我一边觉得我可是个艺术家哎,一边又觉得沮丧。我是个艺术家吗?我的工作简直像个裁缝,送走一件一件的嫁衣,可那里面没有带着我的生命印记。每天我都会画画,有时候明明可以用讲解来解决的,我也会用铅笔再画一遍出来,然后满意的合上稿子,啪一声,一叠画稿重重的落在架子上,阳光下可以看到被它激起的尘埃在空中舞动。它们都这样存在着,可我在哪里?
    后来,我就画了刀刀狗。
    他实在不像一条狗,无论从哪个角度你都找不到一条长着半圆形菜刀头的狗。但他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总是借他的口,说出了我自己想说的话。 一段时间里,我每个周末,都会搬个小凳子到阳台,趴在茶几上,一笔一画的画着刀刀的样子,歪歪扭扭的写下刀刀要说的那句话。那种心情,就像洗澡时水一淋下来,你就很想放声歌唱那样。每记录下一点,我就多一刻小小的欢喜。这样开开心心的过一下午,直到我妈来喊我吃晚饭。她也不会来看我在画什么。她只是满足于,儿子能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一样东西,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记得我妈说过:“你爸像你奶奶,心肠硬,真不知道我死了,他会不会流眼泪”。
    我知道,他会。
    那天老爸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餐桌,用尽量平静的口吻跟我说:“你妈妈的病不好,已经是肺癌晚期了”。
    我第一次看到他抽动着肩膀,哭出了声来。
    妈妈已经不能喝水,每一口都会呛,每一口水都喝得很艰难。我用吸管给她一点一点喝完水,然后躺在她边上。病床那么狭小,护士也不允许陪护的家属这样做。但妈妈不忍心我一整夜坐在那张躺椅上。这是长大后,我又一次睡在妈妈的边上。病房里黑黑的,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耳边听着她重重的呼吸,我很想告诉她,我在画一只叫刀刀的小狗,我就快要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这话在我肚子里说了好多遍,始终没说出口。
    我怕她等不到书印出来的那一天。
    妈妈还是走了,我画了一张画,刀刀用用枕头蒙住头,站在悬崖上,然后说:“只要我不醒来,世界就不存在。”
    后来,我一直在画关于刀刀狗的书。
    我觉得我走到了十字路口。是收住这心,继续承担起股东的义务,专心的去做动画片。还是干脆放弃动画的工作,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用刀刀狗来表达自己的生活方式?
    要知道自由虽然好,可毕竟像鸟飞上了天空,翅膀一停,就会掉下来的。要是不画刀刀了,不做创作了,我又不能忍受没有灵感的火花来点亮自己的生活。不,不能!
    我觉得我想多了,不如,像妈妈说的,顾好自己吧。
    就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都没注意,刀刀狗已经画了十年了,渐渐有不少朋友喜欢,我也会去各地做签售。有时候在签售的现场,我都会偷偷的烦躁起来。大家只要享受鸡蛋的美味就好了 ,为什么还要非要看这只下蛋的鸡捉着笔签名呢?有意思的是,每一次,我总会等到这样一个读者,用温和的带着笑意的眼光看着你,有的还会轻轻的说一声:“我喜欢你的画的刀刀,请加油哦”。我顿时觉得之前的辛苦值得了,我们彼此都值得!
    “佛曰:爱如一炬之火,万火引之,其火如故”。
    小区里有个长条木椅,我喜欢在半夜里去那里坐着,透过树叶的缝隙,仰头看看夜空。明朗的时候,是可以看到星星的。凝视一下,都能发现星星的光芒亮得如此深邃。我会不由地想起我妈。我一直不觉得妈妈会长眠阴冷潮湿的地下,她一定是在这星空里,守护着爱的人。
    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顾好了自己。
    但我知道,我长成了自己本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