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遇见未知的自己:都市身心灵修行课(修订新版)[平装]
  • 共2个商家     14.50元~17.00
  • 作者:张德芬(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75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版《遇见未知的自己》采用全彩四色印刷,除了装帧更加精美外,作者张德芬还对全书内容进行了潜心修订,并首度续写了三章全新的内容,将她最新的心灵成长感悟巧妙地融入在了若菱和老人分开之后的成长历程中。不一样的结局,一定会给读者带来更多的心灵共鸣以及成长智慧。此外,书中的插画也是邀请德芬钟爱的插画家范薇精心手绘而成,温暖、纯净而又意蕴十足,很好地诠释了《遇见未知的自己》所要传达的味道。
    《遇见未知的自己》自2007年问世以来,5年时间,销量过超100万册,得到了120,000多位读者的好评和推荐,成为华语世界身心灵必读的经典。到目前为止,该书还一直位列各大畅销榜的前几名,被评为“世界读书日推荐图书”,影响了包括杨幂、刘亦菲、郝蕾、李娜等名人在内的数千万读者,创造了华语世界身心灵小说的奇迹。

    名人推荐

    2009年是我人生中灾难性的一年,人生观几乎被全面颠覆。有位朋友送给我一本《遇见未知的自己》,当我看到遭遇各种困境的女主人公通过自我回观,找回重新面对生活、创建崭新人生的力量时,我非常感动和感慨。其实,就像张德芬说的: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从逆境中走出来后,我多次把这本书送给身边的朋友,希望大家也能唤醒那个沉睡的自己,踏上爱和喜悦的心灵旅程。
    ——郝蕾
    这本书让我们惊鸿一瞥那个一直都在的深层的自己,如此的陌生又熟悉。让我们和自己真实的源头越来越近,人生从此变得富有创造性。
    ——李亦非
    我特别喜欢《遇见未知的自己》这本书,它虽然没有华丽的文字,但是充满智慧。读完之后,你真的会觉得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李娜
    《遇见未知的自己》可以说是一本拯救过我的书,它让我学会了臣服和接受,并且现在我已经学会经常使用它们了,我现庄的生活也乐观了很多。我推荐给所有像我曾经那样消极思考的朋友,你会在书中找到所有你的答案。
    ——杨幂

    作者简介

    张德芬,被誉为华语世界首席身心灵畅销书作家。著有身心灵三部曲《遇见未知的自己》《活出全新的自己》《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此外,又推出了《重遇未知的自己:爱上生命中的不完美》等力作。其作品一上市便跻身各大畅销书排行榜前列,多次斩获“亚马逊畅销书大奖”等奖项。同时,张德芬还翻译了德国心灵导师艾克哈特?托尔的作品《新世界:灵性的觉醒》和加拿大知见心理学领袖克里斯多福?孟的《找回你的生命礼物》等作品。

    目录

    再版序生活是我们最好的上师010
    自序活出你想要的人生013
    01.一场奇怪的对话我是谁?001
    02.老人的读心术我不是谁?007
    03.做爱像去迪士尼乐园?我们到底想要什么011
    04.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失落了真实的自己017
    05.人生就像一场戏角色面具022
    06.层层包裹的同心圆未知的自己028
    07.这个世界是什么组成的能量争夺战035
    08.你所招引的人、事、物吸引力法则040
    09.巧遇旧识潜意识初探046
    10.当灵性与科学相遇我们创造了自己的世界051
    11.好运不怕命来磨潜意识中的人生模式056
    12.遇见难得的知音潜意识的表达方式063
    13.回溯童年的记忆我们身体的障碍069
    14.重新和身体联结瑜伽和呼吸075
    15.激励大师的体验分享饮食与健康080
    16.卸下光环后的人生健走真好!087
    17.“担心”是最差的礼物不如给他祝福吧093
    18.一场“egoboosting”(小我增长)秀同学会的启示100
    19.被负面情绪套牢情绪的障碍106
    20.在谷底惊见阳光情绪的体验114
    21.摆荡于背叛、欺骗之间情绪的爆发122
    22.是谁在伤口上撒盐情绪的疗愈128
    23.爱过、痛过、哭过之后臣服的体验135
    24.梦的秘密当下的臣服141
    25.背负重责大任的脑袋检视思想148
    26.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转念作业154
    27.昔日女星的解套智慧思想的瘾头160
    28.我是个婚姻失败者?!思想的搅扰164
    29.什么让我感到喜悦认同的解离170
    30.老婆不是秀给别人看的身份认同的探索178
    31.战胜了胜肽心想事成的秘密183
    32.未实现前就先感恩最后的试炼189
    33.开始,就是未来迎风飞扬196
    34.婚姻是一场修行亲密关系的联结204
    35.快乐和对错,谁更重要走出观念的牢笼209
    36.走出观念,还原本来回归真我的自然状态213
    再版代跋给读者的一封信218

    序言

    生活是我们最好的上师
    五年了,《遇见未知的自己》终于要再版了。我在重新校稿的时候,读到最后老人写给若菱的信时,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当初写这一段时的那种真诚、发心的能量还保留在那里,不时触动我的心。
    回首这五年的时光,我的生命好像坐云霄飞车一样,上下起伏,精彩绝伦。而我自己,当然有很大的改变。
    很欣慰的是,我没有被排山倒海而来的名利冲昏了头,也没有被众人的崇拜和感谢捧上了天。我还是那个瞎热心、乐于助人、真诚面对一切的德芬。
    虽然我外在得到了很多,但生命是公平的,它也让我经历了人生的剧痛。在痛苦挣扎的谷底,我翘首盼望那一丝阳光,还好它没让我失望,满足了我对宇宙和生命的那一点点信任,就是凭着这一点点信心,我最后终于走出了阴霾,变得更加沉淀、淡定和从容。
    就像我这次在书后面新续写的内容一样:最终我发现,我们还是要愿意去承认、接纳自己的阴暗面,能够看到自己的不完美,然后接纳它们。同时,能否和自己的负面情绪和平相处,也是决定我们快乐指数的重要因素。
    而我越深入接触灵修,就越是发现,很多人靠着一个灵修体系或是方法来壮大自己的小我,失去了内心的柔软度,也拿它们挡住自己的阴暗面,不去看自己的自卑和匮乏,反而增强了“我执”的能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的灵修中人(和老师)言行完全不一的现象,这也让我十分痛心。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决定不上灵修课了,书也看得少了,只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内在,不断地去“观”,并且去体验“生活就是我们最好的上师”。
    2012年的暑假,在机缘凑巧之下,我回台湾参加洪南州老师的“心室(识)解构”课程,才发现了真正让我们获得自在解脱的有效途径。
    “走出观念,还原本来”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要下定决心去做却不简单。我们很多人情愿做自己思想牢笼里的囚犯,也不愿意冒险走出监牢,进入未知,但广阔、自由的世界中。我已经在路上了,深盼更多勇敢的灵魂加入这个行列,彻底走出头脑编织的牢笼,获得最后的大自在、大解脱!
    五年来,不断有读者写信给我表达谢意,我也在很多场合碰到读者,都有许多很好的互动,我衷心感谢老天让我写了这样一本可以帮助这么多人的好书,我个人怎敢居功?无论见面与否,我和广大读者的灵魂都是相连、相通的,我个人不断在成长,我也希望继续和读者们一同前进。
    这本新版的《遇见未知的自己》,除了印刷更加精美外,还加入了我钟爱的插画家范薇的绝美作品。最后,我新写了一段若菱在和老人分开之后的成长过程,希望读者能有所共鸣,并且从中得到帮助。
    纸短情长,我亲爱的读者,我永远在这里,也谢谢你们的陪伴。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34婚姻是一场修行
    亲密关系的联结
    若菱莞尔一笑,说,“进来吧!”让女孩进了屋。
    女孩进屋后,好奇地打量四周环境,看到若菱的家窗明几净,种了不少绿植,知道她已经是个很会生活的人了。
    若菱看着女孩,轻声地问:“怎么称呼你?”
    女孩这才想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只拿着老人的“尚方宝剑”就登堂入室啦。
    “哦,不好意思,”女孩害羞地说,“我是王雪,你叫我小雪就好啦。”
    “嗯,小雪,”若菱还是忍不住地问,“老人好吗?”
    小雪看看若菱,双眼藏不住笑意,“当然好,还是那个样儿。他倒是要我问你好不好!”
    若菱听了也不回答,像是被勾起什么往事似的,发呆了好一会儿。看到小雪好奇地端详她,这才幽幽地回答:“四年了。老人了无音讯,而我,却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风风雨雨,岂是‘好不好’这个问题所能涵盖得了的!”
    小雪看着若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双眼充满了“愿闻其详”的期盼。
    若菱帮小雪倒了杯茶,邀请她到阳光房的藤椅上坐下,这才打开话匣子。
    “我和我丈夫志明的婚姻结束了。”若菱一开口就语出惊人,小雪“啊”了一声。
    “知道他有外遇之后,我们曾经和好如初过一段时间,双方都试着去弥补创伤,修复疤痕,但是彼此间的芥蒂已经很深了。”小雪理解地点点头。
    “后来,反倒是我有了外遇。”若菱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雪又“啊”了一声,只是这次嘴巴没有合拢起来,张得大大的。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李建新,”若菱的语气开始柔和起来,“我引荐他去见老人,他也获益良多,我们志同道合,意气相投,最后终于擦枪走火,控制不住了。”
    若菱放慢了语调,轻声地说,“我当时觉得非常非常的罪咎和羞愧。我才发现,原来‘被外遇’还是比自己外遇来得好。”
    “为什么?”小雪不解地问。
    “被外遇,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扮演一个受害者,责怪对方,大家也都同情你。你有一个可以发泄愤怒、怨恨的对象。而你自己外遇,只能被内在那份愧疚感日日啃噬,这个滋味,就像被凌迟一样地痛苦难受。”若菱轻描淡写地说着,小雪却已经感受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停了一会儿,小雪看若菱陷入了若有所思的状态,忍不住又问,“外遇问题是现代社会非常普遍的现象,如果从心灵、灵修的角度来看,它具有什么意义呢?”
    “嗯,”若菱俨然成了婚姻问题的一派宗师了,“对一些婚姻来说,外遇其实是双方都想要更进一步亲密联结的手段。”
    “啊!?”小雪脸上全是问号。
    “两个原来素不相识的人,婚后开始如此紧密地生活在一起,双方其实都有一个不自觉的自动保护机制,想要抗拒两个人变得更加地亲密。两人僵持在那里,无法再进一步亲近,就有个关卡过不去。”
    若菱说。
    “所以,”小雪试探着说,“为了打破这个僵局,其中有一方会向外发展,探索别的领域,其实是向自己的伴侣发出求救信号?”若菱以赞赏的眼光看着这个初生之犊,颇有惺惺相惜的味道。
    “没错,”若菱愉快地回答,“所以,如果双方的感情基础深厚,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外遇之后,感情反而会更加地紧密相连。
    当然,这是要建立在被外遇的那一方,能够面对并且放下自己‘被抛弃’‘无价值感’的痛苦信念之后,愿意真心原谅,就能以喜剧收场。”
    “哦,原来是这样,”小雪点头称是,但是一转念又有问题了,“可是,你,你……”小雪不好意思问下去了。若菱何等剔透,当然知道她想问什么。
    “当然不是每一种外遇都是这样的模式。”若菱自在地回答,“对我而言,我的婚姻是我的身份认同、我的堡垒、我的避风港,但我和志明并不是真的志趣相投的伴侣。所以,老天要借由我的婚姻破裂,来打破一些我的执着,让我接受赤裸裸的审判,面对自己不想承认的一切。”
    “哦,那,”小雪谨慎地问,“你和李建新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若菱想想怎么回答比较好,“其实没有所谓的‘有一个人,在此生等着你,要和你完成你们累世的盟约’。”若菱摇头,“不是这么罗曼蒂克的。我们的人生,在适当的阶段,会有不同的人出现,提供你灵魂需要学习的课题,甚至帮助你完成这个课题。”
    若菱看着风华正茂的小雪,“不要期待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满足你所有的心理需求,从此你就不再寂寞了。没有这回事。”若菱直截了当地说,“有些亲密关系是业力关系,对方扮演黑天使的角色,用痛苦的方式让你学习课题。有些伴侣是疗愈关系,对方可以让你在一个比较理性、温和,具有安全感的环境下,疗愈你内在的一些创伤。这两种都可以说是灵魂伴侣啊!”
    “所以,”小雪又勇敢地总结,“亲密关系不是拿来谈风花雪月的恋爱,而是拿来修行的?”
    若菱开心地笑了,“是的,是的。”
    35快乐和对错,谁更重要
    走出观念的牢笼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小雪喝了口茶,忍不住又要追根究底了,“嗯,那我可以知道,你是怎么从那么痛苦、执着的状况中走出来的吗?是李建新帮你的吗?”
    若菱莞尔一笑,“李建新是提供了一些心理上的支援,但真正走出来还得靠我自己。”若菱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回忆当时的凄风楚雨,“我当时想过很多方法,想要走出那个困境——爱上了别人,但又想继续待在婚姻里面,不愿意放手。各种方法中,最激烈的包括自杀,都在所不惜。”
    小雪听得心惊胆战,不敢支声。
    “但毕竟是老人的学生嘛,自杀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若菱也喝了一口自己泡的薰衣草茶,继续说,“我当时其实没有好好用上老人教我的方法,我像一个快要溺水的人,来不及训练自己的游泳技术和肌肉了,只好到处寻找可以救命的那一根稻草,于是我开始到处去上课,寻找上师、法门,来拯救我。”
    女孩忍不住问:“那最后找到了吗?”心想,看你现在过得这么好,肯定找到了。
    “没有。”若菱的回答让女孩很吃惊,嘴巴又张得大大的。
    “呵呵,”看到小雪脸上丰富的表情,若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想想,所有的问题其实都发生在我的内在,哪有什么上师、法门可以把你内在的东西给拿走、改变的?”
    小雪这次倒是找到机会发挥了,“老人说过,只有你自己能够改变自己,愈是迷信大师或是埋头苦修,愈走不出自己的内在问题。”
    “没错,”若菱以赞赏的语气回答,然后接着说,“所以,老人这些年来不见我也是有原因的,他不希望我依赖他,他要我走出自己的路!”
    小雪理解地点点头。若菱又说,“不过,在追寻大师和法门的过程中,我终于明白了一点,最终我们要做的,还是要去诚实地面对自己的阴暗面,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光明。”
    “怎么说呢?”小雪歪着头问。
    “我们很多在灵修的人,每天想的都是要把自己变得更好、更完美,像接触到宇宙能量的光和爱啦,嘴上说的也是宽恕啊、感恩啊。这些没什么不好,”看到小雪皱眉头,若菱理解地说,“但是,如果我们把自己内在不想面对的那些阴暗的人性,都藏在这些所谓的光明中,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是长此以往会出问题的。”
    “什么问题呢?”小雪问。
    “像很多宗教的领袖,其实都有很多丑闻。很多我见过的灵修大师,自己人性面一点都没有修好,可是嘴上说得非常好听,令人看了错愕。”若菱直率地说,“而很多信徒、追随者,完全看不见,只是盲目地追随,这就是所谓的‘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了,多么危险啊!”若菱继续说,“或者可以这么说,很多灵修的人,就像在骑旋转木马一样,木马很漂亮,音乐很大声,很好听,自己感觉也非常好,但都是原地打转儿,哪里都去不了。”
    “嗯,”小雪理解了,“所以灵修的时候,要真正去面对自己内在最不想看见的那些部分,理解它们,接纳它们,才能真正地平衡。”
    “是的,”若菱很欣慰小雪有这样的悟性,“就像我,我一味地想去维护自己好女人、好媳妇、好太太的形象,所以不惜待在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里面,不断地折磨自己。有一天,当我发现,这一切不过就是我的观念在作祟的时候,我终于放下了,也就走出来了。”
    小雪还是不明白,“这些观念没有什么不好、不对啊!?”
    “是的,”若菱承认,“它们没有好坏对错,只是看你如何去取舍。如果它们绑住了你的手脚,让你动弹不得,也许你要看看,你的自在幸福比较重要,还是紧抓着这些观念让自己痛苦重要。”
    “如果人人都能这样看事情,天下不早就太平了?”小雪不愧是老人的学生,很快就抓到了重点,“每个人都知道‘快乐’比‘对错’重要,可是在取舍的时候,还是选择自己觉得最对的想法去思考、做事、应对。”“没错,”若菱同意,“所以,我最后的体会就是,老人教导我的那些东西,最终可以化繁为简地归结成一个重点:‘我们都生活在自己思想观念的牢笼之中,却浑然不觉’。”
    “没错,”小雪点头同意,“可是,我们都走不出自己狭隘的观念啊!?这也是我最困惑的地方!”
    “想要走出自己的观念,”若菱说,“你首先要看到自己有观念,而且你的观念是阻挡你进入自己内在和平、喜悦的唯一障碍——这个负责任的态度一定要有。”
    “嗯,”小雪愈说愈有信心,“在老人的教导下,我是看得见自己的观念在作祟了,它让我在意别人的眼光,它让我生活没有安全感,它让我无法活出真实的自己,都是我的观念在从中作梗!但是,”话锋一转,小雪道出了天下人的无奈,“我就是走不出自己的观念,好沮丧哦!”若菱在小雪身上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也是一个困在观念牢笼中的囚犯,动辄得咎,毫不自由。
    “走出观念需要一个很特别的机制,我们一般人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若菱耐心地解释,“让我从头跟你说起吧。”